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63章 鄭家震動

    鄭安琪被人當眾在生日晚宴上帶走了。

    這個消息幾乎瞬間就傳到鄭家高層耳中,作為港島屈指可數的富豪家族,鄭家是站在港島之巔的存在。雖然近些年有些沒落,但也能躋身前十。這樣一個掌控數百億資產的龐大家族,其方方面面的人脈幾乎滲透各個勢力。

    無論是港府上層,還是國家部門又或者地下世界,都有鄭家的觸手,自己家嫡女,鄭浩昌的女兒被當眾擄走,這簡直如炸彈一旦,把鄭家人炸的暈頭轉向之于,隨之而來的是滔天怒火。

    “誰敢?誰敢動我鄭浩昌的女兒?”

    位于淺水灣附近一座山上的豪華別墅內,正有一個中年人滿臉怒氣的訓斥道。陪在他身邊的幾個兄弟姐妹,以及鄭家的諸多小輩們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最近半年,鄭浩昌執掌鄭氏財團,大權在握,居移氣養移體,越發有威嚴。連同輩的哥哥都不愿意輕易觸犯這個九弟。何況現在,他唯一的愛女被帶走,下落不明,誰敢在此時觸他霉頭。

    “九叔,我已經打電話給警務處的何處長,何處長派出了特偵隊和行動組,已經趕往海岸鉆石會所,全力調查安琪的下落。”

    旁邊束手立著的一位青年男子道。

    這青年叫鄭安義,是鄭家這一代的杰出子弟,一直被鄭浩昌視為左膀右臂。

    而警務處則是港島最大的警察部門,警務處處長也是港島屈指可數的重量級人物,手握3萬個警務人員,跺跺腳半個港島震動。若不是因為鄭家人被擄,基本不可能驚動這樣的大人物。

    “何處長已經知道了?”

    聽聞這個消息,鄭浩昌怒火才稍顯褪色,但依舊怒氣沖沖道:“他怎么不派人直接封鎖各個街道,嚴查那個狂徒?”

    “九叔,畢竟只是安琪被擄走罷了,何處長也沒法大動干戈。若是老爺子出事,估計就可以下令封鎖全城了。”鄭安義苦笑一聲。

    鄭安琪說破天了,只是鄭家的一個子女,最多算個小明星罷了。她的失蹤,哪能動用全城封鎖?那是驚天動地的大事,國際都要關注的。

    “哼!”

    鄭浩昌怒哼一聲,卻也明白,何處長能第一時刻派出特偵組和行動組,已經算給鄭家面子了。他環視一圈,見諸多兄弟姐妹面上看似關心,但眼底全是幸災樂禍,就知道這半年自己這一房掌控大權,遭到了諸家的妒忌。

    “不過只要老爺子的偏愛還在,他們就動搖不了我的繼承權。”

    鄭浩昌心中冷笑,暗暗盤算,自己女兒被帶走這事,是不是其中一個兄妹干的,畢竟鄭家這些年越發低調,也沒惹什么外敵。哪怕綁架也應該沖著他來,而不是鄭安琪。

    正想著,門外突然傳來一片嘈雜聲音。

    他連忙迎了出去,就見到一位長相雍容華貴的美婦正攙扶著一位老者走下來。老者身后還跟著一位戴著圓銅眼鏡,儒雅秀氣的中年男子。老者雖然已經九十多歲,卻身強體健,面容紅潤,仿佛才五六十罷了。

    “爸,怎么驚動您了。”

    鄭浩昌趕緊上前扶住老者。

    來人正是鄭氏財團的開創者,港島的傳奇富豪‘鄭中明’。

    只見鄭中明中氣十足道:“我若再不下來,恐怕你就要把整個別墅都拆了。”

    “爸。”鄭浩昌一臉尷尬。“我這不是為安琪擔心嘛。她被人當眾擄走,生死不知,我這個做父親的,萬分焦急啊。”

    他一邊說著,一邊惡狠狠的道:“要是讓我抓住那個兇徒,我一定把他碎尸萬段!”

    “哎,我怕的就是這個啊。”沒想到鄭中明卻長嘆一口氣,他坐到沙發上道:“石先生,你把宴會上的具體情況告訴浩昌吧。”

    “什么具體情況?”

    包括鄭浩昌在內,眾多鄭家人都一愣。

    他們剛接到鄭安琪被人帶走的消息,就火急火燎往別墅趕來,并不清楚宴會上真正發生了什么,連鄭浩昌也只知道,自己女兒被人從生日party上強帶走,那兇徒走前還殺了人。

    “是,鄭老爺。”跟在老者身后的石先生微微一躬身,上前一步道:“這次帶走鄭小姐的人,名叫陳凡。他不但帶走了鄭小姐,還當眾擊殺了寧天辰先生。”

    “寧天辰?你說的是周道濟的徒弟‘寧天辰’?”

