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07章 警察登門

    強烈推薦:

    當陳凡回到體育館的時候,演唱會已經接近尾聲,云芊芊果然是作為壓軸登場的,不過陳凡的敏銳視力明顯能察覺到,云芊芊的臉色慘白,中氣不足,連站著的時候都是勉強支撐著,強顏歡笑,顯然之前那個消息對她打擊巨大。

    “姐妹撕逼嗎?”

    陳凡嘴角邊露出一絲好笑。

    天殺眾人說出的那個名字,陳凡前世常有耳聞,也是非常著名的女明星,似乎和云芊芊還是一家公司的,兩人時常以好姐妹的形象在熒幕上出現,但沒想到,結果卻背地下這種暗手。

    “說起來,當時我在佛珠中看到的那個女人,似乎就是她啊。”

    陳凡想起自己在烏山溫泉中,以神念窺探佛珠時,見到的畫面中的美艷女子,正是那位女明星。不過這種事情,陳凡懶得去計較那女明星為什么又是買殺手、又是送法器暗害,反正不出爭男人、爭公司一姐、爭娛樂圈地位那一套。

    他和云芊芊并沒有什么關系,隨手遇見幫之可以,其他就隨緣了。

    “小雪,我們回去吧。”

    回來后找不到天殺眾人和持槍女子,陳凡猜他們被警察帶走了,就帶著陸燕雪離開演唱會。

    第二天一早,就有幾位省警察廳的警司登門拜見。

    “陳先生,您好,我們又見面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秦涵,是省警察廳刑偵總隊的副隊長。”陳凡首先見到的是昨晚那位持槍女子。

    此時她已經換了身警裝,雖然已經三十歲出頭了,容貌并非很出色,但英氣勃勃,身材凹凸有致,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站在就像一把鋒芒畢露的長劍。

    秦涵的警銜赫然是二級警督,以她三十歲的年齡,要么后臺極硬,要么立下了大功勞。

    “嗯。”

    陳凡微微點頭,在陸燕雪的陪同下,慢條斯理的坐了下來,

    旁邊的陸燕舞趕緊為他斟茶,跟在秦涵身后的幾個年輕警司,先是被陸燕雪的驚世容貌傾倒,然后又見到陸燕舞更是倒吸一口涼氣。

    這可是臨州上流社會公認的女神,鼎鼎大名的陸氏財團的ceo。臨州人雖然不知道陸家是武道世家,但陸氏財團是整個臨州乃至天南省屈指可數的大財團,產業遍布各個行業,房地產、酒店、建筑、自來水、燃氣、保險...

    這樣一個掌控上百億大集團的美女ceo,竟然給陳凡斟茶,那這人是什么身份?

    只有秦涵端坐不動,只是目光中帶著一絲絲疑惑,昨天晚上她見到陳凡時,陳凡的容貌似乎很普通,但今天一見,卻無比俊美,要不是臉型和昨晚有七八分相似,她都不敢相認。

    ‘估計是燈光問題吧,昨晚燈光太暗了。’秦涵這樣想著。

    她是警察,見過很多種方法可以改變容貌,最普通的就是化妝術。可以把一個丑女化妝成絕世美女。更不用說其他易容、整容等手段。

    想到這,她打起精神,正色道:“陳先生,您知道您正處在極其危險的境地嗎?”

    “是嗎?”陳凡愛答不理道。

    秦涵見他這副模樣,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怒氣,不過她見多了這種富人的傲慢,于是耐著性子道:“昨天晚上,您也看到了,最后一個殺手是沖您而來。”

    她掏出一個筆記本,打開后,點出一個文件夾,推到了陳凡面前。

    “您請看,他不是這個人。”

    筆記本電腦屏幕上,顯示著一張中亞男子的畫面,鼻梁高聳,眼眶深凹,目光陰森恐怖。正是昨晚那個殺手。

    “不錯。”陳凡點頭。

    “他叫‘孤狼’,是哈薩克斯坦一個殺手組織‘血月’的頂級殺手。血月主要在中亞和中東一代活動,刺殺過許多中東王室成員和富豪。”秦涵一邊說著,眼中露出一絲恐懼。

    “孤狼在國際刑警的通緝榜上,屬于高度危險的殺手。他曾經暗殺過中亞一個小國的副總統,目擊者稱,他的身體可以做出種種詭異的動作,被副總統的保衛圍攻時,也能在槍林彈雨中躲避子彈。據說他曾經向印度一位古瑜伽術的上師求學過。”

    對于秦涵來說,毒蝎已經是她見過的頂級高手,能夠通過她的槍口預判子彈位置。但孤狼能在十幾柄槍的圍攻下,尚且能躲避子彈,這簡直像神話一樣。

    “古瑜伽術嗎?”陳凡微微皺眉。

    孤狼的肉身確實非常柔韌,可以隨意彎曲,如彈簧般緊繃有力,而皮膚則像膠布一樣,哪怕有再大的力量打在上面也會滑開。雖然當時陳凡沒有用多大的力量,但孤狼能在他手下躲了一爪,足以傲笑當世了。

    “難怪他雖然不修內勁,但肉身如此詭異。看來國外更側重煉體的法門,而非像華夏這樣注重內勁。”

    陳凡正低頭暗想著,秦涵已經問道:

    “陳先生,可以問一下,您昨天晚上追到孤狼了嗎?”

