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55章 假的法器?

    “是啊是啊,你快把玉葫蘆給袁大師看看吧。”

    錢璐璐等人催促道。

    無論如何,袁大師這閃耀的頭銜和鄭安平表露出的氣質身份,都顯示這兩人的學識和見識遠超眾人。讓他鑒定一下是最保險的。

    “也好。”

    陳凡端坐不動,意味深長掃了袁大師一眼,才淡淡點頭。

    他將玉葫蘆從密碼箱中取出,推到袁大師身前。袁大師見到玉葫蘆那一刻,眼中閃過一絲貪婪之色,不過很好的被他掩蓋住了。

    只見袁大師小心翼翼的取出玉葫蘆,仔細打量一番,之后凝神聚氣,又是捏動法訣,嘴里又念念有詞,最后做完一番后,才放下玉葫蘆,長嘆一口氣。

    “袁大師,怎么了?”

    秋逸倫等人急忙問道,這可是價值三千萬的寶物,如果被證明是假的,那陳凡的三千萬就打了水漂。哪怕他是金陵陳家的子弟,但敗了三千萬,陳家也饒不了他。

    “鄭少你這次算是打眼了,這可不是什么具有清神醒腦、蘊養肉身的法器,只是一件普通玉器罷了。”袁大師搖頭,神色中帶著一絲惋惜。

    “啊?”

    秋逸倫幾人大急,他們最怕的就是這個。

    盡管他們不知道法器是什么,但假如真的價值三千萬的話,那說明陳凡沒有買虧掉,至少轉手可以賣給別人。但要是被鑒別成假的,那玉葫蘆就價值,就瞬間暴跌幾千倍,幾萬倍。

    “這可是希爾頓酒店舉辦的拍賣會,怎么會有假貨呢?”錢璐璐不甘心的問。

    “呵呵,法器之妙存乎一心,肉眼凡胎豈能辨認?假的就是假的,真不了。”袁大師冷笑一聲。“便是蘇富比的頂級拍賣行,尚且有假貨,何況是區區一家小型拍賣會呢?”

    “拍賣這東西,純粹靠個人眼力,尤其是法器,最具風險。”

    被袁大師這一說,眾人一時也找不到反駁的話語。

    倒是鄭安平皺眉道:“袁大師,你不會看錯吧。我可是接到消息,特地趕過去的。而且它從外表上看,確實和法器非常相似啊。”

    “罷了,鄭少你既然問了,我就實話實說吧。”袁大師似是看在鄭安平的面子上,才多說幾句。

    他指了指桌子上的玉葫蘆道:“你們看它上面刻畫的符箓,確實很像法陣。但法器最重要的是上師真人的蘊養,以真氣法力灌注其中,才能聚成法器。這件玉葫蘆嚴格意義上來說,只是一件半成品,法器的胚子。”

    “若落入頂級大師的手中,自然能煉制成真正的法器。普通人拿去,就像帶著一大堆汽車零件回家,難道能自己組裝成一輛汽車不成?”

    聽到袁大師所言,秋逸倫等人頓時面如土色。

    原料和成品之間的差距之大,誰都明白。就像許多稀世木雕作品一樣,在沒有大師雕琢之前,它們只是一塊爛木頭。

    鄭安平聞言,也不由臉色一變,長嘆口氣,略帶歉意的看向陳凡道:

    “陳兄弟,我沒想到這法器竟然是假的,害得你損失了三千萬塊錢。這是我的錯。”

    他一臉悲天憫人的樣子,仿佛是自己害的陳凡花了三千萬。

    秋逸倫等人見狀,盡管心中痛惜,但對這位鄭公子心中紛紛好感大升,能夠這樣對陌生人推心置腹的,看來豪門之中也不全是紈绔子弟。

    “等等,什么都是你一口所言,你說真就是真,說假就是假,我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突然,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

    眾人看去,只見周清雅在一旁,雙手抱胸,冷冷的道。

    秋逸倫等人一愣,然后迅速反應過來。

    是啊,在場能鑒別法器的,只有這位袁大師。大家對法器到底是什么還一頭霧水呢。法器的真假,還不都憑他一張嘴說的嘛。

    他們之前被鄭安平的身份地位鎮住了,現在仔細一想,發現確實有不少問題。有幾個心思通透的,已經在猜測,是不是鄭安平和袁大師在聯手做套。

    畢竟鄭安平和陳凡爭奪法器,失敗后請來個袁大師,這袁大師一上來,就把法器鑒定成假的,之后說不定就能用極低價格,從陳凡手中買走。

    “看來這位小姐不太相信我啊。”袁大師也不生氣,依舊風姿儒雅道。

    “你們這種神棍我見的多,平時掛個什么風水咨詢公司、周易協會會長的名頭。見了人就說你這人運道不好,需要買什么什么,才能消災解難。最后把人搞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周清雅眼中閃過一絲惱怒,冷聲道。

    顯然她的家人,被這類騙子騙過。

    “周小姐,袁大師絕不是騙子。”鄭安平正要辯解,旁邊的袁桓早哈哈大笑出來:“你們內地那些不學無術的神棍,怎能與我們真正的風水術師相提并論?”

