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53章 玉葫蘆

    對于來自內地秋逸倫等人來說,拍賣會是非常新鮮的,他們最多隨長輩參加過一兩場的慈善拍賣,像這種正規拍賣會還從未見過。這主要是港島更貼近西方文化,拍賣盛行,有著大大小小的拍賣行,有些甚至聞名世界,比如蘇富比、佳士得等等。

    而小型拍賣會,也隔幾天就有一場,經常是放在頂級酒店中舉行,畢竟正好可以讓入住的客戶參與,能住進五星級酒店的,身價都不會太低。

    “我們去看看吧,第一次參加這種拍賣會啊。”錢璐璐眨著大眼道。

    秋逸倫也興致滿滿,只有齊王孫不太感興趣,但既然大家都想去,他也沒反對。

    陳凡倒是也提起一些興致,畢竟這里是港島,東方術法之都,云集了眾多的奇門術士和風水大師,說不得拍賣會上就有什么法器、靈藥、法陣材料等等。

    眾人在客服的陪同下,一路到了酒店底層。拍賣會在大型的會議室中舉行,此時里面早就坐滿了許多人,以游客居多,一對對情侶、夫婦坐在那,只有少部分港島人。大家既然住得起五星級酒店,都見過世面,自然不會像土包子一樣問東問西,交頭接耳。

    “先生,這是拍賣目錄您若對某項拍品感興趣,可以隨時喊價。”早有穿著旗袍的漂亮服務員,端上一個個盤子。

    陳凡隨手接過,翻開名單目錄。

    希爾頓的這場拍賣會只是小型的,上面的拍品,最多的也就是幾件明清時代的瓷器和古玩,價值撐死了上百萬罷了。其他大多是幾萬底價的翡翠玉鐲、黃花梨手鏈、紫檀木佛像等等。小巧玲瓏,方便攜帶。

    陳凡沒抱多大希望,畢竟這不是真正的大型拍賣會,所以也只是隨便翻翻。

    沒想到還真被他翻到一個。

    “不知名草種填充的香囊,香氣淡雅,經久不衰,可以持續幾年之久。可惜草種已經死去,沒法培育,底價5萬”

    陳凡看都沒看圖中,那繡著活靈活現的鳳凰圖案的香囊,而是看向香囊旁邊的黑色種子。

    “這是天香草的種子!”

    陳凡微微一喜,天香草并不是什么靈草,也不具備怎進修為的功效。但它非常特殊,它的種子會散發出持久的幽香,如果被修仙者得到,能夠從中提煉出‘天香液’。

    天香液是一種修仙界非常普遍的香水,女修們最為喜歡出門噴點天香液,香氣淡淡的,如同青天白云一般,無比淡雅出塵,比人工合成的香水高不知多少倍。陳凡沒想到,地球上也能找到天香草。

    盡管種子已經死去,但他可是修成青帝長生體,具備乙木靈氣神通的陳凡。神通之下,輕易就能催活,到時候種植天香草,提取天香液,正好可以送給安姐姐和小瓊。

    陳凡正想著,拍賣會已經正式開啟。

    陳凡等人只是來湊熱鬧的,除了秋逸倫中途出手,為錢璐璐拍了一件玻璃種翡翠掛件外,只有陳凡拍下了那件香囊。

    眾人都用古怪的目光看向他。

    這種香囊,一般只有小女生佩戴,拍賣者都是為自家的女兒或女朋友拍的,陳凡為了誰?方瓊嗎?

    周清雅面色不動,但眼中顯然有一絲失落。

    陳凡不理睬這些人的目光,他刷卡付錢后,很快香囊就送到他手中。陳凡徑直拆開香囊,輕輕捻出里面的草種。

    “果然是天香草。”

    他暗暗點頭。

    天香草提煉出來的天香液,除了當香水用外,還有安神醒腦,祛除蚊蟲,清凈精神的功效。無論安姐姐、王曉云還是方瓊,都是工作女狂人,配上天香液之后,哪怕工作時也不需要天天喝咖啡頂著了。

    很快拍賣會就到了尾聲,這種小型拍賣會沒什么好看的,陳凡等人正要退場時,突然拍賣師神秘一笑道:

    “諸位,本場拍賣會真正的重頭戲才剛剛開始。”

    “現在要拍賣的,是一件法器。”

    說完,就有侍女端著一個蓋著紅布的托盤走到臺上。

    “法器?那是什么東西?鎮壓風水用的嗎?”眾人交頭接耳,大部分人對法器完全沒概念,只有少部分身價億萬的富豪眼睛猛的一凝。

    他們自然聽過法器的傳說,圈子里也經常有誰誰得到法器的傳聞,都把法器渲染的神乎其神。但真正見過的屈指可數。而且每一件法器,都在上千萬之上,屬于極為昂貴的稀有物。

    而有幾個從頭到尾,都閉目養神的人,這時才猛的張開眼,露出興奮神色,似早知道有法器拍賣。

    “這件法器,是一位神秘的委托人臨時添加上的,要求三天之內拍賣完畢,所以才會放在本次拍賣會上。”拍賣師走上前去,掀開紅布,露出一件籃球大小的玉葫蘆。

    “拍品玉葫蘆,起拍價500萬,每次加價不得少于十萬,正式開拍。”

    隨著拍賣師說完,下面頓時一片嘩然。

    “有沒有搞錯,一個破葫蘆就要五百萬?你看看它上面那斑駁的痕跡,和雜質眾多的玉質。這葫蘆,你去批發市場,二十塊就能批一個。”

    “這家拍賣行想錢想瘋了吧,誰會花五百萬買一個葫蘆啊?”

