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35章 陳家之危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陳凡酒量極好,無論是四十多度的夢之藍,還是人頭馬xo,酒到杯干,如同喝水一般。乘葡萄酒的高腳杯,一口氣連喝七倍,臉色絲毫未變,仿佛喝水一般,瞬間把在場所有人都鎮住了。

    “薛嬌,你這男朋友,了不得啊。”朱永成豎起大拇指。

    “酒神,酒神啊!今天總算開眼了。”許多人連連搖頭贊嘆。

    薛嬌也眼中大放異彩,完全沒想到陳凡竟然有如此海量,完全不像一個二十歲的青年科研人員。大家見陳凡酒量極好,自然不會再找他拼酒,這簡直是自尋死路。

    不過酒量這東西,也就是噱頭,大家一時驚奇罷了。很快飯桌上的話題,就轉移開來,移到了在場幾位混的最好的人身上。朱永成自然不用說,老爺子據說是市里領導,現在不上班,掛著個公司董事的名頭,一年輕輕松松數百萬到手。

    而其次厲害的,就要數吳筱慧的老公張寶軍了。

    “筱慧,聽說你老公可是大公司的高管,年薪百萬啊。”一個頭發盤著,有幾分姿色,穿著較為成熟的少婦羨慕道。

    張寶軍喝著酒,笑而不語。

    而吳筱慧早等著他們問呢,這時趕緊道:“是陳氏集團的cfo,首席財務官。”

    她這話一說出來,頓時滿桌就驚嘆。

    連陳凡都微微一頓,不著痕跡的掃了張寶軍一眼,他沒想到在這里遇見自家公司的高管。能做到財務總監,這得是董事長的心腹,難道他是母親提拔上來的?

    “陳氏集團啊,我聽說過,這可是金陵鼎鼎大名的公司,雖然還沒上市,但實力不比許多上市公司要差呢。”

    “最近半年,陳氏集團發展非常迅猛,除了本身產業外,還開始涉足地產。”

    “這可是財務總監啊,副總之下第一人啊,比其他總監牛氣多了。”

    不少人看著張寶軍的目光,都帶著幾分敬仰。能夠做到一家資產數十億的大公司總監,已經是這些白領們一生奮斗的目標。

    “,年薪百萬算什么,最近我們家寶軍還要換輛帕拉梅拉呢。”吳筱慧得意洋洋,一邊笑著,一邊挑釁的掃了薛嬌一眼。

    把薛嬌氣的臉都黑了。

    “好了,筱慧。”張寶軍輕咳一聲,示意吳筱慧適可而止,不過他滿面春風,顯然也為自己的成就甚為自得,畢竟他才三十多歲。

    “寶軍哥,我敬你一杯。我們家老李比較老實,天天在公司受領導欺負。到時候要是混不下去,您可要拉他一把啊。”

    那個美艷少婦舉杯敬酒,坐在她旁邊,戴著眼鏡的丈夫,臉色一白,但沒反駁。

    “好說,好說。”張寶軍輕抿一口,眼中盡是得色。

    接二連三的人向他敬酒,很快張寶軍就喝嗨了,這時有人好奇道:

    “寶軍哥,聽說陳氏集團和萬榮在爭東山坪那塊地啊,斗的不可開交。”

    這話一出,大家都靜了下來,齊齊看向張寶軍。作為各個公司的中層骨干,大家都在金陵工作,對一絲風吹草動都清楚,怎么會不知道最近轟動的兩頭巨鱷之爭。

    “沈榮華可是江北首富,咱們省排前幾的富豪,陳氏集團能爭過他?”有人質疑道。

    “呵呵,放心吧,陳氏集團后面就是金陵陳家。”張寶軍肯定道。但陳凡卻敏銳從他眼中感覺到一絲輕蔑。

    大家也就隨口一問,陳家與沈家之爭,離他們太遠了。

    張寶軍連續喝酒,此時似乎有些上頭了,滿臉通紅的指著陳凡道:“陳教授,我此生最看不得你們這些大學教授,假清高。看著是專家學者,有什么用?還不得巴巴的指望我們企業給你們送錢?”

    “寶軍哥,你喝多了。”有人旁邊勸道。

    “我沒喝多,我這個人性子直,有話直說。那些教授學者啊,在大學里一個月拿幾千的工資,看到外面的大老板賺錢,那真是眼都紅了?有機會出來賺外快,那還不是死命往懷里撈錢。”張寶軍冷笑道。“還不如我這樣的,你別看我才大專畢業,老子一年賺個幾百萬輕輕松松,更不用說馬上又有一大筆錢,拿到那筆錢,老子這輩子都吃穿不愁”