    “沒有,他被我嚇跑了。”陳凡聳聳肩膀,他自然不會當著警察的面說‘孤狼已經被我殺了’。那是自找麻煩。

    “嚇跑了?”

    跟著秦涵來的幾個年輕警司,沒有見到昨晚陳凡大發神威的一幕,聞言頓時眼中露出不屑。他們也看過孤狼的檔案。

    什么在數十個全副武裝的保衛中擊殺副總統、什么一個人血洗了一個幫派、什么在數千人的軍隊中暗殺了軍閥頭目...

    這樣一個威震中亞的頂級刺客,讓中亞和中東不少小國的國王總統聞他名都睡不好覺的頂級刺客,陳凡竟然說把他嚇跑了?

    不過這幾個年輕警司也知道陳凡身份不凡,到沒有表現出來。

    “那就麻煩大了。”秦涵聞言,臉色凝重道。“陳先生,孤狼是絕對不會放棄的,他在殺手界就以韌性出名。這次他失手,下次絕對會準備萬全的。”

    “無妨,他不會再來了。”陳凡依舊一副淡定。

    孤狼都被他一把火燒成灰燼,絕不可能死而復活的。

    見陳凡這副無所謂的模樣,秦涵氣結。

    ‘我最恨和這些富豪、高官子弟討論案件了,他們一個個眼高于頂,各個擺出胸有成竹的模樣,結果到頭來,等兇徒真找上他們時,還不被嚇得屁滾尿流。’

    秦涵氣的胸脯上下鼓動幾下,勉強忍住正色道:

    “陳先生,不僅僅是孤狼的問題,我們還接到海外的一個線報。”

    說到這,秦涵猶豫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不可思議。“據說有人在國際地下世界,以十億美元的賞金,懸賞您。”

    “十億美元懸賞。”

    嘩啦一下,整個會議室都震動了。

    幾個年輕警司簡直眼都瞪直,他們接過的最大案件,也就幾千萬上億罷了,十億美元是什么案子?簡直是驚天巨案啊。他們看著陳凡的目光都不一樣了。

    ‘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要別人花十億美元殺他?’

    連陸燕雪都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不由擔憂的看了看陳凡。只有陸燕舞臉色平淡,只要見過陳凡與雷千絕一戰時的驚天場面,就知道所謂的殺手之流,不過給陳凡送菜的。

    “哦?是嗎?”陳凡依舊喝著茶,仿佛沒聽見一般。

    “陳先生,您不要以為這消息是假的。”秦涵往前側著身子,目光凝重道:“我們在海關接到的消息,前后已經十七批行蹤詭異的外國人進入了華夏。而且一入華夏,我們就丟失了他們的蹤跡,根據種種跡象分析,他們極有可能都潛入了臨州。”

    “甚至傳說,國外頂級殺手組織‘血骷髏’的王牌殺手‘黑蝮蛇’,也進入國內了。”

    “黑蝮蛇是國際刑警通緝榜上的a級通緝令,極度危險,屬于必須動用武警和軍隊才能圍殺的超級危險人物。雖然不知道他是否真的來了,但以防萬一,您最好還是配合我們。警方會調動人力,時刻保護您的。”

    “就憑你們嗎?”陳凡目光掃了掃秦涵,又看向她身后的幾個年輕警司,不由搖頭道:“不用了,什么殺手、十億美元、黑蝮蛇,只是謠傳罷了。”

    先不說消息是真是假,但黑蝮蛇等人是普通警察能插手呢?把他們卷進來,只是死路一條。

    “陳先生!”秦涵急著叫了出來,她沒想到陳凡竟然根本不信。

    “好了,燕舞你幫我送送他們吧。”陳凡端起茶杯。

    陸燕舞優雅的站起身,帶著職業笑容道:“幾位警官,陳先生要休息了,我這就帶你們離開。”

    “陳先生,我知道您身手不凡,但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人終究會松懈下來的,您要相信我們警方...”秦涵還是不放棄。

    此時陳凡已經起身離開了,似聽都沒聽見。

    “這家伙。”秦涵背后的幾個年輕警司氣的想把茶杯摜在地上。“太狂妄太自大了!他總有一天會后悔的。”

    秦涵不語,但眼中露出深深的擔憂。

    接下來連續幾天,陳凡仿佛當那些殺手們只是個謠傳一樣,每天都帶著陸燕雪繞著滿臨州亂轉,哪怕藥神谷眾人和銅山已經趕到,他也絲毫沒有離開臨州的跡象。

    五天后的晚上,陳凡站在陸家莊園的頂樓,目視著萬家燈火的臨州古城。

    “是時候收網了。”

    陳凡緩緩閉上眼,將神識全力釋放開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