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29章 再臨青藤

    “陳凡,我是方瓊的閨蜜,你不會真的打斷我的腿。”鐘瑤瑤冷靜下來,迅速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她本就妖嬈禍水,現在以鴨子坐的姿勢坐在地板上,小臉微抬,美眸中含淚欲滴,一副任君欺凌的嬌羞,不愧是聞名金陵的小魔女。這個時候只要任何一個正常男性,似乎都不忍心再欺負她。

    但陳凡卻絲毫不為所動,反而慢慢坐到椅子上,饒有興趣道:

    “你聽到之前那人叫我什么了嗎?”

    “什么?”鐘瑤瑤一愣。“他叫你陳大師,這又怎么樣等等,陳大師?你是江北那個陳大師?”

    鐘瑤瑤終于反應過來,猛的俏臉一變,不敢置信的望向陳凡。

    能夠嚇得散打隊精英跪地求饒,身形如同鬼魅,一腳踩斷雙腿,恐怕也只有威震江北的陳大師能做到了。這一次,鐘瑤瑤是真的被嚇出冷汗來了。

    她之前沒反應過來,是因為她距離地下世界太遙遠了,平時都生活在陽光之下,受到眾多富豪子弟的追捧。但鐘瑤瑤怎么可能沒聽過陳大師的威名。

    陳凡的名頭,是用一條條人命鮮血堆積起來的。

    “你怎么可能是陳大師呢”鐘瑤瑤聲音越來越弱,一雙美眸,幾乎不敢直視陳凡。

    她不把小縣城的陳凡放在眼中,但陳大師是真正的通了天的大人物。那可是和唐遠清、沈榮華等人平起平坐的存在。便是唐亦菲、沈君在他面前,都要差了一輩,至少再奮斗二十年,才能到達陳凡的位置。

    這就是年輕俊杰和老牌梟雄的區別。

    沈君、唐亦菲都是年輕有為的俊杰,但需要時間積累。而陳凡已經躋身梟雄行列,自身就是龐大的勢力。

    “你既然知道我,應該清楚,冒犯我的代價。”陳凡隨手端起桌子上的紅酒,傾滿半杯。鐘瑤瑤可憐巴巴看著,那本是她準備用來暴揍陳凡后,慶功的酒。

    “陳大師,瑤瑤真的錯了,你看在小瓊的面子上,饒了我。”鐘瑤瑤這次不敢再耍花招,老老實實的低頭求饒。

    她知道,在陳大師面前,自己的家世身份完全起不到作用,只有方瓊能作為她依靠。

    “如果不是看在小瓊面子上,你已經是死人了。”陳凡淡淡說著,他的話宛如西伯利亞的寒風,讓鐘瑤瑤如墜冰庫,從靈魂到身體似都凍結。

    只見陳凡說完后,輕輕一彈指,一朵金色火焰凝聚成的蓮花憑空浮現,就這樣搖搖晃晃向鐘瑤瑤飛去。

    “這是?”鐘瑤瑤身體一僵,面露驚恐。

    在她恐懼的目光中,金色火蓮無聲無息的鉆入體內。

    “紅蓮之火,它會潛伏在你的身體中,只要你再有一絲冒犯,它就會將你的軀體、毛發乃至靈魂都灼燒干凈。”

    陳凡起身離去,再不管面如死灰,如喪考批的鐘瑤瑤。

    上一世鐘瑤瑤就屢次干擾陳凡與方瓊的戀情,這一世,陳凡只是給她個教訓

    自那次之后,鐘瑤瑤再不敢打擾兩人的約會,哪怕偶爾遇見陳凡,也如老鼠見到貓一樣,無比乖巧聽話。惹得方瓊好幾次都好奇追問,他把鐘瑤瑤怎么了,讓這個小魔女那么怕他。

    而陳家與萬榮集團,則斗的如火如荼。兩個龐然大物是真的戰出火氣來了,已經有人實名向省紀委舉報陳政行在任間貪污受賄,而陳家也開始調動資金,狙擊萬榮的股市,一時間,金陵側目,大家都在靜靜等待著最后的勝利者。

    這天中午,陳凡正陪著幾個舍友吃飯,方瓊突然找了上來。

    “小凡,亦菲姐約我們去青藤會所喝茶,特地交代我把你帶上呢。”

    她一邊說,一邊略帶疑惑看向陳凡。

    少女自然清楚,唐亦菲的眼光是何等之高,這諾大的江南省,三十歲之下能入唐亦菲眼的屈指可數。作為唐家的代言人,唐亦菲能量之大,甚至在許多高官巨富之上。她突然指定邀請陳凡,讓方瓊很是疑惑。

    自己這位小伙伴,怎么突然入了唐亦菲的眼。

    “好啊。”陳凡自無不可。

    等兩人走后,秋逸倫才猛拍大腿。“師父太厲害了,竟然有這么漂亮的女朋友,還藏著掖著。”

    “這美女是誰啊,氣質打扮容貌都是頂尖,不是我們學院的。”錢璐璐遲疑道。

    方瓊的容貌,與周清雅不相上下,但氣質卻更勝一籌,讓潘莉、劉曉靜等人自慚形穢。

    “她就是方瓊。”

