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62章 彈指殺人

    縛龍法陣是港島一代大師周道濟,綜合各家風水秘術,九宮飛星、撼龍點、八卦之道糅合唯一,創造出來的秘法。這門法術通過指掌布陣,以法印溝通天地之力,召喚來無窮煞氣,最后凝聚成術法鎖鏈,鎖住敵人。這鎖鏈無形無色,卻如鋼鐵般堅硬,不可掙脫。

    普通的入道者只能釋放出一道煞氣鎖鏈,寧天辰作為入道巔峰的天才,一次招來三道縛龍索,已經出類拔萃,遠超眾人。而他的老師周道濟,號稱術鎖九龍,可以凝練九道縛龍索,便是宗師被困住,也有死無生。

    當年東南亞一位華人宗師,曾經來港島作亂,最后被周道濟以九龍鎖身,一指擊殺。從那以后,周道濟威震整個港島乃至南方,被尊為南派指玄第一。

    寧天辰自信,他哪怕沒有老師周道濟的能耐,但困住一位半步化境并非難事。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陳凡輕輕一掙,啪嗒啪嗒,無形的爆裂聲音就在空中響起來,那三道如鋼繩般堅硬柔韌的術法鎖鏈,竟然被他輕易掙脫。

    “好厲害。”

    寧天辰臉色微變。

    他曾經以兩道鎖鏈,就鎖住了一位內勁巔峰的大高手,半步化境哪怕再強,也不應該強到這種地步。

    “難道我預料錯了,他不是半步化境,而是一位武道宗師?”

    寧天辰心中冒出一個荒誕的念頭。

    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武道宗師是何等人物,如天上神龍。便是他的老師周道濟,雖然殺過化境,但也不愿再輕易招惹一位宗師。畢竟每個宗師的武道、能耐都不同,有些強大的宗師,可以縱橫天下。

    寧天辰雖然這樣想著,手底下卻絲毫沒有慢。

    他迅速散去法印,從背后拔出一把利刃。這把刀長三寸九分,古樸簡拙,通體黑深,不知是什么材質,上面用紅色的顏料勾勒出神秘的符咒,帶著一股遠古蒼茫的氣息,刀柄用不知名獸牙磨制,顯得非常猙獰。寧天辰舉刀在胸前,凝聚法力,凌空一劃。

    “撕啦!”

    空氣仿佛都被劈開般,虛空中響起破風聲,一股凌厲的刀氣從古樸小刀中激.射而出。鮮紅色的名貴地攤,竟然被拉出一道長長的裂痕。這道裂痕一直從寧天辰身前,延續到陳凡面前。

    “春神刀,小真人動真格了?”

    有識貨的,此時就驚呼出來。

    春神刀據說是周道濟未成大師前的護身法器,曾經以此刀,一刀劈開一輛橫沖直撞的轎車。他成就真人之后,就舍棄不用,沒想到竟然傳給了他的最小弟子寧天辰。

    傳聞此刀乃是古巫教派祭祀春神的寶刀,術法高人持刀再手,可以發揮出媲美化境宗師的力量。同樣可以做到近乎內勁外放的手段。

    但陳凡卻看出來,這股無形無色,卻凌厲萬分的刀氣,與宗師的罡勁外放有著本質的區別。宗師是以自身真氣,凝練到極點,最后外放殺敵。而這刀氣,其實是吸收了天地的間某種元氣的,通過不知名的方式轉化成無形刀罡,更類似于陳凡的‘青木氣兵’。

    不過這點刀氣,比起他可斬宗師的青木氣兵,差太遠了。

    “哼。”

    陳凡冷哼一聲,伸出手,屈指一抓,他潔白如玉的手掌,竟然憑空按在了這股凌厲刀氣之上。

    “咔嚓。”

    那股可以劈開鋼鐵的無形刀氣,被他的手掌一按,竟直接拍碎掉。無數勁風四散出去,沖的周圍地面現出道道裂痕。

    “不好!”

    寧天辰瞳孔一縮。春神刀到手后,他曾經試驗過,曾經全力一刀,硬生生把一株兩人合抱的大樹給砍斷。便是宗師也不應該這么托大,以肉身硬扛他的刀氣。可陳凡先是輕易掙脫縛龍索,現在有掌碎刀勁。修為未顯示多少,但這之強大,簡直不可思議。

    “這家伙是肉身進化的S級超凡者?還是修習古瑜伽術的大師?又或者橫練宗師?”寧天辰心思在這一剎那之間,連續轉過無數道念頭。但他刀在念前,已經迅速辟出數道刀勁。并且猛的一跺腳,輕喝一聲。

    他掛在腰間的一塊骨牌,憑空炸裂開來。

    一團火焰嗖的在空中燃起,并且附在了無形刀氣之上。這股火焰非常奇特,竟然是綠油油的,仿佛是骨頭中浮起的磷火,把整個大廳都照的一片慘綠。頓時空中現出三道烈焰刀芒,從四面八方向陳凡劈去。

    這一次,寧天辰已經不在顧忌鄭安琪的死活,全力出手。他雖然口口聲聲說喜歡鄭安琪,但其實內心還是最愛自己,面對這種大敵,分心是大忌,寧天辰怎會不懂這個道理。

    “詛咒鬼火?”

