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28章 他是陳大師

    “爸,有什么不對嗎?”沈君文微微皺眉。“這是方瓊好友,我感覺有些威脅,就派嚴叔去調查一番。”

    他略微遲疑一下,不太確定道:“難道東山坪的事情與陳凡有關?可他只是金陵陳家的一個普通子弟罷了,縱使他母親是王曉云,也不應該能推動數十億的大項目。”

    “自然不對,非常大的不對。”江北首富拿起資料翻看一遍,然后冷笑搖頭道。“你讓小嚴查的東西,只是一些表面東西罷了,他一個區區公司管理,怎么知道陳凡的真正身份?”

    “陳凡還有其他身份?”沈君文臉色一凝。

    “他就是江北陳大師啊。”沈榮華掩卷長嘆道。

    “江北陳大師?”沈君文先是一愣,然后臉色大變。他終究不是未來十幾年后那個掌控萬榮集團,叱咤商海的巨子,只是個十八歲少年,還做不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動色。

    沈君文何嘗沒聽過陳大師的名字。

    將他父親擠下江北第一人寶座。陳大師的名號,他這一年中聽過不止多少次,只有這半年才稍微消停一點。沈君文也知道陳大師只是個不滿二十的少年,但萬萬沒想到,陳大師就是陳凡。

    “這怎么可能!”沈君文低下頭,眼底是無盡震撼。

    他還在嘗試接管公司的時候,陳凡已經與他父親平起平坐,叱咤江北,兩人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猶如天淵之別。方家一旦知道陳凡的身份,幾乎完全不會考慮他。

    “有何不可能。”沈榮華說著,嘴角邊擒著一絲冷笑。“這樣就說的通了,陳家不可能與我萬榮為敵,但陳大師可以。英雄年少,意氣風發,沖冠一怒為紅顏是很正常的事情。”

    沈榮華自然知道方瓊,對兒子追求她一直持鼓勵態度。沈家和方家關系也非常良好。

    “您說的是?”沈君文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恐怕陳大師是沖著你來的。”沈榮華搖頭道。

    沈君文倒吸一口涼氣。

    為了爭奪一個女孩子,陳凡就悍然出手,動用數十億資金狙擊萬榮集團。這是何等氣魄,何等傲慢。相比之下,他沈君文在陳凡面前,就如同螻蟻一般。

    “呵呵,他陳大師好大的手筆,這是絲毫沒把我沈家放在眼中。”

    知道原由后,沈榮華不怒反笑。

    沈君文明白,這是自己父親震怒時的表現。

    “聽說陳大師能夠威震江北,主要靠的是法術和武功,才能懾服那些江北大佬。林兄,你也是武者,不知道是否了解這方面呢?”沈榮華扭頭望向披發老者。

    沈君文知道,林伯是沈榮華十數年前,特地從港島那邊請來的高手,這十余年來,為沈榮華遮風擋雨,抵擋過不知多少次暗殺,甚至能肉身躲子彈,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林伯眼睛半瞇半合,偶爾露出攝人的精光,聞言沙啞道:

    “老爺,我已經離開武道界許多年了,到不曾聽過這個后輩,但他能與唐遠清并列,想來至少也內勁大成,甚至內勁巔峰。”

    “那林伯你呢?”沈君文按耐不住心中好奇。

    “我?”林伯哈哈大笑。“少爺請放心,便是唐遠清親來,我也絲毫不懼。”

    “有林兄這句話就行。”沈榮華點點頭。

    他最怕的就是陳凡動用非常規手段。正常商場搏殺,他堂堂江北首富,怎么會怕個區區不滿二十歲的少年。

    “你要戰,便來戰,我沈家不是吃素的。”

    沈榮華眼中仿佛燃起火焰,連沈君文也感覺熱血沸騰起來。

    這才是江北沈家!

    東山坪開發計劃被打回后。

    萬榮和陳家開始赤膊上陣,兩方都調動了海量的資金,互相競爭。這時金陵的其他家族才恍然驚醒,陳家竟然和沈家干上了?一時間整個金陵風起云涌,被兩頭巨鱷的爭斗所攪動。

    一方是江北過江龍,地產巨頭萬榮集團。

    一方是金陵坐地虎,勢頭正盛的金陵陳家。

    兩者的爭斗幾乎可以決定著未來金陵的主宰權,陳家若能勝了這一戰,就是真正的金陵陳了。

    而陳凡忽然接到了方瓊的邀請,讓他到金陵大學的健身館。

    陳凡到了之后,走進館內卻眉頭微皺,他感應不到方瓊的氣息。方瓊身上戴著玉髓護符,每次陳凡只要靠近,就能感受到那股血脈相連。

    “是誰?”

