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45章 血洗沈家

    此時江面上的兩人再次戰在一起。

    林踏天的武道在陳凡所遇見的諸多武者中,穩壓陳九陽、黑蝮蛇、陸天風之上,僅次于雷千絕。他周身黑水滔滔,氣浪翻滾,化作無數利刃向陳凡勁射而來。要不是陳凡感覺他似乎受過什么內傷,現在還沒好,恐怕已經是化境巔峰了。

    可惜連肉身、內勁具至絕巔的雷千絕,都陳凡一拳斬殺,何況是區區林踏天呢。

    雖然那超脫音速的一拳,連陳凡都不能輕易使出來,畢竟他只是道體小成,還不是真正的大成先天之體,可以任意突破音障。但哪怕不用擊穿音速的一擊,陳凡依舊能穩殺林踏天。

    “轟隆!”

    江水上水波狂涌,無數浪濤融入黑水之中,化作千萬道利箭向陳凡攢射。站在這大江上,林踏天的武道也增長三分,他似乎也觸摸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可以短暫的操縱小范圍的天地元氣。可惜他的境界,比起雷千絕還遜色一籌。

    “斬!”

    陳凡大喝一聲,刀氣將漫天黑浪統統斬開,連天地仿佛都被劈成兩截。

    這一刀,陳凡曾經輕易的擊殺了黑蝮蛇,但林踏天不愧是曾經的化境巔峰,竟然雙手包圓,畫出一道道黑色水環,這水環串串相連,瞬間就布滿整個空間,陳凡這一刀雖然如利刃切牛油,但終究被延遲了一分,讓林踏天逃了過去。

    “就憑你這一刀,我相信你有殺雷千絕的能耐。”

    林踏天腳下滑出十數丈,目光凝重,看著陳凡道。

    “你比雷千絕,差遠了。”

    陳凡散去手中刀芒,雙手一抓,轟轟轟水面上沖起數十道長龍,這些長龍當空亂舞,向林踏天席卷而去。

    “小子,我不知道你武道是怎么修煉到這般強大的,但你太小瞧我了。”林踏天踏在江面上,冷然道:“現在就讓你看看我林家威震東南的絕學。”

    “御氣成劍!”

    只見他口中吐出一道白芒,這道白芒在他丹田之內苦練了不知道多少年,凝聚如同實質一般,被無數道真氣千錘百煉,幾乎可以媲美金剛,能斬斷鋼鐵。

    白芒似一條游龍一般,繞著林踏天飛舞一圈,然后瞬間掠過水面,在空中拉出一道道白線。竟然輕易的將那些水柱盡數斬成兩截!

    “我的龍蛇變,就是參考自林家的御氣成劍之術。”

    林踏天傲然一笑道:“不知道你能擋我龍蛇變,可否扛得住我這數十年養成的一口劍氣呢?”

    白芒隨著他說完,嗖的化作一道貫穿天地的驚虹,向陳凡勁射而去。林踏天有自信,他這口養在丹田之中,數十年才成形的劍氣,無堅不摧,便是化境巔峰的強者在這里,也能一劍斬殺。

    “可惜當年我被那人打傷,始終沒法重回巔峰,否則憑這一劍,我能窺探神境。”林踏天長嘆一聲。目光掃向陳凡。

    他本以為,會看到陳凡被一劍劈成兩半的模樣。

    結果讓他驚駭的是,陳凡散去一切防護,就這樣憑空站在江面上,用胸膛直面白芒。那道橫貫天地的白虹,似閃電般越過十數丈的距離,撞在了陳凡。不僅沒有將他直接洞穿,反而如同玻璃撞在鋼鐵上,瞬間崩散成無數道光點。

    “怎么可能?”

    林踏天眼都要瞪出來,差點維持不住身形,一腳跌落到江中。

    他那能斬斷鋼鐵的氣劍,竟然連陳凡的皮膚都戳不破,這個人的身體是什么?金剛石做成的嗎?難道他修成了傳說中的金剛不壞身?但哪怕是密宗最強大的上師,也不敢這樣硬扛他林家的秘術一擊啊。

    “我說了,你在我眼中,只是螻蟻。”

    陳凡臉色漠然。

    林踏天很強,比陳凡遇見的其他宗師都強得多,但終究受過傷,遜色于雷千絕。他這一道劍氣,凝聚數十年,是無數股真氣錘煉打磨而成,幾乎可以媲美真的飛劍。但哪怕是真的飛劍,碰上陳凡的青帝長生體,也得跪掉,何況是區區假的飛劍呢。

    陳凡微微抬起手。

    “轟隆隆!”

    天空中仿佛有磨盤在滾過,一道青色光掌憑空凝聚,如同翻天印般,隨著陳凡一揮之下,轟然砸了下來。

    “這是什么武道?”

