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01章 威震天下

    強烈推薦:

    雷千絕死了!

    這個消息幾乎如颶風一般橫掃了整個華夏武道界,并且以極快的速度向整個華人界,乃至華人之外傳播。作為威震海外數十年的大宗師,雷千絕隱然有海外華人界第一宗師之名,在整個國際都享有盛譽。這樣一位大宗師,竟然在決斗中戰死,且死在一個不滿二十歲的青年手中,實在太讓人震撼了。

    燕京、中海、金陵、嶺南、東南亞、北加拿大,整個華人圈都為之顫動。

    他們深深的記住了一個名字:

    ‘陳北玄!’

    當世最年輕的少年宗師,甚至有人傳說,陳北玄已經踏入神境!不過這消息并不為大多數人認可,但陳北玄可能是當世宗師中的最強者之一,卻無人反駁。

    便是日本、韓國等武道界,也都聽聞了這位華夏新崛起的大強者。

    洪門緊急召開會議,招回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大佬龍頭們,商討雷千絕之死帶來的后續影響。雷千絕是洪門第一宗師,扛鼎人物,更是坐鎮北加拿大的巨頭。他一死,北加拿大被洪門壓制的勢力,必然要反彈,洪門哪怕還有宗師,也無人有雷千絕這般縱橫睥睨。

    也辛虧雷千絕還有個弟子羅蒙,已經踏入宗師境界,可以穩住北加拿大的局面,否則整個洪門,在這一次中,可能就損失大半個加拿大的勢力。

    中州,八極門祖地。

    眾多八極門的高層齊聚于此,大家從接到消息后,就再也沒有說過話。

    坐在上首的精瘦老者,八極門輩分最高的大師伯洪聲道:

    “我低估了陳北玄的能耐。”

    高百勝、穆山、郭秀秀等人盡數坐在堂下,無一人敢言,全部靜如死灰。這個消息確實太震撼了,陳北玄在西子湖上與雷千絕交手,兩人展現出完全超越宗師的力量,幾乎把半個西子湖都掀了,最后還是以雷千絕一拳敗北告終。

    “只怕小師叔回來,也奈何不了陳北玄了。”穆山長嘆口氣。

    他胸口還在隱隱作痛,那是被雷千絕的弟子羅蒙,一記直勾拳擊中的傷勢,到現在還未好。當時羅蒙約戰華夏武道界,踏了八極拳的山門。

    穆山作為八極一脈的扛鼎人物,哪怕腿傷未好,也不得不上,總不能讓八十多歲的大師伯披掛上陣吧,那八極拳豈不被人嘲笑后繼無人?

    只是羅蒙的武道,完全超出穆山的想象,沒有任何花哨,就是簡單的一拳、一腳、一肘,就如泰拳般簡潔凌厲,是最直觀的殺人之術。但配上羅蒙的千斤巨力,就可以開山劈石,拳碎墻壁,腳斷鋼柱,威力無窮。

    穆山只撐了三招就敗北,現在連羅蒙的老師雷千絕都敗在了陳凡手中,他是徹底一絲一毫的報仇思想都提不起來。

    高百勝低頭,眼中露出一絲絕望。

    當對手比你強一分時,你想追上他。但當他比你高萬丈崖壁的時候,你就只能仰望心嘆。

    “振堂...哎。”精瘦老者搖了搖頭。

    大家齊聲嘆氣,小武神霍振堂的失蹤,讓八極一脈失去了頂梁柱,一下陷入頹廢困頓的層面。否則怎會被羅蒙欺上山門。

    “罷了罷了,今日之后,我八極一脈從此見他陳北玄,當退讓三分。之前的恩怨,一筆勾銷,再不許提。”精瘦老者拍著桌子道。

    “是,大師伯!”眾人齊齊躬身,悲傷道。

    八極門只能打落牙齒自己吞入肚中,可不如此的話,誰去直面那位魔神一般的陳北玄的鋒芒?武道界歷來強者為尊,技不如人,就只能甘拜下風!

    郭秀秀俏生生的站在那,眼中還是不敢相信,那個平凡無奇的少年,怎么一躍成為當世至強者,甚至可能是第一宗師呢?

    不僅僅在八極門,在金剛寺、在嶺南、在形意門、在西北武家,無數的參與者不同,但對話相同的場面同時發生,會議的核心要點就是:

    ‘決不許再招惹陳北玄!’

    陳凡以不滿二十之齡,威震天下!

    此時,臨州陸家,陸氏莊園。

    整個莊園中,張燈結彩,無比喜慶,諸多陸家人都興高采烈。

    這三個月來,雷千絕每日在西子湖畔垂釣,離陸家也就幾公里的距離。整個陸家都顫栗的活在這位大宗師的陰影之下,不敢有絲毫妄動。而他們在天南的各個勢力地盤,都接連受到不同勢力的沖擊挑戰,陸家局面一剎那間落入無比艱難的境地。

    甚至到了最后,許多人都在商量,要不要把陸燕雪拋棄,和陳凡劃清界限,畢竟沒人看好這一戰的結果。

    還是輩分最高的陸老太爺力排眾議,死死報下了陸燕雪。

    現在,陸家得到了他們最想要的結果,陳凡在西子湖上,當著天下武者的面,斬殺了雷千絕,威震華夏武道界。

    從今日起,恐怕再無人敢直面陳北玄,同時,也再無勢力敢挑戰陸家。

    那些在天南省興風作浪的各大勢力,一聽到西子湖上交手的結果后,就灰溜溜的滾出了天南。沒有雷千絕定在前面,誰敢承受一位宗師的怒火?更何況,那不是一般的宗師,而是陳北玄!

