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44章 戰林踏天

    連陳凡都沒想到,沈家盡然隱藏著一位化境宗師。

    要知道宗師哪個不是威震一方的存在,如太極門陳九陽、苗疆杜三、中海華云峰、洪門雷千絕等等。便是最弱的陸天風,都雄踞臨州,俯瞰天南。區區一個沈家,竟然有宗師藏匿。

    不過這就可以解釋,為什么陳凡前世那三十年間,沈家橫行無忌,動輒殺人滅門,把人公司搞破產。但沈君文父子卻活的活蹦亂跳,任憑你怎么刺殺、暗襲都有來無回,最后硬生生登上了江南省首富,乃至華夏首富的位置,原來是有一位宗師藏著保駕護航。

    在一位宗師面前,哪個殺手能得逞?

    不過陳凡絲毫不懼,手中的青色刀芒反而漲的更爆裂。區區一個宗師而已,他重生回來,已經連斬三大宗師,還在乎一個林踏天嗎?

    青木氣兵橫掃睥睨,沾之既死,礙著既傷。被擦到的沙發、墻壁、擺設,幾乎都被切成兩段,更有兩個萬榮高層,直接被攔腰斬成兩截。

    “好一手凝氣成刀。”

    林踏天冷哼一聲,猛的踏前一步,一掌打出,黑色的氣浪翻滾洶涌,如同萬丈波濤,崩騰絕馳。半個大廳之內都被他的黑色氣浪給籠罩住。

    有一位萬榮高層不小心卷入氣浪,整個人瞬間就被磨成肉末。這些氣浪別看如黑水一般,其實帶著萬鈞之力,每一滴都可以震碎石塊。誤殺一位沈家高層,林踏天臉色毫無變化,仿佛根本不顧及傷及無辜,起手就是全力一擊,掀起浩蕩浪潮,向陳凡劈頭蓋臉砸來。

    這才是宗師的傲氣。區區凡人恩情,我自回報你。但其他人,與我何干,殺了就殺了。

    “破!”

    陳凡臨空一刀,刀芒暴漲三丈,硬生生把整個大廳內的所有裝飾、擺件都切開。他手中揮舞者十米刀芒,凌空一劃,這大廳內站立著的沈榮芳、沈榮成、萬正雄等沈家高層,被他這一刀當空切成兩截。上半身和下半身分離,癱倒在地上,慘叫著哀嚎而死。

    而陳凡擊殺這十數人,也只是殺掉幾只螞蟻一般,絲毫沒有停頓,刀氣狂涌,斬向林踏天。

    林踏天浩瀚的黑色氣浪被從中劈成兩截,浩蕩的浪潮直接從陳凡身邊奔騰而過,而陳凡已經瞬間欺身到了林踏天身邊。

    “這么厲害?”

    林踏天臉色微變。

    他這手黑浪滔天,是他縱橫東南的絕學,施展開來,方圓十丈之內都被黑水濤濤淹沒。普通人站在里面,轉瞬間就會被碾成肉末,便是一般宗師都得避讓三分。但陳凡卻一刀切開氣浪,這說明陳凡的青木氣兵,凝練程度遠勝過他的黑色氣勁。

    “再來。”

    林踏天不驚反笑,他雙手環抱,如長鯨吸水,無窮的氣浪全部被籠罩在他雙掌之間,逐漸壓縮變幻,化為一道晶瑩剔透,如同黑玉打造的氣蛇。

    “嘗嘗我這手龍蛇變。”

    林踏天嘿嘿一笑,拇指粗細的黑色氣蛇就在空中蜿蜒九轉,似子彈一般向陳凡勁射而去。

    陳凡見狀,臉色竟然也微微凝重。在他眼中,這黑色氣蛇雖然比起之前籠罩十丈的滔天黑浪小無數倍,但其中真氣凝練到極點,足以媲美真元,相當于一枚巨大的真氣炸彈,一旦爆炸開來,恐怕整個大廳都無人能活。

    林踏天這一手,竟然和他的‘攬天錘’極為相似。

    只不過攬天錘是借用天地萬物乃至敵人之力,無物不攬,威力無窮,可轟塌山河。而林踏天則純粹是將自己苦修數十年的真氣內勁凝聚成一團,拋射向敵人。雖然兩者性質不同,但威力卻差不多。

    “斬!”

    陳凡手中若舉起萬噸重物,那澎湃的青色刀芒此時凝聚成薄薄一線,他就如同持著一柄輕薄如蟬翼的青色長刀,在空中帶起迷蒙的刀芒,如江南煙雨般,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斬在了黑色氣蛇的七寸處。

    他這一刀,揮灑自如,似羚羊掛角,妙若天成。簡直如絕世刀法大家般。

    “轟隆!”