    周清雅淡淡說著,眼中閃過一絲嫉妒。

    真見到方瓊,周清雅發現,她難怪會成為金陵諸多公子哥追捧的女神,身上那股淡雅氣質,和干練的氣場,無愧是聞名金陵的未來女強人。

    “方瓊啊名校女神,家中資產幾十億。”錢璐璐已經說不下去了。潘莉更是俏臉慘白,她這些天本來在狂追陳凡,陳凡雖然態度冷淡,但潘莉自信,自己只要足夠主動,終究能啃下這塊金龜婿的。

    萬萬沒想到,陳凡竟然有這么漂亮的女朋友,而且無論學歷、家世、容貌都壓倒了她。

    諸人都齊齊感嘆,而齊王孫則眉頭微皺,他在方瓊身上,看到了自己那個未婚妻的影子,兩人是何等相似

    坐著方瓊的紅色奧迪tt,兩人很快趕到了青藤會所。

    依舊是青磚綠瓦,朱紅大門,滿墻藤蔓,只是今天的青藤會所,顯得格外寂靜,仿佛沒什么人氣。陳凡微微皺眉,但依舊踏入。

    這時宋哲、劉道遠等人早就在,見到陳凡,還露出一絲驚詫。他們沒想到,陳凡竟然還有機會踏入青藤會所,這難道代表著,陳凡要融入小圈子了?

    只有沈君面色不動,依舊在喝著極大紅袍。

    “陳先生來了。”唐亦菲優雅起身,她一舉一動都充滿女人味。“小瓊,你們先聊,我和陳先生談幾句。”

    說完,唐亦菲作出一個請的姿勢,娉婷而去,陳凡毫不意外,緊跟在后。

    等兩人離開后,雅室內頓時炸開了鍋。

    “唐姐竟然單獨把那小子叫出去,他是什么來頭啊?”

    “是啊,我第一次看到唐姐如此鄭重,如同對待一位大人物般。”

    “方瓊,你這青梅竹馬,看來隱藏很深啊。”

    劉道遠等人嘖嘖稱奇,方瓊也滿眼迷惑,陳凡不是一個普通的泗水縣子弟嗎?怎么讓亦菲姐那么慎重模樣。鐘瑤瑤坐在一旁,幾次想開口,但想到陳凡種在她體內的火蓮,就打了個寒顫。

    她已經連續好幾晚在睡夢中驚醒,每次噩夢都是身體冒火,燒成灰燼。

    沈君依舊在飲茶,但眼底閃過一絲精光。

    兩人出了雅室,到了青藤會所的后院。后院里面仿照江南水鄉,到處是水榭歌臺,九曲回廊,池塘假山,仿佛到了吳州的知名園林。

    唐亦菲不言,只是陪著陳凡慢悠悠走著。

    她今天穿了身青色旗袍,開衩到腰跡,每走一步,都隱約露出嫩白的大腿,欺霜賽雪的手腕上帶著通體翡翠的玉鐲,烏黑秀發用木簪子挽起,如同民國時代的大家小姐。正經中帶著一絲嫵媚勾人。

    “陳先生,我是該叫你陳凡呢,還是叫你陳大師?”

    唐亦菲忽然站定,一雙美眸定定看向陳凡。

    “你叫我什么都可以。”陳凡絲毫沒有被揭破身份的慌忙,平靜道。“是鐘瑤瑤告訴你的?”

    “瑤瑤見你就一副老鼠見貓的樣子,怎么敢和我說。”唐亦菲輕挽秀發。“是君告訴我的。如果他不提醒,我還不知道,威震江北的陳大師,竟然是小瓊的追求者。”

    “沈君?”陳凡微微一愣,然后點點頭。“是東山坪的事情。我和小瓊從小青梅竹馬,為什么不能追她。”

    “這也是我奇怪的。你為什么不告訴她身份呢?”旗袍女子輕笑道。“以堂堂陳大師的身份,江北第一人,哪個女孩子能拒絕你的追求?恐怕便是我,都要動心三分呢。”

    唐亦菲一邊說著,美眸波光流轉,露出三分妖媚。陳凡相信,她只要勾一勾小拇指,不知道多少人會爬上她的。

    “呵呵。”陳凡淡淡一笑,并未回答。

    唐亦菲這等螻蟻,又怎知道他與方瓊的愛戀。若純粹靠身份壓人,這宇宙中哪個女孩能抵擋得了北玄仙尊的魅力?可惜他重生回來,為的是找回前世愛人,他期望這份感情更加純粹,不摻雜其他功利。

    這時,一個皓首白發的老者,快步走來,畢恭畢敬對唐亦菲道:

    “唐姐,一切已經安排好了。”

    唐亦菲微微點頭,那老者就乖乖的退到唐亦菲身后。盡管老者看著氣度不凡,也是久居上位,執掌殺伐的大人物,但此時在唐亦菲面前,卻如同奴仆般恭敬。

    “陳先生,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性命,在我一念之間。”

    唐亦菲淡淡笑著,眼中再無妖媚動人,只有一片冰冷,此時的她,似乎才是那個掌控江南省地下世界的女王。

    一陣激烈的腳步聲從四周傳來,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