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39章 黑暗圖騰

    這位名動國際生物學界的天才,黑暗圖騰的A級強者,足以媲美入道巔峰的超凡者,就這樣被陳凡輕輕一個彈指,隨手斬殺了。

    杰森永遠想不到,他的力量在陳凡面前簡直不堪一擊,若不是為了見識一下地球超凡者,陳凡能在他能力發動前的一瞬間,就扭下他腦袋。

    “陳陳教授?”

    一個怯生生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陳凡轉頭看去,見到的是滿臉蒼白的薛嬌。杰森展現出來的力量,幾如神魔,而陳凡更是強大,隨手一指,就擊殺了杰森。這一切,都無比沖擊薛嬌的世界觀。在今天之前,她從未想到,世界上竟然會有什么超凡者、地下世界、武者之類。

    “您殺了杰森先生,會不會有麻煩。”

    薛嬌低頭,小聲的道。盡管陳凡彈指殺人,但薛嬌對這位溫和的陳教授,始終提不起畏懼之心。

    “無妨。”

    陳凡隨手招來一團金色火焰,火焰落在杰森尸體上面,瞬間就把他整個人都燒成了煙氣,不過幾秒鐘的時間,世間仿佛就不存在杰森這個人。

    陳凡再打個響指,這房間內的諸多藤蔓、樹木頓時化作一道道綠光向陳凡涌來,而它們的本體都枯萎成灰燼。

    {長+風}文學m.cf.n薛嬌瞪大眼睛,如果不是校舍內幾如臺風過境,滿片浪跡,她幾乎認為杰森沒來過。

    不對,還剩下一個人。

    兩人同時扭頭,就見到拐角處的韓東雨,正抱著腦袋,驚恐的望來

    杰森的死亡,表面上并沒有激起多大水花。

    畢竟這位天才生物學家,一向以浪蕩不羈著稱。連主辦方都以為他又跑到華國其他地方游玩了,此時整個金大生物學院的目光,全部集中在陳凡身上。

    但在地下世界,杰森之死,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牧樹人杰森,是黑暗圖騰組織的強者之一,這樣的人物,哪怕是黑暗圖騰也并沒有多少位,黑暗圖騰組織在超凡世界,雖然只是中等組織,卻是中等組織中最頂尖的。尤其他在臨死前,將生命神水的消息傳回了組織內部。

    此時,歐洲某小國,一座神秘古堡內。

    華麗的宮廷式房間,墻壁上掛滿了大師的油畫,火爐上方擺著兩把交叉的長劍,長劍上方,是一個惡魔形狀的圖騰。這房間內每一個沙發、桌椅乃至茶具,都是數百年的古董,拿出去足以拍賣數萬歐元。

    房間內,正坐著四個氣勢非凡的外國人。他們或籠罩在陰影中,或周身雷電環繞,各個都是一方霸主級存在。

    而此時,正中心一位周身仿佛如同黑洞般,吞噬一切的黑衣男子,忽的接到一個電話,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修斯,我的朋友,是什么讓你生氣了?”

    對面沙發上,一位金發俊美的青年,優雅的放下手中的咖啡,面帶微笑道。

    金發青年知道,這位籠罩在陰影中的男子,就是黑暗圖騰組織的會長。名震國際地下世界的超級強者,陰魂修斯。一位掌控陰影之力的存在,堪稱世間最強大的刺客,是一位天生的殺手。

    “索隆,我的弟子杰森死了。”修斯沙啞著道。

    “牧樹人杰森?”

    這金發男子,赫然是洪門的雷王索隆。

    此時索隆微微一愣,作為不到三十歲的A級強者,索隆自然聽過杰森的名頭。是非常有名的后起之輩,沒想到竟然死去了。

    “一位A級強者的死亡,放在任何組織都是大事,何況杰森如此年輕,如此優秀,讓人心痛啊。”索隆惋惜道。

    A級強者放在一般的小型組織,已經是領袖級人物。如林虎,一個人威震阿拉斯加,坐地抽稅。又或者似唐遠清,鎮壓半個江南。杰森雖然在陳凡手中不堪一擊,但在國際世界,已經是強者了。

    “他臨死前,傳來消息,在華國發現了生命神水的蹤跡。”修斯陰沉道。

    “生命神水?”

    這次不僅是索隆,另外兩位強者也齊齊一震。

    對于超凡者來說,生命神水是比黃金鉆石還要珍貴一百倍的存在。神水足以激發人類的潛能,開啟超能力,成為超凡者。任何一個超凡者的誕生,除了自我覺醒外,大多是依靠外力觸發。

    “在哪里?我也要摻一份。”索隆微微瞇眼,瞳孔中雷電環繞。

    “雷王,你是洪門的人,要生命神水有什么用?”另一位黑暗圖騰的強者不屑道。他是一個穿著白色長袍的老者,周身被一股宏大的氣流環繞,仿佛隨時都能凌空飛起般。

    索隆瞳孔一縮。

    氣王亞瑟,黑暗圖騰三巨頭之一,掌控風暴之力,在地下世界,與他齊名。

    陰魂修斯,氣王亞瑟,以及最后一個深淵泰坦。這三個人,每一個都是強大超凡者,足以與他匹敵,尤其陰魂修斯,更是殺過宗師的超級強者。

    但索隆并不懼怕。他背后是洪門,大型跨國組織,真正的龐然大物。隨時都能拉出六七位宗師級強者,黑暗圖騰相比洪門,還是要差一大截。若不是有修斯這位超級強者坐鎮,黑暗圖騰壓根不放在索隆眼中。

