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13章 華夏天榜

    強烈推薦:

    距離九月開學不久,陳凡準備離開臨州。

    他來臨州的時候,孤身一人,路上只有陸燕雪和廖小倩陪同,但他離開臨州的時候。陸家高層、藥神谷眾人、于晴為首的軍區眾人都紛紛相送。

    由于帶著銅山,所以這次陳凡坐著陸家派的奔馳s級轎車,前頭是掛著軍區牌照,于晴開著的吉普開路。身后則跟著一長串的豪車。橫穿臨州,不知道有多少人側目,這是哪家大佬出行的?

    見陳凡走遠后,陸燕雪還癡癡的站在那,如望夫石般。陸燕舞走上前,嘆口氣道:“別看了,人都走遠了。”

    “我知道。”陸燕雪低頭,撫摸著胸口的玉牌,掩埋著眼底的心傷。

    ‘這一去,不知道多久后才能再見到你。下一次見面,我一定會讓你大吃一驚的。’

    她抹去淚水,恢復一臉堅定:“燕舞姐,我們繼續去工作吧,家族里還有好多事情要處理呢。”

    自從五月中旬,陳凡在臨州擊敗陸家宗師,斬殺陸天風之后,整個華夏武道界仿佛復活了一般,進入了風起云涌的時代。

    三個月內,羅蒙先后挑戰華夏各大武道世家和宗門,連續十九戰,無一敗績。

    八月三日,羅蒙挑戰太極一脈宗師陳九陽,兩人交手,不分勝負。

    八月十五日,少年宗師陳北玄與洪門大宗師雷千絕戰于西子湖上,這一戰被譽為數十年來空前絕后的璀璨之戰,兩人的武道都到達了近乎神而明之的境界。打的湖水崩騰、巨浪沖天,最終以雷千絕一拳之敗身亡。陳北玄踏著他的尸體,登上華夏之巔。

    八月二十三日,陳北玄擊殺血骷髏組織的頂尖殺手,‘殺手之王’黑蝮蛇,威震海外。

    八月二十五日,陳凡離開不久,兩位宗師在臨州相遇,互相交手,雖然一觸即分,但還是被路過武者察覺到,據旁觀者后來形容,大家猜測,這兩位宗師其中一位是苗疆的杜姓宗師,另一位則是東北的一位宗師。

    八月二十七日,陳九陽約戰中海華夏家主華云峰。

    整個華夏武道界,從來沒像這樣熱鬧過,諸多宗師們仿佛沉寂了太久,被陳凡刺激之后,紛紛活躍起來,互相交流、挑戰、切磋。

    幾乎每一個宗師都被其他人挑戰過,戰斗有輸有贏。宗師們的交手,往往會挑選在人跡罕至的深山、大河、老林之中,但奈何終究躲不過好事者們的追覓。

    大家根據各位宗師的身手、勝負,大致就能排出一個高低上下來,迄今為止,只有三個人沒被別人挑戰過。

    其中兩個就是陳凡與葉南天。

    “太師伯、穆師叔,高師兄,你們快看啊,天榜出爐了。”郭秀秀端著筆記本電腦,一陣奔跑而來。

    “天榜?那是什么東西?”穆山一愣。

    高百勝也停下手中的拳法,眉頭緊皺。

    而八極一脈的枯瘦老者更是用洪亮的聲音道:“老頭子這輩子都沒聽說過有什么天榜。好大的口氣,竟然敢以‘天’著稱。”

    “咳咳,太師伯,穆師叔,您們不是知道嘛,我們這些年輕的武者喜歡上網,就在網上成立了一個武道之家論壇,大家沒事就在那里互相灌水吹牛。”郭秀秀吐了吐小舌頭,小聲說著:“大家既然在一起,肯定要爭論誰家的武功更厲害,哪個宗師長輩更強啊。”

    “就你們?還能評論宗師?”枯瘦老者嗤之以鼻。“宗師如龍,是天上的人物。他們的厲害只有互相能感覺到,打你們這樣的,一根手指都就夠了。”

    “唔,所以大家都沒爭論出個長短來,直到一個叫‘昆侖’的人發布天榜,根據各位宗師的戰績、修煉的功法、所處境界,最后綜合排列出一個榜單來。”郭秀秀提起那個昆侖,眼睛就放光:“他的消息超準的,很多訊息都是我們聞所聞問,聽所未聽的,但似乎都是準備的。”

    “昆侖?”穆山等人都摸不著頭腦。

    只有枯瘦老者微微皺眉,似想到了什么過去的回憶。

    “對啊,比如說,天榜第十五位,陳九陽,六十三歲,太極一脈宗師,擅長太極氣勁,一手纏絲勁出神入化。能夠駕馭罡氣布滿十丈,可剛可柔,真氣充沛勝過同輩宗師,化境初期。十七年前曾與雷千絕交手,略輸一籌。一個月前,與雷千絕弟子羅蒙交手,雖然不分勝負,但其實真實戰力在羅蒙之上...”郭秀秀念著。

    “陳九陽確實最擅長太極氣勁,那個羅蒙來八極挑戰的的時候我見過,格斗之術固然犀利,但若拖入久戰,必然要被陳九陽的纏絲勁給纏繞住,到時候就會越陷越深。”枯瘦老者點頭贊許。

