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46章 血脈咒殺

    萬法宗以咒法聞名修仙界,其宗的合道真仙,若施展隔空咒殺,甚至能從宇宙一端擊殺另一端的修士。殺人無形,參透因果,超脫時光,修仙界的其他修士聞萬法宗之名而色變。

    血脈咒殺是萬法宗的知名仙法,只要有足夠的血脈引導,就能夠追溯血脈源頭,將與這人有關的血親全部斬殺。陳凡現在的能力,全部催動,大約可以籠罩一個星球的范圍,而若是萬法宗大能在,你只要還在這宇宙之中,就逃不脫咒殺。

    “第一殺。”

    陳凡如同指彈琵琶,輕輕撥動一根絲線。

    那絲線無形,一端連接血色火焰,一端射進無盡虛空之中。陳凡的神念順著這道無形的絲線,一直向外延續,瞬間就到達了十數里外的郊區。只見一個隱蔽的會所中,正有一個面目陰沉的年輕人,正在摟著兩個暴露的美女,喝酒彈唱。

    “沈少,你們沈家這次可是大出風頭啊,連勢頭兇猛的陳家,都被萬榮一擊打垮了。”旁邊一個油光滿面的青年吹捧道。

    “那是,區區陳家算什么?也敢和我沈家爭東山坪!”沈少得意洋洋。“我二伯可是江北首富,白手起家,創建諾大的萬榮,豈是陳家那群老老少少能比?”

    “可是,聽說江北陳大師也是陳家人啊!”有人遲疑道。

    “呵呵,陳大師?”沈少眼睛一瞇,冷笑道。“今日之后,你們就見不到什么陳大師了。敢與我沈家作對的,都得死!”

    “啊,沈家要對付陳大師?”

    眾人齊齊一震,這可是江北第一人,與唐遠清齊名的存在。手下有諸多江北大佬,更號稱術法殺人,無所不能。面對這樣一個大人物,沈家竟然敢動手?

    “也罷,估計已經塵埃落定,我就告訴你們吧。”沈少趾高氣昂道:“這次二伯花了十億,雇傭天殺的三位首領出手。不要說區區陳大師,便是江南首富張東海在這里,都得死!”

    “天殺!”

    大家倒吸一口涼氣。

    天殺在武道界名聲不顯,但在世俗界的上流社會,卻是最出名的組織,以暗殺聞名。這數十年間,華夏不知道有多少達官巨富死在天殺的手中。

    “有天殺三大首領出手,看來陳大師真的難逃一死了。”有人感嘆。

    “今日之后,沈家要崛起啊。”

    更多人的目光熾熱的看向這個臉色陰沉的年輕人,盡管他只是沈榮華的侄子,但也是沈家人,從此地位扶搖直上,將會成金陵上流社會新的寵兒。

    “哈哈哈!”

    沈少狂笑,他等這一刻等太久了,擊敗陳家后,沈家終于要在金陵立足了。

    ‘只是奇怪,他們的眼神看自己,怎么好像看到鬼一樣?’

    ‘咦,不對,我的胸口怎么沒知覺了?’

    ‘這這是什么?不不!’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原本狂笑的陰沉青年,忽的心臟處冒出一團赤紅色的火焰,這團火焰如同鮮血般通紅,瞬間就從胸口蔓延到沈少的全身,軀體、四肢、頭顱,盡數被火焰吞沒。

    “啊啊!”

    陪坐在沈少身邊的兩個畫著濃厚眼影、烈焰紅唇的漂亮女郎,見狀凄慘狂叫,狼狽不堪的向兩邊閃去。這團火焰說來也奇怪,只燒沈少一個人,其他人包括沙發茶幾,一點灼燒痕跡都沒有。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內,沈少就被這團火焰灼燒的一干二凈,一點灰燼都沒有留下,化作了青煙,整個人仿佛不存在于世間。

    “這這”

    房間內的眾人目瞪口呆,如見鬼魅。

    一個活生生的人,在他們眼前被火焰燒死了,如果不是擺在桌子上的手機、錢包、跑車鑰匙,表明沈少存在過,眾人甚至要懷疑,自己是不是見鬼了

    這一幕,不僅僅在郊區會所中,在金陵市的各地,甚至在江北楚州,在江南省各個地方,都同時在發生著。

    吃喝玩樂的沈家紈绔,在朋友或情人眼中,化作青煙。

    面容嚴肅的沈家精英,在公司大樓或小蜜別墅中,燒成灰燼。

    年紀蒼老的沈家長輩,在楚州老宅中,一眾小輩的目光里,憑空消失。

    “第七殺。”

    “第八殺。”

    “第七十三殺。”

    陳凡如同世界級鋼琴大師,手揮琵琶,雙指帶起重重幻影。他每一個彈指,都撥動一根無形絲線,送去一朵血色火焰,帶走一位沈家的血脈。

    無論是耄耋老者、中年精英、銳氣少年、牙牙學童,只要和沈榮華有血脈關系的,盡數被陳凡隔空咒殺。

    “可惜我修為太低,暫時只能擊殺沈家四代之內的血脈,不過也足夠了,離得更遠,他們與沈家也幾乎沒有干系了。”