    黑色氣蛇憑空爆炸開來,聲震十里,整個別墅區都被震動了,紛紛亮起燈光,向一號別墅看來。

    而此時大廳內全被無數氣浪奔涌,炸的一片狼藉,窗戶盡數炸裂,連墻壁都轟出道道裂縫。從外面看,這棟豪華的江景別墅,此時就仿佛被炮彈擊中,幾乎無人能生還。

    陳凡立在原地,腳步動都不動。他腳下的三尺之地,仿佛不受絲毫影響般,依舊如故。而三尺之外,整片地板都被掀起,屋內如臺風過境,那些萬榮的高層們早就被兩人的交手余波,炸的粉身碎骨,血肉滿地。

    不對,還有一個人。

    沈榮華癱在地上,大腿被一塊從天而降的石塊壓住,披頭散發,如同鬼魅一般。

    估計是林踏天在最后關頭,擋住了襲向他的氣浪。

    “小子你的武道確實厲害,不過這地方太小,我們還是到外面交手吧。”林踏天哈哈大笑,直接撞破墻壁,落在了外面的大江之上。

    此時正是夜風狂涌,江水被風暴吹的卷起數米高的浪潮。

    林踏天落到江面,整個人就如同擎天巨柱,定海神針般定定站在江中,周身黑水翻騰。

    “哼。”

    陳凡眼睛絲毫沒有看向沈榮華,而是身形一遁,就閃出了江景別墅,落在大江上面。沈家高層幾乎死傷殆盡,沈榮華也可以隨時斬殺,但這個林踏天如果跑掉,從此陳凡就擔心有一位宗師敵人在外面。他雖然不懼,但小瓊、父親、母親、安姐姐乃至陳懷安都躲不過宗師的暗殺。

    今日之前,陳凡未必想這么多。但今日之后,他已經受到沈家的教訓,哪還會犯這種錯誤。

    北玄仙尊縱橫宇宙的時候,血洗了無數星系,怎么會不懂斬草除根的道理。

    “我沒想到,你才不滿二十歲,卻有這樣驚天動地的武道。讓我想起當年見過的一人。”林踏天負手站在江濤之上,黑色長發飛揚,身旁黑水濤濤,幾如天神。

    “當年他也是如你這般驚才絕艷,以一人之力威震海外,被譽為海外第一宗師,未來更有希望登臨神境。我最后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啟程去華國,要挑戰華國的各家武道門派與宗師人物。”

    “如今十數年未見,他的武道恐怕已經到了化境巔峰,距離神境也不遠了。”

    “你與他相比,也不弱多少,假以時日未必不能追上他。”

    林踏天感慨道。

    “哦?你說的是雷千絕嗎?”陳凡淡淡道:“他已經被我殺了。”

    “什么?”

    這一次,林踏天終于臉色大變

    此時,大江對面,一處廣袤的莊園中,正高朋滿座。

    如果有了解金陵上流社會的人,必然知道,這處莊園中,坐鎮著一位威震江南省的人物。

    唐家,唐遠清!

    近半年以來,唐家莊園從來沒像現在這樣熱鬧過,自從唐遠清閉關之后,唐家莊園一直只有唐亦菲和幾個老仆在,現在整個金陵乃至半個江南省的大佬齊聚于此,為唐遠清慶賀。

    慶賀這位威震江南的梟雄,破關而出。

    “爸,您這一次應該成就宗師了吧。”

    唐亦菲端著酒杯,滿臉微笑,只是眼底帶著一絲絲疲憊。

    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己的生死掌控在別人手中。只要一想到青藤會所后院的事情,和乙木靈氣爆發的那一幕,唐亦菲就會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呵呵,宗師豈是那般容易成的?”穿著一身絲綢勁裝的老者哈哈大笑,他滿頭銀發,拇指上帶著翡翠扳指,眼中鷹視狼顧,不愧是震懾江南數十年的梟雄。

    “宗師如龍,是天上的人物。諾大的華夏,宗師都屈指可數。如中海的華家、臨州陸家、中州太極、八極一脈、海外洪門這些哪個不是威震一方的存在?我若能成宗師,頃刻間就能橫掃整個江南省,便是與中海的那位大佬,也能扳扳手腕。”

    唐遠清搖頭道:“不過此次雖然沒有成就宗師,卻已經邁入半步化境。普通內勁巔峰高手若遇見我,撐不住幾招。想來那個江北陳大師,最多也就到此境界。”

    “江北陳大師”

    一提起陳凡,唐亦菲臉上就笑容一僵,似回想到什么不堪事情。

    “怎么了?”唐遠清目光一凝,他敏銳的從愛女身上感覺到不對。自己這個女兒,從小就處理唐家各種事物,早就寵辱不驚,泰山崩于前而不變色。

    “沒什么”唐亦菲低頭道。

    她總不能說,那位陳大師恐怕已經邁入了宗師境界,甚至可能更強大,連重型武器都沒法擊殺他。而且自己也因此被他控住吧。

    “哼,是不是我閉關這半年,他挑釁我們唐家了?”唐遠清冷哼一聲道:“亦菲你放心,過段時間,我就去江北,殺了他,為你報仇。”

    他此時修成半步化境,意氣風發,只覺抬手就能劈死陳凡。

    “別爸。”唐亦菲忽的抬頭,正要勸說。

    “轟隆!”一聲巨響,從江對面傳來,如同炸彈爆炸。

    “怎么了?”眾人都不明所以,看向大江對面,那個金陵市最豪華的江景別墅。只是大江寬廣,他們只是普通人,哪能看到什么東西。

    但唐遠清不同,他是內勁高手,視力和氣機感應,遠在普通人之上。

    “這是宗師交手?”

    唐遠清目光凝重的看向江面,忽的臉色一變,如見鬼魅。

    ps:四更爆發完畢,求啊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