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61章 縛龍法陣

    “一派胡言!”

    正在大家被這個消息震懾住,議論紛紛時,一個戴著金絲邊眼鏡,嚴謹板正的男子走出人群,滿臉嚴肅道:

    “這位先生,你說鄭小姐欠你一百億,可有憑證?”

    “可有欠條合同?”

    “可有銀行的流水?可有擔保人?可有公證人?”

    嚴謹男子一口氣問出來,見陳凡一句話都答不上來,不由臉上浮現輕蔑的笑容:“你什么都沒有,空口無憑就來說鄭小姐欠你一百億。那是不是我明天就能去李超人家,說他欠我一千億呢?”

    他這話一說完,頓時全場哄堂大笑。

    不少淑女不敢像男士那般放肆,只能捂嘴輕笑,但依舊笑的花枝招展,雪白的胸脯一陣顫抖。連鄭安琪臉上都不由付出一絲欣慰。

    “胡律師,你不愧是咱們港島的大律師,言辭犀利如刀,讓這小子一句話都辨別不出來。”有人喝彩道。

    “那是,胡律師當年可是在法庭上,指著官罵的人,逼得官都道歉認錯。區區小孩怎是他對手。”另一人洋洋得意道。

    被稱作胡律師的嚴謹男子,名叫‘胡志誠’,乃是港島赫赫有名的后起之輩大律師,在港島排名第四的嘉德律師事務所當任主要律師。其戰績彪炳,連續十三個案件無一敗訴,號稱精通各種法系。

    “這位先生,你要知道,你剛才的話,其實已經涉及到了誹謗和訛詐罪,如果我一紙訴狀將你告上法庭,你至少要被判三年以上刑期。”

    胡志誠摘下眼鏡,用絨布擦了擦,重新戴上,冷然道。

    “哦?是嗎?”

    陳凡理都沒理他,依舊定定看向鄭安琪。“我曾經和你說過,我可以給你時間,但不要拖太久,我會沒有耐心的。”

    “現在我已經沒有耐心了。”陳凡目光低垂,似在輕嘆。

    “這位先生,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胡志誠眉頭緊皺。“你先是非法侵入私人領地,然后又打傷了幾位身份尊貴的顧客,接著訛詐鄭小姐一百億,最后又開口威脅鄭小姐。這么多嘴,再加上在場眾多證人,足以把你判一百年以上的監禁。”

    胡志誠毫不懷疑,只要打起官司,自己絕對能把陳凡弄個無限期監禁。

    畢竟在場這么多達官富人,他們的能量加起來,足以相當于小半個港島的上流社會。想要把一個普通人弄入監獄,太簡單了。

    別人的也都對胡志誠的話深信不疑,都憐憫的看向陳凡。

    大富豪豈是這么容易觸犯的?你隨便誹謗人家一句,都能把你告坐牢。何況陳凡又是打人又是訛詐呢?

    “聒噪。”

    誰知道陳凡微微一皺眉,然后輕輕一揮手。

    “啪!”的一聲。

    胡志誠就仿佛被一只無形的手掌打中一般,整個人倒飛出去,那十數萬美元從意大利頂級眼鏡公司訂制的金絲邊眼鏡直接被拍成粉碎,而他接連轉破好幾桌酒席,一直砸出了十數米,臉上現出深深的紅印。纖毫必備的掌紋出現在他左側臉上。

    全場死寂。

    所有人都沒想到,陳凡說動手就動手。

    要知道,這可是一位港島排名前四的事務所當家大律師,正常人不要說打他,連罵他一句都不敢。隨時會被他抓著證據告進法庭。

    只有寧天辰猛的瞳孔一縮。

    他壓根都沒看到陳凡怎么出手,就好像憑空有一只手掌拍飛一樣。但這怎么可能,內勁外放,至少是半步化境的修為才能做到。這個少年年紀輕輕,就是一位武道宗師或準宗師?

    而石先生則在陳凡出現的那一刻,就猛的身體一僵,如見鬼魅。別人不清楚,他卻知道,眼前這個平凡的少年,可是威震華夏的天榜大宗師。不要說打一個律師,便是殺了他又如何?港府敢為這點小事,去為難一位天榜宗師嗎?

    “你...你敢打我?”

    胡律師顫抖的摸著半邊眼睛,指著陳凡顫聲道。

    “你再多說一句,我就殺了你。”

    陳凡面色不動,淡淡的吐出這句話。

    哪怕胡律師平時有再鋒利的言辭、可以口吐蓮花,天花亂墜,但此時卻不敢再出一言。陳凡下手太果斷了,他哪敢去賭陳凡的決心。

    別的富豪大少們,見到陳凡悍然出手,不由心中一驚,慌忙四散開去。他們都是金軀,可不愿和陳凡這樣的粗鄙武夫交手。已經有人大喊保安、保安。

    陳凡絲毫沒有理會那些人,而是目光淡漠的看向鄭安琪: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要么還錢,要么償命。”

