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66章 決戰開始

    “斗法之爭,既分勝負,也分生死。”

    “周道濟若想與我賭斗,那就壓上他與鄭家一門的性命吧。”

    張自如腳步沉重的從山巔走下,這個條件,他沒法做主,只能回去請示老師和鄭家老爺子。但他相信,以自家老師和鄭老爺子的剛毅果決,一定會答應的。如果不答應,就是在陳凡面前退步。堂堂南派第一術法大師加港島鄭家,卻被一個小子嚇退了,以后周道濟還如何坐鎮嶺南?鄭家還如何屹立港島。

    ‘只是,老師真的能贏嗎?’

    張自如從來沒懷疑過自己老師的強大,三十年前,周道濟威震港島,一指殺宗師。這三十年來,他幾乎沒怎么出手,誰都不知道周道濟到底有多強了。張自如也是踏入修法之境,才體會到周道濟那如海洋般淵深的法力與精神。

    任何一位宗師來挑戰,張自如都相信老師必勝。

    可陳凡不同!

    陳凡是華夏公認的天榜第一大宗師,曾經一拳破音障擊殺宗師巔峰的雷千絕。昆侖在點評時,曾用過化境巔峰、修法巔峰、橫練巔峰這三個評語,以示陳凡的武道、肉身、道術,皆到達人間。神境不出,誰與爭鋒。

    不過想到老師這數十年的潛修,以及這三天來做的準備,張自如忽的又放下心來。武道再強,又怎敵天道呢?

    他們下山而去,山頂只剩下陳凡與鄭安琪兩人。

    鄭安琪目光復雜的看著這個容貌平凡的少年,她從沒想到,自己當時的一念之差,居然鑄成大錯。當時鄭安琪以為,陳凡哪怕尋到了港島,尚且要遵從法律規矩,和合同規則等等。鄭家這等豪門,都是玩弄規則的大師,便是犯了罪,都可以請律師打個幾十年官司,從容脫身。何況是空口無憑的欠債。

    但陳凡壓根沒理會,直接將她擄來,并且給鄭家下通牒。

    這三天來,她見到了一波又一波的人。有警察、有特警、有港府人員、有長官特使、有高級官員、有軍中上校等等。一壓力,沒有讓陳凡有絲毫屈服。

    鄭安琪忽然間懂了。

    為什么陳凡不直接殺上鄭家,因為他在給鄭家施加壓力,就像獅子狩獵時,緩緩逼近獵物一樣。這種你明知道他要來,卻無法阻攔的恐懼,就像溺水的人一樣,慢慢窒息而死,遠比一刀殺了更讓人恐怖。

    “不知道爺爺會怎么答復她。”

    鄭安琪心中思量著

    就在張自如下戰書的時候,整個港島的上層社會和風水界已經騷動起來。

    一開始陳凡闖入生日宴會,當眾擊殺寧天辰,擄走鄭安琪,這消息就迅速傳遍了小半個港島。普通人可能未必知道,但只要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都聽聞過。

    大家紛紛譴責,這種暴徒,一定要警務處將他繩之以法。

    甚至有人在猜測,是不是又出了個世紀大盜張子強。但很快,就傳來警方在淺水灣外強攻受挫的消息。盡管警務處拼命隱瞞,但還是有不少風聲走露出來,這時大家才發現不對勁。

    劫匪只有一個人,而且被圍在了某處,卻連續擊潰警方的幾波攻勢。調動了直升機和特警隊,都拿他沒有絲毫辦法,這恐怕不是普通人能做到吧?哪怕華國的頂級兵王,都未必有這能耐。

    正在大家議論紛紛時,一個驚爆消息傳來:

    “周道濟約戰陳北玄,于九龍山巔!”

    基本沒有誰知道,陳北玄是誰。但周道濟就不同,他這么多年威震港島,被尊為南派術法第一,港島第一大師。大家都知道他是有真法力、真道術的人。平時都是王公貴族的座上賓,最近些年隱居九龍,只有幾位頂級富豪才能登門拜見他。

    這樣一位大師,卻公開約戰那位劫匪,讓很多人想到,恐怕事情背后,另有蹊蹺。

    大部分港島的上層富豪們,只是當熱鬧看。畢竟他們不懂武道界、也不了解術法界,對武道宗師、修法真人、天榜高手之類,一知半解。但消息傳到正在舉行的嶺南國際玄學大會上,就徹底爆炸了。

    “周道濟竟然要出手了?公開與人約戰九龍山巔?”

    不知多少來參加嶺南玄學會的修道者目瞪口呆。

    周道濟可是公推的港島第一大師,目前屈指可數的修法真人,三十年前就曾擊殺過東南亞的華人宗師。這樣一位大人物,竟然要與人約戰?那個陳北玄何等何能?

