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197章 武道巔峰

    強烈推薦:

    “轟隆!”

    陳凡一步踏出,落在平靜的水面上,瞬間整個西子湖都顫抖一下。

    只見他整個人已經如同利箭一般激.射出去,在西子湖上拉出一道長達上百米的白色水痕,就像破冰船般劈開湖面,掀起浩大的浪潮。

    這道長長的白浪,一直從烏蓬船邊延伸到雷千絕所在,仿佛蛟龍乘風破浪。

    上百米的距離,在陳凡腳下,只是一瞬間踏過的距離。陳凡踏水而行的速度,比起太極宗師陳九陽來說,何止快了幾倍?

    “嘭!”

    一聲巨響,雷千絕飛身而起,而他乘坐了三個月,每日垂釣的木頭小船已經被陳凡撞的粉碎。

    “陳北玄,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雷千絕哈哈大笑,在空中如鳥翅般展開雙臂,兩道云煙霧翅在他背后伸出,白發老者在空中滑翔,似大鳥一般落到了數十米開外的水面上。

    他原先所在地,早就變成了一堆枯木殘骸。

    陳凡站在那,緩緩收回拳頭,轉過身體,眼中青芒暴漲,射出寸寸璀璨神芒:“雷千絕,這一拳是報你膽敢挑釁我之仇。”

    “陳北玄,你當知道,到了你我這等境界。徒弟之仇,女人之恨,不過如骷髏白骨。唯有進窺神境,才是我等的最終目標。”雷千絕背后云翅展開,赤足踏在水面上,侃侃而談,絲毫看不出他是為徒弟報仇而來。

    “如陸天風之流,又怎曉得我輩武者對武道的追求?他入了宗師卻數十年碌碌無為,卡在化境初期,不得寸進,才被你輕易斬殺。而我十七年前就已經邁入化境中期,現在更是晉級化境巔峰。當世之中,能與你我比肩者,不過屈指可數幾人。”

    “哦?這么說,你不想報徒弟之仇了?”陳凡眼中青芒稍微收斂一絲。

    “哈哈!林虎只是我一個普通弟子,像他這樣的,我有幾十個,他技不如人勝敗而亡與我何干?”雷千絕哈哈大笑。“但能在挑戰葉南天之前,遇到你這樣的高手,我又怎能留手?”

    他猛的收斂笑容,目放寒光道:“我當斬了你,以印證我的武道,作為挑戰葉南天的資糧。”

    說完,雷千絕猛的一展背后云翅,整個人腳尖在水面輕點,如同蜥蜴在水面劃行,又似羚羊蹬腳,輕飄飄的沖到了陳凡身前,雙手一合。

    “轟隆隆!”

    湖水被一股浩瀚的力量引動而起,凝成兩個巨大的手掌,向中間一夾。這湖水巨掌完全是雷千絕憑借強大的真力凝聚而成,他的真氣強大到不可思議,竟然將柔軟的湖水,凝成鋼鐵般堅硬。便是一輛小轎車在這里,也會被巨掌壓成粉碎。

    “破!”

    陳凡撮指成刀,橫空一劃。

    只見一道青色刀芒隔空閃過,把兩旁的巨掌從中間切成兩段。堅硬如鐵的巨掌,竟然擋不住他凝氣一刀。沒了真氣的支撐后,透明巨掌瞬間化作清水散入湖內。

    而此時雷千絕的第二擊已經到了。

    他握手成拳,遙遙一擊打來。雨幕之中,只看見一道半透明的無形氣勁橫穿過虛空。這道氣勁本來是無形無色,但由于雨水落下,所在半空中拉出長長的痕跡,就如同子彈打入水中一般。

    “嘭!”

    陳凡再次凝聚刀芒,長達近三尺的青色刀氣斬在了這透明拳勁上面。那透明拳勁竟然支撐了片刻,才被刀氣斬斷。

    “咦?”陳凡輕呼一聲,雷千絕比起三個月前,盡然更有進步。

    一般的武者修成的內勁,往往粗糙不堪,比起修仙者的真元相差甚遠。就仿佛木塊和鋼刀的區別,所以陳凡哪怕以筑基期的修為,也能橫掃諸多內勁武者,甚至赤手空拳搏殺了陸家宗師‘陸天風’。

    但雷千絕的拳勁,卻無比凝聚,幾近于實物。這樣的內勁,和修仙者的真元已經沒有什么差別。此時陳凡與雷千絕的區別,僅僅在于他五百年的戰斗經驗,以及通宵各種道法神通,和青帝長生體罷了。

    “我沒想到你的內勁能凝練到這等程度,假以時日,你入神境并非不可能。”陳凡點頭道。

    “普通武者,只知道增加內勁數量,卻不曉得,質量才是王道。我翻遍典籍,每一位踏入神境的武者,他們大多勁氣凝如實質。可見質量不到,此生也無望入神。”雷千絕笑道。

    “好,再接我一刀。”

