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27章 許你江山如畫

    強烈推薦:

    “你聽說了嗎?經管院的大一新生方瓊,竟然有男朋友了。”

    “我也剛聽到這消息,哪個畜生下手這么快啊。”

    “不知道啊”

    大家正在討論著的時候,又一個驚爆的消息迅速傳來。那人竟然是金陵商學院的大一新生,這個消息一出來,小半個金陵大學都震動了。

    堂堂金陵大學的校花,竟然被商學院的紈绔子弟摘下了,簡直是金大男生的恥辱啊。瞬間陳凡就成為了金陵大學一半以上男生的公敵。

    而卷在漩渦之中的兩人,都不為所動。每天早晨一起吃個早飯,下午碰下面去圖書館或其他地方看書,晚上再相約去金陵逛一圈。

    盡管和陳凡離別了五六年,但再次相見,方瓊很快就從小伙伴身上找到兒時那股默契。

    金陵江畔,一間中檔茶餐廳中。

    “小凡,你還和小時候一樣,喜歡吃巧克力。”

    方瓊嗔怪著,將自己面前的巧克力奶球,挖到陳凡盤子中。

    “你也和以前一樣,喜歡冷飲啊。然后每到大姨媽來的時候,都會抱著肚子滿床打滾。”陳凡不客氣的反擊。

    “哎呀,人家都這么大了,你還說我!”方瓊秀眉怒豎。

    這時,少女再也找不到人前那副清雅高傲的形象,而像一個真正的鄰家小女孩。若讓宋哲、鐘瑤瑤等人見到,必然要大跌眼鏡。

    “你這樣,才像我記憶中的小瓊。”陳凡忽然道。

    方瓊一愣,笑容漸漸淡了下來,神情低落道:

    “人總會成長的,我突然從泗水縣搬到大城市金陵,周圍舉目無親,他們都非常優秀。我只是個小女孩,孤立無援。只有更努力,更優秀才能融入到他們的圈子中。況且爸爸身體不好,我若不幫他分擔一下工作,誰幫他分擔”

    陳凡坐在那,靜靜的聽著少女訴說這五六年來發生的點點滴滴,有些他前世知道,有些他第一次聽見。心中一股熱流在涌動澎湃。

    “小瓊,你放心吧,我既然回來了。從今以后,你不需要再這樣辛苦,我會幫你遮風擋雨,把這個天下送給你。”

    陳凡拉住少女的雙手,鄭重道。

    方瓊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但還是柔聲道:

    “小凡,我要是不努力的話,我們家未來靠誰支撐?明德集團靠誰繼承?我爸爸只有我一個女兒。”

    少女頓了頓,露出燦爛的笑容道:“而且我也有自己的夢想啊。就像你們男孩子想打下一個大大的天下一樣,我也想去世界最頂級的名校看看,徜徉在大師們的熏陶中,見見那些站在世界之巔的精英們。”

    陳凡聞言,緩緩收回了手,眼中露出一絲欣慰。

    這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方瓊,無論是在地球,還是在蒼冥仙界,她都走的比他更遠,更堅強,更努力。

    ‘小瓊,你盡管去奮斗吧,我會靜靜守著你。到最后,你會發現,這天下早就為你準備好了。’

    陳凡扭過頭往窗外望去,對岸正在放煙花。

    煙火璀璨,仿佛照亮了整個江山

    金陵市,萬榮御景園,一號別墅。

    萬榮御景園是萬榮集團開發的頂級高檔樓盤,每棟別墅動輒售價在數千萬之上,一號別墅標價兩億只不過并沒有賣,而是沈榮華留了下來,送給了自己兒子。

    沈君文正坐在別墅二樓的書房中,聚精會神的看著眼前的資料。

    “少爺,您讓我打探的,那個叫陳凡的消息,都在這里了。”一位穿著名牌西服的中年男子,畢恭畢敬道。

    他盡管是上市公司的高管,年薪上百萬,手中掌握著許多人生殺大權。但在不滿二十的沈君文面前,卻大氣都不敢出一個。

    男子深刻知道,眼前這個俊美的青年,手腕是有多么恐怖。集團中有不少早年就跟隨沈榮華的元老,因為對這青年輕視,導致被一個個扳倒,凈身趕出集團,甚至送入監牢。

    “陳凡,1990年出生,十八歲,江北楚州市泗水縣人,小時候就讀泗水小學,泗水一中,高三時轉學到楚州常青藤中學,長期請假,未參加高考,最后不知以什么方式進了金陵商學院”

    沈君文翻著資料。

    他本來對陳凡并不放在眼中,認為這個平凡無奇的少年,完全對他沒有威脅。但隨著這些天,校園的輿論傳的越來越烈,兩人的關系越來越親密,沈君文坐不住了,他可是把方瓊視為自己的禁臠。

    不過沈君文一向謀定而后動,在出手前,先派手下去打探一下陳凡的消息和背景。再決定使用激烈手法,直接肉體消滅,還是通過方家之類的渠道,插手拆散兩人。

    他對方母非常有自信,那個驕傲的女人是絕對不允許女兒嫁給陳凡這樣的平凡人。

    “家庭背景,父親陳恪行,是泗水縣副縣長,分管農業衛生教育,出生自金陵陳家,為陳懷安第三子”

    看到前面時,沈君文還漫不經心,一個區區副縣長,在沈家眼中,簡直是螻蟻般的存在。沈家哪怕不動用靠山,憑借自身的能耐,也能輕易扳倒。

    但到了后面一句,他猛的瞳孔一縮。

    “金陵陳家的人?陳凡出生自金陵陳家?”

