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42章 我要去殺人

    “什么!”

    陳凡臉色一變。

    他的身體一震,衣袍憑空鼓起,一股無形的威勢向四周散發出去。周圍落下的樹葉一進入他方圓三丈內,就被震成粉碎而。而他腳下的青石地板路,硬生生被踩出了列坑。

    但此時陳凡卻完全沒有管這些。

    他自從重生回來,從沒有像現在這一刻心悸過。陳凡仿佛又回到了上一世,自己大四時聽到母親出車禍去世的那一幕。當時他整個人都蒙了,如同天塌下來。而父親接到消息后,一言不發,一夜之間,頭發就白了近半。

    王曉云是整個家庭的頂梁柱,她的倒下,對那時的陳凡、陳恪行和安雅都是致命打擊。

    不過還好,陳凡終究活了五百年,呼吸之間就把心境平復下來。一邊冷靜的問道:

    “媽怎么樣了。”

    一邊神念瞬間釋放出去,溝通了十數公里外的玉石護符。當時陳凡給安雅、王曉云、陳恪行和方瓊各一塊玉石護符,這護符不但有護身之能,而且可以隨時定位,讓陳凡了解這些至親的消息。

    “還好你上次給的護符真的很神奇,當時渣土車撞過來,整個后座都被撞癟了,但媽卻毫發無傷,只是受了點驚嚇不過你的那塊護符碎掉了。”

    安雅一口氣說著。

    此時陳凡的神念也找到了她的所在。見到安雅雖然有些驚慌,但還在鎮定的打著電話。

    車禍現場,一輛滿載著廢渣,有幾十噸重的渣土車,一頭撞進了王曉云的座駕。黑色的奔馳s600,整個后座都被撞成廢墟,如果是普通人,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但王曉云卻站在安雅旁邊,只是臉色慘白些,頭發有些散亂,滿臉驚疑不定,而她胸口的護身玉符,已經碎成粉末。

    “沒事,你和媽沒事就好。玉符只是因為受力太大,一時承受不住。”

    陳凡一邊安慰著,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寒意。

    那輛渣土車橫越馬路,硬生生撞進了奔馳后座,壓根不是什么自然車禍,純粹是為了謀殺。這和前世王曉云之死何其相似。

    只不過當時渣土車司機稱自己酒喝太多,醉駕。再加上各種勢力干涉,最終沒有查到事故原因。但這一世,陳凡哪需要什么證據?

    “沈家,沈榮華,沈君文!”

    他緩緩抬起頭,眼中青色神芒在暴漲。

    陳凡第一次發現,他錯了,他低估了沈家的狠辣與決心。

    能夠從一介凡夫,崛起成未來的江南省首富乃至華夏首富,沈榮華怎么會缺少決斷。獅子搏兔,必盡全力。陳家最重要的三個點,陳政行在政界,王曉云在商界,還有他陳凡在幕后,只有把這三個點全部做掉,才算真正擊潰金陵陳家。

    “我重生回來,一直把地球上這些凡人,當做螻蟻一般,從不曾正眼瞧過。哪怕雷千絕武道驚才絕艷,也僅僅是讓我稍費手腳。沈家之流,在我眼里,只是一掌拍死的事情。”

    陳凡淡淡的說著。

    但現在,沈榮華給他上了一課,哪怕是螻蟻,逼急了也會咬人的。他想慢慢折磨沈家,卻不知道沈榮華梟雄之姿,一出手就雷霆萬鈞,壓根不給陳家任何反抗的余地。其手段之狠辣、果斷,才像陳凡記憶中那位江北首富。

    “這一次,母親和安姐姐有護身玉符,能夠扛得住渣土車的撞擊。下一次對方動用炸彈、火箭筒甚至反器材武器呢?”

    陳凡此時才深深感覺到,他之前的想法是多么可笑幼稚。

    家族斗爭,不是玩樂,而是生死搏命的事。沈榮華沒有把這一切當成玩樂,從開頭就拼盡全力。而他還悠悠然的跑去金陵大學參加研討會。最終才有現在這個結果。

    如果他一開始,就直接滅掉沈家,還有現在這一切嗎?

    盡管王曉云毫發無傷,只是受了點驚嚇,但下一次呢?對手知道了王曉云身上有護符,不會動用更大威力的武器甚至其他法術咒法嗎?

    “我要力量,更強大的力量,足以保護親人不受傷害的力量,以及殺人!”

    他眼瞳中猛的冒出兩團金色火焰,焰光熊熊燃燒,仿佛可以焚盡蒼穹。

    “只有殺到這整個星辰顫栗,讓所有對手都心驚膽戰的時候,他們才會知道,我陳凡的親人朋友,不能碰觸,只要敢碰一絲一毫,都得死!”

    陳凡一字一句的說著,眼瞳中金焰騰起,背后似是無窮的尸山血海。

    那位縱橫宇宙,殺伐決斷的北玄仙尊,這一刻終于回來了。

    陳凡說完,抬起頭,咧嘴一笑道:

    “沈榮華就派你們這幾個廢物來嗎?”

