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54章 熱心的鄭公子

    當陳凡喊出三千萬的時候,連臺上的拍賣師都驚動了。

    港島的上流社會經常拍賣法器,所以對法器的價值都比較了解。像玉葫蘆這種蘊養身體、提振精神、調節人體磁場的輔助法器,一般都在一千多萬到兩千萬之間,兩千五百萬已經溢價。而三千萬,則純粹是冤大頭,不是錢多燒了,誰都不會出這種價格。

    鄭安平神色陰晴不定,港島鄭家雖然有錢,但他這一脈只是鄭家的一支罷了,鄭家的主要財權都掌握在以鄭安琪父親鄭浩昌為首的九房手中。鄭安平這一支,也只分了一家珠寶公司,鄭安平名下只有一棟千尺豪宅和幾輛豪車罷了,這兩千五百萬還是他東湊西借挪過來的。如果不是以給老爺子祝壽的名義,他父親根本不會給他這么多錢。

    如果他父親知道他為了件法器,砸三千萬上去,恐怕首先會打死他這個敗家子。

    見鄭安平都熄火了,其他幾家競爭者自然也沒這個財力,都紛紛望向陳凡。

    “先生,能出示一下您的銀行卡嗎?”

    顯然拍賣公司也不太信任陳凡,畢竟陳凡的面容太年輕了,這樣一個少年,哪怕家庭背景勢力再大,但怎么可能隨手就拋出三千萬呢。在08年,三千萬足以在一線大城市買十棟房子了。

    陳凡不言語,只是掏出了自己常用的工行卡。

    那張工行卡平淡無奇,不是什么百夫長卡,也不是什么花旗黑卡,只是常備儲存資金的一張卡罷了。拍賣公司接過去,查詢余額后。

    很快經理就親自過來,畢恭畢敬的將銀行卡奉上。

    顯然那卡內的一連串零,超過十億的資金,徹底震懾住了拍賣公司。

    “三千萬第一次!”

    “三千萬第二次!”

    “三千萬....第三次!成交,這件法器由大陸來的陳先生獲得。”

    當木槌落下時,整個全場都沸騰了。

    他們看到一位內地來的少年,竟然壓著港島鄭家的大少,傲然奪魁。這畢竟只是個小型拍賣會,不是蘇富比、佳士得的大型秋拍,在那種大型拍賣會上,幾千萬的成交額不算什么,但放在這里,卻是驚天動地。

    “老婆,咱們這次來港島旅游,不虛此行啊。”

    “是啊,國內果然臥虎藏龍,一個小孩都能打鄭家大少的臉,不知道他是哪個大家族的孩子,莫非是國內那幾個頂級富豪的私生子?”

    眾人議論紛紛。

    錢璐璐等人都看直了眼,她們平時買個包包,花幾千塊都心疼要死。陳凡平時穿著幾百塊的地攤貨,看著平凡無奇,一出手就豪擲三千萬,讓她們見識到,什么是真正的世家子弟。

    哪怕是秋逸倫,勉強維持住神色,眼中也帶著一絲敬佩。他們家產雖然也是以億來論,但那都是他父親的,他平時能到手的零花錢也就幾十萬罷了。哪如陳凡這樣豪邁。

    只有齊王孫微微垂目,神色不動。

    而周清雅則目中閃爍不定,似確認了什么,越發堅定了心中某個想法。

    此時,拍賣會已經將法器裝在密碼箱中,送上的時候,眾人的目光都盯著銀色的密碼箱,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寶物,值三千萬。

    陳凡毫不在意,提了箱子就想走,這時,突然一群人擠了過來,攔在陳凡身前。當頭一位穿著時尚的青年男子笑道:

    “這位小兄弟果然豪氣啊,介紹一下,鄙人鄭安平。”

    旁邊的秘書介紹道:“鄭董是孟大福珠寶公司的董事,鄭中明老爺子的嫡孫。”

    鄭安平一臉微笑,似是得意。

    畢竟他雖然輸了競拍,但論身份,整個港島也找不到幾個超過他的。鄭家可是港島十大家族之一,聞名華人圈的大富豪。國內便是來個一省首富,都得給鄭家三分薄面。

    “哦。”陳凡面色不動,淡淡道:“有事嗎?”

    “鄭董想和你私下談談,之前拍賣的法器的事情。”鄭安平不言,但旁邊的俏麗秘書清脆道。

    “沒興趣。”

    陳凡冷冷回了一句,轉身就要離開。

    鄭家的名頭能鎮住其他人,但在陳凡面前沒用。況且鄭家還欠他一百億呢,這雖然是鄭安琪答應的,但卻需要整個鄭家來支付。

    “等等,這位先生。”鄭安平見狀,眼中露出一絲陰霾,但還是擺出笑臉道:“陳先生恐怕剛來港島,對法器之類不太了解,正好我這邊請了位有名的風水大師,不如讓他幫您看一看,鑒別真假如何?”

