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03章 十億美元的懸賞

    強烈推薦:

    ‘你們想的太簡單了。’

    面對興奮的奧拉、巴克等人。羅蒙冷眼旁觀,心中冷笑。

    洪門很強!非常強!是國際上屈指可數的大組織!

    哪怕雷千絕戰死,如羅蒙這樣的宗師級強者,洪門還有六位,這比起華夏的那些陸家、太極門、藥神谷之流不知強多少倍。更不用說洪門掌控的龐大軍隊和澎湃的人脈,如果全部發動起來,調動十位左右的宗師級強者都非難事。

    也正是憑借各大強者坐鎮一方,洪門的勢力才能遍布世界,讓國家都為之忌憚。

    ‘可是你們了解的是十年前的雷千絕。’

    ‘十年前,雷師雖然也是洪門第一強者,但比起金剛、雷王等人,也只是強一籌罷了。但十年冰原苦修之后,雷師已經達到了武道的頂點,無論真勁還是肉身都無懈可擊,想要擊殺一位宗師都非難事。’

    羅蒙暗暗長嘆。

    雷千絕的武道已經到了近乎神而明之的境界,絕對是這顆星辰上神境之下的最強者之一。像雷王索隆這種,雷千絕殺他可能只需要幾招的功夫。但這樣的強者,都擋不住陳凡擊破音障的一拳,陳凡有多強大,羅蒙幾乎無法想象。

    ‘不過也好,讓那幾家殺手組織沖在前面。你陳北玄很強,他們可能殺不死,但你的親人、你的朋友、你的戀人呢?’羅蒙眼中寒意大盛。

    他已經能想到,陳凡親友死去,這位大強者浴血而狂,殺上洪門的那一幕。到時候洪門將不得不戰。陳凡再強大,也終究是凡人。

    洪門不但擁有六位宗師強者,更掌控著龐大的現代武器和軍隊,以及諸多隱藏力量。凡人再強,又怎能與現代武器為敵呢?

    ‘到時候,老師的仇就能報了。\'

    羅蒙低下頭,眼中帶著刻骨銘心的仇恨。

    他怎么可能不痛恨陳凡,陳凡殺了他的老師!

    但想要報仇,憑羅蒙的力量太弱了,只有借助整個洪門的力量。所以他沒有把真正的消息說出來。若說陳凡能以肉身擊破音障,恐怕洪門這些人就要遲疑了。

    雷王等人不是傻子,招惹這樣一位大強者,可能拼個你死我活,他們必然要衡量得失,甚至可能退縮的。

    就在洪門會議召開的時候,陳凡正陪著陸燕雪在觀覽這座古老的城市。

    “還記得嗎?三個月前武道聚會的時候,我和你、小倩三個人,每天晚上都會跑出來吃夜宵、到處閑逛。”陸燕雪帶著一頂鴨舌帽,遮住了她的絕世容顏。

    而陳凡則沒有絲毫遮擋,就這樣走在大街上,周圍眾人仿佛完全無視他,當他不存在一般。

    “廖小倩怎么樣了?”陳凡漫不經心的問道。

    “假期結束,她就回家去了,開學后她還要繼續在楚州大學讀書。”

    陸燕雪輕聲說著。只覺滄海桑田變化,三個月前,她只是個長的稍微漂亮的女大學生,哪怕頂著楚大校花的名頭,也最多嫁給一個富家公子。

    三個月后,她卻在經歷無限痛苦后,卻變成絕世美人,更執掌臨州陸家這個武道大族,能夠隨意調動上百億的資金。

    如江州伍老爺子那樣的人物,三個月前她想找幫忙,都得計算好人脈。現在,伍老爺子求到她門下,她都未必搭理。

    “你打敗雷千絕之后,已經是公認的第一宗師了,接下來準備做什么呢?”

    陸燕雪小心翼翼的試探著,美眸看向這個黑衣青年。

    在她眼中,青年的容貌簡直如太陽般閃耀,俊美如神。

    但周圍的路人似乎完全看不見,當做普通空氣。陸燕雪知道,這必然是青年施展了某種法術造成的。她雖然沒有親眼見證那一戰,但從陸燕舞的敘述中,從家族高層到小輩見到她都顫顫兢兢的畏懼中,深刻體會到這個青年是何等強大,何等無敵。

    “我嗎?”陳凡微微一愣,目光忽的變得悠長。“我會回一趟楚州,然后去金陵大學,那里還有一個人在等著我。”

    陸燕雪從來沒見過陳凡露出這樣的眼神,那目光中帶著一絲絲溫柔和期盼。她心中一痛,知道陳凡要見的,必然是他真正喜歡的女孩子。

    也正是因為有那個女孩子,無論是她,還是陸燕舞或者其他人,都從來沒有入過陳凡的眼中。

    “那我祝你學業順利,到時候我去金陵玩,你可不能不認識老朋友哦。”陸燕雪壓下心中的悲痛,展露出最美麗的笑顏,足以讓英雄折腰。

    “好啊。”陳凡隨口答著。

    算算時間,金陵大學快開學了。前世的他,就是在那所學校里,重遇了方瓊,然后拉開了一生的序幕。

    他一世重生回來,除了要重修仙道,再沖渡劫外,彌補前世的遺憾同樣也很重要。

    ‘而小瓊,就是我前世最大的遺憾啊。’