    石先生臉色一變。

    他聽聞周道濟當年得到春神刀時,同時也獲得了古巫教派的部分傳承。

    現代的黑巫教、血巫教、鬼巫教都來自于上古巫道傳承。巫道最擅長驅鬼御蟲、詛咒殺人。這團綠色火焰,別看似溫度極地,其實附和著極為惡毒的詛咒,一旦顫到身上,便是用水都無法撲滅,會一直灼燒人的骨髓,直到把人的整個肉身都燒化掉。

    寧天辰這手段,簡直是要置陳凡于死地。

    不過寧天辰雖然手段盡出,一般的半步化境說不定都會被他斬掉。但石先生可是知道,眼前這位少年,是天榜第一的大宗師。在這等人物面前,什么巫術法器,都如兒童玩具般可笑。他們一拳就可以震碎滄海。

    果然,陳凡眼中一冷,抬手凌空遙遙一招。

    整個大廳布置成生日晚宴的模樣,周圍的墻壁上面,點燃了無數道蠟燭,從遠處看,就如同燭火海洋,燈火明亮。

    但這一刻,漫天燭火,竟然被陳凡凌空拉起,化作一道道細長的火焰,投入到陳凡的掌中。很快陳凡手里就凝聚了一個巨大的橘黃色火球。

    “怎么可能!”

    這一次,寧天辰徹底失色了。

    他發現自己從頭到尾,竟然錯估了陳凡。一開始看他內勁外放,以為是半步化境的武者。之后空手碎刀氣,又以為是橫練大師或宗師,但之后陳凡竟然揮手招火,這等手段,不帶一絲一毫煙火之氣,舉重若輕。赫然是一位頂級控火大師。

    “修法!他是修法真人!”

    寧天辰心中狂叫,不敢相信。

    任你道法再高,也得需要時間,憑借法印、咒術才能溝通天地,凝聚法術。想要像陳凡這樣,一言不發,隨手就招來火焰,只有踏入修法之境的大真人才能做到。

    “去!”

    陳凡輕輕一推,那碩大的橘紅色火球就化作一道長長的火龍,猛的勁射而來。空中的三道綠焰刀氣,直接被火龍吞噬,讓這條火龍又憑空漲大三分,身體上染上一道綠色。

    “該死!”

    寧天辰身形暴退,死命揮舞著春神刀,拉出一道道刀幕。手腕上的佛珠顆顆炸裂開來,化作一道黑色煙氣將他護在其中。

    可是陳凡凝聚全場火焰凝成的火球,豈是那么容易阻攔的。

    “轟隆!”

    大廳內就如同一顆手雷炸開般。寧天辰的身影,直接被火焰吞噬掉,漫天的焰火向四周勁射而去,帶起一片鬼哭狼嚎,那些金軀的達官貴人們,此時狼狽而逃,走的慢的,直接被火焰燒身,臉上起了一片水泡。

    等焰火散去,露出中心寧天辰的身影。

    此時的寧天辰,哪還有之前英俊瀟灑,飄逸出塵的模樣。月白色的燕尾服被燒成灰燼,他滿臉黑灰,頭發焦黃,身上到處都是火焰灼燒的痕跡。要不是最后他老師給予他的護身符,幫他擋了一下,恐怕他此時已經被火球炸的粉身碎骨。

    但哪怕這樣,寧天辰此時也身受重傷,連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啪嗒噠。”

    陳凡提著鄭安琪走到他面前,此時這滿大廳雖然有眾多港島上層社會的精英,以及諸多保安。但卻無一人敢言語。連周道濟大師的親傳弟子寧天辰,在陳凡手下都不堪一擊,何況他們這些區區凡人呢?

    陳凡到了他身前,俯瞰著這個渾身焦黑的青年,在他惶恐的目光中,輕輕一彈指,直接擊穿了他的額頭。

    “唔!”

    寧天辰眼睛圓瞪,不敢置信。他到臨死時,還沒法相信,陳凡竟然敢殺他!

    不止是寧天辰,包括鄭安琪,以及周圍眾人,都瞠目結舌。

    寧天辰可是港島大師周道濟的關門徒弟,視如弟子。陳凡殺他,就是和周道濟結下不死不休的大仇。周道濟坐鎮港島數十年,威名遠播,豈能小覷。

    但偏偏陳凡就殺了,就像碾碎一只螞蟻般,毫不在意。

    “告訴鄭家人,他們欠我的,必須還回來,否則,只有死!”陳凡目光淡漠,說完后提著鄭安琪就離去,這滿大廳的人,無一人敢阻攔,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陳凡抓住這位港島鄭家大小姐,飄然而去。

    孤身而來,指殺寧天辰,擄走鄭安琪。

    陳凡給這群港島的上流子弟,真正表演了一番,什么才是真人宗師的傲慢。

    “哎,鄭家不聽我,現在終于惹來大禍了。”

    站在一旁,冷眼旁觀的石先生,此時長嘆口氣。

    只有躲在角落的鄭安平,眼中流露出一絲欣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