    鄭安平這話一出,秋逸倫等人心動了。

    “是啊,老大,您一句話不說,就砸錢拍下了這玉葫蘆,我們都不知道真假啊,不如跟著鄭董去請大師看一下吧。”秋逸倫道。

    齊王孫也難得開口一句:

    “法器比古董更難識別,非專業人士,絕難分辨。”

    其他幾人也連忙鼓動,大家都處于好心,不忍見陳凡三千萬打水漂。

    陳凡見狀,微微皺眉,但很快又松開,欣然答應道:“也好。”

    于是一行人在鄭安平的帶領下,出了希爾頓酒店,乘著酒店派的專車,一路開到了港島著名的Vasco餐廳。

    “這家餐廳是頂級的西班牙餐廳,專門聘請了米其林七星級名廚馬丁·貝拉薩迪奎的得意門生,他們家的伊比利亞火腿、烤豬和墨魚飯都非常出名,滋味鮮嫩,原汁原味,地道的西班牙風格。每個人都需要290美元,并且不提前預定的話,都訂不到。”

    鄭安平作為港島人,對餐廳如數家珍。

    他畢竟是大家族豪門出生,一旦將自己的學識和風度彰顯出來,頓時舉止優雅,如同一位上流社會的紳士。

    港島這邊受英國的影響很重,所以各大家族對子女的家教都是按照英國貴族子弟培養。哪怕背后再齷齪,表面也是風度翩翩。把錢璐璐等人看的眼中閃光,便是周清雅都露出一絲欣賞神色。

    畢竟比起秋逸倫等毛頭青年,鄭安平已經踏入最有味道的男人時光,否則也不會憑借魅力,折服一位當紅女星。

    “我和大廚認識,到時候會請他親自為我們下廚。”進了包廂,鄭安平紳士的為周清雅等人拉開座位坐下后,才看向陳凡道:

    “袁大師要等一會才來,不如小兄弟讓我們看一下拍賣的法器吧。”

    他之前一番做派,成功迷惑了秋逸倫等人,都以為他是熱心的豪門公子哥,頓時紛紛慫恿陳凡把法器拿出來看看。

    陳凡也無所謂,就憑這群肉眼凡胎,哪能看出玉葫蘆的真正奧秘。

    他打開密碼箱,取出玉葫蘆。近距離觀看,會發現,這個有成年人巴掌大小的玉葫蘆,上面雕刻著神秘的紋絡,似符非符,似陣非陣。材質比較粗劣,滿是雜質,但雕工非常精美,而且仔細摸的話,會發現玉質很細膩,足以媲美最頂級的羊脂玉手感。

    眾人小心翼翼的打量觀察一番后,實在看不出這東西價值三千萬。

    秋逸倫忍不住道:

    “老大,你三千萬就買這個,太不值了吧,這葫蘆最多值個幾百上千啊。”

    陳凡還未說話,旁邊的鄭安平已經笑道:“看來逸倫不知道法器啊,再普通的法器,也在幾百萬以上。這件玉葫蘆,有清神定魂,滋養肉身的功效。拍個一兩千萬是很正常,只不過三千萬確實多了點,超過了價格。”

    說完鄭安平搖頭,似在遺憾陳凡花錢太多。

    陳凡依舊不為所動,不緊不慢的將玉葫蘆收回。鄭安平見此,眼中的陰霾更盛,這時,那位袁大師姍姍來遲。

    讓大家驚訝的是,袁大師并非傳統的仙風道骨、皓首白須的老者,而是一位穿著中山裝,非常儒雅的中年人。

    “鄭少,聽說你得了件法器,我特地趕來一看啊。”

    袁大師哈哈笑道。

    “袁桓你猜錯了,這一次不是我,而是我身邊這位小兄弟財力更勝一籌,三千萬拍了下來。”鄭安平笑著說道,絲毫不以自己競拍失敗為恥的樣子。

    “哦?三千萬拍一件養身法器,這個價格似乎超了些。”袁大師微微皺眉,不過很快松開:“小兄弟如果不介意的話,不妨讓我看一下,幫你鑒別下真假。”

    鄭安平也在旁邊道:

    “袁桓大師是港島著名的大師,當任國際風水玄學會的常任理事,在好幾家風水公司掛名。曾經師從過周道濟周大師。”

    “哪里哪里,鄭少過獎了,周大師只是曾指點我幾句罷了。”袁桓淡淡一笑,但眼中的得意之色,怎么都沒法抹去。

    周道濟是公認的港島第一大師,據說其術法、風水、道術,獨步五十年,執南方風水界牛角。能夠得到這樣一位大師的指點,袁桓怎能不自傲。

    被鄭安平這一說,秋逸倫等人將信將疑,畢竟他們對風水玄學這一脈知之甚少。

    倒是陳凡能感覺到,這位袁桓確實是個入道者,而且踏入了入道中期,和他曾經見過的吳山河差不多。當然現在的吳山河,早就遠超袁桓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