🏡
PTT小說網
x
    第196章 我去殺雷千絕

    強烈推薦:

    臨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重癥監護室。

    此時,監護室內,如同春暖花開的季節,放在床頭的水仙花怒放,白百合潔白如雪,窗戶邊上爬滿了綠色的爬山虎,幾如春天到來。

    “嘭!”

    懸浮在陸燕雪頭頂的‘生生造化符’終于耗盡能量,崩散開來,化作漫天的熒光。而經過三天的治療之后,原先瘦弱枯骨、踏入生死邊緣的陸燕雪,此時已經恢復了原來的美麗。

    **躺著一個冰肌玉骨,滿頭黑色烏發,容貌清冷如雪的少女。

    “好了嗎?”少女柔聲說著,眼中帶著絲絲心痛。

    她眼睜睜看著這個男子,站在床頭三天三夜,無時無刻不在施法,沒有一刻鐘停留。連續三天,便是一個鐵人都會累倒,也就是陳凡修成青帝長生體,體內真元時刻與外界溝通,源源不絕才能撐住。

    “放心吧,你沒事了。”

    陳凡彈了彈手指,凌空畫出一道水鏡。水鏡通體冰晶打造,如同真實的鏡面般,把陸燕雪清冷的容貌清晰透徹的倒映出來。

    “這是我?”陸燕雪小手摸著臉蛋,不敢置信。

    鏡面中女子,是那樣清冷高傲,雙眸如鉆石般璀璨,無論是鼻子、眼睛、小嘴都近乎于完美,組合在了一起,成就了一張傾國傾城的俏臉。

    如果說,陸燕雪之前只能算百里挑一的大美女,那么她現在就是紅顏禍水、引人**的冰雪女神。

    “當然是你。”陳凡眼帶笑意。

    如果單純只是救活陸燕雪,他只需要一天罷了。后面那兩天兩夜,主要是他通過乙木靈氣,逐漸的改造陸燕雪的身體。將之轉化為近似于靈體的存在。

    此時的陸燕雪,雖然依舊只是個普通人,但她的身體極強,絲毫不比頂尖運動員差,百病不生,可以平平安安的活到上百歲,并且具備超強的修煉天賦,遠勝于高百勝、陸赫軒等人。至于容貌,只不過是附帶罷了。

    ‘這就當做你這三月之苦的補償吧。’

    陳凡心中暗暗說著,掌中隱約浮現一道白色的絲線。這道白色絲線凝聚成實質,時隔三個月后都沒有消散,還不時對外散發出冰冷的氣息,在陳凡的手掌上留下道道冰霜。

    正是雷千絕當日留在陸燕雪體內的千機氣勁,被陳凡提取出來。

    ‘雷千絕嗎?’陳凡微微瞇起眼睛,青芒閃耀。‘單憑這道凝如實質氣勁,就可以看出,雷千絕的武道已經修煉到了頂尖,超脫了內勁的限制,真氣幾乎凝練成真元,除了不曉神通,不通法術外,恐怕與通玄期都沒什么區別。’

    ‘可惜,你不該招惹我!更不該在我踏入通玄之后,再來與我一戰!’

    他緩緩的站起身來,陸燕雪頓時一驚,緊張道:“你又要離開我嗎?”

    “我只是去做一件事,之后會回來的。”陳凡淡淡說著。

    “什么事?”陸燕雪疑惑

    “殺雷千絕!”陳凡道。

    西子湖上,越來越多的武者從全國各地趕來,甚至包括不少金發碧瞳或短小黑瘦的外國人。

    “好多人啊,竟然還有這么多外國人?他們也是武者嗎?”張雨萌咋舌道。

    “你以為外國就沒有武者嗎?內勁只是武道一種,橫練、古泰拳、格斗秘術等等,都能培養出不遜色于內勁武者的高手。如雷千絕的弟子‘西蒙’,他就是一位學貫中西,內外兼修的大師級人物。”七殺拳門的老者說道。

    “雷千絕威震海外數十年,隱隱有海外華人界第一宗師的名望。他的弟子西蒙,更是被加拿大華人圈的龍頭級人物,洪門大佬。而陳北玄則年少成名,不滿二十歲修成化境,擊殺了臨州陸家的宗師陸天風。這兩人的交手,必然是空前璀璨一戰,便是在非洲都要做飛機趕過來呢。”

    “這么厲害?”張雨萌吐了吐小**。

    姜初然和許蓉妃也都暗暗心驚。

    李易晨正四處打量著,突然目光一凝,看向一處,拍了拍身邊的韓少道:“韓少,你看那是不是顧氏集團的董事長顧宣懷?”

    “咦?還真的是呢?”韓少一眼望去,頓時滿臉驚詫。“顧氏集團可是上市企業,資產上百億,顧宣懷更是上市公司董事長,他怎么會來這里?他前面的老者是誰?”