    鄭安琪那天使般的容貌,刀削斧鑿的面孔,魔鬼般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尊貴的身份等等堆砌出來的絕世大美女,在陳凡眼中,只是一只螻蟻,最多是漂亮點的螻蟻。他絲毫不會為之心動,而饒鄭安琪一分一毫。

    “陳..陳先生。”

    鄭安琪臉上擠出一絲強笑。

    陳凡悍然動手,徹底打碎了鄭安琪的幻想。眼前這個少年,壓根不準備遵從什么合同精神、法律精神之類東西,純粹要以武力碾壓倒地。此時她縱然有天才大腦,億萬家財,卻手無縛雞之力,完全沒法對抗陳凡。

    不對,還有一個人。

    只見寧天辰踏步上前,嚴聲道:

    “先不管安琪到底欠沒欠你一百億,單單憑借你這般肆意妄為,我寧天辰和港島術法界,就絕不容你。“

    誰知陳凡看都沒看他,目光依舊放在鄭安琪身上。

    寧天辰見狀眼中一冷,怒哼道:“你不要自以為是內勁武者,就敢無視一切。港島各大家族中,誰沒有幾位內勁高手坐鎮?更不用說,港島還有眾多大師在,這里是東方術法之都,術士云集之所,豈容你一個區區外來人放肆?”

    “不錯,不錯。我家的保安頭目,也是個內勁武者,還叫什么鎮七山,是螳螂拳的大師。不照樣給我們乖乖打工。小子你不要仗著一點武力就肆意妄為,須知道港島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有人站出來斥責道。

    “有些小家伙總是學了點皮毛,就以為天下無敵。卻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等雖然不通武道,但搏殺商海,錢可通神。請動幾個武者還不是輕而易舉?”另一個人搖頭嘆道。

    在場這些人,都是身價億萬的富豪,或者大家族子弟,雖然對武道界知道不多,但也接觸過一些內勁武者。

    在他們眼中,內勁武者雖然強大,但現代社會,一把槍就能撂倒,強的有限。既然如此,對武者的敬畏之心,自然非常淡薄。

    便是寧天辰都微微額首。

    只有石先生在渾身顫抖。

    這個少年可不是什么普通內勁武者,他是一位化境巔峰的大宗師。可以說軍隊不出,整個地球他都能橫著走,普通武器根本奈何不了陳凡。

    “他們所言不錯,小兄弟,你還是收手吧。”寧天辰傲然道:“我是寧天辰,我師父是港島周道濟。你若知道我的身份,就應該明白,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周道濟?沒聽說過。”

    誰知陳凡淡淡的搖了搖頭,然后身形一晃,就已經閃到了鄭安琪身邊。

    一只手直接掐住了鄭安琪細嫩的脖頸,直接把這位身價億萬的港島時尚女王凌空掐起。盡管陳凡只有一米七多的身高,鄭安琪穿上高跟接近一米八,但她在陳凡面前卻顯得異常渺小無力,如同待宰殺的雛雞。

    “快住手!”

    “放下鄭小姐。”

    “你在找死!”

    陳凡這一下,頓時如同捅了馬蜂窩,整個會場都沸騰了起來,無數保安沖了過來,手中揮舞著膠棒和電擊器,對陳凡肆意怒罵。

    “滾!”

    陳凡眉頭一皺,冷哼一聲,左手隨意一揮。

    一股無形巨力如同海浪一般奔騰出去,頓時把周圍這些保鏢、富豪們打的人仰馬翻,以陳凡為中心的整個方圓十米之內,都空無一片,形成一個巨大的空洞。

    “內勁外放?”

    寧天辰猛的瞳孔一縮,冷聲道。

    他沒想到這個少年,竟然是一位可以內勁外放的準宗師。要知道武道修行雖然比道法容易,但不滿二十歲也太驚悚了。

    不過寧天辰絲毫不驚,他可是港島第一大師周道濟的親傳弟子,三十歲踏進入道巔峰的絕世奇才。只見寧辰天冷笑一聲,伸出潔白如玉的雙手。

    兩只手如同天女散花般飛舞,捏動法印,一道道無形法力在他指掌之間沸騰。

    南派指玄,指掌成陣!

    幾乎不到十秒的時間,寧天辰就已經布出法陣,他比袁桓快了幾乎兩三倍。傳說他的師父周道濟,能夠在七字之間,就虛空凝陣,所以才被公推為南派風水界第一人。

    “虛空成陣,縛蒼龍!”

    寧天辰一聲爆喝。

    只見隨著法陣結成,一股無形的力量猛的從天而降,籠罩住陳凡和鄭安琪兩人。在術法高人眼中,就能看到天地之間,無數道煞氣匯聚而來,最后凝聚成三道如同長蛇一般的術法力量,化作繩索,緊緊的鎖住了陳凡。

    這赫然是周道濟的成名法術:

    “縛龍索。”

    一陣可鎖住蒼龍。

    周道濟憑此法術,術鎖九龍,一指殺宗師,威震港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