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64章 戰書至

    “天下無敵?”

    聞言的鄭家人都齊齊一愣。

    對于非武道界的普通人來說,他們很難理解這四個字代表著何等沉重,何等榮耀以及背后的諸多血戰。但并不阻礙他們了解到,陳凡很強,非常強大。

    “這么說,他非常能打了?”鄭安娜眼中波光流轉,不由自主舔了舔紅唇。陳凡既然這樣強,那是不是代表著,在床上也

    崔清河直接無視了這個私生活非常糜爛的鄭家女,而是看向鄭浩昌。

    此時鄭浩昌有些遲疑了。盡管崔清河說陳凡天下無敵,但他并沒有辦法衡量陳凡到底有多強。一個人打一百個是天下無敵。一個人打一萬個也是天下無敵;一個人滅國更是天下無敵。

    這天下無敵和天下無敵之間,是有差距的。如果只是比崔清河強幾倍的話,那這樣的天下無敵,鄭家并不懼怕,畢竟崔清河再強,還屬于人類范疇,中了子彈會死。小型的熱武器就可以消滅,他自信鄭家雇傭的頂級保安團隊,絕對能滅掉崔清河。

    “什么狗屁天下無敵,我看只是吹出來的罷了。他再厲害,能打得過槍?”老三鄭浩民嗤笑道。

    鄭浩民一向對武者看不起,認為只是群動拳頭的粗人,還不得為錢賣命。

    不少鄭家小輩也都點頭,包括鄭安義在內,都有些不以為然。畢竟這可是法治社會,武者再強大,能抗衡警察軍隊?

    崔清河聞言,眼中閃過一絲怒意。他低頭冷笑,這群凡人,又怎知道天榜第一代表著什么。

    “石先生,如你所知,這位陳凡陳北玄,有多強呢?”鄭老爺子緩緩開口道。

    石先生面現遲疑這色,許久后才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曾經擊殺過海外洪門的大宗師雷千絕,以及血骷髏殺手組織的殺手之王‘黑蝮蛇’。”

    “雷千絕?黑蝮蛇?”

    眾人疑惑。

    雷千絕是誰,大家并不知道,但洪門這個名字,可是如雷貫耳。作為超大型的華人組織,洪門的勢力遍及整個華人圈,鄭家就和洪門中的一位巨頭交好。

    “這個雷千絕,比起雷王索隆如何?”老二鄭浩勛疑惑道。

    鄭家交好的那位洪門巨頭,就是雷王索隆,洪門歐洲地區負責人。港島與英國聯系非常緊密,所以自然結交上了索隆。

    “不用說了。”石先生正想開口,鄭老爺子已經閉上眼睛道:“雷千絕是洪門大宗師,公認的第一巨頭,索隆只是他的后輩,見他都要持弟子禮的。便是洪門總會的會長,也得敬他三分。”

    這一次,所有人同時色變。

    雷千絕是洪門第一巨頭,那身份地位,絕對不在鄭老爺子之下。放眼港島,都只有聊聊幾人可比。陳凡竟然殺了他,還不受洪門報復,逍遙自在。其擁有的實力,簡直可怖可懼。

    什么叫天下無敵!

    他們真正懂了,原來這就是天下無敵啊。

    “這這也太強了吧。”

    鄭安娜捂住小嘴,眼瞳中全是驚駭之色。能壓的洪門低頭,這個陳凡的厲害,已經突破天際。放眼港島,恐怕都沒人招惹的起他。

    “沒想到啊,雷千絕竟然死在他的手下。”鄭老爺子長嘆道:“二十年前,我還在洪門懇親大會見過雷千絕的絕世風采,如今故人竟然化作塵土。”

    一時間,鄭家別墅內無人再言。

    當知道陳凡的實力后,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無形壓力,蓋在了他們心中。便是老三鄭浩民也得承認,這個陳凡,絕對是鄭家的勁敵,甚至有掀翻鄭家的力量。

    “這可怎么辦啊。”鄭浩昌臉上現出一絲焦慮和驚慌。

    “不用擔心,你爸還沒死呢。”鄭中明跺跺拐杖,硬生生的站了起來。“他陳北玄固然強大,但我鄭家也非可任意欺凌。大不了,我這條命還他就是。但想要踐踏我鄭家,那就得從老頭子的尸體上跨過去。”

    “爸!”

    諸多鄭家二代人,同時動容。便是石先生也面現奇色。

    鄭中明是從戰亂年代走過來的梟雄人物,白手起家,創建諾大的鄭氏集團。他身上具備的堅定與意志,遠遠不是鄭浩昌這些后輩可比。

    “老三。”鄭中明輕咳道。“聯絡港島十七家地下勢力與幫派,我要請他們的話事人喝茶。”

    “是,爸!”鄭浩民猛的站起身。

    “老四,打電話給警務處長,要求何處長加強警力,派出特戰隊,保護我鄭家。”

    “好的,爸。”老四鄭浩林躬身道。

    “老七,替我抵個帖子,我要入港府,求見特首。”

    “明白,爸!”

