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67章 九龍山巔

    港島九龍山,是由八座海拔比較低的小山和一座主峰組成的山脈,由于山勢蜿蜒成圈,如同巨龍盤踞在地,所以被命名為九龍山。(虛構地名)

    天還蒙蒙亮,很多本地居民和游客已經早起,趕到了九龍山腳下。

    九龍觀日是港島非常著名的景點,在主峰上面有一個觀日平臺,可以直接看到大海上的日出,蔚為壯麗秀美,每年從全國各地都有人敢來看日出。

    周清雅等人,也趁機早起,路上買了個早點,就匆匆趕了過來。結果讓他們失望的是,今天九龍山竟然被封鎖了,不允許人登山。看著山腳下那一圈全副武裝,圍成一團的特警。錢璐璐抱怨道:

    “搞什么啊,我們好不容易起這么早,結果竟然不通知一下,就封鎖不許上去。”

    “是不是有什么大人物要登山,或者是某個電影在取經啊?”劉曉靜疑惑道。港島以前是著名的電影基地,港片聞名中外,可惜90年代過后,港片就開始式微了,但依舊有不少影片,會在港島取經。每次都會封鎖街道、景區、商場之類。

    “再怎么封鎖,拉個黃條就是了,用得著全副武裝的特警?”齊王孫搖頭。“這更像是封山大搜的樣子,恐怕山頂發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他們在山腳下正議論紛紛時。

    突然有人指著一個人道:“那家伙怎么能進去?”

    秋逸倫等人趕緊看過去,就見一個身材高大,長發披肩,容貌俊美的黑衣青年,竟然不緊不慢的走入了特警圈之中,沿著山路,一步步向山上走去。

    “咦,他長的好像陳凡啊。”周清雅突然捂嘴驚呼。

    “是啊,真的超像。”劉曉靜等人也都點頭。

    “不知道老大這幾天跑拿去了,留個紙條就不見,真是的,大家說好一起來港島完的。”秋逸倫抱怨著。只有齊王孫猛的低頭。

    他曾經跟家族中聘請的特殊人員,學過微表情和行為學。

    可以根據人類的微表情、動作、舉止,來判斷這個人的真假。資深者,甚至不需要見你人,看你背影就足以辨認。

    齊王孫初見時,也感覺這個人和陳凡很像,但并不是陳凡,他比陳凡帥太多了。但從背影一看,卻發現這個人和陳凡一摸一樣,除了個子高點外。無論是腳步的距離、走路的姿態、背著手的動作,幾乎是陳凡的翻版。

    ‘奇怪,難道世間有兩個人的路姿,是重復的?’

    齊王孫心中暗驚。

    而此時,陳凡已經踏著山路,向九龍山頂走去。

    九龍山的主峰,大約有500多米高,陳凡一步一個臺階,腳步如同尺寸丈量般精準,看似緩慢,但身影很快掠向山去。

    這一路上,他遇到了眾多修道者。這些修道者少部分是港島本地,大部分都來自于全國乃至全世界各地,來參加嶺南國際玄學風水大會,但現在卻齊聚九龍山,以期望一睹傳說中的真人與宗師之戰。

    “是他,他就是陳北玄!”

    看過陳凡照片的人很少,但只要見到陳凡踏臺階而來,都立刻判斷出,這個人就是傳說中的那位天榜第一的大宗師。

    現出道體容貌的陳凡,如同一柄鋒芒畢露的絕世神劍。他眼瞳中清光閃耀,披肩黑發如同珍珠般亮澤,身體以黃金比例分割,清凈無暇,帶著一股草木的清香。關鍵是陳凡那股睥睨縱橫的氣息,不是絕代強者,根本不具備。

    “陳北玄來了,這場驚世之戰,終于要開始了。”

    無數人將目光投向山頂,投向那塊百米方圓的觀日平臺上。盡管他們無法上去,但以入道者和武者的能耐,相隔一兩百米,幾乎如在眼前。他們憑借聽覺和觸覺,就能想象出平臺上的戰斗情況了。

    陳凡越往上走,遇到的人身份地位越尊貴。他看到了于晴、港府特使、徐主任等人。于晴眼中閃耀星光,現在容貌的陳凡,才像一位威震天下的大強者,蒼龍特戰隊的少將。

    而徐主任等人則如見鬼魅,怎么一晚沒見,陳凡就變了個樣子。

    陳凡繼續踏上去,當到達山頂最后一截時,他見到一位坐在椅子上的老者。老者可能有九十多歲了,但氣血依舊充足,身強體健,只是現在明顯操勞過度,臉色有些慘白。

    “鄭中明?”

    陳凡一眼就認出這位港島鄭家的大富豪,作為華人圈中的知名富豪,他曾經屢次出現在電視上,而且他的生命,就是靠陳凡的丹藥才延續的。但陳凡絲毫沒有理會。

    現在的鄭中明在他面前,不比一只螞蟻強多少。

    陳凡需要的只是一個理由,一個光明正大,國家和港府無法插手的理由。而現在,理由就擺在他眼前了。

    擊敗周道濟,取港島鄭家性命!

