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57章 養劍葫

    強烈推薦:

    “你你怎么進來的?”

    鄭安平首先顫抖著手指,驚恐道。

    他這一座金屋藏嬌的小屋可是特意買到21樓,盛世花園這個小區也是港島有名的高檔樓盤,配備眾多警衛,從入門開始,就需要連續刷卡,樓道密碼門甚至要用到指紋解鎖。這么復雜的安保措施,可以保證便是一只蚊子都飛不進來。

    陳凡卻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窗前,而且門一點打開的痕跡都沒有。這讓鄭安平心中一股寒意直升,這是人還是鬼魅啊。

    “大陸的陳小子?”

    倒是袁桓見多識廣,他畢竟是修行界人士,知道許多武者或入道者,都擁有鬼神莫測之能。攀爬墻壁之類算不得多大事情。

    他眼睛微瞇,寒光凌冽:“我還沒去找你,你竟然敢送上門來?”

    “你剛才想殺我?”陳凡絲毫不受威脅,慢條斯理的走到酒柜前,倒了杯紅酒。

    這個掛式酒柜是鄭安平專門找人安裝的,上面儲存著不少他從全世界各地收集來的名酒。比如50年份的尊尼獲加,尊榮極品威士忌等等,都是他用來和小秘書助興的。而陳凡開的,就是酒柜中最貴的一瓶,白馬酒莊的1847年份干紅,據說曾經是美國總統杰斐遜的最愛,每瓶的拍賣價格在13萬美元以上。

    鄭安平看到,眼角就抽搐一下,這瓶酒,平時他都舍不得喝,一口就是一輛車啊。

    “是又如何?你們不過是區區幾個內地游客罷了。死了也就死了,港島每年,不知道失蹤多少外地游客。”袁桓此時已鎮定下來,坐在沙發上,臉上掛著笑容道:

    “不過我沒想到,你竟然是一位同道。看你身上并無法力波動,應該是修行內勁的武者吧。”

    “他是內勁高手?”鄭安平聞言大驚。

    身為港島鄭家這等豪門大族的子弟,他雖然對武道界了解不多,但也清楚內勁武者的可怕。鄭家之中就有幾位內勁武者效力,其中一位還是南派洪拳內勁大成的高手,可以一個人,赤手空拳力敵十數個精銳特種兵。這樣的武者出現在如此狹窄的房間內,幾乎代表著彈指就能取他性命。

    想到這,鄭安平冷汗就流了下來,雙腿開始發顫。

    “呵呵,他便是內勁武者又怎樣?這里是港島,術法之都,可不是他們武者放肆的地方。”袁桓依舊翹著二郎腿,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況且你可是鄭家大少爺,他若敢殺你,還能逃出港島?”

    “也是啊。”

    鄭安平聞言,不由心中松了口氣。

    內勁武者雖然可怕,但港島的精銳特警隊也不是吃素的,更有諸多大師坐鎮。鄭家乃是赫赫有名的大家族,他的子弟若死去,鄭家怎會輕饒?到時候一個懸賞令發出去,不知道有多少地下世界的雇傭兵、獵人會蜂擁而來。所以那些武者雖強,卻不敢輕易招惹頂級富豪。

    “小子,看在你是同道的份上,我不過多追究,乖乖雙手奉上玉葫蘆,否則你是知道我們術士的威力的。”袁桓眼中帶著絲絲寒意,威脅道。

    “你說這么多話,是為了拖延你釋放的法術嗎?”

    陳凡輕抿一口紅酒,隨口問道。

    袁桓聞言,頓時瞳孔一縮。他從陳凡出現在屋內時,就感覺不妙,于是表面上擺出一副鎮定自若的態度,其實雙手縮在背后,**捏動法訣,調動法力,想要釋放一個大型法術。

    術士與武者最大的區別在于,如果不借用法器,術士釋放法術往往需要時間。而這個世間,足夠武者殺他們十次都不止。但術法詭異,可以無聲無息殺人,在現代社會中,很少有正面交手的時候,所以很多武者更忌憚術士,怕一不小心就死在他們的術法之下。

    “去死。”

    這時,袁桓終于將法術施展出來。

    只見一道呼嘯的煞氣凝聚成形,在空中一個盤旋,如同浩蕩的長風般向陳凡沖去。這煞氣無形無色,幾乎肉眼無法看見,只能感覺到一股氣流。

    但它威力極大,是由天地間的兇殺陰氣凝練而成,專門掠奪生命。生物一旦被煞氣沾染到,頓時就會被打破體內的生機平衡,如同掉入冰窟窿一般。

    鄭安平和他的小秘書就有這種感覺,明明是10月份的秋天,港島又地處南方,還很炎熱。但此時卻仿佛踏進寒冷的冬日,身上單薄的衣衫凍得瑟瑟發抖。而擺在茶幾上面的一株玫瑰花,正好被煞氣沖刷到,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掉。

    “六極陰煞陣!”