    一個穿著古馳最新款男裝,頭發油光閃亮的青年驚呼。

    其他鄭家第三代也都一陣騷動。寧天辰號稱小真人,在紈绔圈子里名氣盛大。很多人都知道他在追求鄭安琪,沒想到這樣一位具有法力,來歷非凡的俊杰也死了。

    “不錯,正是寧天辰。”石先生點頭。

    “寧天辰可是有法力神通的大師啊,能殺了他,難道那個人也是個術士?”另一位手持著香奈兒小包,穿著普拉達秋季套裝,畫著濃妝的艷麗女子遲疑道。

    女子約莫二十七八歲,正是女人黃金年齡,雖然不如鄭安琪漂亮,卻也有幾分姿色,尤其深深的眼影勾勒出細長的眼睛,如同狐貍一般,妖媚動人。

    她叫鄭安娜,是鄭安琪的姐姐,曾經勾搭過寧天辰。自然知道這位小情人擁有何等能耐,普通人來的再多都不夠寧天辰一刀斬的。

    眾人再次騷動,這次連鄭家第二代的幾個話事人,都微現凝重之色。普通兇徒不可怕,但一個術士就不一樣了。術士的道法詭異莫測,哪怕是鄭家都不愿意輕易招惹。

    “陳凡?”

    倒是鄭浩昌微微一愣,覺得這名字有些耳熟。

    “浩昌,你忘了,這人就是安琪買藥的那位陳大師。”鄭老爺子跺跺拐杖,沉聲道。

    “是他?那個張口要一百億的狂徒?”鄭浩昌頓時驚叫出來。他雙眼冒火。“這家伙竟然訛詐不成后,上門來擼人了?以為劫走安琪,我鄭家就會屈服,給他一百億嗎?簡直癡心妄想!”

    鄭家雖然號稱千億家產,但更多的是公司股價,真正能動用的財產,也就在三百億左右。憑空拿去一百億,相當于把鄭家一只手剁掉,誰能忍受的了?

    “什么一百億?”

    諸多小輩面面相覷。

    倒是幾個地位比較高的鄭家二代,臉色微變。他們也想起大半年前的事情,不過當時鄭家人并沒在意。畢竟鄭安琪說的天花亂墜,他們也沒有親眼見過陳凡的神威,根本不相信有什么幾十米高的大蛇、踏天斬龍的人等等。認為鄭安琪夸大了自己的尋藥之功罷了。

    這就像要是有人告訴你,說有外星人開著幾十里的戰艦要來地球。哪怕那人是你兒子,你都以為他是不是發了失心瘋。

    人只有親眼所見,才會相信。有照片或視頻,他們都會以為是PS偽造的。

    鄭家同樣如此,他們在現代社會待太久了,哪知道陳凡的威能。

    “他可不是訛詐,當時安琪小姐親口答應一百億的,我也在場見證。”石先生輕嘆道。

    “哪怕這樣,安琪也沒權利主持上百億的交易,他完全可以和我們鄭家慢慢談嘛,這直接上門劫人,是什么道理?簡直是個暴徒!”鄭浩昌怒氣沖沖道。

    “不錯。”幾位鄭家二代都點頭贊同。

    他們可以接受談判桌上的唇槍舌劍,但絕對不能接受陳凡這種強逼著鄭家低頭,拱手送出一百億的行為。

    “現在的情況是,我們要是不答應,不但安琪小姐有生命危險,恐怕整個鄭家都要傾覆。”石先生苦笑道。

    “憑他一個人,就想傾覆我鄭家?”

    老三鄭浩民嗤笑出來。

    其他幾人都面帶不屑之色,鄭家屹立港島數十年,是華人圈有名的大家族,便是港府都不敢輕易動他們,一個少年,就夸海口要滅鄭家?

    “但問題在于,這個人說不定真有此能耐。”石先生面色凝重如水道。

    “他難道是來自于華夏的某個頂級豪門,或者是國外的超級財團或跨國組織?”鄭安義遲疑道。

    眾人也都微微驚疑,在他們想來,想要覆滅鄭家,至少也得是華國的頂級豪門,或者是類似于洪門那樣的大組織,一般人想要顛覆鄭家,簡直癡人說夢。

    “不是。”石先生搖了搖頭,眼中不由露出一絲懼色。“但這人更可怕。”

    “他叫陳凡,有諸多身份,其中一個是江北的陳大師。而另一個,則是陳北玄!天榜第一的陳北玄!”

    “陳北玄?”

    諸人驚詫,眼中一片迷茫。

    武道界離他們太遙遠了,陳北玄的名頭只在武者中流傳罷了。最多地下世界的大佬們可能知道一二,其他人,哪關心武道界的事情?這就像你可能知道某個明星叫什么,但未必知道你們隔壁縣的首富是誰一樣。

    倒是立在鄭浩昌背后的一位穿著西服,氣質彪悍的男子,卻聞言臉色大變,如見鬼魅。

    “怎么,清河,你聽過這個陳北玄?”鄭浩昌詫異的掃一眼男子。

    這個男子是負責整個鄭家安保的的總隊長,同時也是他的貼身保鏢,叫崔清河。據說來自于西南地區,內勁高手,一身武道出神入化,曾經數次從刺殺中拯救了鄭浩昌。所以鄭浩昌對他非常倚重。

    “聽過。”崔清河沉重的點頭。

    “這么說他很厲害?很能打?”鄭安娜略帶輕佻問道。

    “不是很厲害。”崔清河低頭,語態前所未有的凝重道:“而是...”

    “天下無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