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24章 陳驍的警告

    強烈推薦:

    從陳旭走后,潘莉對陳凡明顯態度大變,屢屢勸酒,哪怕陳凡只喝一點,她也絲毫不以為意,一雙美眸秋波流轉,攝人心魄,定定看著陳凡。

    她本來就屬于那種性.感火辣型,如今火力全開,頓時讓秋逸倫等人暗呼受不了。

    周清雅眼中閃過一絲不悅,她雖然對陳凡沒想法,但也很是好奇陳凡的身份來歷。畢竟身為金陵陳家的子弟,陳凡竟然似個普通人一樣,大家相處好幾天,完全沒看出有什么奇特之處。

    “老大,這杯酒我敬你的,之前我錯了。”

    秋逸倫羞愧的舉起酒杯,不等陳凡回答就一飲而盡。他剛才在錢璐璐的勸說下,差點就想和陳凡劃清界限。畢竟一個是普通同學,一個是金陵的準一線公子哥,這兩者還需要選擇嗎?

    “無妨,大家都是舍友。”

    陳凡也第一次滿飲,秋逸倫此人雖然有種種壞毛病,花心、好色、眼高手低等等,但終究還講究一些友情義氣,相比之下,他旁邊的錢璐璐,則顯得市儈多。

    錢璐璐也有些窘迫。

    倒是齊王孫依舊那副模樣,八風不動,只是看著陳凡的眼睛偶爾閃過一絲利芒。

    “這么說,方瓊真的是你的女朋友。”周清雅突然問道。

    眾人一愣,停下手中的酒杯,靜靜看向陳凡。尤其是潘莉,臉色微變,眼中流露出一絲緊張神色。

    “當然。”陳凡聳肩道。

    “方瓊在中學的時候,就是好多人心中的女神,她追求者遍布整個金陵上流社會,不乏一線公子哥。”周清雅眼波流轉,忽的露出一絲淺笑。

    “你們可能不知道,方瓊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她高中就開始端著一個小板凳,坐在她爸爸方明德后面,參與明德集團的董事會。白天上課,晚上幫她父親處理公務。據說現在逐步參與整個集團的運作了,方明德將不少權力下放給她,最近甚至要專門成立一家化妝品分公司,由她全權執掌。”

    “真的?”大家都一驚。

    這些消息,也只有在金陵上流圈子的人才能打聽到,別人可能連方瓊是誰都不曉得。

    他們還在酒吧喝酒泡妞,方瓊已經要掌控一家獨立公司,這差距太大了。

    “所以她的追求者,可是包括好一些頂級大少,比如像江北首富,萬榮集團董事長的兒子沈君文和她就是幾年同學兼好友。還有秦市長的兒子秦文俊等等。”周清雅若有所思的看向陳凡。

    “后來我打聽到一個消息,據說方瓊高考時分數是省內前十,保送華清燕大,結果她哪都沒去,留在了金陵大學,據說是等一個人。這個人,莫非就是你?”

    在大家的目光下,陳凡面色如常,依舊飲著酒,只是眼瞳里帶著絲絲哀傷。

    上一世,方瓊等了他六年,最終他只能考進金陵商學院。這一世,他雖然沒有如約,但卻以另外一個身份陪伴在方瓊身邊,不知是對是錯。

    “青梅竹馬,從小約定,一起考一個大學,嘖嘖,老大厲害啊。”秋逸倫拍著大腿道。

    “哼,再漂亮再有能耐有什么用。女人嘛,終究要依靠男人的。女強人可不是誰都受得了的。”潘莉酸酸的道。

    齊王孫聞言,端著酒杯的手輕輕一顫。

    他不由想到遠在北方那個強勢的女孩,她雖然同樣風華絕代,容貌傾城,但性格太過強勢,最終才逼得自己跑到南方這個三流學校來。這樣看來,劉曉靜這種小鳥依人的文藝少女,到也并非不能接受。想到這,看著劉曉靜的目光不由柔和一絲。

    陳凡不語。

    潘莉只是個普通人,又怎么清楚陳凡五百年的思念、五百年的積蓄、五百年的苦熬?他喜歡的已經不僅僅方瓊本身,而是前世那個無法抹去的倩影。

    “好了好了,我們不談這些了,繼續喝酒。”

    錢璐璐打圓場。

    眾人喝了一會后,終究沒什么意思,匆匆散去。齊王孫竟然主動要求劉曉靜陪他一起走走,頓時讓劉曉靜大喜,鐵樹花開啊。

    秋逸倫要載著錢璐璐、潘莉和喝醉的張穆回去,只剩下周清雅和陳凡兩人。

    “要我送你回去,或者再喝一杯嗎?”

