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41章 何謂梟雄?

    “沈家竟然動手這么快?”

    陳凡一時沒有想到,沈榮華父子會如此果斷,他僅僅剛關機幾天,處理實驗室的事務,沈家就悍然出手。而且一出手就雷霆萬鈞,完全沒給陳家絲毫還手余地。

    ‘張寶軍竟然掌握陳氏集團這么多證據,足以讓陳氏集團被查封,看來二伯這么多年在集團中埋下了不知多少顆地雷,平時靠陳家大樹支撐著。如今大樹倒下,瞬間就爆炸了。難怪前世爺爺一死,陳家就分崩離散。’

    陳凡微微搖頭。

    對陳謙行的德性,他前世就該了解清楚,當時要不是錦繡拉陳家一把,恐怕陳氏集團早破產了。但這一次關鍵不在于陳氏集團,而是在于陳政行,只要他沒事,哪怕陳氏集團暫時被查封也非傷筋動骨的事情。

    ‘當時我聽朱永成和張寶軍所言,以為秦華僅僅只是想敲打一下陳家,遏制陳家的勢頭。現在連大伯都陷進去,陳家傾覆在即,這恐怕不是秦華的本意,應該有更上一層次的人出手,給秦華施加了巨大的壓力,難道是沈家背后的靠山?’

    陳凡輕輕皺眉,回想起上一世沈家的發家經歷。

    萬榮集團起于楚州,一開始靠的是沈榮華的岳父萬老爺子,后來逐漸發展壯大,成為省內地產界的巨頭。沈榮華有一子一女,兒子沈君文,女兒沈君婷。沈君婷后來就嫁給了省內一位大領導之子。

    那人后來平步青云,登上了江南省的一把手之位,沈家也憑借他的權勢,成為了江南省首富。

    ‘難道是高天明出手了?也是,只有他出手,才能逼得秦華袖手旁觀,直接拿下了大伯。’

    想到這,陳凡才點頭額首。

    難怪呢,高天明現在可是江南省的第三號人物,位高權重,僅次于省長之下。這樣的大人物出手,以陳家之力怎么能扛得住呢?陳政行幾乎毫無還手之力,就被帶走。

    不過陳凡絲毫不急。

    區區高天明而已。如果是剛重生回來,他還可能束手無策,但如今的陳凡,可是堂堂金陵軍區的少將,天榜第一,華國大宗師。想要動他,便是江南省的老大,都得忌憚三分,高天明又算什么?

    但陳凡又是搖頭,又是皺眉的模樣,落在其他人眼中,就是坐實了陳家的危機。

    “老大,你也別著急,咱們再合計合計,說不定后面有轉機。”秋逸倫擠出笑容安慰道。

    大家都知道陳凡可是金陵陳家的嫡子,如今陳家集團被查封,頂梁柱被帶走,瞬間破敗下來。而陳凡也轉眼間從一個大家族豪門子弟,一落千丈,變成了落魄紈绔。這個打擊,放在任何人身上,恐怕都接受不了。

    齊王孫等人不語。

    陳凡聞言驚醒過來,環視一圈。

    張穆滿臉焦急、秋逸倫略顯歉意、齊王孫目光平淡中帶著安慰。錢璐璐幸災樂禍、劉曉靜有些同情、潘莉則流露出一絲輕蔑與慶幸,慶幸自己沒追上陳凡,否則現在就從豪門少奶奶變成笑話了。

    而周清雅則是帶著淡淡的遺憾,似在惋惜陳凡的隕落。

    “呵呵。”

    陳凡輕輕一笑。

    這幾個人的本性,他早就看穿。

    張穆憨厚,秋逸倫略講義氣,齊王孫這個人,別看平時無情無義,但關鍵時刻,他是能為你傾盡所有的。陳凡毫不懷疑,自己只要開口,齊王孫絕對會求助他背后的家族。

    至于錢璐璐和潘莉,純粹的嫌貧愛富,誰娶了她們,只能共富貴,而不能共患難。倒是劉曉靜這人心地不壞。

    陳凡懶得理這些,他起身道:

    “我先回家里面一趟。”

    等陳凡匆匆離去后,宿舍內一片寂靜。

    最后還是周清雅開口道:“我男朋友找我有事,我先走了。”

    “我想起了今天一閨蜜約我玩,我也去了。”潘莉緊跟著道。

    “小倫,學生會那邊還有點事,我晚上再找你。”錢璐璐不顧秋逸倫的挽留也離開。

    對于她們來說,陳家的落敗是注定了。陳凡現在對她們來說毫無價值,何必留下來裝作愁眉苦臉的樣子?