    “杰森是在華國發現生命神水,在傳回消息前,他已經前去奪取生命神水。然后植入他體內的定位器就失去消息。”修斯沉聲說著。

    “定位器可是特殊合金外殼打造,能夠瞬間摧毀定位器,恐怕是非常恐怖的強者,難道是華國的宗師或修法真人?”白袍老者皺眉道。

    諸人目光都看向索隆。

    洪門就是出自華國,若說對華國修行界的了解,非索隆莫屬。

    “他在傳回消息前,說了生命神水在誰的手中嗎?”索隆不客氣的道。

    “等等,我看一下。”修斯翻出手機,拉出短信,用非常拗口的漢語讀出了那個名字:“beixuan.陳?是金陵大學生物系的一位教授,一位疑似超凡者。”

    亞瑟等人都一臉迷糊,他們對華國名字,實在分不清楚。

    但索隆,卻在聽完后,臉色猛的一變。

    “怎么了?我的朋友,你認識這個北玄陳?”修斯微微皺眉道。

    “尊敬的陰魂大人,您還記得前不久的黑蝮蛇之死嗎?”索隆輕輕躬身,正色道。

    “你說的是血骷髏的那位殺手之王?”黑暗圖騰幾位強者面面相覷,大家當然記得前段時間轟動地下世界的十億美元懸賞事件。那件事,導致了國際殺手界元氣大傷,一位殺手之王隕落。要知道,宗師級強者,幾乎一年都未必死去一位。

    “是的,當時出手的,就是這位陳北玄,華國第一武者!”索隆一字一句道。

    “陳北玄?”

    這一次,亞瑟等人齊齊色變,便是修斯也猛的眼中閃過一絲陰霾。

    陳凡的大名,便是遠在歐洲的黑暗圖騰,也曾聽說過。畢竟這可是連殺宗師的超級強者,整個地下世界,也沒有幾位超級強者。

    “如果生命神水在他手中,恐怕憑借黑暗圖騰的力量,并沒有辦法奪得。”索隆此時已經恢復了一臉從容,聳聳肩道。

    亞瑟、修斯、深淵泰坦三人都陰沉著臉。

    沒有任何一個組織愿意得罪一位超級強者,哪怕修斯并不懼怕陳凡,他也是老牌強者。但他背后有黑暗圖騰拖累,一旦招惹到陳凡,陳凡完全可以繞開他,專門對黑暗圖騰下手,到時候恐怕整個黑暗圖騰都要被陳凡殺絕。

    “我聽說,陳北玄第一個殺的,就是你們洪門的超級強者雷千絕。你們洪門為此懸賞十億美元,現在放棄報仇了嗎?”修斯陰冷道。

    “自然不會。”索隆神秘一笑。“洪門底蘊,不是你們黑暗圖騰能夠想象的。”

    “不過,如果我們聯起手來的話,并非沒辦法擊殺陳北玄。”索隆拋出誘餌。

    亞瑟等人對視一眼,只能點頭。

    無論是杰森之死,還是生命神水,都由不得他們退縮。如果和洪門聯手,說不定真有機會擊殺陳北玄,最不濟,也能逼迫陳凡讓步,轉讓一部分生命神水

    而在用秘法抹去韓東雨記憶后,陳凡就離開了金陵大學,在此之前,他一個個登門警告了幾大生物巨頭。畢竟杰森所言很正確,這些跨國集團都是吸血水蛭,只要看到你,就會拼命的撲過來,撕咬一口。

    “這個華國人太傲慢了,他以為警告幾句,就能讓我們艾德公司退縮嗎?”

    等陳凡走后,鷹鉤鼻老者不屑的對身邊的助手道。

    “他可能以為我們會講商業道德。卻不知道,為了利潤,跨國公司會踐踏一切法律。”助手安德魯聳聳肩。

    “這可是價值數百億美元的產業,萬能神藥,任何一個公司,都不會輕易放棄。不把配方攥在我們手中,董事會的老爺們睡覺都不安穩。”

    “看來他鐵了心不賣配方了。”鷹鉤鼻老者慢條斯理道。“通知總部,聯系東亞的雇傭兵和殺手組織,我要先調查清楚他的重要親人,然后全部都綁架,到時候看看是神藥配方重要,還是他的家族重要。”

    “葛蘭特先生,這一步是不是太激烈了,我們可以先嘗試提高價格?”安德魯微微皺眉道。

    “不不不激烈,我能看出來,他是堅定的人,也不缺錢。這種死腦筋的科研人員是最固執的,還好我有充足的經驗。”

    鷹鉤鼻老者陰冷的笑著。

    這時,門突然打開,老者那個胸大腰細的美女秘書,匆匆推開門,拿著一份傳真文件道:

    “葛蘭特先生,總部剛剛發來消息,要求停止一切針對陳北玄先生的動作,只允許采取和平談判模式。”

    “該死的,總部那群混蛋是智.障嗎?”鷹鉤鼻老者大怒。“如果不動用其他手段,僅靠談判,怎么能撬開這些頑固科研人員的腦袋?董事會的董事們不都是一群禿鷲嗎?怎么突然變成食草動物了。”

    “不僅僅是我們公司,美國的雷頓生命公司,英國的基因科技集團,也都決定采取談判模式。”美女秘書一臉古怪道。

    “這怎么可能?我們可是跨國集團,嗜血的大鱷,什么時候這么溫順了。”

    鷹鉤鼻老者目瞪口呆。

    “因為,這位先生的身份比較特殊。”美女秘書微微皺眉,讀出那一行晦澀的文字:“他表面上是金陵大學教授,其實暗地里有另外一個身份,是華國武道界的第一強者‘陳北玄’”

    “華國第一強者,陳北玄?”

    了解某些陰暗領域的鷹鉤鼻老者一愣,忽的想起自己偶然聽到過的某個傳聞,猛的臉色大變,再不言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