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14章 金陵大學

    九月,暑假剛剛結束,金陵城里滿是前來從各地匯聚而來的大學生門。這座匯聚了上百所高校,七八重點大學,眾多本科院校的古老城市,似乎又綻放出新興的氣息。

    陳凡謝絕了徐傲等人相送,一個人走出汽車站。他此時的容貌已經變回原先平凡模樣。先天之體可以變化自如,之前那副俊美如天神的面孔,其實是未來的北玄仙尊。但在地球這個故鄉中,陳凡更愿意以普通人的身份活著。

    汽車站外,人山人海,到處是返校的學子和興奮的新生們,一個個學校已經派出專車,在這里專門等候學生們的到來,有人上前問道。

    他掃視一圈,看到金陵大學的招牌,就走了過去。

    “同學,是金大的新生嗎?哪個專業的?”一個高大的學長滿臉笑容,上前問道。

    “我是金陵商學院的。”陳凡淡淡答道。

    “商學院的啊。”高大學長的笑容頓時淡了,指了指旁邊一輛豪華大巴道:“商學院的坐那輛車,我們不是一起的。”

    與金陵大學的校車不同,金陵商學院的車明顯要嶄新豪華的多,而且上車的學生,各個穿著名牌,非富即貴,家中很有錢的樣子,只不過從里到外,似乎都透露著暴發戶的氣息。

    “好的,多謝。”陳凡點頭,走過去。

    學長在背后搖頭嘀咕道:“又一個靠錢進來的,我們金陵大學的名聲,都快被他們商學院敗光了。”

    陳凡自然聽到,卻不露聲色。

    金陵大學是整個金陵市乃至江南省最好的重點大學,便是放眼全國也能排進前十。能進去的學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高考千軍萬馬殺進來的。純靠家世進入的少之又少,各個都大有來頭。

    但金陵商學院就不同了,這所學校雖然掛靠在金陵大學下面,校址也和金陵大學緊挨著,卻是民辦本科,只要交錢了就能進。不知道多少有錢家庭將自己的小孩送進來鍍金,是有名的貴族高校。

    前世的陳凡,當時學習不好,也只能花錢進金陵商學院這樣的學校。

    陳凡走進車中,車上坐著的男女們,男性衣著光鮮,女孩子打扮的時尚靚麗,見到陳凡后,掃了他一眼就繼續聊自己的。

    陳凡自然也不會和他們有什么交流興趣,他之所以還會回來讀大學,除了見見前世的舍友、故人們外,最重要的還是小瓊。

    很快車發動,向金陵大學開去。陳凡坐在車中,側首看著窗外熟悉的景色。

    “上一世,我就是在這座城市中,遇見小瓊的。”

    “那時年少輕狂,以為一次相擁就是永遠,卻不知道,人生之變化莫測,無法預知。弱者只能隨波逐流,被命運推著走,只有強者才能把握命運,生死由心。”

    當這一次回歸金陵時,陳凡終于掌握了一些把握自身命運的力量。他現在是華夏天榜第一,神境之下無敵的宗師,蒼龍總教官,軍中少將。整個華夏能夠奈何他的人已經少之又少。

    “不過這還不夠,總有一天,我會俯瞰這顆星辰,擁有超脫一切的力量。到時候,我會把這個天下,送給你。”陳凡目光悠長。

    車輛到達金陵大學后,一個側拐,開到了金陵大學后面一所嶄新的校園。

    相比起古老陳舊的金陵大學,商學院顯然要氣派豪華的多,門口更是停滿了眾多豪車,都是家長們親自接送小孩的。如陳凡這等坐專車來的,在商學院中的家世只能算二三流。

    每個下來的新生,都有熱心的學長學姐帶你去院系報名。

    陳凡謝絕了這些人,自己孤身一人走在熟悉的校園中,他在這所學校中生活了三四年,對它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

    按照前世的路徑,找到自己上一世的宿舍所在。推開門,發現里面已經有人了。

    “你好,我叫齊王孫。”

    豪華的四人間宿舍中已經有人了,戴著眼鏡,看著身材瘦小的男孩見到陳凡,主動起身問好。

    這個男孩看著比較死宅型,長得像哈利波特,卻有一個非常霸氣的名字。

    “齊王孫!”