    “竟然是陳北玄?這下周大師要糟糕了。”

    但也有不少人,聽到陳凡名頭,立刻臉色大變。

    “這個陳北玄很厲害?沒聽說術法界有這號人物啊?”有人疑惑道。術法一道,自成體系,大家平時都在圈子里和同行人交流,很少跨界去。

    “他可是華夏武道界公認的第一宗師,曾經連殺三位武道宗師,被列為天榜第一,神境之下無敵。”那人苦笑著說道。

    聽了這言,許多人同時色變。

    他們雖然和武道界交際不多,卻也知道,內勁修煉到化境,就是宗師級人物。可以和修法真人平起平坐。那位陳北玄被尊為宗師第一,又曾殺過三位宗師,這是何等彪炳的戰績?周道濟能打過他?

    很多人憂心忡忡,但依舊有部分人對周道濟信心滿滿。

    畢竟修法真人的手段詭異莫測,可以借用各種法器、法陣、符箓等等。遠非武道宗師純粹靠自身力量,只要讓一位修法真人準備萬全,同時面對數位宗師的圍攻都非難事。更何況周道濟乃是成名數十年的大師,又在港島經營日久,誰知道他有什么底牌和手段?

    這一個晚上,無數人寢食難眠。

    更多的人,提前涌向了九龍山,搶占好地位,以期目睹這一場驚天動地的對決。

    南派術法第一,對陣華夏天榜魁首!

    老牌修法真人,對抗武道巔峰大宗師!

    術法界已經太久沒有這樣的大事發生了,大家對到底是道法高一籌,還是武道強一頭,同樣非常好奇。若不是決戰太快,恐怕大半個南方的術法高人,乃至東南亞那邊的降頭師們都會趕過來。

    陳凡沒有等多久,很快就傳來消息。周道濟和鄭家,答應生死賭約。

    傳遞消息的金俊熙,離開山頂時,眼中還帶著不可思議與驚嘆。這種生死賭斗,他還只在電視上見過,現在卻親眼目睹。而且是以一位蒼龍少將、一位港島大師,以及一家千億豪門的性命作為賭注。押注的人,氣魄之宏偉,膽量之大,讓人無法想象。

    陳凡依舊盤坐山頂,神念投入虛空,不知在感應什么。

    而鄭安琪卻躺在樹下的睡袋中,整夜難眠。她一會害怕斗法失敗,自己的父母親戚盡數被殺。一邊又想到要是贏了,這個惡魔是不是就要償命?但陳凡踏天斬龍那一幕,始終在腦海中回憶。

    ‘周道濟真的能贏嗎?’

    不止是她,無數人都在想著這個問題。

    畢竟比起陳凡縱橫無敵的戰績,周道濟已經太久沒出手了,大家都懷疑他還有沒有當年一直殺宗師的風采。

    時間終究一分一秒的過去。

    很快,太陽將要升起,天欲亮了。

    當破曉時分出現時,陳凡緩緩的從大青石上站起來。鄭安琪悚然驚醒,放眼看去,卻見到不可思議的一幕,只見陳凡每走一步,他的身體就拔高一截,頭發長長一段,七步之后。整個人變成一米八多高,長發披肩,容貌俊美如天神。

    如果鄭安琪不是親眼看到,幾乎不敢相信,這個俊美男子,就是之前那個相貌普通的陳凡。

    “隨我來。”

    陳凡背著手,向山下而去,在海風吹拂中,他長衣獵獵,眼瞳中清光閃耀。鄭安琪見狀,趕緊小步跟了上去。陳凡一路行去,守在道路兩旁的特警們,都用既敬畏又震撼的目光看著他。

    “我的天老爺他之前不是不是長這樣吧?”老宋眼都快瞪出來了。

    “嘖嘖,竟然變的比我還帥,難道這才是他的真面目?”金俊熙摸著下巴,略顯嫉妒。“不過也對,這才配得上軍中超級戰士,蒼龍少將的身份。之前那樣子,估計是用什么縮骨功、易容術吧。”

    而旁邊的高級督察女警,已經眼都直了,如同見到韓國偶像。

    陳凡走山去,這一百多個特警,沒有一個人想要喝止半步,也沒有人想要再動手。他一步踏出,身形就變幻到十米之外,根本不需要坐車,幾步之后,就消失在路盡頭。

    “鄭小姐,你終于下山了。我立刻送您去鄭家別墅吧。”

    那位女警發現提著高跟鞋艱難從山下走下來的鄭安琪,頓時松了口氣,連忙迎上去道。

    “不用了,帶我去九龍山,我要親眼看他們的對決。”鄭安琪平靜道。

    她已經徹底想明白了,現在逃跑有什么用?陳凡若輸了,自然萬事大吉。陳凡若贏了,整個鄭家都要覆滅。她難道能舍棄那些父母親人,獨自一人逃到國外去嗎?況且逃到國外就有用嗎?這估計就是陳凡放開她的原因吧。

    因為陳凡根本不怕她逃跑,上天入地,也能殺她!

    “這個好吧。”

    女警一愣,只能微微額首。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