    “我袁桓出道十余年,這雙眼睛,鑒定過的法器不知凡幾,從未出錯過。平時請我去鑒賞的,都是達官貴人,不是鄭少在這里,區區你們一群小孩,也配請我?”

    “袁大師,袁大師,大家都是朋友,何必說這些呢。”鄭安平趕緊出來打圓場。

    包廂內一時也冷場了,盡管周清雅等人心中懷疑,但也不敢斷然肯定。而且這樣的話,當場說出來,必然要得罪這位鄭家大少。

    這里可是港島,不是金陵。鄭家在港島的力量,遠超過任何地方。

    “也罷,看在鄭少的面子上,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法器。”

    袁桓冷哼一聲,一伸劍指,催動法訣。

    只見他手腕間帶的一串手環,猛的震動起來。那串手環是由眾多雕刻著復雜花紋的的玉石、骨珠組成,中間是空心的,這一震動,里面頓時傳來一陣尖銳的呼嘯之聲,這聲音瞬間傳遍全場,籠罩整個包廂,如同鬼哭狼嚎一般。

    而陳凡等人,幾如墜入阿鼻地獄。

    他們耳邊全是凄厲的尖叫,眼前是諸多幻想,如同惡鬼撲面而來,周身狂風大作,把人吹的暈頭轉向,仿佛要跌倒一般。

    “啊!”

    幾個女孩立刻叫了出來。

    她們等人什么時候見過這種情況,頓時嚇得心驚膽戰,肝膽俱裂。

    便是之前雙手抱胸,態度冷傲的周清雅,也滿臉慘白,死死的抓住身邊陳凡的胳膊不放開。就如同一只鵪鶉一般瑟瑟發抖。

    只有齊王孫和陳凡在這諸多幻象中,面色不動。

    “術法之道,奧妙非凡,豈是凡人能夠想象。”

    袁大師悠然的聲音傳來。

    隨著他的話,周圍的幻想頓時消失不見,眾人又回歸包廂,重見天日。眾人看去,只見袁大師端坐在椅子上,一派淡定從容之氣,盡顯大師風范。

    此時,所有人看他的目光,已經截然不同了。

    “這是真正的大師,有法力的大師啊!”

    秋逸倫吶吶道。

    錢璐璐等人也連連點頭。她們之前不信,但現在信了,這位袁大師揮手之間,就把眾人拖入地獄般的景象中,然后又反手送了回來。這不是大事是什么?

    便是鄭安平,曾經好幾次見過這些大師們施法,但每見一次心中還是驚懼萬分。更不用說秋逸倫等人,他們只是普通人,何曾見過這樣鬼神莫測的手段,都嚇得臉色蒼白,如見神明。只有陳凡和齊王孫還能端坐不動,這讓袁桓高看了兩人一眼。

    “現在,你們信了嗎?”袁桓端著姿態,淡淡道。

    “信了,袁大師,我們信了。”錢璐璐幾人,如同小雞啄米般點頭。

    “我這件海蜃手鏈,是經過幾位南派大師加成過的法器,需要入道的修為才能正式催動。”袁大師搖頭道:“至于這件玉葫蘆,只是個法器胚胎罷了,至少需要被有法力的人蘊養三年以上,才能成為真正的法器。落在我們這一行手中,說不定還能賣幾個錢,給你們普通人,只是一件普通玉器,連百千塊都不值。”

    這一次,包括周清雅在內,幾乎所有人都信了他的話。

    袁大師這等具備力神通的人物,怎么會輕易說謊呢?況且他有這種手段,想要什么直接奪了就是。

    “陳兄弟,你也看到現在這情況了,玉葫蘆是假的,普通人要之無用。只有大師才能將之蘊養成法器。”鄭安平貌似好意的勸道:“你不如就將它賣給袁大師吧,好歹可以止損一點。”

    “我什么樣的法器沒有?區區一個法器胚胎算什么,你便是把他送給我,我都懶得要。”袁桓冷笑搖頭道。

    秋逸倫幾個人,此時對袁桓已經信服的五體投地,頓時紛紛哀求。在他們,以及鄭安平的勸說之下,袁桓才勉為其難道:

    “罷了罷了,我出三十萬吧。三十萬買個法器胚胎,已經算很高價格了。畢竟我拿回去之后,要用法力溫養數年之久。”

    一眨眼間,三千萬變成了三十萬,暴跌一百倍。

    同伴們都看向陳凡,盡管他們也很心痛,但這已經是他們能勸說的最好結果了。

    “三十萬?”一直冷眼旁觀的陳凡,臉上露出嘲諷的笑容。“三十萬就想買走這個玉葫蘆,誰給你的膽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