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26章 青藤會所

    強烈推薦:

    “小凡,這是宋哲,這是劉道遠,這是華子臣”方瓊介紹著。

    她只介紹人名字,卻沒有說出宋哲等人的來歷與身份,顯然怕給陳凡帶來太大的壓力。畢竟宋哲等人各個來頭極大,都是金陵市各大家族的嫡子與繼承人,生下來就比普通人少奮斗一百年,而且能力手腕都是人上人。

    “我是陳凡,方瓊好友。”陳凡點頭。

    宋哲幾人都和煦笑著,仿佛大哥哥關照小弟一般,似很歡迎陳凡加入圈子。但陳凡目光何等敏銳,自然能看到他們眼底深處的不屑,和笑容背后的疏遠。

    “君文,那小子是怎么回事?”

    上車后,宋哲奇怪道。

    大家都知道,沈君文追求了方瓊五六年,現在突然橫插出一個陳凡來,而且看方瓊的態度,對他也迥然異。

    “是小瓊幼年在江北小縣城時的好友,兩人小的時候還一起約定考金陵大學。”沈君文淡淡一笑。“無需在意,他還不夠資格做我對手。”

    “那是當然,你是沈君文啊。”

    宋哲點頭贊嘆。

    他是這個小圈子中年齡最大的,也算老大哥了,兩三年前就開始接受家族產業,如今已經是公司總監級人物,手下掌控著幾千人。但宋哲卻對身邊這個不滿二十歲的后輩充滿懼意。

    恐懼沈君文的為人手腕和計謀源深,很多時候,宋哲面對他,就仿佛面對自己的父親,一個沉浮商海數十年不倒的巨鱷

    車隊很快開到了目的地。

    青藤會所位于青龍湖畔的一處僻靜郊野。

    周圍樹木環繞,青蔥綠綠,斑駁的墻壁上滿是爬山虎的痕跡,腳下鋪墊著磚塊打磨的石板,朱紅漆大門,暗金色的金釘,兩尊歲月悠久的石獅子,以及門前站立的一排穿著素色旗袍的江南美女,宛如穿越時空,回到民國時代。

    會所的主人是一個扎著懶散馬尾,穿著月白色長衣,戴著佛珠手串的清秀女子。女子的容貌辨別不出年齡,似如十七八歲少女般嬌嫩,又似二十多歲女孩般靚麗,同時帶著三十多歲少婦的慵懶,歲月在他臉上,似乎不曾留下痕跡。

    “亦菲姐,好久沒見你呢。”

    鐘瑤瑤撲過去抱住女子,小腦袋蹭著她的胳膊,撒嬌道。

    “最近吳州那邊有點事,我在那耽擱了一下。”清秀女子淡淡一笑,早有侍女過來搬著數個蒲團。這會所房間也幾位雅致,仿照類似唐代裝飾。

    中間擺了個黑檀木的案幾,清秀女子跪坐在案幾之后,案幾上面是一套精致的茶具,薄薄的瓷碗吹彈可破,一看就知道是異常名貴的大師作品。

    從進了會所,到房間裝飾,到女子的氣質舉止,都能感覺到這位青藤會所的女主人,必然是位不凡奇女子。

    幾個在金陵可謂呼風喚雨的精英子弟,此時到了女子面前,都如同下屬見到上司,大氣也不敢出。便是沈君文也面帶一絲慎重。

    因為這個清秀女子,在金陵上流社會,幾乎是傳奇一般的人物。

    唐亦菲,江南唐遠清的獨女!

    唐遠清作為跺跺腳半個江南省震動的大人物,唐家在金陵經營了數十年,根基、人脈、力量完全超乎了普通人想象,完全是個龐然大物。

    這個清秀女子別看柔柔弱弱,但沈君文等人都知道,最近幾年,唐遠清已經修身養心,不再怎么插手具體事業,唐家的商業和地下世界的勢力,大部分時間都是唐亦菲在打理。

    很多時候,她就代表著唐家,也是江南省地下世界的女王。

    眾人坐定后,唐亦菲行云水流的泡了壺茶,她那青蔥一般的白玉手腕,映照著薄薄白瓷都顯得黯淡無光。

    “極品白毫銀針,配上虎跑泉的泉水、景德鎮的鈞瓷茶具,經過唐姐這不遜色專業泡茶師的手法,果然香氣內斂,獨具神韻。”沈君文端起白瓷小盞,輕輕聞了一下,開口贊嘆道。

    “那是當然,我們亦菲姐的茶道,可是得到過秦市長贊許的。”鐘瑤瑤小臉得瑟道。

    “小陳先生,請用茶。”唐亦菲神色不動,而是端起一個小杯,送到陳凡身前。

    “多謝。”陳凡淡定從容。

    仿佛這數十萬一斤的茶葉,以及唐亦菲親手泡茶,在他眼里似都平常無奇。

    唐亦菲面帶微笑,但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作為方瓊的好友,她自然早就知道方瓊心中一直有個人。但唐亦菲卻覺得,那只是方瓊對兒時美好回憶的遐想罷了。就像人們總覺得初戀是最美好,但其實初戀情人只是個普通人,并不比后來者強多少。

    一個江北小縣城之中,又能出什么驚世奇才呢?