    “簡直扯淡!”

    許多人冷笑搖頭,準備看拍賣師的笑話。秋逸倫也笑道:

    “港島這邊真是迷信啊,這種風水器具,也能賣出五百萬?能買輛勞斯萊斯了。”

    只有陳凡搖頭,這個玉葫蘆,確實是一件法器,不比當年吳山河拿出來的羅盤差多少的法器。那件羅盤主要是改善周圍的風水,凝聚成一個弱化版聚靈陣。而這個玉葫蘆,則屬于輔助法器,上面刻畫著一道粗淺的清神符,長期佩戴,有提神醒腦,改善體質的功效。

    不過這種法器,陳凡隨手就能制造百把十個,比起他送給安姐姐等人的玉牌差遠了。

    “等等,不對?”

    陳凡忽的目光一凝,似發現了什么,神念猛的探了出去,緊緊籠罩住那個玉葫蘆。

    而此時,那幾個專門等候的人,見到這葫蘆,頓時雙眼放光,如同看見稀世大美女一樣。

    “五百五十萬!”

    “六百萬!”

    “七百萬!”

    幾乎在轉瞬之間,價格就沖到了一千萬之上。

    頓時,整個拍賣會場都轟動了,所有人都沒想到,只是一件破葫蘆,怎么會有這么多人來競拍。秋逸倫等人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不會是假的吧?拍賣行的托?”

    “不是,我認出其中一人了,是港島鄭家的大少,鄭安平!”

    “真的是鄭安平啊,他最近剛和某個女星傳緋聞,上過好幾次新聞的。”

    鄭安平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青年人,穿著一身時尚潮流的衣服,腳下意大利手工訂制的皮鞋在燈光下閃閃發光,翹著高高的二郎腿,身邊一位容貌俏麗的女秘書正幫他喊價。

    “不愧是港島鄭家,一個破葫蘆,都能喊道一千五百萬。”

    眾人嘖嘖稱奇。

    此時,鄭安平喊出一千五百萬之后,那些和他競爭的對手,都有些猶豫了。港島不像內地,一個羅盤法器都能拍出幾千萬,這里術士云集、有眾多大師,法器的價格就較為理性。

    “1500萬第一次!”

    “1500萬第二次!”

    “1500萬第三”

    鄭安平正翹著二郎腿,瞇著眼睛,在慢慢幻想。在他看來,今天這幾個競拍者,沒有一個是他對手,壓根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得到這件法器。

    ‘過幾天就是爺爺的九十三歲大壽了,他老人家最喜歡法器,到時候我把這個玉葫蘆送上。他肯定會極為歡喜。’

    ‘這半年,九房一家占著救活老爺子的功勞,死死把持著財團大權,把我們幾家擠得夠嗆。連鄭安琪那小妮子,都騎在我頭上撒尿。真不知道她走了什么狗運,竟然找到了那么神奇的丹藥’

    鄭安平正以為,塵埃落定時。

    忽的一個平淡的聲音傳來:

    “兩千萬!”

    頓時整個會場一片寂靜。

    眾人目光全部匯聚過去,就見到一個穿著普通的少年,正平靜的舉起手。

    “我的天,兩千萬!就為了買個破葫蘆,他要出價兩千萬?”

    “這是哪家的小孩啊,敢和鄭家大少爭?”

    “不知道啊,看口音,好像是內地游客吧。”

    大家一邊說著,一邊用驚疑的目光掃向陳凡。連秋逸倫等人都目瞪口呆,他們住個五星級酒店,花了五萬塊錢,都有些心疼,但陳凡卻隨手之間,喊出兩千萬的報價,這簡直石破天驚啊!

    “誰?”

    鄭安平猛的睜開眼,掃了過來,見到陳凡后,微微一愣,似沒想到和自己競價的人,竟然如此年輕,不由臉色一沉:

    “兩千五百萬。”

    他堂堂鄭家大少,要是被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孩嚇住了,豈不是把鄭家和他們四房的臉都丟盡了?鄭安琪要是知道,估計要笑破肚子。

    鄭安平本以為,自己這個價格肯定會讓陳凡退縮,畢竟法器的價值是有限的,兩千五百萬已經超出了玉葫蘆的最高價。

    沒想到陳凡淡淡吐出三個字:

    “三千萬。”

    ps:第二更奉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