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22章 酒吧遇故

    實驗室的大體框架很快就敲定好,名字叫‘未來生命實驗室’。由陳凡出錢出技術,金陵大學生物學院出人手和場地,未來的成果雙方共享,但陳凡有出資收購獨享成果的權力。

    對于陳凡來說,錢不是什么問題,哪怕一部分給了母親王曉云,讓她去發展錦繡。但他手里還留下大筆現金,更不用說從江北諸位大佬和富豪處同樣能調集來眾多資金。

    生物學院則是狂喜,金陵大學每年能分到的國家撥款也就幾十個億,而輪到生物學院可能才幾個億甚至更少,陳凡大筆一揮,先期撥款五個億,負責建立實驗室和采購儀器,簡直把這些院領導們砸的頭暈目眩,不過陳凡指定了薛嬌作為他的全權代表,負責監督資金的流向和采購。

    薛嬌愣住了,沒想到自己從一個小助教,一躍登天,成為世界級實驗室的負責人,這個位置,一般只有頂級教授才有資格做。當年她的導師,就是被國外承諾在某個世界級實驗室留一個位置給他,導師就屁顛顛跑去國外了。

    稍微談好之后,陳凡就返回了商學院。

    實驗室的建設不是一夕兩夕的事情,大部分時候,他只是那個平凡普通的商學院經濟系學生‘陳凡’,過著悠閑而又平淡的日子。陳凡反而甘之若飴。他五百年之中,幾乎都在修煉和戰斗中渡過,能像個平凡人生活,幾乎是種奢望。

    開學的第一個星期天。

    “走走,兄弟們,今天我請客,酒吧街走起。”秋逸倫跳起來叫囂道。

    這些天,他每晚都開著他那輛寶馬330滿金陵晃蕩,幾乎把這個金陵的場子都摸遍了。

    “秋大少,你還敢去泡吧?不怕被錢璐璐逮到?”陳凡饒有興趣問道。

    他可是知道,秋逸倫和錢璐璐認識沒隔幾天就滾了床單,現在正奸.情火熱呢。

    “咳咳,璐璐她們寢室也跟著去。”秋逸倫尷尬一笑,眼角瞄向齊王孫,顯然是準備撮合劉曉靜與齊王孫兩人,才有這趟酒吧之旅。

    當晚寢室的人齊聚,一起乘坐秋逸倫的330敞篷跑車,而錢璐璐寢室,則開來了一輛寶馬迷ni,車主赫然是周清雅。

    陳凡寢室的人都高看了這個大美女一眼。

    金陵商學院雖然算是紈绔子弟們鍍金的地方,但能在大一時就開得起幾十萬車的人,也沒有多少,顯然周清雅的家世在她們寢室最高。否則錢璐璐不會一眼就相中了秋逸倫。

    金陵的場子,大多集中在鼎湖區的皇后大道,那里異常繁榮,每到晚上必定豪車云集,美女如雨,和臨州的蘇山路都是聞名華夏的夜店聚集處。

    “這家bm酒吧,據說是某位金陵大佬開的場子,非常安全,咱們盡管玩,只要不惹事,絕對沒問題。”

    秋逸倫正說著,迎面已經有經理過來和他拍了下手,將他們迎入卡座。

    為了今晚,四個妹子顯然都精心準備,各個都畫著精致的妝容,帶著耳環首飾,一身性.感的夜店裝束,踩著水晶鑲鉆高跟,絲毫看不出是大學生。尤其是周清雅,平時看著清高純潔,此時竟然一襲露肩黑色短裙,露出長長的雪白腳上是纖細的綁帶羅馬高跟鞋,戴著蛇形耳墜,犀利冷艷,一副夜店女王打扮。

    相比之下,陳凡四人除了秋逸倫外表閃亮外,齊王孫戴著黑框墨鏡,宅男裝束;張穆肥肥胖胖,一臉憨厚;陳凡則是萬年不變的休閑服。與夜店的環境格格不入。

    “咱們怎么喝啊,說好了,今晚不能慫哦。”

    各種威士忌、人頭馬流水般上來,潘莉直接端起一瓶,霸氣無比的道。

    張穆是個老實人,酒到杯干,很快就臉色通紅,開始往廁所跑了。而秋逸倫則在場子里面認識不少熟人,很快就帶著錢璐璐去見他那些剛結識不久的朋友,據說各個都大有來頭,錢璐璐異常興奮。

    劉曉靜又湊到了齊王孫身邊,軟磨硬泡,耳鬢私語,顯然追定他。

    只有陳凡坐在那里非常孤單,潘莉勸他酒,他也只是一笑,絲毫不沾。幾次之后,潘莉也懶得理他。而周清雅顯然也感覺有些無聊,就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陳凡聊上了。

    “你哪里人?”

    “江北。”

    “方瓊真是你女朋友?”

    “是。”

    “你這人臉皮真厚。”

    “嗯”

    聊著聊著,周清雅忍不住皺眉,自己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女坐在你身邊,陪你說話,你就回答個‘嗯、是’算什么玩意啊?