    林踏天臉上如見鬼魅,身形暴退,雙手掀起浩蕩的黑色氣浪,如同濤濤黑水,籠罩全身。可惜這一切都沒有任何作用。那青色巨手一印之下,便是一塊鋼錠,都能砸成碎片,何況是區區林踏天。他的肉身可沒修煉到雷千絕的程度。

    “啪!”的一聲。

    林踏天的下半身竟然被青色光掌直接砸成肉醬。只剩下上半身落在江面上,靠著黑氣支撐著,沒有被江水吞沒。

    ‘乙木先天一氣大擒拿手’

    青帝長生體附帶的仙武之學,只有修煉到先天境界的五行宗修士才能施展出來。陳凡借助青帝長生體,提前使用,雖然只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威力,但也足以輕易碾壓林踏天了。

    神通不出,肉身不破音障,這基本算是陳凡手上威力第三大的絕學。

    “你別殺我,我是東南林家的人,我是縱橫無敵的林踏天”

    見到陳凡過來,只剩下一半身體的林踏天叫道。可惜陳凡理都沒理,抬手一指,就戳破了他的眉心,將這位曾經的化境巔峰大宗師,一指斬殺。

    而唐遠清踏江而來,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此。

    “陳陳大師?”

    唐遠清站在江面,不敢置信。

    陳凡的照片,他自然見過,所以一眼就認出了陳凡。但正是這樣,他越發心中如墜谷底。唐遠清可是遠遠看到兩位宗師在交手,掀起數米波濤,凝起氣劍、光掌,但沒想到其中一位竟然是陳凡,而且他還當著自己的面,斬殺了另外一位宗師。

    “嗯?”

    陳凡理都未理他,身形一遁,就回到了江景別墅中。

    此時沈榮華依舊在狼藉不堪的別墅大廳內,他正死命的搬著那塊壓在腿上的石塊,手邊還放著一個手機,剛剛掛斷電話,不知道在打給誰的。忽然見到陳凡的身影,頓時臉色一片死灰。

    陳凡既然回來,那意味著無論林踏天死了還是逃了,都與他再無任何意義。

    “陳大師,這一次是我們沈家錯了,求您看在高書紀的份上,饒了我們這一會吧。”沈榮華不愧是一代梟雄,此時哪怕低頭,也暗暗在威脅陳凡,點出高天明的身份,希望陳凡能顧忌三分。

    “高天明?”

    陳凡臉上露出一絲輕蔑的微笑。“他恐怕自身難保了,還管你們沈家?”

    少年背著手,一步步的走到了沈榮華面前,俯看著這位江北首富。前世自己只能仰望他,一步步見證他和沈君文走上巔峰。錦繡的覆滅、方家的阻撓、母親之死,幾乎都和這位江北首富有關。

    這一世,重生回來,自己為的不就是快意恩仇,斬斷一切遺憾嗎?

    “你不能殺我,高家和君文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見到陳凡淡漠的雙眼,沈榮華悚然一驚,知道陳凡殺意已決,頓時叫道。“我沈家還有那么多人在外面,你不怕沈家的報復嗎?”

    “沈君文?你剛才那個電話就是打給他的吧。”陳凡輕輕一腳,踩碎了諾基亞手機,然后淡淡道:“你放心,他很快就會去陪你。不僅是他,整個沈家,都會為你陪葬的。”

    “你什么意思?”沈榮華一愣。

    陳凡絲毫不答,而是雙手結出法印,臨空虛劃,一道道青色光芒在空中凝聚,構成一個非常復雜的法陣。這個法陣之復雜,甚至在陳凡曾經施展過的‘生生造化符’之上。

    他自從入通玄之后,道法信手拈來,什么時候這般慎重?

    可見這個法術一旦施展開來,必然驚天動地!

    “虛空之符。”

    陳凡輕喝一聲。

    青色神芒在空中凝結成又似符箓,又似法陣的一張陣圖。上面勾勒著無數神秘的紋絡,似點點星光,帶著一股蒼茫古老的氣息。這張陣圖,竟然隱隱和天上的星座聯系到了一起。

    “神通之炎。”

    陳凡再喝。

    他手掌一抓,竟然從左眼之中,硬生生抓出一道金色火焰。這火焰如同火種一般,雖然只有細小的一朵,卻仿佛可以焚盡蒼穹。

    這朵金色火苗,就是離火金瞳的種子,失去這顆種子,陳凡哪怕想再次修回左眼的神通,恐怕也得幾個月以上的時間。

    “血脈之引。”

    陳凡第三次大喝。

    他右手一引,癱倒在地的沈榮華身上,頓時射出道道血線,這些血線迅速的在虛空中凝聚成一團球,最后沈榮華整個人都被抽成人干了,這團血球才勉強凝固成形。

    “以他之血,隔空咒殺!”

    陳凡輕輕一跺腳,看似沒有用多大力量,但唐遠清卻感覺,整個地面,甚至包括大江之上,都無形的震蕩了一下。

    星空陣圖、金色火焰、血色小球凝聚到了一起,最后化成一朵血色火焰。

    這血色火焰射出數十道隱約的絲線,一端連接火焰,一端射進了無垠的虛空之中,陳凡知道,那一端連接的,就是沈家的血脈。

    “萬法宗,血脈咒殺,終于成了!”

    陳凡面色淡漠。

    這一次,重生回來,他要血洗整個沈家,為母親報仇。

    ps:是的,你沒有看錯,作者菌竟然五更了我也完全沒想到洪荒之力這么強,親們,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