    在鄭中明身后,還立著十數位氣度非凡的老者,每個人身上都有著晦澀的法力波動,如果有術法界的人在,必然會認識,這十幾人都是南方術法界,屈指可數的大師級存在。

    張自如就在內,他站在第三位,在他身前,還有兩個老者。這兩個老者的氣息極度龐大,與陳凡見過的丹王都沒有什么差別,赫然是兩位修法真人。

    算上張自如在內,這在場,至少有三位真人,十位入道巔峰的大師。陳凡甚至看到了曾經在東都市遇見的黃文澤,黃大師。

    可惜這群人,已經完全不放在陳凡眼中,他的心神,全被山頂那個人所牽動。

    “陳先生,我若給您一百億,這場賭斗,能否作罷?”

    坐在搖椅上的鄭老爺子,忽然長嘆一聲。

    沒有見到陳凡前,他對周道濟充滿信心,可看到陳凡那一刻,鄭中明突然就心虛了。他在陳凡身上,看不到一絲一毫的霸氣或威武,只有漠視蒼生的淡然。這股淡然,便是周道濟,也從來沒讓他感覺過。就仿佛神祇俯瞰眾生般。

    前所未有的,鄭中明對那位港島第一的大師,失去了一絲信心。

    “遲了。”

    陳凡淡淡吐出兩個字。

    他這兩字吐出,鄭中明仿佛早就料到,但還是瞬間衰老了幾歲。

    陳凡沒有再理會這些跺跺腳就港島震動的大人物,而是身形一晃,登上了九龍山巔。

    當陳凡的腳步踏上山頂的那一刻,太陽從東方躍出大海,金色的光芒照耀了整個天地,壯美秀麗,整個山巔,似都披上了一層霞光。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與之相比,我等的爭斗,又算什么。”

    一個穿著絲綢長衫的老者長嘆一聲,轉過頭來。

    這位老者不知有多少歲,臉上痕跡斑駁,皺紋深深。只有一雙瞳孔,黑白分明,如同嬰兒般純粹潔凈,但仔細看,又會感覺那雙眼,就似大海一樣淵深。

    港島風水大師,南方術法第一,周道濟!

    這位曾經術鎖九龍,一指殺宗師而威震港島的大師,此時就像陳凡多年的好友般,露出純凈的笑容:“小友竟然真的來了,我本以為,小友會另尋他處,與我約戰。”

    “區區你周道濟,又怎會讓我忌憚。”

    陳凡背負雙手,神色傲然。

    當正面面對周道濟的時候,他的神念清晰的分辨出,周道濟的修為雖然無限接近神境,但終究和神海之境有著天壤之別。現在只能算修法巔峰罷了,與雷千絕最多伯仲之間。

    通玄與神海,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層次,不入神境,就絕非陳凡之敵。

    不過術法之道,詭異莫測,陳凡也想看看地球的術法與真正的修仙法術,有什么區別。而且周道濟身上還有一股隱晦的氣息,似是某種法寶或道術,雖然沒讓陳凡感覺到危險,卻有稍稍提起興趣。

    “這就是傳說中的神識嗎?”

    在陳凡神念一動時,周道濟就微微變色。

    修法真人比起武道宗師,對精神力更加敏感,周道濟雖然沒法真正捕捉到陳凡的神念,卻能隱約感覺到它的存在。

    “我曾經見過西歐的一位精神念力大師,他能以精神力凝聚為實質,凌空切割,斬斷草木。”周道濟搖頭道:“可惜卻沒有陳小友這般如天地一樣廣闊浩瀚,綿綿無盡。陳小友距離神境,比我更近一步。”

    “三十年前你就能殺宗師,三十年后,你還沒有踏入神境嗎?”

    陳凡平靜道。他對地球的神境,也非常好奇,無論見過的雷千絕還是周道濟,都算得上天縱奇才,雖然遠比不了陳凡,但放在宇宙中,說不定也能成為一顆星辰的霸主。

    可是他們都卡在了神境之下,似乎無論怎么都沒法踏入。

    “神境難,難于上青天啊。”周道濟搖頭苦笑。“自五十年前,我再不曾聽聞這世間有新的神境誕生。如果真有的話,那么也是你或葉南天!”

    “是嗎?”陳凡淡淡一笑,不以為意。

    小小葉南天,怎么能與他北玄仙尊相提并論。

    “斗法之爭,既分勝負,也分生死,你準備好赴死了嗎?”

    陳凡抬起潔白如玉的手掌,催動真元,一道小型旋風在他手中漸漸凝聚,最后形成似風暴般的氣旋。氣旋的邊緣無比銳利,仿佛鋒利的電鉆,可以撕裂鋼鐵。

    “哈哈,陳小友,鹿死誰手,尤未可知呢。”

    周道濟哈哈大笑,袖袍如長龍般鼓起,金色陽光盡數匯聚到他身上,讓他仿佛天神降臨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