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19章 萬榮集團

    強烈推薦:

    東山之中,群山環繞之間,有一片平地,如同天然的曬谷場,青蔥綠綠,山泉流淌,所以被命名為東山坪。有山有水有溫泉,是個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這是整個金陵市都人所共知的。

    “小凡,你問東山坪做什么?”陳懷安微微皺眉道。

    “爺爺,這個東山坪有麻煩?”陳凡奇道。

    “何止麻煩,那是個燙手山芋啊。”陳懷安長嘆一聲,緩緩講述。東山坪這塊地,在東山別墅群開發出來之后,就漸漸入了許多大佬的眼。畢竟這么一塊數十萬平凡米的土地,在寸土寸金的金陵實在難得,哪怕遠在郊外,但風水極好啊,完全可以開發成度假村、休閑山莊、游樂場或者豪華別墅群等等。

    之前因為金陵市的城區建設,主要在西邊。最近幾年,開始開發東城區,東山坪一下子火熱起來,雖然它被群山環繞,道路難進,開發難度極高,但也擋不住諸多資本。

    由于各方關系勢力互相牽扯,金陵市政府逼不得已,采取投標的方式,價高者得。

    “最后是萬榮集團中的標,用了三十億才拿下那塊土地,據說準備再投個幾十億,開發出金陵市最大的休閑度假購物一體的高端度假村。”陳懷安嘆道。“為此萬榮集團和省內其他幾家地產巨頭打的不可開交,據說還死過人,最后終究是萬榮的背景略勝一籌,才拿下東山坪。”

    “萬榮集團?江北首富沈榮華的萬榮嗎?”陳凡眼睛一瞇,閃過寒光。

    沈榮華正是陳凡的情敵沈君文的父親,上一世,錦繡集團就是被萬榮集團吞并,而陳凡也被沈榮華父子打的一敗涂地。

    “小凡,我知道你身份來歷很深,但沈榮華可不是好惹的,他能坐穩省內前五的富豪,背后的靠山極硬。”陳懷安憂心忡忡的說了一句。“況且東山坪那塊地方,可不是憑勢力就能拿下來,還得海量的資金。萬榮集團也是靠銀行的支持才最終獲勝的。”

    “資金嗎?”陳凡笑了出來。“爺爺,你忘了云霧靈泉就是我的嗎?它現在給我賺的純利潤,恐怕已經超過五十億了。”

    更不用說陳凡還隨時可以調動藥神谷和陸家的勢力。

    陸家雄踞天南,掌控的澎湃資本絲毫不在港島鄭家之下,而藥神谷雖然隱居避世,但實際潛勢力還在陸家之上,不知道結交多少大富豪和世家宗門。這兩家匯聚起來,調動個上百億資金,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是了是了,爺爺老糊涂了。忘了云霧靈泉了。”陳懷安拍著腦袋笑道。“小凡你不知道,云霧靈泉是真的火爆,這江南的富豪們,哪個不得費盡千辛萬苦之力,才能買到一瓶。我那些老伙計見我天天喝云霧靈泉,沒事就來蹭吃蹭喝。我看一年上百億都不止呢。”

    說到這,陳懷安提的心放下來。

    “我大孫子是蒼龍總教官,武道宗師,江北陳大師,背后有李司令和眾多首長,還怕他什么區區沈榮華啊。”

    陳懷安哈哈大笑。

    “喝酒喝酒,你要是想要東山坪,爺爺不問為什么,但全力支持你。咱們陳家這次就和他萬榮斗上一斗,也讓金陵市知道,我陳家要一飛沖天了。”

    看著意氣風發,仿佛回到二十年前,那個用脊梁撐起金陵陳家的爺爺,陳凡露出笑容。

    吃完飯后,陳凡用乙木靈氣為陳懷安洗刷身體,固本培元。見癌細胞縮了一大截,再過幾次后就徹底痊愈了,才告辭回校園

    開學后的生活平淡無奇。

    這一屆商學院新生中很是出了幾個妖孽,理科無敵的齊王孫不提,還有幾個。其中一個據說從小在國外讀書,讀的是英國的私立貴族高中,因為闖了禍才被他爸扔回國內,但開學時就獨自開著一輛蘭博基尼報道。顯然壓過了秋逸倫的寶馬330。另外兩個也不遜色,都是學院中的風云人物。

    而陳凡在商學院中,就屬于那種平凡無奇的,幾乎沒多少人在意他。

    倒是不時和錢璐璐的寢室聯誼一次。主要是錢璐璐與秋逸倫正打的火熱,劉曉靜又在倒追齊王孫,兩個寢室的人經常湊在一起吃飯。

    陳凡因為吹牛的事情,顯然不受幾個大二學姐待見,那個冷艷御姐周清雅,雖然每次坐他身邊,但從來不說一句話,而且經常中途吃一半,就接了電話匆匆離開。據潘莉透露,打電話的是周清雅的男朋友,江北世家子弟,開著輛法拉利f,要五六百萬呢。

