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60章 她欠我一百億

    “他自然不是普通人。”鄭安琪略顯激動的打斷道。

    只要想想陳凡踏天而上,一劍斬龍的風姿,鄭安琪都要渾身顫栗。

    那可是一條長達七八層樓高的巨蛇,連十幾個精銳保鏢都無可奈何,手槍打在它身上幾如撓癢癢般。而道法神秘莫測的石先生在它攻擊下都險象環生。結果這樣一頭百年兇蛇,卻被陳凡一劍斬殺。

    鄭安琪從未在任何一位見過的大師身上,看到類似陳凡的能耐。便是號稱港島第一的周道濟,她雖然隨爺爺拜見過,只覺對方淵深如海,深不可測,但也沒有陳凡那般霸絕日月的氣魄。當然也可能是周道濟深藏不露,已經到了另一個更高深的境界。

    這要是普通人,誰還是普通人?

    “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而是他的另外一個身份。”石先生皺眉道:“如果那人真是他的話,恐怕要有大麻煩了。”

    “可以冒昧的問一下,你們在說的是誰嗎?”寧天辰在旁邊目光閃爍,突然開口問道。

    “天辰,這涉及到我們家族的內部辛秘,所以”鄭安琪露出個歉意的笑容,接著道:“不過他是個非常危險的人,我才讓石先生幫忙打探一下。”

    “沒關系,安琪,我理解的。”寧天辰很有紳士風度的一笑,眼中閃耀寒芒。“你要是有需要幫忙的,隨時可以開口。你知道我在一些灰色的領域,可以幫上很多忙。”

    寧天辰這樣說著,臉上不由自主浮起一絲傲然。

    憑借他老師周道濟的威望,以及自身入道巔峰的修為,這港島的地下世界,哪個大佬、幫會不賣他寧天辰三分面子。

    鄭安琪也適時露出一絲欣喜的笑容。

    她等這句話等很久了。周道濟雖然沒有出過手,但終究是港島第一大師,陳凡若真找上門來的話,未必是周道濟的對手,畢竟陳凡太年輕了,而周道濟已經成名數十年。

    美人期許,讓寧天辰的傲氣又增加三分。

    但石先生卻不這樣看。他回來之后,曾經無數次猜測陳凡的修為,結果每推測一次,他就越絕望一分。普通的修法真人,恐怕都做不到陳凡踏天斬龍的壯舉,便是周道濟,號稱可以在七字之內,凝聚法陣,但是否敵得過陳凡,都在兩可之間。

    尤其是想到大陸朋友傳來的消息,石先生更是驚懼。

    如果消息屬實的話,那么周道濟都得低頭。畢竟,對方可是華夏天榜第一的大宗師啊!雖然石先生不知道,陳凡怎么從一個修法真人,變成化境巔峰的武道宗師。但這不妨礙陳凡的威脅有絲毫減低。

    術法界和武道界,雖然互相之間聯系不多。比起與世人貼近的武道界,術法界更加獨立,更加隱蔽。術法高人小隱隱于山,大隱隱于市。要么在靈山福地中打坐參禪,要么游走于王公貴族之間,身份顯赫。

    但純以正面作戰來說,武道高手的威力更大。便是修法真人被宗師欺入十步之內,也有死無生。如陳凡這樣力壓華夏的大宗師,恐怕得數位修法真人聯手才能敵得過。

    他這樣想著,正要開口告訴鄭安琪時,突然間,一陣鞭炮的聲音響來,諸多禮花筒綻放,無數道彩條被噴在了空中。

    在一片‘happy逼rthday’的聲音中,一個有兩米高,十二層之多的超大蛋糕被推了出來。蛋糕上面滿是各種松露、巧克力、珍貴水果等等。

    “anna,快去切蛋糕吧。”

    在眾人的催促下,鄭安琪只能給石先生一個歉意的目光,投身進生日party中,畢竟比起陳凡遙遠的威脅,還是現在更重要。

    石先生孤零零的站在那,看著被眾人圍在中間的鄭安琪,不禁搖頭長嘆:

    “商女不知亡國恨啊。”

    他早就勸說過鄭安琪與鄭家人,結果知道消息的鄭家老爺子和鄭浩昌都選擇了隱瞞。畢竟比起一百億的資金來說,區區一個陳凡算得了什么?