    最后房間內只剩下三個男生和劉曉靜。

    “這群家伙,聽說老大家里面出事了,一個個跑的比兔子還快,那個潘莉之前還說多愛老大呢。”張穆氣憤道。

    “小倫,你的女朋友,不是良配。”齊王孫淡淡說著。

    秋逸倫不答,但臉色一片鐵青,顯然對錢璐璐和她的朋友非常不滿

    此時,整個金陵城都為沈家的干脆和陳家的不堪一擊而震驚。

    沈榮華只是找到了張寶軍這個微小的點,就由此發力,一舉掀翻了看似龐大的金陵陳家,其手腕之老辣,行動之果決,謀略之深遠,了解內幕者無不震驚。如果再給陳家發展兩年,陳政行坐穩位置,王曉云從上到下清洗完陳氏集團后,那時的陳家才算真正的金陵陳家。而現在的陳家,雖然烈火烹油,繁花似錦,但其實根基不穩,只是虛有其表。

    “陳家這次要遭大難了。”

    不知道多少人在搖頭感嘆。

    但有更多的人,卻震撼于沈榮華和沈家的強大。能夠一舉扳倒陳家,逼的秦華退讓,這背后不知道有多么通天的大人物出手。張寶軍的檢舉只是個導火索罷了。沒有那位大人物出手,區區張寶軍那點證據,怎么可能牽連到陳政行身上。

    而這時,東山別墅內,陳家人正聚在一起。

    “爸,消息打探到了,是省里的高書紀發話,紀律部門才帶走大哥。”陳謙行滿頭大汗,匆匆趕過來回報。

    “高天明?他竟然是沈家的靠山?”小姑夫驚呼出來。

    大家也心底猛的一沉。

    這可是高天明啊,江南省屈指可數的大人物,便是秦華在他面前都遜色三分。想到要與這樣的大人物為敵,眾人都心里沒底,大伯母更是當場眼淚就流了下來。

    “高天明和沈家怎么牽扯上的?”陳懷安面色不變,冷靜道。

    眾人面面相覷,也不明所以。從來沒聽說沈榮華和高天明有交情啊。如果知道沈家還有這層背景,陳家絕對不會貿貿然的挑釁沈家。

    這時,一直坐在旁邊,沉默無言的陳安,卻遲疑的道:

    “我偶然聽說,沈榮華的女兒沈君婷似乎是高振邦的女朋友。”

    高振邦是高天明之子,江南省數一數二的大紈绔,大家都聽說過他的大名。他和魏子方是兩個極端,吃喝玩樂無所不精,最后被高天明一怒之下送出國了。

    “沈君婷據說也在國外讀書,估計是這樣結交上高振邦的。”陳寧點頭道。

    “原來如此。”陳懷安微微閉眼,長出一口氣道。“既然只是女朋友,還沒真正結成兒女親家,高天明不會下死力氣的。政行最多被帶去一段時間,只要他們沒有確鑿的證據,最后還得放政行出來的。”

    “這幾天,曉云一直在處理公司的事務,欠的稅款已經上繳稅務部門,銀行那邊的貸款也都還清,該抓的抓該判的判,和各家的合同也都逐漸談妥,最多明天,他們就得解封公司。只要公司這邊穩住,他們就沒有借口繼續留下政行。宋家他們只是乘火打劫而已,見到沒好處撈,自然會退去的。”

    隨著陳懷安一件件事情講出來,剖決如流。

    陳家眾人的臉色都逐漸好轉回來。

    他們雖然被沈榮華打個措手不及,但陳家的根基依舊在,老爺子的人脈還在,沈家想要一口氣把陳家徹底打垮,憑現在這樣的力量還是不夠的,除非高天明真的赤膊下場。

    “而且我剛接到小凡的電話,他已經趕過來了。”陳懷安又透露一個消息。

    “小凡回來了?”

    眾人齊齊一震,不少人臉上都露出喜色。

    二伯母等人雖然之前討厭陳凡,但現在陳凡已經是陳家的頂梁柱,他如果回來,搬出李牧臣那尊大佛,區區高天明算什么?

    “嘿嘿,沈家這次要失策了,他們一口氣沒有按死我們陳家,到時候就得等著我們陳家反撲吧。”小叔冷笑道。

    他是公司的日常主持人,這兩天算是受盡了冷眼。

    平時區區稅務局的一個小官算得了什么?以前連見他面的資格都沒有,現在卻騎在他頭上耀武揚威。陳家其他人也都過的憋氣,此時終于有撥開云霧見天日的感覺。

    這時,忽的有個小輩沖進來急著叫道:

    “三伯母出車禍了。”

    三伯母?不是王曉云嗎?她出車禍了?

    眾人齊齊一愣,而坐在上首的陳懷安已經猛的臉色大變

    陳凡此時正走在商學院的小道上。

    這時候夕陽傍晚,最后一節課還未下課,周圍沒有多少學生,他剛剛打電話給了爺爺,知道陳家的情況暫時被穩住后,總算松了口氣。

    “這次看來低估了沈榮華的決心啊,不過也好,此時沈家正志得意滿,站在巔峰。等我慢慢從容布置,一舉將沈家打落懸崖,讓沈君文也嘗嘗上一世我的滋味。”

    陳凡正想著,忽然手機鈴聲響起,他接了,耳邊立刻傳來安姐姐焦急的聲音:

    “小凡,媽出車禍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