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30章 生死殺局

    “唰唰唰。”

    整個后院的各處,都顯露出穿著黑色西服的男子,這些男子各個氣勢彪悍,滿臉兇意,手中也提到鋼刀、斧頭之類的兇器。顯然都是唐家這數十年在金陵養下的打手。

    “就憑他們?”

    陳凡不屑一笑。

    這些人有近百來個,可能每個都久經戰場,單打獨斗身手不遜色于跆拳道黑帶,或者是小龍那樣的散打隊新人。但想要圍攻陳凡,簡直如同天方夜譚,便是一位內勁巔峰的大高手,也能彈指將這些人盡數斬殺。

    以一敵百,才是內勁武者縱橫都市的依仗。

    “當然不止他們,既然知道先生是陳大師,我又怎么會不調查清楚呢。”唐亦菲淺笑,輕輕拍手。頓時從假山后面,走出五個人。

    這五人氣息都遠比那些黑色西服男子強大的多,各個目放精光,身手凌厲,赫然都是內勁武者。當頭兩位中年人是內勁大成,后面三個年齡較輕的是內勁小成。

    “胡叔、南叔,和我父親的三個弟子。”唐亦菲淡淡介紹道。“他們都是我唐家從小培養出來的內勁高手,非常擅長合擊,五人聯手,便是普通的內勁巔峰,也非對手。”

    “是嗎?”陳凡臉色不變。

    江南唐家的底蘊確實不弱,竟然能培養出五個內勁高手,這已經不比一些武道界中檔門派弱多少,但依舊不入陳凡眼。

    “不過陳大師威震江北,曾經三拳打死過阿拉斯加之虎,憑南叔他們,顯然不放在陳大師眼中。”唐亦菲忽的婉轉一笑。

    “哼。”

    其中一位內勁大成武者冷哼一聲,卻沒反駁。

    陳凡威震江北,他的身手早就被唐家調查清楚。南叔知道哪怕五人聯手,恐怕也非陳凡對手。

    “所以我特地在后院的幾個制高點,安排下了三位手,聽說陳大師曾經以道法,擋住了邢忠的,不知道能否扛得住狙擊,和特制的呢?”

    唐亦菲這時,才把底牌悍然掀出來。她的殺手锏和依仗,竟然是狙擊手。

    只見數道紅色光點罩住了陳凡,在他的頭部、心臟、腿部游走,這赫然是狙擊的瞄準器。

    她底牌一出,頓時把陳凡逼到了無限危險的殺局之中。哪怕是再頂尖的武者,也沒法硬扛狙擊的射擊。的威力,足以把人腦袋打爆,甚至擊穿鋼板和墻壁。便是有些稍弱的宗師,如陸天風這等,被瞄中,也有生死危機。

    “你這是什么意思?”陳凡微微皺眉,似有懼意。

    “陳大師太厲害了,也只有這種情況下,小女子才敢真正和您一談。”唐亦菲躬身道。“您是江北龍頭,執掌江北諸市,我們兩家,本來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道為何潛入金陵呢?”

    她抬起頭,目光凌厲,緊緊盯著陳凡。

    “我說為小瓊而來,你信嗎?”陳凡淡淡道。

    “不信!”唐亦菲斬釘截鐵,目光凜然。“陳大師,到了你我這等地位,掌控無數人生死,手中握著龐大的力量,怎么可能會為了追求一個區區小女孩呢?”

    “她方瓊再漂亮,我隨時能從各個會所中找到十個容貌不遜色她的頭牌,每一個都比她更妖嬈,更嫵媚,更會伺候男人。論家世,我認識不少身家比小瓊更好的富家公主,以你陳大師的身份,勾勾手她們就會向飛蛾撲火而來。”

    唐亦菲冷笑道:“您還想繼續說,是為了方瓊來金陵嗎?”

    陳凡默然不語。

    從道理上來說,他是江北的陳大師,想要什么女人沒有。便是那些豪門貴婦,都想爬上他的,何況只是方瓊這個青嫩的小丫頭。

    但唐亦菲卻不知道,陳凡是真的為方瓊而來。

    這所謂江北的基業,諾大的權勢,萬人之上的地位,在陳凡眼中,又怎敵得過故人的一根青絲。他前世為北玄仙尊,橫壓一世,掌控的勢力比現在大何止億億萬倍,又怎么會看得上區區江北那點基業。

    “陳大師無話可說了。”唐亦菲眼露一絲譏諷。“讓我猜一下,你此來,明面上是追求小瓊,對付沈家,其實暗中布局,恐怕徐傲等人的精銳已經悄悄進入金陵,隨時準備雷霆一擊,把我們唐家拔根而起,完成一統江南省的宏圖吧。”