    “夠了,張寶軍,你喝太多了!”坐在上首的朱永成猛的爆喝一聲。

    張寶軍一愣,這時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么話,臉色不由微白。

    “我先帶他去外面醒醒酒,你們先吃。”朱永成起身,夾著張寶軍而去。

    “寶軍嘛,其實說的也有道理。薛嬌啊,陳教授雖然是大學教授,但每年真沒拿多少錢。我剛才在外面,還看到他開了輛老款奧迪a4,你說你們想要買房結婚,得奮斗多少年。”吳筱惠笑語咪咪道。

    “不勞你關心。”薛嬌硬板板的回了一句。

    她心中有股沖動,想將陳凡是云霧靈泉創始人身份,資產數十億說出來。但見陳凡對她微微搖頭,不由泄了口氣。

    此時的陳凡,完全沒管桌子上的明槍暗斗,而是神念籠罩出朱永成二人。

    兩人到了廁所走廊處,張寶軍冷水沖臉,清醒過來,朱永成抽了根煙,冷冷道:“你剛才差點就說漏嘴。”

    “沒事,他們又不是陳氏集團的人,知道什么?最多以為我弄筆獎金而已。”張寶軍勉強一笑道。

    “對了,材料搜集的怎么樣?”朱永成問道。

    “放心吧,我被陳謙行提拔做財務總監有七八年了,是他的心腹,對陳氏集團發展起來有什么貓膩,這么多年偷稅漏稅多少,我會不清楚?”張寶軍冷哼一聲道。“要不是那王曉云派個小丫頭片子,來當我副手,想把我架空,最后徹底踢出集團,老子會為了這筆錢就背叛陳家?”

    “放心吧,萬榮那邊我已經聯系過,只要你實名舉報,一千萬隨時打進你海外賬戶。”朱永成狠狠吸一口煙道。“陳家這次得罪人太多了,想對付它的,可不止沈家,你能及早抽出身來,是明智舉動。”

    “朱少,聽說您父親和陳政行都是秦市長的手下,為何”朱永成小心翼翼看著這個青年。

    他可是知道,這個青年的父親是副市長,地位絲毫不遜色陳政行,而且據說和陳政行是好友。

    “呵呵。”朱永成輕笑一聲,面孔籠罩在煙霧中,顯得略微朦朧,他聲音幽幽:“陳家發展太快了,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見到的,金陵雖大,卻不足以再容納一個大家族”

    “有意思。”

    陳凡收回神念。

    他完全沒想到,只是心血來潮,陪著女助手出來散散步,參加個同學聚會,竟然能碰見陳家內鬼向沈家投誠。

    ‘朱永成姓朱,市領導之中,似乎只有大伯的同事,朱葛明副市長也姓朱,難道他是朱葛明的兒子?’陳凡端起酒杯,目光幽遠。‘朱葛明可是秦華的鐵桿心腹,連他都對付陳家,這背后說秦華不知道,誰會相信。’

    ‘看來陳家這半年的迅猛發展,連秦華都心生忌憚了。’

    陳凡到不相信,秦華會跳出來擺明車馬鏟除陳家,但如果能敲打一下陳家,壓壓陳家的勢頭,秦華顯然是很樂意的。動陳氏集團,而不動陳政行,顯然就是削弱陳家的羽翼,但不損耗陳家的枝干,符合秦華的目標。

    畢竟陳家最重要的是陳政行,陳氏集團只是附帶的。

    ‘那個張寶軍是二伯的手下,母親一直想換掉他,看來沒換成,但已經引起他的警覺。所以朱永成一搭線,他立刻就跳反了,沈家也是好大的手筆。能夠串聯秦華、朱葛明、張寶軍,乃至其他的諸多家族和勢力,沈榮華的人脈與能耐果然不可小覷,不愧是未來的江南首富乃至華夏首富。’

    陳凡這一世回來,從來沒把沈君文和沈家放在眼中,因為他自信自己掌控著至強力量,隨時隨地都能翻盤。但這并不代表著沈家就任人欺凌,陳凡不把底牌壓上去,顯然單憑陳家和錦繡的力量,是完全斗不過沈家的。

    不過陳凡絲毫沒有將消息透露給陳家的意思,哪怕張寶軍事敗又如何?沈家完全可以收買其他高管,真正的根子在沈家,只要能消滅萬榮集團和沈榮華,一切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我要看看你們還有什么手段,一起拿出來吧。”

    陳凡喝著酒,穩坐泰山。

    人生最痛苦的,不是失敗。而是在最接近成功的時候,卻被打落萬丈懸崖,陷入絕望。上一世陳凡被沈君文和沈家親手推入絕境,潦倒半生,這一世,他要眼睜睜看著沈家一步步走上巔峰,然后在最巔峰那一刻,親手把沈家擊毀,讓沈君文嘗嘗他上一輩子的感受。

    ‘對了,張寶軍說母親派了個小丫頭來當他副手,難道安姐姐來金陵了?’

    陳凡心中忽然一動,升起幾分柔意。

    他已經有半年沒有見到安姐姐了,不知道女孩現在如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