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00章 宗師之死

    雷千絕很強,無論內勁、武道還是肉身,都足以媲美通玄期修仙者,甚至操縱天地之力上面,也有了幾分火候。那道冰晶氣網,經過三個月的苦修編制,更是足以為啥一般的通玄期修仙者,便是一輛裝甲車在其中,也會被攪成粉碎。

    可惜他遇見了陳凡,修成了青帝長生體的陳凡。

    道體乃是先天修士的軀體,有肉身破音障、空手拆坦克的力量。陳凡的青帝長生體雖然只是入門,但已經足以媲美一般的道體小成了。

    雷千絕的冰晶氣網,可以攪碎鋼鐵,但在陳凡這先天之體下,就如同紙糊的一般,被輕易撕裂。

    這才是陳凡真正賴以睥睨地球的底牌,可以說只要不被威力巨大的現代武器集火,陳凡幾乎不會死,他就像超人一樣,具備鋼鐵之軀。便是神境在當面,陳凡也能憑這副肉身,和他分個高低上下。

    “這不可能。”

    雷千絕面如死灰,不敢相信。

    冰晶氣網是他十年冰原苦修,自思可以與葉南天一戰的底牌,結果現在卻被陳凡空手撕開。那陳凡的力量有多強大?陳凡一拳恐怕能把半米厚的鋼板都打穿吧。

    不僅是他,周圍旁觀的所有人都瞠目結舌,準備轉身離開的杜姓老者,更是差點眼睛都掉下來。

    “立刻逃!”

    雷千絕不愧是縱橫海外的宗師,梟雄心態。見情況不妙,立刻準備逃開。就像他剛才沒有留手一樣,雷千絕知道,陳凡哪怕再贊賞他,也絕對不會收手的。

    只見雷千絕背后的云翅暴漲,長達兩三米,而他腳尖連點水面,如同蜻蜓點水一般,每一腳下去,都踩出巨大的凹痕,而他借用這股力量,以風一般的速度,向外面倒射而去。

    “這一拳,還你三個月之賜。”陳凡握手成拳,輕輕的一跺腳。

    “轟隆!”

    宛如天崩地裂一般,整個湖面,瞬間被一股無形巨力砸下,硬生生砸出了一個長達十多米的巨大凹洞,這個凹洞,赫然是一個人腳底形狀。連整個兩三米深水面下的湖底都被踩出一個巨大的腳印。

    而陳凡整個人,竟然如同炮彈般激.射出去。

    “呼啦啦!”

    空中響起汽笛一般的聲音,浩瀚的湖面上空,竟然被拉出一道長達數百米的白色氣浪,這股氣浪就像戰斗機突破音障時,帶起的長長尾氣一般。

    “這...”

    眾人失音,陳凡竟然憑借肉身的力量,硬生生突破了音障。

    數百米的距離,在超越聲音的速度面前,就瞬間被跨越。雷千絕幾乎還沒有反應過來,這一拳已經轟然砸下。

    “不!”

    雷千絕在最后關頭,猛的雙手合掌,帶起無數白色氣勁,想阻攔住陳凡。

    可是陳凡這一拳太快了,他擊破音障,已經完全超越了雷千絕的反應界線。只見一只仿佛白玉打造的晶瑩拳頭,越過了雷千絕的雙手,在這只拳頭面前,無匹的護體罡氣仿佛紙片般被輕易洞穿,然后拳頭輕飄飄的印在了雷千絕的胸口。

    “噗嗤!”

    雷千絕噴出漫天血霧。

    他那在極地冰原上面,錘煉了幾十年的強大身體,足以媲美橫練宗師,可硬扛步槍子彈的攻擊,但此時卻胸膛詭異的向下凹進去三分,背后對等位置,更顯出一道拳頭的印記。

    這位縱橫無敵的海外大宗師,幾乎在陳凡一拳之下,就失去了全部生命,整個人墜入湖中,生死不知。

    “轟隆!”

    這時,陳凡突破音障的聲音,才傳了過來,如同雷鳴一般響徹。

    場中一片死寂,沒有一個人說話,眾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

    “雷千絕....死了?”

    顧世通顫抖著說出這句話。

    “雷千絕,死了!”

    陳九陽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徐徐點頭。

    在場的所有武者,都用無比崇敬,看著神明一般的目光看向那個立在虛空中的黑衣青年。他們知道,從今天開始,一個傳說隕落了,而一個新的神話將冉冉升起。

    陳北玄,當世最年輕的少年宗師,甚至可能是當世最年輕的神境強者!

    沒有人知道神境有多強,也沒有人知道到底什么樣的武者才是神境。上一次神境出現,也是在數十年前的事情,但眾人都知道。連威震海外的洪門大宗師,化境巔峰強者雷千絕都擋不住陳凡一拳,那么這哪怕不是神境,又與神境有什么區別?

    “肉身破音障,一拳殺宗師!”

    “今日之后,陳北玄這個名字,將威震天下!”

