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08章 血洗臨州

    強烈推薦:

    月滿長天,陸家莊園一棟十七層高樓的樓頂,有一個黑衣青年正負手站立,俯瞰這上千萬人口的現代化大城市的燈火輝明了!”

    當陳凡將他澎湃浩瀚的神識全部展開的時候。

    龐大的神念似浪潮,從陸家莊園彌漫出,如同奔涌的海水,向四面八方橫推而去。掃過一道道街道商場、穿過一棟棟高樓大廈、蔓延過一座座小區商店,最遠達到數公里開外,幾乎把小半個靈州都籠罩在其中。

    “轟隆!”

    瞬間無數雜亂的信息如同潮水一般奔涌而來,充塞了陳凡的腦海。陳凡并非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所以駕輕就熟,慢慢的開始篩選自己需要的信息。

    夜幕之下,無數的燈紅酒綠、蠅營狗茍、陰暗犯罪在他面前徐徐展開。這座城市,在陳凡眼中,再也沒有秘密可言。

    陳凡看到了陸燕雪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的身影;看到了陸燕舞坐在書房內聚精會神的處理公務;看到了陸大勇和瘦子等人在門房內吹牛打屁;看到了陸家莊園外的一輛商務車中,秦涵皺眉苦死;看到了幾個鬼祟的身影在窺探莊園;看到了

    這些并非是陳凡想要的,他迅速拉高神念,整個數公里范圍,只剩下一片黑暗,在這黑暗中,有著無數道燭火在閃耀。

    每一道燭火代表的都是一個生命氣息,青年人氣息健壯,燭火明亮,老人小孩氣息衰落,燈火搖曳。而武者們的氣息則往往如同火炬一樣熊熊灼燒,遠勝普通人。

    “臨州居然有這么多武者?”

    陳凡微微一驚,單單在他神念籠罩范圍,就找到了數十名武者,其中有大半估計都是被他與雷千絕的驚世之戰吸引而來,至今還未散去。

    “找到你們了。”

    陳凡沒有去管這些武者,而是將注意力放在那些氣機陰冷、殺氣暗伏者身上,這些人的氣息和孤狼非常相似,顯然也是殺手。陳凡這幾天外出,就在充當誘餌,勾引那些殺手們冒頭,然后在殺手們身上打下神識印記。

    最近的一個印記,竟然在陳凡三百米之內,就潛伏在莊園外不遠的樹林中。

    “嘭!”

    陳凡輕輕一跺腳,整個樓頂一震,然后他身體如同炮彈般勁射而出,從十七層大樓上彈射出去,劃過了數百米的高空,落在了陸家莊園之外。

    “什么聲音?”

    那個殺手正趴在樹叢中,收斂氣息,使用望遠鏡窺探陸家莊園時,突然聽到一陣破空聲,不由警覺的抬起頭,頓時見到一幕震撼的畫面。

    只見在銀色的圓月之下,一道黑色身影竟然劃破長空,從天降下。殺手還沒來得及躲避,陳凡已經夾雜著萬鈞之力,一腳踩下,將他硬生生踩成了肉餅。

    “第一個。”

    陳凡頭都沒往下看一眼,似完全不在意腳下踩中了什么。然后整個人再次借助地面的反彈能力,彈跳起來。

    “好舒服!”

    陳凡每一次彈跳,都越過數百米的高空,整個人就如同做蹦極一般,在夜空中翱翔。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著,不斷與外界的天地元氣互相交流,給他提供源源不絕的力量,甚至讓他身體在短時間內暫時懸浮在空中。

    這是他修成青帝長生體一來,第一次完全展現這個身體的力量。

    “嘭!嘭!嘭!”

    陳凡就像蜘蛛俠,在這個現代化大都市的眾多高樓間穿梭,從這棟大樓越到了另外一棟大樓上面,然后在墻壁上面踩下一個重重的腳印,借力彈到下一棟大樓。

    他的身影在數十米的高空,而且借助夜色的掩護,幾乎沒有人誰會抬頭看天空。哪怕看到,最多以為是大鳥飛過

    “陳北玄?”

    一座四星級酒店內的豪華套房中,一個顴骨凸出的亞裔男子正在詳細的看著視頻,這份視頻比較模糊,似乎是偷拍的。

    視頻中,只能看到兩個模糊的身影在水面上不斷飛躍著,似是在交手,但交手的具體情景并沒有辦法看清楚。

    “可惜這份視頻太模糊了,那天又下著雨,完全沒法判斷他們的實力。”亞裔男子深深皺眉。

    西子湖上那一戰,正好下著蒙蒙細雨,便是觀戰的人都未必能看完全,何況偷拍的視頻呢。當時陸家封鎖了大半個西子湖,嚴禁拍攝,雖然有人偷偷拍了,可惜這種畫質,比小電影還要模糊,傳出去別人都未必能認清陳凡和雷千絕的臉。