    穆山等人都臉色一變。

    沒想到這位大師伯對陳九陽這么推崇,大家都知道,枯瘦老者雖然年紀大了不善動手,但曾經也是半步化境的人物,論眼光真不比宗師們差多少。

    “陳九陽這么厲害,也只能拍第十五,前面的呢?”高百勝出聲道。

    “前面還有啊,比如第十一位,苗疆杜三,化境初期,擅長馭獸、驅蟲、施毒,有一異種大蛇坐騎。這大蛇屬于奇毒異種,劇毒無比,而且戰力絲毫不遜色橫練大師。杜三精通武道與蠱毒之術,他的千毒勁,足以讓一般的宗師都避讓三分...”郭秀秀一直念著,道出杜三歷年來與其他宗師或武者的沖突,許多都是穆山和枯瘦老者等人完全沒聽過的,但又合情合理。

    “這個昆侖了不得啊,竟然知道這么多消息。”穆山點頭贊同道。

    “天榜第八,西北武家,武勝河,一身怒龍拳出神入化,曾經兩敗陳九陽。他施展怒龍拳的時候,拳勁可凝聚成龍形,遠達十丈之外,依舊能擊破鋼板,化境中期,蹤跡不詳,傳說現為燕京某大家族供奉...”郭秀秀繼續念著。

    “西北武家竟然也有宗師?”穆山等人大吃一驚。

    “武勝河是武家百年一出的武道奇才,當年和你們小師弟振堂被譽為雙嬌。可惜后來兩人都齊齊失蹤了,沒想到武勝河竟然投奔了燕京大家族。”枯瘦老者感嘆道:“這也是武家的習慣,武家人歷來愿意接受其他勢力的供奉,所以武家雄踞西北,無人敢動。”

    “哎呀,太師伯,這上面竟然還有小師叔呢。”郭秀秀突然叫道。

    “真的?”穆山等人齊齊驚住了,枯瘦老者也為之色變。

    “天榜第七,八極一脈,霍振堂。八極門的絕世天才,化境中期。不到四十歲修成宗師,一身崩山勁可斷山河,可碎金剛,可破萬敵,自出戰一來縱橫無敵,號稱‘小武神’。現蹤跡不詳,據說加入了軍方某特殊部門....”郭秀秀念到這,不可思議的看著枯瘦老者。“小師叔進了軍隊?”

    枯瘦老者閉上眼,等了許久,才點頭道:“這是振堂的風格,他一向希望像葉南天那樣為國家效力。這也是我們八極一脈的宿命。”

    穆山等人也齊齊點頭,八極一脈,加入軍隊的不在少數。

    只是他們疑惑,霍振堂既然在軍隊中,他們怎么沒打探到消息呢。

    “從第十位開始,好像都是化境中期,而第四位開始,就是化境后期了。”郭秀秀念著。“天榜第四,中海華家,華云峰,九十七歲,名垂華夏數十年的大宗師,坐鎮中海,俯瞰天下。曾是青幫龍頭之子,與杜月笙、黃金榮等人平輩而交,一身迎戰數十人,幾無敗績。剛于二十七日,擊敗太極宗師陳九陽。十七年前,雷千絕曾挑戰他,無功而返。”

    “華云峰確實是華夏不可多得的大宗師,一身武道出神入化,精通百家武學。”枯瘦老者贊許道:“我當年還年少時,華云峰就已經在中海揚名天下了,現在的宗師,基本上都是他的后輩。”

    “天榜第二,葉南天,四十九歲,出身燕山葉家,華夏軍界戰神,化境巔峰。三十多歲登臨化境,自出道以來,百戰百勝,無一敗績,被譽為五十年一出絕世天才,華夏最有希望踏入神境的武道宗師。燕京軍區少將,麾下‘龍牙戰隊’縱橫華夏乃至國際,其武道霸絕日月,幾無抗手。剛出道就擊敗雷千絕,現在的武道境界未知、實力未知、力量未知,可能已經進窺神境....”郭秀秀一邊讀者,一邊眼睛放光。

    在陳凡未出之前,葉南天是華夏公認的第一高手,便是放眼國際世界,也顯少能與葉南天為敵者,他是真正的戰神一般人物。

    “奇怪,陳北玄呢?怎么沒有他?”高百勝突然冒出一句。

    穆山等人默然,不發一言。

    郭秀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繼續讀道:

    “天榜第一,陳北玄,十八歲,出身江北,少年宗師。一身修為來歷神秘莫測,十六歲前,似不曾修習過武道,十六歲后無師自通。不鳴則已,一出山震動天下,敗陸家宗師陸天風,一拳破音障殺洪門大宗師雷千絕,刀斬殺手之王黑蝮蛇...”

    郭秀秀念到這,頓了頓,澀聲道:“...化境巔峰、修法巔峰、橫練宗師巔峰,一身修為不可思議,無法解釋,被譽為‘陳老怪’,華夏第一宗師,神境之下無敵。”

    全場死寂。

    高百勝臉色鐵青,瞳孔一片死灰。

    第三卷‘少年宗師’完。

    ps:第五更爆發完畢,作者菌吐血了啊,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