    他們兩所說的顧宣懷,是鼎鼎大名的顧氏集團董事長。

    去年胡潤富豪榜,擠進了前百位,是數一數二的大富豪。這等大富豪,放在江南省也能排進前十甚至前五,是省長的座上賓。

    而這位大富豪,此時卻畢恭畢敬的站在一位清絕老者身后。

    “你們說的顧宣懷是誰,我不知道。但他前面那人,是武道世家顧家的家主,半步化境,距離宗師也只有半步之遙。與你們形意門的孫無敵齊名。可惜孫無敵被陳北玄手下的橫練大師撕去一臂,恐怕實力十去了。”七殺門老頭冷笑道。

    ‘顧家家主?半步化境?’

    李易晨和韓少等人瞳孔都一縮。

    這代表的意義是什么,他們怎么會不明白。顧宣懷是堂堂身價億萬的大富豪,卻屈居于顧家家主之后,豈不是說明,半步化境的地位,要比身價數十億的大富豪都要強?

    “天都集團的董事長任遠航、青藤藥業的董事長李景龍、蘇城集團的總裁吳秀柱...”

    接下來,李易晨等人認出了更多名揚華夏商界的大亨、巨富。這些頂級富豪們,無一例外,都屈居在他人之后,在他們身前,都站著一位位或男或女的老者或中年人。

    七殺門的老頭如數家珍的爆出這些人的名號:

    “西南任家的家主、青藤李家的家主、八卦門的扛旗人...”

    越說下去,李易晨等人越驚,這武道界的勢力太龐大了,幾乎涵蓋華夏各行各業,甚至包括國外巨頭企業。而在這里,那些董事長、總經理雖然身價億萬,卻只能屈居在武道強者之下。

    “這些人都是當世精英級人物,他們聚集在一起的力量,甚至足以買下某些小國,讓省長退讓。但現在,這些人卻只能在一邊觀戰,那雷千絕和陳北玄兩人,又有多強大多尊貴呢?”

    李易晨與韓少對視一眼,有些明白,為什么省政府會下文件封鎖西子湖了。

    這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一刻鐘、兩刻鐘、三刻鐘....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從日上中午,一直到黃昏西下,湖面上更是下起了小雨。江南春雨迷離,如千愁百轉的絲線,纏纏綿綿。

    女孩子們早就躲進船艙里,但那些武者們卻絲毫不在意,依舊站在船頭,靜靜等待。

    “那陳北玄到底來不來了啊。”張雨萌伸出小臉,皺巴巴的道。

    “雷千絕都不急,你們急什么。”老者盤腿坐在船上,絲毫不顯急躁。他旁邊虎頭虎腦的小孫子,此時也有學有樣的盤腿坐著,在打坐練氣。

    “可是....”張雨萌正要說著。

    突然只見老者猛的睜開雙眼,而周圍一艘艘船上的武者們,也紛紛站起來,一陣陣聲音傳來:

    “陳北玄來了!”

    “宗師之戰要開啟了。”

    “我看看他長什么樣,二十歲的宗師啊,太罕見了。”

    平靜的西子湖上,此時如同炸開了鍋一般,一位位地位尊崇的家主掌門、大公司富豪,都翹首望去,如同粉絲見到偶像。

    “來了嗎?”

    姜初然和許蓉妃也匆忙跑出船艙,墊腳看去。

    只見雷鋒塔下,夕陽晚照,朦朧的雨霧中,一艘烏蓬小船悠然駛來。

    在船頭立著一個身著黑衣的青年男子,他容貌俊美,幾如天神。在他身邊,正有一個青色旗袍的絕世美女打著油紙傘,兩人站在一起,如同天仙璧人。

    “那就是陳北玄嗎?怎么感覺和陳凡有點像啊?”張雨萌有些遲疑道。

    “是啊,真的和陳凡哥哥有七八分相似,就是他比陳凡哥哥帥得多,而且個頭也高了一大截。”許蓉妃也非常疑惑。

    姜初然見到那男子時,先是一驚,后來看清后才松口氣,心中滋味難平。

    她既希望那男子是陳凡,又不希望時,無比糾結。

    倒是韓少突然驚道:“那個青衣美女,不是咱們臨州陸氏集團的ceo,陸燕舞嗎?她可是我們臨州上層社會中的女神,追求她的大少精英不知多少,難道她也是武者?”

    李易晨等人無語,不知如何回答。

    這時,坐在湖心小船上的釣魚老翁,終于緩緩站起身來,摘下斗笠,露出滿頭白發,和一張如年輕人般的臉盤。

    身材魁梧,鶴發童顏,赤足白衣。

    正是洪門大宗師雷千絕。

    只見老翁體內,發出如同雷鳴地火一般的巨大聲響:

    “陳北玄,你終于來了!”

    “我在這西子湖畔等了整整三個月,才等到你的到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巨大的聲音響徹整個西子湖水面,如同狂風巨浪般呼嘯而過,把張雨萌等人震的紛紛捂住耳朵,搖搖欲墜。

    “雷千絕?”烏篷船上的青年男子抬頭望去,眼中青芒閃耀:“我來殺你了!”

    他說完,一步踏出,落在水面。

    轟然之間,平靜的西子湖掀起滔天巨浪,諸多船只左右搖晃,幾如墜入怒海。

    ps:第三更奉上,后面還有第四更呢,第四更應該在12點左右,這次盡量不會遲了,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