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56章 玉葫蘆中的寶物?

    “你什么意思?”

    袁桓立刻臉色變了,他作為港島知名的風水大師,雖然不如周道濟、黃文澤等人名氣極大,但也時常出入達官貴人之家,是諸多富豪的座上賓。幾時有人敢與他這樣說話?

    “陳先生,如果嫌價格低,我們可以再慢慢談嘛。袁大師也是出于好心,才想買你的玉葫蘆。畢竟它不是法器,除了袁大師這種人,誰會再花錢買個普通玉器呢?”鄭安平打圓場道。

    陳凡理都不理他,慢條斯理的將玉葫蘆拿出來,一邊在手中把玩,一邊淡淡道:“你應該沒有告訴鄭安平真相吧。”

    “什么真相?”鄭安平一愣。

    陳凡這模樣,完全不像一個三千萬拍下贗品的姿態,正常人此時早應該痛哭流涕,悔恨不已。而陳凡卻依舊一副淡定從容,仿佛那不是三千萬,而是三十塊一樣。

    其他人也微微疑惑。

    “我不懂你在說什么。”袁桓面色不變,但眼中閃過一絲慌亂。

    “這確實不是一件法器,它上面雖然雕刻著陣紋和符箓,但并沒有灌注法力,如你所言,它是一件法器胚胎,不具一絲一毫的效果。”陳凡平靜的說著。“可是你卻告訴鄭安平,這是件具備凝神清心的法器,慫恿他拍了下來,其實它根本沒用。”

    “什么?”鄭安平聞言,臉色一變,猛的看向袁桓。

    秋逸倫等人也發現不對勁了,頓時一言不發,緊緊盯著這二人。

    “可惜你沒有想到,我竟然會橫插一手,以三千萬的價格從鄭安平手中搶了下來。所以才匆匆趕來,揭露這法器的真相,想讓我知難而退,將它轉讓給你。”不給袁桓辯解的機會,陳凡接著道。

    “而鄭安平還以為你在幫他爭這玉葫蘆。所以附和你的話,卻不知道,從頭到尾,你都沒準備將玉葫蘆給他。”

    陳凡這話一出,鄭安平臉色徹底陰沉下來,死死看著袁桓道:

    “袁桓大師,他說的是真的嗎?”

    “鄭少,你聽我解釋。”袁桓擠出一絲笑容。

    “我為爺爺九十多歲大壽準備的壽禮,你竟然敢騙我?”鄭安平陰森森的說著,目光鳩視,再無一絲優雅的豪門公子哥風度。

    “鄭少,我這也是沒辦法,最近手上的錢全投進股市里面了。只好請您幫忙拍下這玉葫蘆,您放心,我到時候一定會找一件合適的法器,讓您當壽禮的。”到了這種情況下,袁桓無奈,只能解釋道。

    “哼。”

    鄭安平冷哼一聲,但沒有再追究。

    袁桓好歹也是一方大師,地位實力和他差不多。雖然被袁桓利用了一把,但既然得到袁桓的許諾,也就算了,畢竟他沒損失什么。

    “小子,你竟然憑著蛛絲馬跡就猜到真相?”袁桓轉過頭來,看著陳凡,目光不善道。

    “不是,我聽到你們打電話的聊天罷了。”陳凡聳聳肩。頓時把袁桓兩人氣的吐血,他們完全沒想到,自己的電話竟然被陳凡聽到。

    “你既然知道了,那就乖乖將玉葫蘆雙手奉上,否則你是走不出港島的。”既然真相被揭破,袁桓索性也不再掩飾,威脅道。

    “這里可是港島,法治社會,你還想強搶不成?”

    錢璐璐立馬跳起來道,秋逸倫等人也同時站起身來,面色不善看向袁桓。

    他們之前被袁桓的手段驚住了,現在反應過來袁桓在欺騙他們,頓時心中滿滿的怒火。

    “哈哈?法律?那是什么東西?”袁桓哈哈大笑著起身。他推門前,扭頭對陳凡等人一笑:“強搶多低級啊,我會讓你們乖乖雙手奉上的,而且讓你們一點報警的證據都沒有。別忘了,我可是一位術士。”

    他說完,轉身離開,仿佛完全不在意陳凡等人去報警或逃離般。

    鄭安平也趕緊跟著離開,包廂內只剩下陳凡六人,互相大眼瞪小眼。誰都沒想到,事情會如此峰回路轉。那個道貌岸然的鄭安平和袁大師竟然是合伙做套的騙子。

    “老大,你怎么知道他們是騙子的,真的聽到他們打電話?”秋逸倫疑惑道。

    陳凡淡淡一笑,沒有回答。

    總不能告訴他們,自己的神念時刻籠罩全場,早就聽到鄭安平和袁桓的計劃了吧。如果不是為了見見幕后主使者,他連來這趟都不會跟著來。

    區區鄭安平罷了,有什么資格讓他陳北玄專門赴宴?