    他手中抱著一本大部頭的書籍,陳凡掃過去,發現那是一本英文著作,非常厚重。能夠在十七八歲的時候,自己一個人讀一本厚重的英文書籍,這已經是非常厲害了。

    “我是陳凡,你未來的舍友。”陳凡點頭。

    他自然認識這個眼鏡男孩,他們前世在一起住了四年,是陳凡在大學中最好的朋友。如果說金陵商學院是一群有錢人子弟鍍金的貴族高校的話,那么其中總會出一兩個妖孽。

    齊王孫就是其中之一。

    他能夠一口氣通讀全英文,充滿學術術語,非常枯燥無味的經濟學著作,并且在數字上面有著非凡的天賦。上一世他好像進入了頂級投行工作,成為華爾街未來的新星。不過齊王孫的身世來歷比較神秘,連陳凡只隱約知道,他是北方人,家里很有錢,但具體做什么的,卻不得而知。

    “我已經將宿舍都打掃一遍了,你可以隨便坐。”齊王孫露出略帶羞澀的笑容,他似乎不太擅長和人交往。“我比較有潔癖,所以沒法容忍環境很臟亂,很抱歉呢。”

    “沒事。”陳凡答著。

    他沒有帶任何行禮,就這樣空手到了校園,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齊王孫聊著。

    很快另兩個舍友也來了,第三位舍友是個憨厚的胖子,叫‘張穆’,西南蓉城人士,只不過大家都習慣叫他二師兄,因為他長的實在太胖了,又非常能吃。

    最后一個舍友來的時候,動靜就大的多了。

    一連串的男女老少魚貫而入,陳凡所在的宿舍雖然比普通高校宿舍要寬敞的多,豪華四人間,帶衛生間、大廳、沙發、空調、冰箱之類應有盡有,不遜色于三星級賓館的商務套房,當然價格也高得多。

    但此時竟然被涌入的人擠滿了。

    “哎呀,這宿舍好破爛啊,還不如我們家門房住的房間呢。小倫啊,不如奶奶在外面的希爾頓給你租個套房吧,你住這里,奶奶會心疼的。”一個滿手戴著翡翠戒指,滿頭銀發的富家老太太進來就挑三揀四,指指點點。

    “奶奶,放心吧,我自己一個人能過的。”一個長相高大,陽光帥氣的男孩子不耐放的道。

    “各位小同學,非常不好意思。我是秋逸倫的爸爸,這是我兒子秋逸倫。以后就要拜托各位小同學多照顧照顧我兒子啊。”最后的一位氣派非凡,一副大老板模樣的中年男子笑道。“走走走,大家還沒吃飯吧,我請客,大家好好認識一下。”

    見中年男子很熱情,語態堅定不容拒絕,齊王孫等人只好跟著一起去。

    中午這頓飯,在金陵市最豪華的大酒店吃的,全桌上滿了各種名貴菜市。張穆吃到最后,拉著陳凡道:“好家伙,這一頓飯,就抵得上我一年的學費了啊,至少十萬以上。”

    陳凡笑而不語。

    中年男子其實也在酒桌上打量著自己兒子的三個舍友。

    張穆身材高大,面態憨厚,坐在桌子上有些緊張,顯然是小富家庭出來,沒見過大世面。

    而齊王孫雖然瘦小,但卻舉止從容,對各種菜式都司空見光的樣子,估計家庭條件也非常好,經常往來這樣的酒店,這個人值得交往,可以讓兒子多多結交。秋爸心中暗想。

    最后一個陳凡,秋爸突然發現自己有點看不懂。陳凡坐在那,一副淡定的樣子,從頭到尾幾乎沒動過筷子,只是偶爾喝點水,這諸多美食在他眼里,好像不存在般,你哪怕敬酒,他也是端著開水淺嘗即止。陳凡這種人,在酒桌上面,被俗稱為‘領導’,只有領導擁有不喝酒的權力。

    ‘這要么是出身無比顯貴,高到天上。要么就是少年不懂事。’

    秋爸心中下了評語。

    對陳凡他拿捏不定,決定讓兒子日后交往中多多留意觀察。

    秋爸是商人出生,最看重人脈經營,時刻在教導秋逸倫,哪怕是自家兒子的舍友,也得按照身份層次,分出個親疏遠近來。

    很快吃完后,秋家的一大眾人散去。

    秋逸倫啪的一下子,把自己摔進了被窩中,深深伸了個懶腰。“哎呀,終于走了,現在我可算解放了。”

    他忽的直起身,不懷好意笑道:

    “各位兄弟,你們知不知道咱們學校有沒有什么長相漂亮的校花、女神啊?”

    “啊?”張穆目瞪口呆。

    齊王孫暗暗搖頭,看來自己判斷沒錯,這個秋逸倫壓根不是省油的燈,他來讀大學,恐怕就是沖著泡妞來的。

    “我跟你們說啊,我在外面掃了一圈,發現咱們學校美女的質量還不錯,不愧是江南省的精華所在,不比我們臨州差多少。尤其那些學姐們”秋逸倫聊起美女,那叫一個眉飛色舞。

    “你們先聊,我出去一下。”

    陳凡起身,打個招呼就離開。

    他出了宿舍,就向一墻之隔的金陵大學走去,那里才是他這次回到金陵的主要目的所在。

    ps:唔,昨天爆發好傷啊,今天遲了不過放心吧,作者菌休息一下,月底會繼續五更爆發的呢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