    “老八”

    隨著鄭中明一道道指令下去,整個鄭家都沸騰起來了。鄭家沉淀港島數十年,其積蓄的力量之龐大,遠非沈家、陳家之流可比。便是魏家在鄭家面前,都遜色三分。這是真正的近百年豪門大族,他的能耐,遠遠不能用金錢去衡量。尤其是在鄭中明還活著的時候,這位老爺子,只要在一天,鄭家就不會倒。

    等所有命令下去后,鄭中明轉過頭去,看向石先生:

    “先生替我傳個話,今晚我要去九龍,拜見周道濟,周大師。”

    “鄭老您的意思是?”石先生悚然一驚。

    “寧天辰是他的親傳弟子,弟子被殺,他周道濟還能坐得住?”鄭中明臉上浮現一絲老狐貍的笑容。“三十年前,我是親眼見證他術鎖九龍,一指殺宗師的。就不知道,三十年后,他周道濟,還有沒有這個能耐。”

    “是,我明白。”

    石先生低頭。

    港島的諸多幫派、幫會、地下勢力、殺手組織,以及聯系的海外雇傭兵團,警務處的飛虎隊特警。包括港府施加的政治力量,最后還要請南派第一大師周道濟出手。

    這位鄭老不動手則以,一動手就雷霆萬鈞。他這些未必能擊殺陳凡,但絕對能嚇阻住宗師。

    畢竟宗師再強大,也終究是人,有同事朋友,有家族親人。沒法不管一切,肆意亂殺。那樣的宗師,早就被國家給消滅掉了。這也是宗師們不愿意招惹頂尖豪門的原因。豪門凝聚起來的力量,太龐大了,讓宗師都要顧及三風。

    “只是陳北玄可不是一般的宗師啊。”

    石先生心中閃過一絲憂慮

    而此時,陳凡并沒有回酒店,而是抓著鄭安琪,來到了附近的一座小山上。

    陳凡盤腿坐在山石上面,隨手放開了鄭安琪,任鄭安琪四處走動,也絲毫不理會。鄭安琪摸了摸脖子,眼瞳中還帶著一絲驚懼,卻倔強問道:

    “你這樣不管我,不怕我跑掉嗎?”

    “你便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殺你。”陳凡面色不動,雙目低垂。

    他神識籠罩了整座山,鄭安琪怎么可能跑得掉。便是真跑了,憑借神念印記,他也能追殺千萬里,滅掉這個長腿混血美女。

    鄭安琪默然,過了許久才繼續道:

    “你現在準備怎么做,把我困在這里?用我去要挾鄭家?讓他們給你一百億?”

    “一百億?”陳凡淡淡一笑:“先不說這一百億是你欠我的。單單拖了這么久,已經不是一百億能解決的。”

    “我早說過,我的東西不是那么容易拿的。”陳凡說完,眼中寒芒閃過:“你和鄭家,都得付出足夠的代價,才能平息我的怒火。”

    “那要是不給呢?”鄭安琪賭氣道。

    “我會踏滅鄭家,殺你滿門!”陳凡語氣淡漠,卻聽得鄭安琪驀然一驚。憑這個少年彈指殺寧天辰的果斷和干脆,她相信,陳凡絕對能做出來。

    想到這,鄭安琪心中就升起無限焦急之色,想要迅速通知家里面,可是她在陳凡眼皮底下,又怎能逃脫的了。

    陳凡依舊坐在那,如同老僧入定。

    他的神念橫越過山坡,遙遙指向不遠處的淺水灣鄭家豪宅。陳凡知道,這幾天,鄭家絕對會作出各種應變措施,但他絲毫不懼。區區鄭家,滅了也就滅了。他重生回來,求得不就是一世快意恩仇嗎?

    晚上很快過去。

    陳凡能受得了山頂的風餐雨露,他青帝長生體循環不絕,渴了喝點露水,餓了吃枚丹藥,困了打坐修煉。但鄭安琪卻受不了,她只是個普通人,還是個豪門大小姐,嬌生慣養。

    單單這一晚上的海風,就差點把她凍成了冰人。

    還好第二天,港府和警務處的人就尋到了這里。一開始那些人不知道,沖上來想要制服陳凡,被陳凡隨手就打飛下山,便是掏出槍來絲毫沒用。

    下午的時候,警務處緊急調動了特警隊前來,可惜陳凡手中有鄭安琪,他們投鼠忌器,根本不敢來硬的。而且哪怕來硬的,陳凡也不怕。最后只能派個女警,給鄭安琪送吃的喝的和睡袋。

    期間港府幾次派人前來,希望能和陳凡談談,甚至還有國內部門的人,但陳凡壓根未理。

    這種對峙一直持續到第三天晚上,一份戰書到來為止。

    “南派第一大師周道濟,約戰天榜第一陳北玄,于九龍山巔!”

    ps:第三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四更。唔,可能有點晚,大家快睡吧,明天起來看啊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