    “不過從視頻上可以判斷,他們能在水面上行動自如,而且身法極快,顯然用手槍是沒法威脅到陳北玄的,除非能夠遠距離使用狙擊槍。”

    亞裔男子名叫‘金景煌’,是來自韓國的一位獨狼殺手。

    他不參加任何組織,從來只接私活。但這次洪門的懸賞實在是太過誘人,十億美元的單子,只要能拿到,這輩子就可以金盆洗手,退出殺手界,去一個風景秀麗的小國家,娶幾個老婆,買條游艇,快活的瀟灑一輩子。

    “還好我從地下黑市,買到了這柄赫克勒科赫psg1,再配上特制的穿甲子彈,你便是武道宗師,也得死。”

    金景煌摸著流線一般的狙擊步槍,眼中露出得意之色。他對自己的槍法有自信,他曾經在八百米開外,一槍殺了日本一位財閥的總裁。

    這時,房間的落地窗轟然間炸裂開來,一個黑色的人影凌空闖了進來。

    “這怎么可能?我可是住在二十七樓啊。”金景煌眼都快瞪出來了,身體如同受驚的兔子猛的向后射去,手已經摸到了腰后的槍柄處,就要抬槍射擊。

    可惜這個時候,他眼中猛的閃過一道青光,然后就眼前一黑,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中,耳邊最后只聽見一句淡淡的聲音:

    “第六個。”

    然后黑影再次彈射出去,等酒店的人聽到聲音,打開房門沖進來時,只看到破碎的落地窗,滿房間狼藉,擺在床上的狙擊步槍,以及一個人頭兩分的尸體

    這一夜,臨州市不知道有多少處發生這樣的情況。

    在大酒店、在小賓館、在洗浴中心、在民房居所、在小區深處等等,都出現了命案。死者往往都是外國人,亞裔的居多,但也有不少白種人。

    他們死狀極慘,有攔腰被踩斷、有腦袋被斬掉、有被分尸八塊、有燒成黑炭、有

    而且讓人震撼的是,這些人的死亡時間,都在半小時之內。也就說有個人或組織,在半小時之內將這幾十個人同時殺死。

    殺手們躲藏的地方五花八門,甚至有藏在地下夜店的。可惜在陳凡的神念之下,他們的氣息是那么耀眼,根本無法躲避。

    “第二十三個。”

    陳凡從一家酒吧中踏出,他剛才隔著酒吧的大門,用咒法將那個殺手強行隔空擊殺,周圍人只以為他嗨翻了,犯了心臟病。

    “從我離開陸家莊園,到現在也才不到半小時時間。一共殺了二十三批,共三十七個殺手。看來秦涵的消息并不準確,潛入臨州的二十三批殺手,而不是十七批。”

    陳凡抬頭望著閃亮的夜空,身后的酒吧里面已經傳來尖叫聲,估計發現了那人的死亡。

    他知道,自己這一晚的悍然出手,必然要驚動許多人。因為陳凡并沒有將尸體處理掉。

    只要尸體留下,就能找到許多信息,警局會根據他們的尸體,追查到他們真正的身份,并且追溯他們前來華夏的因由,最后引到他身上。

    但這正是陳凡的目的,將這個消息搞大,傳遍海外,徹底震懾住那些殺手組織和敵對的人。至于因此引來的國內麻煩,陳凡并不畏懼。

    他是討厭麻煩,但并非怕麻煩。以他現在的身份能耐,已能扛住這些麻煩了。

    “這二十三批,來自不同組織、不同國家的殺手性命,應該足以震懾大部分殺手組織了吧。”殺手并不是大白菜,一次死幾十個,都是精銳中的精銳,足以讓許多殺手組織心痛的。

    “不過還不夠,還缺少最后一個重量級人物。殺了他,才能徹底震懾所有的殺手組織,讓他們知道,冒犯我陳北玄的代價是什么。”

    陳凡嘴角擒著冷笑,目光看向夜空:“黑蝮蛇,你在哪里?”

    他一邊說著,神念轟然間綻放開來,煉神訣全力運轉,竟然把整座臨州城籠罩才其中。在這一剎那之間,陳凡的視角仿佛無限抬高,如同一只飛鳥,在俯瞰著這座上千萬人口的大城市。

    在煉神訣爆發之下,臨州所有的秘密都向陳凡展開。

    他感應到了之前沒有察覺的幾處氣息,這幾處氣息暗自潛伏著,但都蘊藏著巨大的力量,足以媲美宗師或真人。而且他們似乎察覺到了陳凡全力爆發的神念,都猛的一縮,如同被驚擾到的動物,警覺過來。

    “找到你了。”

    陳凡的神念猛的鎖定住其中一個,最為微弱,但卻似毒蛇般陰冷冰寒的氣息。

    他整個人一步踏出,下一秒就在上百米塊外,留下道道殘影,以極高的速度向那處趕去。

    ps:第二更奉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