    想到那個女孩死在他身前的那一幕,哪怕相隔數百年,陳凡的心還隱隱作痛。也是正這一幕出現在心魔劫中,才讓他道心瞬間崩潰,隕落在天劫里。

    ‘沒有小瓊,我前三十年未必窮困潦倒,可能會娶個家族指定的老婆,也許是許蓉妃、也許是姜初然,然后做我的錦繡太子,王家大少,幸福安穩的渡過這一生。’

    陳凡目光悠然。‘但沒有小瓊,我也不可能踏上修仙之路,從此道心堅穩,勇猛精進,五百年縱橫宇宙,登臨絕頂!’

    也許幸福安穩渡過一生,是凡人時陳凡的夢想,但作為北玄仙尊,曾經閱歷過宇宙虛空的浩瀚,與諸天萬族的精彩后,他再也沒法回復一個凡人的心態。

    “對了,這個給你,作為臨別前的禮物。”陳凡取出一枚玉牌,遞給陸燕雪。“我殺了雷千絕,洪門可能不會善罷甘休,他們奈何不了我,但極有可能牽連你。”

    “這枚玉牌里面,刻下了我的法印,不但能保護你,更能在你危險的時候通知我。”

    陸燕雪滿眼驚喜的接過玉牌,芊芊玉指**著印刻古老神秘花紋的牌面,突然心中一顫,眼睛一酸,似要流出淚來。

    陳凡可能只是出于不想牽連他人的想法,但對陸燕雪來說,這是她一生中最貴重的禮物。可以寄托她無窮的念想。

    “好吧,看在你還記得本小姐,本小姐特許你陪我去游樂園玩一天。”陸燕雪扭過頭,遮住眼中的淚水,口中兇巴巴的道。

    “這是我的榮幸。”陳凡聳了肩膀。

    國際地下世界轟動了。

    十億美元啊!這可是十億美元的懸賞!

    許多殺手組織和雇傭兵團看到這十億美元,眼都紅了。

    十億美元,在地下世界,足以買一位宗師級強者性命。畢竟宗師再強,也扛不住狙擊槍。哪怕你扛得住狙擊槍,扛的了火箭筒和穿甲彈嗎?

    不過一般沒有誰敢明目張膽的懸賞宗師,畢竟一旦被那位宗師得知了。他完全可以隱蔽起來,一位宗師想要躲藏,你發動國家的力量也找不到。然后你就得等著宗師的**報復吧。

    暗殺、強攻、偷竊、搶劫....宗師就像一支全副武裝,來去自如的特種小隊,哪怕國家都不愿意招惹一位無所顧忌的宗師。

    那些殺手組織未必在意,畢竟他們本身就在暗處,想找都找不到。但如洪門這樣的組織,可就在明面,全世界都是知道它的老巢在哪。也就抱著把陳凡勾引出來的想法,否則他們壓根就不需要懸賞,完全靠自身的特種小隊,就能完成。

    “華國陳北玄?”

    陳凡的名頭,第一次流傳在地下世界中,不知道有多少殺手組織和頂級傭兵,在念叨著這個名字。

    “怎么能在華國呢?那地方很難搞到強大武器的。”

    不少殺手組織遲疑了。

    沒有強大的現代武器,去暗殺一位宗師太難了。

    但有一些組織,卻毫不畏懼。

    “武道宗師而已,華夏的宗師雖然強大,但我們血骷髏暗殺過的宗師級人物,不知凡幾。殺一個區區二十歲的小孩,太容易了。”

    一個胳膊上紋著黑色蝮蛇的亞裔男子,從日本東京的一處酒店大**醒來,掙脫了**的粉肢嫩腿,瀏覽著網站傳來的消息,嘴角間露出一絲冷笑。

    “你得小心,他殺了雷千絕。”

    網站上面彈出一道信息。

    “不需要,我是殺手之王!從來只有我獵殺獵物,獵物只能等待死亡的到來。”亞裔男子啪嗒啪嗒的打字回復著。“將他的所有資料都傳給我,我明天就啟程去華夏。”

    “好的,我會傳給你的,看完后立刻銷毀。”消息再次彈出。“祝你順利,黑蝮蛇,goodlike。”

    黑蝮蛇,血骷髏殺手組織最頂級的殺手之一,曾經暗殺過一位享譽國際的格斗大師。

    “我會的。”

    亞裔男子合上筆記本,站起身來,拉開窗戶,俯瞰著這座現代化大都市,眼中閃耀著如同毒蛇般陰冷的光芒。

    “華國宗師啊,這是我第一次要獵殺一位武道宗師。”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陳北玄。”

    黑蝮蛇冷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