    袁桓得意一笑,他雙手結成一個古怪的法印,這法印指向六個方向,仿佛代表著天地宇宙六極,呼嘯的煞氣從天地八方匯聚而來,在法陣中成形,匯聚成一道洪流沖向陳凡。

    “小子,你太嫩了,不該讓我拖那么多時間的。”

    這陰煞陣可是他師門秘傳的攻殺法術,作為南派指玄一脈的傳人,他雖然不能像黃文澤那樣,在一掌之中布陣,但同時借用雙手布下法陣也勉強能做到。

    南派指玄以指掌布陣而聞名,這手虛空成陣的法術,不知道擊潰過多少外敵,其中就包括許多大意的武者。武者雖然肉身強大,但陰煞之氣專門侵蝕肉身,并且攻擊靈魂。恐怕只有化境宗師在這里,才能以肉體硬扛術法攻擊。

    袁桓幾乎懶得再看陳凡的下場。

    他曾經用陰煞陣,活活凍弊了一頭北極熊。陳凡才那點年紀,哪怕是內勁武者,修為又能高到哪去?袁桓這樣想著,隨眼看過去,頓時猛的一呆,如見鬼魅。

    只見陳凡微微張開嘴,空中頓時形成了一個小型旋風,如同長鯨吸水般將這浩蕩的陰煞之氣,盡數吞入口中。

    “怎么可能?”

    袁桓雙眼都快瞪了出來。

    便是他師父在這里,也做不到憑空吞煞氣,這代表著此人的肉身、精神、肺腑之力都強大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幾乎超脫凡人。

    “煞氣太淡了,比起陰龍蘊藏百年的天煞之氣,你這煞氣就像寡淡的清酒一般。”陳凡砸吧一下嘴巴,微微搖頭。

    他之前修煉的虛空煉體訣,就以吞噬各種陰氣、煞氣、魔氣、精氣著稱。區區一點陰煞之氣,怎么可能傷到陳凡,反而相當于給他提供資糧。

    不過陳凡的修為已經到達通玄境界,每前進一步,都需要海量的元氣,這一點陰煞之氣,幾乎沒讓他修為漲多少。

    “逃,立刻逃。”

    袁桓此時心中拿還有半分得色。

    這哪是個小孩,簡直是披著少年皮的老怪物。能夠口吞煞氣,是何等可怕。他區區入道中期的修為,在這樣的存在面前,根本是自尋死路。

    想到這,袁桓就身形猛的暴退,同時催動手中的蜃龍手鏈。

    這一串由玉石、骨珠穿成的手鏈,是由南派幾位頂級大師聯造而成。經過特殊的風水法陣蘊養近半年之久,里面的骨珠是特意區極寒之地的白蛇骨頭打磨,一旦被術士用法力催動,就會釋放出各種精神幻象與幻音。

    “呼啦啦。”

    整個數十平米的大廳內,頓時被術法之力充塞,無數道凄厲的尖叫聲和呼嘯聲環繞。一道道幻象叢生,鬼怪撲騰,仿佛瞬間陷入阿鼻地獄。

    袁桓知道憑蜃龍手鏈根本擋不住陳凡,但他只期望能阻攔一下,讓他迅速逃出房間。至于鄭安平和他的小秘書,袁桓此時已經完全沒法顧及了,先逃命要緊。希望那個老怪能看在鄭家的面子上,饒鄭安平一命吧。

    他正這樣想著,耳邊卻傳來陳凡一聲輕喝:

    “破。”

    這聲音雖小,卻洪鐘大呂一般,帶起無形的波動向四周橫掃出去。擺在桌子上、酒柜上的玻璃水杯、酒瓶如被無形音波掃中,紛紛炸裂。而漫空的術法之力,也被盡數一掃而空。袁桓那被法力催動的蜃龍手鏈,更是在第一時間就爆裂開來,無數骨珠化作漫天花語。

    而此時袁桓已經退出大廳,手已經摸到了門把,就見陳凡微微一招手,他整個人頓時被一股無形巨力牽扯著,瞬間倒飛回去,橫跨十米距離,落到了陳凡腳下。

    “宗師這是宗師啊!”

    袁桓此時已經嚇得瑟瑟發抖,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

    他雖然看不起武者,認為武者粗鄙只知道打打殺殺,哪如修道者智慧淵深、術法詭異。但化境宗師卻不同,修煉到宗師境界,武道已經近乎神通,和術法差距不大了。在一位化境宗師面前,不要說他,便是他師父來,恐怕也逃不掉。

    “你一直在打這個玉葫蘆的主意,現在告訴我,它是什么?”

    陳凡掏出玉葫蘆,放在茶幾上,對袁桓問道。

    袁桓不言語,只是被無形巨力壓在地板上,瑟瑟發抖。

    “哼。”

    陳凡面色不動,輕輕一彈指,立時一道青色刃光劃過半空,如同刀切黃油般,將袁桓的一條腿斬落。

    “啊!”

    袁桓發出一聲慘叫,抱住大腿滿地打滾,見陳凡還要再彈指,頓時支撐不住,哀嚎道:“我說,我說”

    “這可能是養劍葫”

    ps:第一更奉上,今天起來比較早,感覺可以多寫兩章,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呢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