    而此時,金陵大學卻風起云涌。

    陳凡的第一節公開課,終于要開始了。

    整個金陵大學,對這位傳聞已久的客座教授,已經翹首以待。不少青年講師們摩拳擦掌,準備在公開課上,給這個不到二十歲的鍍金教授,狠狠一個難堪。

    “小瓊,你聽說了嗎?生命科學選修課的老師,是一位客座教授,而且據說超年輕超帥的。”方瓊的禍水閨蜜挽著她胳膊道。

    兩個漂亮女孩走在金陵大學的校園中,不知道引得多少道目光側目。

    閨蜜雖然才十七八歲,卻長的妖嬈禍水的臉蛋,一副美眸似在暗送秋波,勾得人心癢癢。這讓方瓊很無奈,盡管她知道自己這閨蜜其實并非隨意的人,雖然談過好幾個男朋友,但從來沒真正交往過,只是玩玩而已,并未上床。

    而方瓊則清麗絕世,雖然不是那種傾城大美女,論容貌也就與姜初然不相上下。但她氣質淡雅,又是有名的學霸,再配上顯赫的家世,頓時變得高不可攀,讓人望而卻步。

    所以周圍的目光,更多的還是看向她,而非她那個性感勾人的閨蜜。

    “是嗎?”方瓊淡淡答著。

    心中卻纏繞一絲憂愁。

    ‘小凡當時答應我要考來金陵大學的,他不會已經忘了吧’

    想起年幼時兩個小孩的約定,未來一起考進金陵大學,那一幕仿佛依舊在眼前,但時光如梭,誰都沒法保證故人不會變心。方瓊也不敢肯定,自己那位好友還記得這個約定。

    “當然啦,小瓊,你正好選報了這門課,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去吧。”閨蜜眼睛放光。

    “你是藝術學院的,上什么生物學院的課?”方瓊無奈。

    自己這個閨蜜非常纏人,明明考進的是金大藝術學院,偏偏要搬來和她一起住。而且她家世不俗,院領導竟然同意了。

    “沒事沒事,不懂生物,我懂帥哥就好。”閨蜜捂著嘴巴偷笑。

    等他們到了課堂的時候,發現已經人山人海,哪怕是公開課的階梯教室,此時已經坐滿了人。許多還是女孩子,顯然是沖著那個傳聞中的大帥哥客座教授來的。

    不過美女自然有優先權,禍水閨蜜只是勾勾手,頓時有不知道多少學長學弟們紛紛起身給漂亮學妹讓座。

    “你啊”方瓊無奈。

    自己這閨蜜什么都好,就是喜歡挑逗男孩子,猶如古代的狐貍精一樣。

    “鐘瑤瑤,你下次再這樣,我絕對不帶你來了。”方瓊狠心道。

    “女王大人,我錯了。”鐘瑤瑤噗的趴入方瓊懷中,小腦袋在她懷里一陣撒嬌,聲音軟糯,像個小奶貓一樣,讓方瓊又氣又笑。

    這時,門口突然傳來一陣驚呼聲,方瓊抬頭開去,就見到一個身材高大,黑衣黑發黑瞳的青年踏入教師。他雙眼如同閃電,容貌英俊,幾近于完美,渾身上下按照黃金比例分割,幾乎找不到一絲缺憾。

    “我的天,真的超級大帥哥啊。”

    鐘瑤瑤眼都快瞪出來,小嘴微張,口水直流。

    “他怎么長的這么像小凡?”方瓊愣住了。

    盡管她和陳凡是小時候分別的,但中學時還經常互通書信照片,方瓊自然能辨認出陳凡的相貌。只是這位年輕的教授,容貌雖然和陳凡有七八分相似,但卻要比陳凡帥太多太多。

    “我是你們的新任老師,陳北玄,你們可以叫我陳老師,或陳教授。”

    陳凡走到講臺上,環視左右,淡淡道。

    “我們能叫你陳歐巴嗎?”有韓劇女粉叫道。

    陳凡不語,只是淡淡掃過去,他的眼睛帶著無比威壓,那個女粉頓時似冷水潑頭,如被遠古霸王龍盯上,嚇得瑟瑟發抖。

    “我開的這門課,生命科學與未來生物醫藥的發展。現在我來給大家簡單闡述一下,什么是生命科學,什么是未來生物醫藥的發展方向。”

    陳凡看了一眼后,就扭過頭去,不帶著書本,用工整流利的字體在黑板上寫著。

    而方瓊在臺下已經徹底愣住了。

    “陳北玄他說他叫陳北玄?是半年前金陵江畔的陳北玄嗎?還是只是同名呢?可是這個也太巧了吧。”

    她心中浪潮翻騰,有無限的疑問在涌動著。

    半年前,金陵江畔,那個給她們講故事,送她禮物,最后踏江而去的北玄仙尊陳北玄又浮現在她腦海中。她雙手摸著胸口溫熱的玉髓護符。

    這半年內,她幾乎沒有一次取下過,越佩戴護符,越覺得自己精力十足,體質漸好,哪怕冬天穿著單薄的衣裳都不怕冷,這樣方瓊越發確定這是件異寶。

    課堂悄悄的進行著,沒有人說話。

    這時,突然有人站起來大聲道:

    “陳教授,你說的這個,我不太明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