    金陵陳家,半年之前絕對不放在沈君文眼中,但這半年來,陳家的勢頭太猛了,三線齊進,現在隱隱有和沈家并駕齊驅的架勢。

    “難怪他很有底氣的樣子,竟然是陳家人。”

    沈君文眼中閃過一絲陰霾。

    不過他對自己有信心,陳家家大業大,不可能把資源投在一個人身上。哪怕是陳安,比其他都稍遜一籌,而沈家可只有他一個沈君文。

    “母親王曉云,出身燕京,現為陳氏集團總裁,兼中海錦繡地產集團董事長。”

    看到這里,沈君文徹底不淡定了。

    “我去,竟然是王曉云的兒子!”

    比起陳恪行,沈君文對王曉云就熟悉多了。畢竟萬榮和錦繡都是地產公司,同行是冤家,怎么會不了解對方呢?尤其這半年,錦繡瘋狂拿地,搶占先機,在房價要崛起的今天,已經成為了所有地產公司中的一枝獨秀,中海甚至隱約將王曉云稱作‘錦繡女王’。

    “王曉云不是只有個女兒安雅嗎?怎么會多出個兒子?”

    沈君文有些氣急敗壞。

    “金陵陳家嫡子,錦繡女王王曉云的兒子,再加上青梅竹馬”

    他眼中陰霾大增。

    現在哪怕憑他的身份背景,都感覺很棘手了。陳凡家世竟然與他相差無幾,很多手段就沒法動用。

    “如果讓方家知道陳凡的來歷,那憑方瓊母親的勢力,必然會欣喜若狂的接受。”

    沈君文暗暗低語。

    他太清楚方瓊母親的德性了,之前看上他的家世,所以一直促成兩人。但如果有陳凡橫插一竿,兩家是世交,又有方瓊的主動意向,方母必然更傾向陳凡。

    “還好,他這個人沒什么能耐,讀個學校還請了大半年長假,連高考都沒參加。而且只考進了金陵商學院這種鍍金學校。我可以在這方面多做做文章。”

    沈君文手指敲著桌子,漸漸冷靜下來,發現陳凡的弱點。

    陳凡家世背景不比他差,但能力和他卻有天淵之別。

    他沈君文雖然才十八歲,但已經是金陵市上流社會公認的天之驕子,無論手腕還是見識都是上上等。未來要繼承發揚萬榮集團的。而陳凡則更近似于一個紈绔子弟,混吃等死。

    這樣落在方瓊父母眼中的評價,自然大相徑庭。

    “哼,憑你這種廢物,也能和我沈君文爭?”沈君文冷笑一聲,眼中閃爍著光芒,腦海里頓時浮現諸多計謀。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老爺好。”

    只見書房門打開,推門進來一個滿臉威嚴的中年男子,在他身后,更跟著一位留著長發,佝僂著身體的老者。

    “爸,你怎么回來了?”

    沈君文起身,驚疑道。自己父親不是去江北處理事務了嗎?

    來人正是萬榮集團的董事長,江北首富沈榮華。

    “我接到緊急消息趕回來的,有人要和我們沈家爭東山坪,本來手續已經要過政府會議了,結果大市長秦華態度曖昧,竟然以手續細節不足,打了回來。”

    沈榮華眉頭緊鎖道。

    “東山坪可是我們萬榮未來的五年的重點發展方向啊。”沈君文大驚。“誰敢和我們沈家爭,難道是省內那幾家地產巨頭,或者是那家央企?”

    “都不是,據一個政府里的朋友告訴我,這次出手的是金陵陳家。”沈榮華搖頭不解。“奇怪,我們沈家和陳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他為什么要在東山坪已經塵埃落定后,還悍然插手呢?豈不聞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陳家要和我們萬榮開戰不成?”

    “金陵陳家?”沈君文臉色微變。

    沒想到自己剛看陳凡的資料,現在陳家竟然就欺負到自己頭上來。難道這其中有什么聯系不成?

    “太怪了,沒有道理啊,陳家不該插手東山坪的。”沈君文背著手,在書房中來回踱步,目光忽然掃到桌子上放的資料,猛的身軀一震,臉色大變道:

    “你怎么有他的資料!”

    ps:第二更奉上,嗚嗚,被大家說好水,作者菌也感覺最近劇情好平淡啊,不管了,我要開始加快劇情腳步,高氵朝馬上就來了呢。

    謝謝神的法拉利大大的盟主呢,超感謝的,尤其在被大家噴的情況下看到有盟主,作者菌心中暖暖的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