    他話音剛落,周圍的草叢中,猛的爆起三股驚天殺意

    金陵江畔,此時天色漸晚,已經能看到對岸的點點星火。

    維多利亞餐廳內,早就燈火輝明,無數穿著燕尾服的侍從川流不息,這家金陵市最高檔的西餐廳,據說是英國一位貴族開的,一頓飯就要數萬元,但偏偏人們還趨之若鶩。

    清麗少女在服務生引導下,到了卡座,見到卡座中只有沈君文一個人,頓時驚訝道:

    “怎么是你,宋哲他們呢?”

    “今天只有我們兩人。”沈君文笑著,起身為少女拉開椅子,風度翩翩。

    “我還以為亦菲姐他們約我呢,你有什么事直說吧,過會我還要趕去公司參加會議。”方瓊俏生生立在那,冷著臉道。

    “小瓊,你發現沒有,自從那個陳凡來了之后,我們兩的關系非常疏遠了。”沈君文停下手,長嘆口氣道。

    “別叫我小瓊,我們只是同學。”方瓊小臉滿是寒霜。“倒是你,竟然派殺手刺殺亦菲姐。我以前完全看錯你了。”

    “這是陳凡說的?”沈君文啞然一笑,搖搖頭道:“他恐怕從來沒告訴你,他的身份吧。”

    “什么身份?”方瓊忍住拔腿就走的沖動,略微好奇道。

    “他父親是陳懷安三子,金陵陳家的嫡子嫡孫。”沈君文沉聲道。“而他母親王曉云,是錦繡地產公司的老總,陳氏集團董事長。”

    “金陵陳家?錦繡集團?”

    方瓊捂住小嘴,眼中滿是震驚。

    她完全沒想到,自己那個小伙伴,竟然也是出身富貴。可是,他為什么在自己前面裝出一副很平凡的樣子呢?

    等等,陳家不是倒了嗎?罪魁禍首就是眼前的沈君文。難怪幾天都聯系不上陳凡,恐怕他現在正處于人生的最低谷吧

    想到這,方瓊猛的驚醒過來,而沈君文滿是苦笑道:

    “小瓊,你也知道,陳家最近咄咄逼人,我們萬榮只是被迫還擊罷了”

    方瓊理都不理他,匆匆拿著小包就往外奔去。

    盡管她知道沈君文說得對,陳家與沈家只是家族之爭,利益爭鋒,沒有對錯。但她與陳凡更親近,自然天然傾向于陳家。

    “君文,你何必把這一切告訴她呢?”

    宋哲從后面轉出來,責怪道。

    “現在不告訴她,她遲早也會知道。以小瓊的冰雪聰明,會理解我的。”沈君文長嘆口氣,心中卻在冷笑:

    ‘陳凡,當你死了之后,我再苦苦哀求。方瓊很重感情,但這也是她的最弱點。沒有你在中間,方瓊終究會屈從于她父母的力量的。’

    想起離開前,天殺已經動手的消息,沈君文忍住就暢快的笑起來。

    他等這一刻,已經等太久了

    此時的金陵商學院,小道內,隨著陳凡說完,三道黑影猛的爆起。

    三道驚天動地的殺氣,仿佛能凍結人靈魂,這三個人每一個都是縱橫華夏的頂級殺手,手下何止數十上百條人命。這次要不是雇主拿出重金,壓根沒法雇傭他們三人聯手。

    畢竟他們可是天殺的三大首領,用他們來殺一個普通少年,簡直殺雞焉用牛刀。

    但下一刻,讓他們驚駭的一幕發生了,只見站在那的目標竟然絲毫不懼,反而咧嘴一笑,從瞳孔中猛的噴射出熊熊燃燒的金色火焰。

    這金色火焰瞬間劃破長空,把當頭一位殺手籠罩其中。

    “啊!”

    幾乎連慘叫都未嚎出,那位實力堪比內勁巔峰的頂級殺手,竟然整個人就被火焰燒成灰燼,連他手中的百煉合金打造的匕首,也化為煙塵。

    “大哥!”

    “怎么可能?”

    另外兩個殺手齊齊發出驚呼。

    他們三兄弟這些年殺了不知道多少高官巨富,其中甚至不乏內勁巔峰的大高手。甚至三人聯手,連半步化境都要飲恨,可是現在卻被陳凡直接當場斬殺一人。

    “你們出手前,沒有調查過我是誰嗎?”

    陳凡踏前一步,身形瞬間如同幻影一般出現在左側殺手身邊,一只潔白如玉的手掌輕輕探出,竟然如插豆腐般穿入那人胸膛,把他的心臟捏爆。

    一位天殺首領,竟然連他一只手都擋不住。

    而最后那位首領,已經臉色狂變道:

    “宗師,武道宗師!”

    “這么年輕的宗師你是陳北”

    他話還未說完,已經被陳凡凌空一掌拍入地面,整個人如同肉餅一般,鑲入青石地板。以他為中心,地面上出現一只纖毫分明的掌印。

    “你知道太晚了。”

    陳凡淡淡說一句,身形絲毫未停,如幻影般掠了出去。

    他要去殺人,彌補自己的錯誤。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呢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