    “這下糟糕了,那個袁大師雖然是騙子,但他的手段可是真的厲害,有法力神通的。”周清雅秀眉緊蹙道:“我們要不要報警或者趕緊離開啊。”

    周清雅此言一出,頓時全場寂靜。

    是啊,大家剛才親身體會過袁大師的法術,那種將人拉入阿鼻地獄的手段,著實可怕。想到要與這樣一位有法力的大師為敵,她們就有些心中顫栗。

    他們只是一群普通學生罷了,雖然家世不錯,但哪能得罪袁桓這等人物?

    齊王孫眼中光芒閃耀不定,似不知在想什么。而陳凡毫不在意道:“放心吧,剛才他只是借用法器,施展一些幻術,并沒有真的殺傷力,隨口嚇唬你們罷了。”

    “啊?你怎么知道?”秋逸倫驚訝道。“而且老大你了解法器?否則怎么會三千萬拍下這個玉葫蘆?”

    眾人也都轉頭看向陳凡。

    “別忘了,我可是來自金陵陳家。”陳凡聳聳肩。

    金陵陳家是塊響亮的招牌,作為金陵近幾年最具有傳奇色彩的家族,尤其在沈家覆滅后,陳家已經披上了神秘的面紗。想到陳家背后的眾多傳說,秋逸倫等人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只有周清雅詫異的看他一眼。

    她可是知道陳家與傳說中的陳大師關系匪淺,難道陳凡曾經跟著那位陳大師一起學過法術?畢竟陳大師在傳說中,可是一個人滅掉整個沈家的存在。

    幾個人吃完大餐后,都沒心思玩了,紛紛回到酒店睡覺。

    而此時,中環某個小區的高樓的21樓住宅內。

    袁桓和鄭安平正坐在沙發上面,喝著小秘書泡的茶。

    鄭安平的秘書此時回到家中,將職業套裝換下,換了件平常家居的服裝,如同貼心的小媳婦般,將水果送到鄭安平嘴邊。

    “鄭少你這房間深處鬧市,金屋藏嬌啊,誰都沒想到你還有這樣一處住房,恐怕連鄭家的幾個大老爺都沒料到吧。”袁桓意味深長的笑道。

    “呵呵,最近家里面是鄭浩昌那房掌權,我若不小心一點,被他們抓住把柄,恐怕連每個月那點分紅都要被扣了呢。”鄭安平憤憤不平道。

    “哎,這個是誰都沒想到的。一年前,我當時見過鄭老爺子一面,本以為他壽元將近,藥石難醫,沒想到硬生生被鄭安琪找到神藥,救了回來。”袁桓嘖嘖稱奇。

    這也是整個港島修煉界非常奇怪的,要知道,能夠延續壽命的丹藥,無不是最頂級的神藥。要么是千年老藥,要么是極品丹藥。無論哪一種,鄭家都不太可能得到,偏偏鄭安琪找到了,而且似乎沒付出什么代價。

    “算了,不提敗興的事情了。”鄭安平搖了搖頭。“袁大師,你費盡千辛萬苦,不惜欺騙我,也要弄到的那個玉葫蘆,到底有什么用?就為了個法器胚胎嗎?”

    “自然不是這樣簡單。”袁桓尷尬一笑道:“不止是你,這次前去參加拍賣會的那幾個人,消息都是我泄露給他們的。”

    “什么?”鄭安平臉色一變,頓時面容嚴肅起來。

    “我本以為,玉葫蘆必然會落在你們其中一人手中,沒想到最后卻被個大陸仔得到了。”袁桓搖頭,長嘆口氣。

    “這玉葫蘆有什么秘密?”鄭安平皺眉,不解道。

    “也罷,告訴你也無妨。”袁桓想了想,最終咬牙道:“這個玉葫蘆,其實是一位風水界同道的藏品,我曾經在他的珍藏室中見過,被我無意發現,里面似乎藏著一件寶物。可惜當時那位同道怎么都不愿賣。后來那位同道死去,他子女決定將藏品拍賣出去,我接到消息后,才迅速通知你們。到時候無論你們誰拍到藏品,我都會以一件法器交換。”

    “寶物?”

    鄭安平聞言,眼睛一亮。

    “到底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和傳說中的某件法寶很相似,可是那個傳說太荒誕了,根本不可能是那件東西。不過哪怕只是件贗品,都具備極大神通。”袁桓微微皺眉道。“當然,無論正品還是贗品,它都只有修道者才能使用,鄭少你只是普通人,拿到手中一點用都沒有的。”

    “這樣啊。”

    鄭安平頓時死心下來。

    他知道不少法器,比如袁桓戴的的蜃龍手鏈,就是只有術士才能使用的攻擊法器,普通人得到,根本沒用處。

    “對了,你準備怎么對付那幾個大陸仔?”鄭安平略帶好奇問道。

    “呵呵,想要拿捏幾個內地來的學生,還不簡單嘛。這里可是港島,我們的地盤。”袁桓冷笑一聲。

    鄭安平正要贊同點頭時,耳邊突然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

    “是嗎?”

    他們驚駭回頭,就見到一個少年,正站在窗前,神色漠然的看著三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