    陳凡踏步上前,撮指成刀,璀璨的青色刀芒暴漲,竟然長達數丈。

    雷千絕連連揮袖,在湖水中掀起巨浪,抬出一道道透明水墻。這些湖水凝聚的水墻,都灌注了他無匹真勁,每一道都有鋼筋墻壁般堅韌。但在陳凡的匹練刀芒面前,卻如同豆腐塊般,被輕易斬破,一劃而過。

    “你這是什么武功?”雷千絕微微變色,身形猛的暴退。

    只見他腳下被青色刀芒硬生生劈出了一道長達數丈的刀印。刀氣遠達湖水深處,湖面被劈開,露出泥沙俱下的湖底。

    “我此刀為‘太古五行氣兵’,有五種變化,五行相生相克,運轉不休。可惜我只煉成一式‘青木氣兵’,否則剛才那一刀,就能斬你。”陳凡輕嘆道。

    真武仙宗有真武法劍,無堅不摧,可破萬法。

    而五行仙宗同樣有秘傳道術,名為五行氣兵。五行仙宗擅長御氣,若有修成五行圣體的真傳弟子在這里,同時駕馭五種氣兵,威力平增數十倍以上,任雷千絕再強,也能一刀斬殺。

    “好個‘五行氣兵’,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絕學。陳北玄你的武學,往往別出心裁,恢弘大氣,不愧是二十歲就登臨宗師之位的天才。”雷千絕撫掌贊嘆,但眼中寒意更甚。

    “不過你不該在這江南煙雨天氣,于這西子湖上與我戰斗。”

    “我在北極冰原之上創出了千機引絕學,更在大熊湖的冰面上面悟道十年。在水上,我的武學比平時還要強的多。”

    只見雷千絕屈指連彈,如同音律大家在手揮琵琶。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大珠小珠落玉盤!’

    這漫天煙雨仿佛都被雷千絕這雙巧手引動,化為無數鋼珠一般,如弩箭激射,剎那間籠罩了十丈方圓。雷千絕的真氣運用的出神入化,并且隨時借用環境,其武道實力,比起陸天風強不知多少倍。

    “來得好!”

    陳凡大笑,手中刀氣再漲,把半空都映成了青色。

    只見青木刀氣橫空一斬,這漫天煙雨哪怕都如利箭,卻也被陳凡抽刀斷水,一刀斬出一道真空刀幕。這道雨水真空,一直從陳凡身前,延伸到雷千絕面前。

    陳凡已經瞬間欺身而上,沿著真空雨幕,向雷千絕沖來,而他左手同時撮指成刀,又一道青色刀氣凝聚,隱而不發,等待著驚天一擊。

    “陳北玄,你中計了。”

    面對直沖而來的陳凡,雷千絕不驚反喜,他屈手一握。漫天絲雨,瞬間以陳凡為中心,如同龍卷風一般匯聚而來,道道雨絲化作道道利箭,這一剎那間,相當于千萬道強弓硬弩齊發。

    “再破!”

    陳凡同時雙手揮動刀芒,整個人輪成了一道青色的刀輪。任你無數利箭,也被這刀芒硬生生斬出一道通道來。

    “雷千絕,單憑借水凝氣,是奈何不了我的。拿出你的壓箱底武學,千機引吧。”陳凡揮舞氣兵,凌空劈開雨幕,雙手成十字交叉,向雷千絕壓來。

    此時雷千絕的臉色也不由得凝重起來。

    他本以為陳凡不到二十歲,哪怕入了化境,也最多只是化境初期罷了。卻沒想到陳凡不但真勁凝練,絲毫不比他弱,而且還強上三分。真氣更是如長江大海一般源源不絕,根本沒有停頓的時候。

    這揮袖成墻,凝雨如箭的功夫,以雷千絕的深厚修為催動,普通宗師早就被手忙腳亂。但陳凡刀氣連斬,劈的半空雨亂,水面上現出道道刀印,一副以力破巧,任你千般武學,我都一刀斬破的態度,讓雷千絕也不為頭疼。

    “好,這就讓你見見我的絕學。”

    雷千絕屈指再彈,十指中連射出十道長長的白色氣勁,如同凝聚成實質般的絲線,籠罩向當空而來的陳凡。

    “給我破!”

    陳凡刀氣揮舞,青木氣兵銳利如神兵利器,哪怕雷千絕的千機引氣勁,能夠攪斷鋼鐵,也被青木氣兵接連斬斷。

    “陳北玄,你以為我的絕學,就這樣簡單嗎?”

    雷千絕雙手猛的一籠。

    無數道白線從他掌中射出,瞬間籠罩住了十丈方圓。而此時一股極寒的力量,也從青木氣兵上面傳來,凝練如神兵般的青木氣兵,竟然似被凍住一般,有些生澀停滯。

    “陳北玄,我這極寒之氣乃是采自北極冰原的寒勁,你感覺如何?”

    他哈哈大笑,再次屈指急彈,如演奏大師在彈鋼琴曲。

    無數道氣勁被他御使,當空編制成一道白色的氣網,把這方圓十丈的水面封鎖的密密麻麻,赫然是雷千絕的十年苦修的絕學:

    “千機氣網!”

    一剎那之間,陳凡落入了險境。

    ps:第四更奉上,今天四更爆發,作者菌已經要吐血了,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