    洪門在地下世界懸賞十億,就可以擊殺一位宗師。要不是碰上陳凡這種彪悍的存在,普通宗師估計早在無數頂級殺手和殺手之王的追殺下,狼狽逃竄了。

    ‘就看鄭老爺他們的安排怎么樣了。’想起這大半年,鄭家一直在秘密召集精銳保鏢和武者,還從海外招聘黑水公司的安保,但石先生對他們絲毫沒有。

    鄭家的幾個話事人,終究是普通人,對一位修法真人的恐怖了解甚少。他們接觸的周道濟等人,都較為平和,更不用說陳凡后來的身份,更是恐怖。

    而就在鄭安琪開著生日party時,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停在了海岸鉆石的門口。

    陳凡推門而出,注視著這座在黑夜之中,燈火輝明,如同維多利亞港口的一顆璀璨明珠的建筑。他神念瞬間釋放出去,已經籠罩住了整棟建筑。

    陳凡很快就感應到了鄭安琪和石先生的氣息,除此之外,還有好幾個術士的氣機,不過他們最高也才入道巔峰,哪入陳凡的眼。

    “上去吧。”

    陳凡背著手,嘴角擒著笑。

    有鄭安平在前方開路,一路暢通,在一位印度裔侍從的帶領下,陳凡悠然的踏入了生日晚會。既然找到鄭安琪,他反而不著急了。畢竟在他神念的籠罩下,鄭安琪便是上天入地,也逃脫不掉。

    他隨手從附近的漂亮女服務員手中,端過一杯香檳,施施然的向鄭安琪走去。

    比起半年前,此時的鄭安琪如同耀眼的明珠,是整個會場毫無疑問的焦點與中心。她在一群衣冠楚楚的精英男士中間,揮灑自如,牢牢掌控住氣場,掠奪著所有人的眼球。這些平時都是各大公司老總、高管級的商海精英們,此時卻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魅力努力釋放出來,希望能獲得鄭安琪的青睞。

    ‘一朵高級交際花。’

    陳凡這樣評價著。

    盡管鄭安琪可能潔身自好,但她的所作所為,毫無疑問屬于交際花范疇。

    見著這,陳凡也懶得再看,他踏前一步,輕輕喝著:

    “鄭安琪。”

    這聲音雖小,卻清晰的傳遍所有人耳中。

    眾人頓時一愣,直呼別人姓名是非常不禮貌的。一般大家會稱安琪小姐、安琪女士,或者親切的稱呼英文名‘anna’。只有長輩才可以直呼他人姓名。

    “誰在亂叫?”

    不少男士目光不善的看過去,就見到陳凡端著香檳,站在人群之外。

    他的穿著、他的打扮、他的裝束容貌和整個會場格格不入。這里云集的精英們,哪怕長的不怎么樣,但都打扮的衣冠楚楚,皮鞋擦得閃亮,臉上打著蠟,頭發抹油,噴著古龍水。而陳凡一襲休閑服,再配上比較嫩的臉蛋,感覺就像剛從大學走出來的學生一樣。

    “你是什么人?誰帶你進來的?知不知道這里是私人會所,不能隨便闖入。”

    見認不出陳凡,不少人就暗松一口氣,語氣變得冷冽起來。

    陳凡理都未理他們,而是飲著香檳,看向會場中的鄭安琪,欣賞著女子臉上那神色變幻的表情。

    鄭安琪發誓,自己從來沒像現在這樣心情復雜過。

    她見到陳凡那一刻的時候,心中的不敢置信、驚訝、疑惑、震撼、慌忙、恐懼、惶恐幾乎瞬間就充塞心中。讓她直接愣在當場,不知道如何是好。

    鄭安琪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會這么快再見到陳凡,還是在這種場合下。她一點準備都沒有。沒有任何的腹稿、方案,身邊沒有律師、秘書陪同,周圍也沒有精銳的保安保護。

    不過她不愧是那個港島上流社會的女王。鄭安琪很快冷靜下來,冷聲道:“這位先生,我不認識你。”

    “聽到沒有,小子,安琪小姐說不認識你,你還不快離開?”

    “對啊,保安呢?怎么讓他混進來了?”

    諸人大聲說著,大家都是上流社會的紳士,哪怕看陳凡不順眼,最多也就叫個保安,把陳凡攆出去。或者告到警務處,判他個私闖私人禁地的罪名。

    但也有不少人,認為陳凡可能是鄭安琪的小粉絲,畢竟鄭安琪是港島有名的模特,時常出入模特圈。她那混血容貌和魔鬼身材,不知道攫取了多少年輕人的心。

    “anna,你的男粉太瘋狂了,竟然追到聚會來了。”

    “看他年齡才剛上大學吧,anna你真是老少通殺啊。”

    幾個挽著頭發,穿著長禮服的名媛捂嘴偷笑著,她們都是鄭安琪的閨蜜,同樣來自港島各大家族,其中還有一個荊門島賭王的女兒,沒有一家身價低于百億之下的。

    鄭安琪正想解釋,陳凡不是她粉絲時。

    陳凡已經大步上前而來,有想要阻攔他的人,被他輕輕一揮手就甩飛出去。很快,他走到了鄭安琪面前,淡淡的看著這個容貌驚艷的女王。

    “先生,安琪小姐不認識你,請你離開。”

    寧天辰攔在陳凡身前,目光冰冷的道。

    “她不認識我?”陳凡忍不住輕笑出來:“她欠我一百億,卻說不認識我?”

    一百億?

    這個消息一出,頓時全場都驚住了。

    ps:第四更奉上,隨風飄下大盟的13個盟主加更完畢,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五更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