    周清雅清冷的臉上,露出一人的笑容。越是冷艷美女,笑起來越驚心動魄。

    她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透陳凡了。初次見面,陳凡只是個愛吹牛的普通人,現在搖身一變成金陵陳家的嫡子,更是方瓊的青梅竹馬。

    周清雅曾經見過方瓊,論容貌,她不懼怕任何人。但方瓊的家世,方瓊身上那股淡雅的氣質,方瓊的學識能力讓她自嘆弗如,她很好奇,能在那樣一個完美女孩心中留下印象的,是個什么樣的奇男子。

    “不用了,你自己回去吧。”

    陳凡淡淡說一句,向一輛停在路旁的黑色奔馳走去。

    周清雅順著他方向看去,頓時見到一個依靠在車身上抽煙的青年,她一看到那個渾身籠罩在陰寒氣息中的青年,就不由身體一震,眼中閃過一絲懼色。

    ‘金陵陳驍?’

    對于周清雅來說,這是真正的大人物,不到三十歲就已經掌控著金陵地下世界的小半個江山,名下的資產十數億,潛勢力之龐大更不用說。這等成就,是周清雅等人要奮斗一輩子才可能達到的。

    ‘陳驍竟然專門為他而來?看來他在陳家的地位,還超出我的想象。’

    周清雅難掩心中震驚,匆匆上車而去。

    陳凡負著手,漫步而來。陳驍見他后,碾滅煙火,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是該叫你陳凡,還是叫你陳大師呢?”

    若有知道內情的人,見到這一幕必然要驚呼,江北陳大師和江南唐遠清手下的頭號大將,竟然在金陵酒吧外的大街上相逢。

    要知道,大家可都認為,陳大師和唐遠清必有一爭的,所謂一山難容二虎,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叫我陳凡吧。”

    陳凡無所謂的道。

    哪怕在他最弱小的時候,他都不曾把唐遠清放在眼里,區區一個內勁巔峰罷了。更不用說現在,他登臨華夏絕頂,威加海內,為天榜第一宗師。唐遠清若聽過他名字,早該跪地求饒才對。

    “你不該來金陵讀書的。”陳驍緩緩搖頭道。“唐老大一向是剛毅果決的人,他若知道你在金陵,必然要調動全部力量,把你一擊斬殺。到時候江北就群龍無首,還不任他擺布?”

    “哦?唐遠清還有這梟雄心性?”陳凡露出一絲好笑。

    “你不要低估唐老大的決心。”陳驍微微皺眉。“他的能耐,他的手段,遠遠超出你的想象。”

    “既然這樣,你為什么不把我抓去,獻給唐遠清呢?難道因為我們是親戚?”陳凡平靜道。

    陳驍默然不語,過了良久才開口道:

    “我知道你能威震江北靠的不是手腕,而是超凡的身手。我也知道,你這種人,自稱為內勁武者,有以一敵數十人的能耐。”

    “但是!”他猛的露出兇狠的目光,冷聲道:“武者再強大,能扛得住槍嗎?我曾經見到一個似你這般的內勁武者,也不可一世,最終被亂槍掃死。你若再在金陵逗留下去,絕對瞞不過唐老大的。”

    “看來唐遠清沒告訴你,我的身份啊。”陳凡古怪的看了陳驍一眼。

    “你的什么身份?”陳驍皺眉不解。

    “不對,他若知道,應該早就警告你們。現在這種情況看來,他顯然是不知道的。”陳凡微微疑惑,忽的化為冷笑。“看來唐遠清在江南土皇帝做太久了,連消息都落后了,竟然不知道我是誰!”

    可能大部分武者,只知道陳北玄。但只要稍微了解深一點的,都明白陳北玄就是江北的陳大師,否則雷千絕為何千里迢迢來報仇?唐遠清身為江南省人,竟然連這消息都不知道,也難怪陳凡嗤笑。

    “我不懂你在說什么,但盡快離開金陵,別讓我再看見你。”陳驍冷哼一聲,轉身上車,他臨走前,搖下車窗道:

    “不要試圖依靠你背后的軍隊勢力,唐老大能坐鎮江南這么多年,背后又怎沒有靠山呢?”

    “都是陳家人,這是最后一次警告,下一次見面,我們就是生死仇敵。”

    說完,黑色奔馳絕塵而去。

    陳凡還隱隱透過車窗,看到奔馳車中坐著一個妖嬈嫵媚的女子,關鍵那個女子身上似乎除了絲襪外,什么都沒穿。

    “自己這個遠房堂哥,興致真高啊。”

    陳凡笑著搖了搖頭,背著手,悠然走在大街上。

    至于陳驍的警告,他壓根不放在心上。就憑他陳驍與唐遠清,也配做他陳凡的對手?這顆星球之上,不出動軍隊,不使用頂尖高科技武器,不現神境強者,誰能奈何了他?

    “呼,周清雅說的對,也該找個機會見見小瓊了,順便警告一下那些圍繞在她身邊的追求者們。”

    陳凡目光如同一灣深潭,幽遠寧靜。

    路燈落在他的身上,就如同照在了一團光影中,拉出長長的身影。

    ps:第三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四更呢。超感謝大家的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