    “陳北玄太強了,我當時被家主抽調去封鎖西子湖,在遠處親眼旁觀到那一戰,簡直撼天動地,大半個西子湖都被他們打得支離破碎,現在湖底還留下無數道刀痕劍印呢。”

    門房處,陸大勇正在給他的小弟們吹噓。

    瘦子等人聽得滿眼放光,心癢難耐。

    這時,從門口走過的一位陸家高層聞言,頓時拉下臉道:“陸大勇!陳宗師的名號是你能直呼的嗎?下次再讓我聽見,便把你發配到阿爾及利亞去挖銅礦。”

    “是,是,天河爺爺。”陸大勇被訓斥如孫子,卻不敢絲毫反駁,連連低頭認錯。

    等那人走后,陸大勇才叫道:“慘了啊,竟然被陸天河抓住,他可是我們陸家僅有的幾位內勁巔峰大高手,現在地位僅次于家主啊。”

    瘦子幾人都閉口不言,不敢吱聲。

    陸天河相對于他們來說,已經是天上的人物,陸大勇是陸家人能議論幾句,他們若敢隨便摻和,分分鐘被扔進西子湖種荷花。

    這時,陸天河一路到了莊園核心處的會議室。

    在會議室門口,早就肅立著幾位武者,每個都是內勁大成的好手,卻都立在門口,腰板筆直,如同皇帝御前的帶刀侍衛。

    “陳宗師來了嗎?”陸天河小聲問道。

    “陳宗師已經在里面了,天河叔,你可以進去。”其中一位中年男子點點頭。

    陸天河進了會議室,首先就看到了坐在最上首的陳凡。

    哪怕他并非第一次見到陳凡,也還是為之驚嘆。三個月前,陳凡雖然同樣武道無雙,睥睨天下。但當時他外表看起來,只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少年。

    而現在,陳凡卻俊美的不似人類,雙眼如同鉆石一般閃耀,烏黑濃密的長發披散在肩膀上,身體按照黃金比例分割,沒有一處不完美。若不是陳凡臉盤和以前還有七八分相似,陸天河都不敢認了。

    ‘才三個月,人怎么能發生這么大變化?’陸天河心中疑惑,卻低頭恭聲道:“陳宗師,我已經派人,親自把楚州那幾位小姐護送回去了。他們都是暗中護送,沒有驚動幾位小姐。”

    “很好。”陳凡微微點頭。

    他在西子湖上的那一笑,估計落在了不少有心人眼中,陳凡怕對許蓉妃不利,才讓陸家人暗中保護許蓉妃等人。

    “陳宗師,我陸家想公推燕雪小姐為家主,請您見證。”陸老太爺顫抖著站起身來。

    “我等公推燕雪小姐為家主,請陳宗師見證!”

    陸天河、陸天云、陸天武....諸多陸家高層一一起身,躬身對陳凡道。

    陸赫軒站在眾人中間,看著陳凡,目光意味難平。三個月前,陸燕雪只是家族中不起眼的一個小女孩,最多長的漂亮些,從小只能圍著他轉,拼命討好巴結他。

    但三個月后,她卻要登上陸家家主之位,執掌著諾大的臨州陸家。而他陸赫軒,則從陸家的天之驕子,泯然為凡人。

    而這一切,都是他陳凡帶來的。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啊!

    “啊?”

    陸燕雪坐在陳凡身邊,捂著小嘴,不敢置信。

    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被公推為陸家家主。這可是臨州陸家的家主,在臨州幾乎是一言九鼎的人物,跺跺腳,大半個天南省震動,手中掌控的資源,足以瞬間調動數百億的資產,有著排山倒海的力量。

    她心中慌亂,不知如何決定,美眸看向陳凡。

    只見陳凡對她微微一笑:“你自己決定,但我無論什么決定,我都會支持你。”

    陸燕雪眼中光芒明滅不定,最終環視眾人,展顏一笑:“好,我同意當任家主。”

    以陸燕雪原先的性格,她絕對不會出這么大的風頭,她有自知之明,自己除了長相漂亮點,只是個普通人,論武道不如陸赫軒,論經商手腕能力不如‘陸燕舞’,這個所謂的家主之位,只是個傀儡好聽罷了,她并沒有能耐承擔起真正的家主職責。

    ‘但你太耀眼了,我若不再站高一點,總有一天會被你拋棄遺忘。’

    陸燕雪低聲呢喃。

    ps:第一更奉上(。)君子聚義堂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