    陳凡無語。

    他真想說,少女,你想多了,我要一統江南,早一巴掌把唐遠清拍死了。哪還需要費那么多功夫。

    “你想怎么樣?”老底被揭穿,陳凡似有些氣急破壞。

    “不怎么樣,只請陳大師哪里來就哪里回去,我們劃江而治,江南江北咱們平安無事,我不去你江北,你也別來我江南。”唐亦菲此時,才露出一絲胸有成竹的笑容。

    這一切,從沈君文告知她的時候,女子就從容布置,陳凡在不知不覺間,一步步按照女子的規劃,落入陷阱。

    唐亦菲知道,沈君文這是禍水東引,借刀殺人。但陳凡和沈家其實利益關系不大,可與唐家,那就是真正生死大敵。

    就像宋太祖所言,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這次他受到教訓,狼狽北歸,應該幾年都不敢南來了。’唐亦菲心中盤算。女子倒不怕陳凡違背誓言,畢竟陳凡的家人和戀人都在金陵,若陳凡敢公然撕毀約定,那唐家就敢對陳家、王曉云、方瓊等人下殺手。

    “我如果說不呢?”陳凡忽的道。

    “不的話,那只能請陳先生嘗嘗的威力,看你的道法源深,還是現代武器犀利。”唐亦菲面色一寒,冷聲道。

    在她說話間,陳凡能夠感應到,那三道紅光猛的一凝,三股滔天殺意洶涌而來。

    這三人,恐怕每一個都是殺人無數的一流殺手,陳凡相信,他只要微微有一絲動作,三枚就會瞬間穿過他的心臟、頭顱等要害。武者速度再快,也沒法超過的速度。所謂的躲,只是提前預判軌道罷了。

    不知道唐亦菲從哪里找來這三位頂級手。

    “哎。”陳凡突然輕嘆一聲,搖頭道。“你父親唐遠清,難道沒告訴你,我的身份?”

    “你什么身份?”唐亦菲先是一愣,然后傲然道:“我爸自從知道您的消息后,已經閉關半年,尋求武道上的突破,想要與您一戰,不久后就會出關的。”

    “不過恐怕到時候,您是見不到他的。”唐亦菲臉上帶著一絲得色。

    能把唐遠清都珍重對待,不惜閉關突破的對手,輕易的擊敗。唐亦菲怎么能不自傲。

    不過她心中還有點遺憾,陳凡的表現,讓她有些大失所望,完全不像一位稱霸江北的梟雄,太不謹慎,太莽撞了。明知道她是唐遠清的女兒,卻一頭撞進陷阱。

    ‘這種人,怎么降服徐傲那等梟雄的?’唐亦菲心中疑惑。

    “閉關半年?”陳凡一愣,恍然道。“難怪呢,我還在奇怪,我都來金陵了,他知道消息后,怎么會不立刻趕過來拜見我,反而放任你和陳驍挑釁我。”

    “你什么意思?”唐亦菲臉色一變,目帶怒意。

    唐遠清在女子心中,如師如父,是不可戰勝的存在,陳凡竟然敢羞辱她父親。唐亦菲已經做好了,讓狙擊手當場射殺陳凡的決定。

    “我的意思是,你不是武者,不懂武道。”陳凡扭過頭,直視唐亦菲,一字一句道。“如果你父親在這里,他會跪地向我求饒,祈求我的恩賜,能饒他一家性命。”

    “你如果是武者,又怎敢冒犯我!”

    陳凡是天榜第一,華夏第一宗師,神境之下第一人。只要是內勁武者,誰沒知道陳北玄的大名。這種東西,對陸天風那些化境初期的宗師可能有些效果,但怎能奈何得了陳凡、雷千絕這等肉身修煉到橫練宗師的人。

    數十年前,金剛寺的陳龍象,曾經以肉身沖殺戰場,最后被日軍調動重炮圍攻而死,由此可見,橫練宗師是多么可怕,多么難殺。而陳凡更在橫練宗師之上!

    可惜唐亦菲離武道界太遠了,她只是個區區江南大佬的女兒,目光只放在自己的一畝三分田,更擅長經商、玩手腕、搞經濟。便是唐家培養出來的幾個武者,顯然也和武道界沒什么交流,

    “難怪唐家稱雄江南這么多年,卻始終在武道界名聲不顯,遠不如顧家、陸家等當世武道大族。”陳凡搖頭道。

    “陳凡,你死到臨頭了,還敢放肆?”

    唐亦菲再也壓不住心中怒火,冷聲道。她本來看在方瓊面子上,想放過陳凡,沒想到這人已經是甕中之鱉,還敢大言不慚。

    “小姐,讓我們來會會他。”

    南叔等人踏前一步,殺機隱隱籠罩住陳凡。

    他們雖然知道陳凡能殺過內勁巔峰,但自信五五開還是能做到的。

    “螻蟻一般。”

    陳凡終于懶得再說,他身形一動,瞬間帶起道道殘影向南叔等人沖去,手中青芒一閃,匹練的刀芒橫越長天,撕裂空氣,攔腰斬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