    陳凡面容淡漠。

    在彈指間,連殺七十三個人,滅掉了沈家滿門,他仿佛一點動容都沒有。作為曾經縱橫宇宙的北玄仙尊,陳凡在五百年之中,滅掉了不知道多少宗門、種族,死在他手上的生命以億萬計數,又怎么在乎區區沈家。

    “現在只剩下兩個,一個是沈君文,另外一個是”

    他注視著懸浮在虛空中的血色火焰。

    原先數十根無形絲線盡數斷掉,只剩下兩道,一道離得很近,就在金陵市內。另外一道,向無邊遠處延續,似乎出了華夏,到達億萬遙遠的異國。

    “嗷!嗷!”

    幾乎被抽干了全部血液的沈榮華竟然還沒死,但此時也說不出話來,瞪大雙眼,面容枯槁,祈求的看著陳凡,希望他能放沈家一條生路。

    陳凡之前每殺一人,那畫面就憑空出現在火焰之中。

    沈榮華眼睜睜的看著陳凡連續殺了沈家全部的血脈,他心中的悔恨,幾乎傾盡三江九海之水也無法洗盡,如果再來一次,他絕對不會招惹這個惡魔。

    是的,惡魔!

    能夠憑空咒殺數百上千里外的人,一記咒法,就能滅掉你全部的血親,上溯源頭,殺族滅門,這還是凡人嗎?簡直是地獄中最可怕的魔鬼。

    唐遠清也站在旁邊,瑟瑟發抖。

    ‘這這恐怕最擅長咒法的鬼巫教老巫主親至,都沒法施展這么恐怖的詛咒吧。竟然能根據血脈咒殺,簡直像神話傳說一樣。東南亞那些大降頭師要是見到這一幕,估計得羞憤自盡!’

    血脈咒殺實在太恐怖了。

    地球上從來沒出現過這樣恐怖的詛咒。

    只要想想,對手抓到你一個七大姑八大姨,就能隔空將你殺死,不僅是你,還包括你的所有親戚,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之前唐遠清出關時雄心勃勃,想要擊敗陳凡,一統江南,現在見到這一幕,所有的雄心壯志全部化作煙塵。

    ‘他不僅僅是武道宗師,而且還是一位可怕的修法真人我才半年沒出山,武道界什么時候出現這般妖孽的存在了?’

    唐遠清心中哀嚎。

    而陳凡,已經撥向最后那兩根絲線。

    ‘第七十四殺,沈君婷。”

    遙遠的地球另一面,英國倫敦,此時正是陽光燦爛的中午。

    在郊區一棟上千萬英鎊的豪宅別墅中,一個滿臉黑眼圈,皮膚慘白,明顯酒色傷身的青年人,正在打著電話。

    “爸,你放心吧,我這段時間沒出去鬼混,安心陪君婷呢。”

    “嗯,她和肚子里的孩子都很好。”

    青年一邊接打著電話,一邊瞄了眼窗外草地中,正停著肚子,在陽光下散步的嬌妻。對于能娶到這位出身名門,畢業于英國帝國理工大學的女神,高振邦心中無比得意。

    沈君婷的父親是江北首富,自身又是名校畢業,容貌更是上上成。如果不是他父親是高天明的話,他幾乎不可能染著這位女神。

    “爸,金陵那邊的事情怎么樣?陳政行還能出來嗎?”

    青年關心問道。

    “君婷正在懷孕期間,你要多陪陪她。沈家那邊的事情,你不用擔心,爸自有計較。”耳邊傳來父親威嚴的聲音,讓高振邦不由自主的低頭順耳。

    他這位父親,五十歲出頭就做到了江南第三人的位置,未來執掌一省,封疆大吏都非不可能。如果不是這樣,沈榮華也不可能將自己的掌上明珠嫁給一個紈绔子弟。

    “有爸出手,我就放心了。”青年長松一口氣。

    高天明歷來不動則已,一動就雷霆萬鈞。區區陳家,壓根沒法抗衡高家的力量。

    “你要小心,陳家被逼急了,說不定兔子會咬人的,尤其他們家還有一位陳大師。”高天明叮囑道。

    “爸,你安心吧,什么陳大師、北大師,那都是吹出來的,世間哪有那么神奇的人?會法術神通?”高振邦打著哈欠,輕蔑的說道。

    青年一邊說著,一邊隨眼瞄向窗外草地,然后就見到了一幕永生難忘的景象。

    他那位出生名門,畢業于帝國理工大學的女神嬌妻,竟然被一團紅色火焰吞噬,頃刻間化作了青煙。那紅色火焰,在陽光下,赤紅如血。

    “啪嗒。”

    手機掉落在了地上。

    “喂喂兒子,怎么了?”

    手機中還傳來高天明疑惑的聲音,而高振邦已經徹底呆如木雞。貓撲中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