    但今天一見陳凡,雖然從外表上來說,陳凡很普通。但唐亦菲眼光何等毒辣,敏銳的察覺到陳凡身上的不同。

    ‘他太淡定了,這種人,要么是心有依仗,要么是盲目自大。’

    相比后者,唐亦菲更傾向于前者。

    ‘難道這個陳凡還有什么來頭?’

    唐亦菲眉頭輕輕一皺就舒展開了,陳凡來頭再大又如何?這里是金陵,是唐家的金陵。在座這些人加在一起的勢力,便是秦華都不敢輕辱,又何須懼怕一個區區少年。

    “小陳先生請便。”

    唐亦菲輕輕道一句,然后眾人開始交流起來。

    這個小圈子明顯以唐亦菲為核心,她的身份最高,年齡最大。其次則是方瓊和沈君文,尤其是沈君文,隱隱顯露出和唐亦菲都有些分庭抗禮的跡象。

    “最近金陵城市圈發展綱要應該快下來了,吳州那邊能不能納入?”

    “我感覺吳州離中海太近,離金陵太遠,不會愿意參加的。”

    “國家似乎要出政策刺激房市,我有位舅舅在發改委規劃司”

    他們聊的話題,顯然與陳旭等人聊女人、跑車、玩樂不同,而是涉及到城市規劃、國家政策走向、未來經濟發展等等。

    華子臣滔滔不絕,高論不斷,指點江山。

    劉道遠偶出一言,必有中地。

    宋哲切入的角度,往往更切合實際與現實。

    方瓊和沈君文很多時候并不說話,但他們兩人思緒冷靜,看事高屋建瓴,不時點出一句,都如同畫龍點睛一般。尤其兩人的想法很多時候都不謀而合。

    唐亦菲則靜靜的看著,不出一言。只是偶爾會透露一些眾人所不知道的消息,層次都非常高,屬于絕密級,顯然要比眾人都略高一個層次。

    而方瓊很多時候并不說話,但她思緒冷靜,對資本運作和金融發展更有靈感,就如同畫龍點睛一般,顯露出非凡天賦。

    看著眾人在激烈爭論,陳凡和鐘瑤瑤坐在一邊,一句話都插不上,顯得有些疏遠排斥了。

    “怎么樣,是不是感覺自己完全被碾壓了?”鐘瑤瑤湊過來,露出壞壞的笑容。她吐氣如蘭,一股誘人的幽香涌入陳凡鼻中。

    “我并不覺得。”陳凡淡淡道:“寸有所長,尺有所短,這些并非我所擅長的。而我擅長的,他們同樣不懂。”

    “有些人擅長遛鳥斗狗,吃喝玩樂;有些人擅長商界搏殺,宦海沉浮。這些可都不是一個層次的。”鐘瑤瑤嗤笑道。“那你又擅長什么?”

    “我擅長拳頭。”陳凡平靜道。

    “拳頭?打架嗎?”鐘瑤瑤一愣,眼中閃過一絲輕蔑。

    在她這等家世非凡者眼中,地痞流氓的街頭爛架,不值一提。便是特種兵出身的兵王,也僅僅能給富豪做保鏢罷了。如唐亦菲這樣,手無縛雞之力,卻掌控著半個江南省地下世界,運籌帷幄的女王,才是上位者更欣賞的。

    “你要喜歡打架,姐姐認識不少省散打隊的成員哦。到時候你要是能打贏,姐姐可以給你點獎勵。”鐘瑤瑤湊到陳凡耳邊輕聲說著。

    她的呼吸沖刷著陳凡耳壁,如同情.人的低聲細語,勾人心魄。

    只不過陳凡看不到,她說話時,眼中閃過的一絲戲謔。

    “鐘瑤瑤!”

    方瓊偶然轉過頭,見到這一幕,頓時秀眉倒豎。

    “哈哈,我只是問他一些你小時候的糗事,小瓊你別生氣。”鐘瑤瑤嬉笑著離開。不過那嘴型在無聲的對陳凡說著,‘不要忘記約定’。

    “這個小魔女。”陳凡好笑搖頭。

    眾人討論一會,見天色已晚才散去。

    回到金陵大學門口,方瓊先支開了鐘瑤瑤,然后靜靜的看向陳凡,猶豫片刻才道:

    “天都這么晚了,你回哪去?要我給你安排酒店嗎?”

    “不用了,我回宿舍。”陳凡笑著指著金陵商學院方位。“我就在那讀書,雖然沒完成考進金陵大學的諾言,但好歹它也算金陵大學一員。到時候可以每天來找你了。”

    “真的?”方瓊美眸中爆起驚喜的光芒。

    “宿舍要關門了,你快回去吧。以后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談呢。”陳凡笑著,將少女一路送到女生宿舍樓下,兩人又攀談了很久,方瓊才戀戀不舍的上樓。

    這一幕,不知道被宿舍樓中多少人看見。

    第二天,一個驚爆消息就傳遍金陵大學,那個剛來不久的大一女神方瓊,竟然已經有男朋友了!

    ps:烏拉烏拉,今天繼續三更呢,說不定還能爆發一下,劇情終于進入主線,很快高氵朝就會到來呢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