    陳凡冷哼一聲,神念瞬間釋放出去,籠罩整個健身館。

    “原來是你,鐘瑤瑤?你用小瓊的名義,把我叫來干什么?”陳凡臉色忽的回復平靜,淡淡道。

    只見穿著黑色小背心,運動短褲,扎著馬尾辮,露出纖細的小腰和六塊腹肌的鐘瑤瑤背著手走出來,臉上帶著惡作劇得逞的笑容。

    “陳凡,你之前不是說很能打嗎?我幫你叫幾個對手來。”

    從她背后,現出幾個戴著拳套,渾身肌肉虬結的彪悍大漢。這些大漢各個目光凌厲,舉手投足都干脆利落,顯然伸手不凡。

    “他們都是省散打隊的,你如果能打贏他們,我可以破例給你一些獎勵哦。”鐘瑤瑤露出魔女一般的勾人微笑。

    為了等這個機會,鐘瑤瑤特地把方瓊支開,然后用方瓊的手機給陳凡發了個短信。

    ‘這次,一定要你豎著進來,橫著出去。’鐘瑤瑤心中冷哼。

    最近方瓊一直和陳凡泡在一起,冷落她這個閨蜜,讓鐘瑤瑤心中怨氣大生。

    “是你?”

    陳凡目光看向其中一人,似笑非笑。

    那人見到陳凡后,頓時就臉色大變,如見鬼魅。

    赫然是陳凡曾經在青陽鎮見到的那位省散打隊的張哥,沒想到一年后竟然在金陵又遇見了,陳凡只覺造化弄人。

    而張哥心中簡直要崩潰了。他只是被兄弟拉過來助拳壯威的,嚇唬一個區區大學生,哪需要他堂堂散打隊的精英出手,結果沒想到對方竟然是陳凡。

    張哥當年可是親眼看到陳凡三拳打死林虎,憑空擋子彈,一指殺邢忠,一步步登上江北之巔的。本以為這輩子都不會見到這個心中夢魘,誰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碰面。

    “小子,聽說你很能打,要不要來試試?”

    當頭穿著藍色褲子的青年,雙拳對碰,躍躍欲試。

    鐘瑤瑤的追求者眾多,其中就包括他。青年是散打隊的新進成員,叫小龍,為了搏美人歡心,打個算什么事情。

    “對啊,陳凡,快來和小龍哥練練吧。”鐘瑤瑤下巴抬得老高,得意道。“你要是不敢,日后就別纏著小瓊,否則我讓小龍哥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嘿嘿,敢糾纏瑤瑤的姐妹,看我不打斷你的腿”小龍正露出兇殘笑容時,猛的腦袋就拍狠拍了一下。

    “我草,誰打我?”小龍轉頭,見到是張哥,頓時一愣。“張哥,你打我干什么。”

    張哥可是散打隊老人,得過不少獎的,平時都是小龍的大哥級人物。

    “我打死你這個混賬!”張哥一記飛踹腿,將小龍踹飛了出去。

    眾人正摸不著頭腦時,只見張哥猛的沖陳凡跪下,連連叩首道:“陳大師,我錯了,您饒了我和我兄弟一命吧。”

    “張哥?”

    大家都愣住了,這是什么情況。

    陳凡才緩緩道:“這是你第二次冒犯了我吧。”

    張哥聞言,頓時冷汗直流,后背都被汗水浸透,顫抖道:“我知道錯了,求您原諒,我兄弟也是無意之失。”

    “呵呵。”陳凡淡淡一笑,目光掃向爬起來的小龍:“他剛才說,要打斷我的腿?”

    “陳大師?”張哥臉色猛的一變,急忙叫著。

    但已經來不及了,只見陳凡身形如同鬼魅一般變幻,瞬間出現在小龍身前,一腳踩下。

    “啊!”

    小龍發出一聲慘叫,抱住大腿滿地亂滾。他那雙足以踢斷木樁的粗腿,竟然被陳凡直接一腳踩成粉碎。其他幾個散打隊成員見到,全部臉色狂變。

    他們根本看不清楚陳凡的身影,更不知道陳凡怎么出手的。

    “高手,絕對的高手!”

    這幾人心中狂叫,見狀哪還敢還手,紛紛跪了下來,跟著張哥一起扣頭求饒。

    “這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下次若在讓我見到你,我就會把你腦袋擰下來。”陳凡語氣平淡的說著。張哥卻冷汗狂流,他自然清楚,陳凡所言絕非虛假,殺人對陳凡來說只是彈指之間的事情。

    “滾吧。”

    張哥等人氣勢洶洶而來,卻灰溜溜的抬著小龍而去。

    諾大的健身館內,只剩下了陳凡和鐘瑤瑤。

    這個聞名金陵上流圈的小魔女,此時似乎才回過神來,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

    “陳凡,我之前只是開個玩笑的。”

    “開玩笑?”陳凡目光淡漠的看著她,那其中的寒意,讓鐘瑤瑤靈魂仿佛都凍結,如同直面極地冰原的萬古寒風。

    “我也開玩笑,打斷你的腿如何?”陳凡幽幽道。

    鐘瑤瑤再也支撐不住,頓時被嚇的雙腿一軟,癱在了地上。

    ps:第三更奉上,連續幾天三更四更,作者菌真的要吐血了啊,這個月還有最后一天,大家快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