    她本來在錢璐璐的勸說下,想著要不要給陳凡一個機會,但看陳凡毫無資本,卻傲慢無人的樣子,心中不由閃過一絲失望。

    有能耐的裝逼是牛逼,沒能耐的裝逼是。

    顯然她從任何方面,都看不出陳凡有什么能耐。

    這時,有被周清雅吸引來的追求者,已經端著酒杯過來。

    “這位美女,怎么一個人來玩啊?”

    周清雅雖然縮在卡座中,但她的艷麗容貌,早就在一進入bm酒吧時就吸引了無數人,這些人衡量清楚之后,才謀定后動而來。

    周清雅微蹙眉頭,向陳凡身邊坐了坐,淡淡答道:

    “不好意思,我男朋友陪我。”

    這些追求者往往三十歲以上,穿著名貴的阿瑪尼服裝,腰間愛馬仕的腰帶,手中不經意顯露出江詩丹頓的手表,一副成功人士的樣子,而且容貌也不算丑,配上平時掌控大權培養的氣質,顯然碾壓了一副學生樣的陳凡。

    有紳士風度的,就知難而退。但有些反而戰意勃勃。

    “小兄弟看樣子還在讀大學吧,哪個學校的?我說不定和你們校長院長見過呢。”

    陳凡還未說,周清雅卻饒有興趣答道:

    “我們是金陵商學院的。”

    “金陵商學院?”追求者眼中閃過一絲輕蔑。

    那是全金陵聞名的鍍金學校,交錢就能進,連普通二本都不如。從那里出來的學生,不靠家里,基本上一點能耐都沒有。

    “前不久,我和你們商學院的胡院長一起吃過飯,到時候我讓他多照顧照顧你。日后等你們畢業了,就可以來我的公司實習。”追求者不露痕跡的遞上一張名片。

    周清雅接過,上面赫然是某家金陵知名的企業某部門總監,或者是某個小公司的總經理。

    周清雅這時往往不答,而是目光看向陳凡,等他怎么回答。

    “滾!”

    陳凡頭也不抬,輕抿一口酒,最終吐出這個字。

    “你!”

    追求者大怒,但目光掃到身邊高高壯壯,體型龐大的張穆時,只能忍下這口氣,灰溜溜的離開。如此兩三次之后,小半個酒吧的人都知道,那個場子里最漂亮的鮮花旁邊,有個狂妄無比的護花使者。

    “他好心要照顧你,你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周清雅皺眉道。

    “小丫頭,收起你的心機,你如果再敢這樣,我就把你從這里扔到大街上!”

    陳凡喝著酒,淡淡道。

    “你!!”

    哪怕以周清雅冷清的性子,也忍不住氣的牙癢癢,恨不得當場教訓陳凡一頓。

    接下來冷清了一段時間,但并不是誰都會被張穆的體型嚇到。

    “哥們,聽說你很拽啊?動不動就讓人滾?”

    一個青年男子走了過來,臉帶冷笑道。

    “龍哥,我朋友開玩笑的。”周清雅見到來人,眼中閃過一絲無奈,起身答道。

    “哦,原來是清雅啊。”

    這青年叫龍飛,也是個金陵二三線的公子哥,家里小有資本。此時似乎現在才看到周清雅,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清雅上大學之后,似乎把哥幾個都給忘了啊,聽說你現在抱上了江北世家子弟的大腿,難怪有資本了啊。”

    “龍哥你說笑了。”周清雅笑容冷了下來。

    “旭哥、海少他們也在呢,清雅你不過去陪旭哥他們一杯?”龍飛不懷好意的笑道:“別怪哥沒提醒你,旭哥可是驍哥的弟弟,這家場子就是驍哥開的。到時候驍哥要是怪罪起來,你那相好勢力再大,可也鞭長莫及。”

    “驍哥?哪個驍哥?”旁邊的齊王孫突然開口道。

    “金陵城,有幾個驍哥?”龍飛傲然一笑。

    “陳驍?”周圍的幾個酒客頓時臉色就變了。周清雅也臉色微微一變,陳驍的大名,金陵誰不知道?尤其是喜歡來夜店酒吧玩的,更得清楚,這可是唐遠清手下的頭號大將,大半個金陵的夜場、酒吧、ktv、夜總會都靠他罩著。

    “清雅,最近旭哥心情不太好,你陪他去多喝幾杯,事情也就算完了。”龍飛勸著,眼中完全沒掃到陳凡這號人,他從一開始就清楚,以周清雅的眼光之高,是不可能看上陳凡的。

    周清雅眼中閃過一絲掙扎。

    她在金陵長大,高中時就是十三中有名的美女,追求者不知凡幾。旭哥他們就是其中之一,那時周清雅還沒找到現在的男朋友,隱隱的釣著他們,上了大學后,有了這位江北世家子弟做男友,立刻就和龍哥他們斷掉聯系。

    但龍哥他們自然不滿了,這可是到嘴的肥肉啊,怎么被外人吃去?周清雅在圈子中,也算是頂級美女了,稀有資源。

    周清雅到不怕這個龍哥,可是旭哥就不同了。她爸媽只是個普通的小老板,身價幾千萬罷了,但旭哥是赫赫有名的金陵大家族的子弟,尤其最近半年,那個家族聲勢越來越隆,得罪了旭哥,恐怕連她父母都難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