    陳九陽目光如注,一字一句的道出。

    這位太極門宗師,作為在場威望最高的觀戰者,為這場驚世之戰,定下了最后的音調。

    眾人心中戚戚然。

    三個月前,陳北玄雖然擊殺陸家宗師陸天風,以年少之資登臨宗師之位。但眾人對他依舊有眾多質疑,甚至不乏武者躍躍欲試,想挑戰他,將他當做踏腳石。

    但今天,陳凡以雷千絕的生命,向世間告示著,一位真正無敵的大強者顯示了。宗師之下,再無人膽敢心生絲毫不敬。哪怕是化境高手,修法真人,面對這位連殺大宗師的強者,也當心存敬畏,禮讓三分。

    陳凡一步步踏著天地而來,他的腳底沒有沾染半分湖水,就這樣憑空凌虛,眾人盡皆俯首低頭。連陳九陽、杜姓老者也都低首,像這位無敵強者致意。

    只有一個黑發碧眼的混血男子,走在水面上,迎著陳凡而來。

    “你要為你師父報仇?”陳凡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個三個月間,聲名鵲起的雷千絕弟子。

    陳凡對格斗大師是什么有些好奇,但真正見到羅蒙時才發現,所謂的格斗大師,和煉體高手其實沒什么區別。銅山如果虎魔煉體有成,就是一位頂級的格斗大師。

    “陳宗師,您是當世至強者,我的老師在決斗中敗給了您,戰死沙場,是他的榮耀。”羅蒙恭敬的一躬身,用字正腔圓的漢語道。“只是請求您,讓我帶走老師的遺體,將他葬回極地冰原。”

    “去吧。”陳凡意興闌珊的揮揮手。

    雷千絕很強,可能是宗師之中排名前五的存在,讓他通玄法術迭出,都差點束手無策。可是他的‘青帝長生體’更強大。以雷千絕的能耐,哪怕正面對敵,也都擋不住三拳。

    陳凡根本沒有使用什么武道法術,他只是憑借肉身爆發力,擊破音障,隨便一拳罷了。

    這種拳法沒有名字,如果硬要安名頭,估計只能叫‘音速拳’吧。

    而雷千絕都非他一拳之敵,何況是他的弟子羅蒙呢。

    羅蒙再次恭敬行禮,然后踏著水面奔去,將雷千絕的尸體撈出,抱著雷千絕而去。

    眾人目光凄然,心中升起兔死狐悲之意,連這等縱橫無敵的大宗師,都不是陳凡一拳之敵,那今日之后,武道界還有誰配做陳凡的對手呢?

    不少人心中升起一個名字:

    ‘葉南天。’

    只是葉南天已經加入軍隊,會再參與到武道紛爭嗎?更不用說,他當年也就比雷千絕高半籌罷了,現在哪怕也比雷千絕強,估計也強的有限,多撐住陳凡一拳?

    倒是張雨萌等人興致勃勃的看著陳凡。

    他們不知道雷千絕是什么人,什么地位,也不知道陳凡那一拳代表什么。他們只知道,最后是這個黑衣黑發的俊美青年贏了,而不是那個白衣赤足的糟老頭。

    “咦?妃妃怎么在?”

    這時,陳凡才注意到楚州眾人,心中詫異,他們怎么會在這里。

    “啊?他看過來了呢,是不是在看我啊?”張雨萌眼成心狀,陳凡徹底取代了明星偶像,成為她心中的圖騰信仰了。

    而楊超、李易晨等人都心中一寒,身體僵硬。

    這可是有翻江倒海之能,當眾殺人的暴徒兇徒。他若一個不高興,把眾人像碾螞蟻一樣碾碎,怎么辦?

    但陳凡并沒有過來,只是對他們中的某人展顏一笑,然后就轉身離開。

    這并不是見面的好時機,別的不說,單說這張臉就和原先的陳凡有很大區別。

    “他對我們笑了呢。”張雨萌高興的跳了起來。

    “確實笑了,難道他認識我們?”李易晨眾人心生疑惑。

    只有姜初然身體猛的一僵,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許蓉妃。她就站在許蓉妃身旁,按照角度計算,自然看出,陳凡那個笑臉,是沖著許蓉妃來的。

    不過許蓉妃這個傻妞,迷迷蒙蒙,絲毫沒察覺到,還是跟著大家一起傻笑。

    ‘難道...他真的是陳凡?’

    姜初然不敢相信這件事。

    哪怕陳凡曾經表演過赤手御龍,但那終究只是楚州,只是江北的龍頭老大罷了。哪如今日的陳北玄,有翻江倒海,踏天地無敵之能,壓的在場諸多大人物盡數俯首稱臣。

    在眾人復雜的目光中,陳凡一步步踏著虛空,回到了烏蓬船上,青色旗袍女子身邊。

    烏篷船轉頭,載著一對天仙璧人,在這江南煙雨中,緩緩離開。

    “嘿,這場戰斗,一定會驚住所有人的。”

    “二十歲...名震天下啊!”

    七殺拳門老者狠狠灌了口酒,醉意朦朧的說道。

    而他旁邊的小孫子,已經滿眼星星眼,興奮萬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