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68章 借九萬里山河一用

    強烈推薦:

    周道濟無論從語言上如何蔑視陳凡,但他一出手,就全力以赴,拿出了壓箱底的功夫。只見隨著他一句話吐出,虛空法印凝結,兩道煞氣長龍從袖袍中狂卷而出。

    黃文澤曾經說過,周道濟能夠在七字之內,凝結法陣,被推為南派指玄第一。現在周道濟喝止七字成陣,幾乎一字就凝結一道法陣。

    “轟隆隆。”

    煞氣長龍如同浩蕩的龍卷風,狂卷而至。周道濟長發飛舞,袖袍鼓動,上下翻騰。帶動著兩道煞氣長龍互相交叉糾纏,形成一道巨大的鉆頭。而鉆頭的中心,就是陳凡。

    面對這翻天覆地,帶起滔天風暴的煞氣長龍,陳凡面色絲毫未動。

    他手中托著一道小型的旋風,這道旋風由真元法力凝聚,高速運轉,積聚濃縮。它旋轉的速度,幾乎可以媲美最快的電鉆,旋風的邊緣,銳利如刀,把空氣切割成片片真空,而在旋風的核心,則閃耀著閃電一般的藍色光芒,如同雷暴一般美麗絢爛。

    “去!”

    陳凡輕輕一推旋風,這道藍色的氣旋,就嗖的飛射而出,在空中拉出一道長長的氣痕,在空中帶著凄厲的破空聲,直接撞入了浩蕩卷來的煞氣長龍中。

    與巨大的席卷天地的煞氣長龍相比,氣旋非常微小,但一進入煞氣風暴中,就如同鉆頭切入豆腐般,一穿而過,沒受絲毫阻礙。

    “不好。”

    周道濟臉色微微一變。

    與他指掌布陣,凝聚天地間煞氣化作長龍的手段不同,陳凡將真元高度凝練施展出來的氣旋,比他的煞氣長龍濃縮千萬倍,所以體積雖小,卻無堅不摧。在它面前,煞氣長龍就仿佛虛胖的氣球,被針尖一戳就破。

    “合。”

    周道濟轟然散去煞氣長龍,雙手猛的合在胸前,手指帶起道道殘影,急速的變幻著各種印法。一道陰陽法陣在他胸口凝聚。浩瀚的初陽之氣,加上地脈的陰氣被他一同引動,最后中和在一切,形成一個巨大的陰陽魚。陰陽魚瞬間擴散開來,在虛空中一個緩慢旋轉,卻堅不可摧的太極圖。

    “嘭!”

    閃耀著電光的藍色氣旋轟的撞擊在陰陽圖上,這道足以阻攔子彈射擊的法陣氣墻,竟然只阻攔了氣旋一個彈指,然后就轟然崩潰。但周道濟也只需要這一個彈指的時間,他乘機取出了一塊龜甲,凌空托出。這道龜甲嗖的飛到他的頭頂,垂下一道道朦朧的黃光。

    最后氣旋射在黃光上面,雖然讓黃光猛的劇烈震動,但最終還是沒有破碎,竟然擋了下來。

    “小友不愧是天榜第一,被昆侖成為武道、法術、肉身具至巔峰的人物。我原本以為小友只是武道宗師,沒想到這法術也神乎其技,比老道高不止一籌。”周道濟喟然長嘆道。

    盡管他一再高估陳凡,卻沒想到,自己手段盡出,最后逼得取出護身法器,才擋住了陳凡一擊。看陳凡那輕松自如的樣子,就知道這閃電氣旋,他隨手就可以再次凝聚。

    這并非武者的手段,而似氣系法術,其中還有點雷法的味道。

    “你若只有這點能耐,還是赴死吧。”

    陳凡面色不動。

    他剛才只是施展了一道‘氣爆術’,就把周道濟打的手慢攪亂,如果再連續幾道法術下去,恐怕周道濟連底牌都未必抗得了。

    道法比起純粹的武功,威力要大得多,當然也需要更多的時間凝聚。所以陳凡與雷千絕一戰時,并沒怎么施展道術,而純粹以武道論高下。面對周道濟時,他則更想看看是地球的風水玄術更強,還是修仙界的道法更厲害。

    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

    “老道此時已經有些后悔,來挑戰小友了。”周道濟搖頭苦笑,忽的目光一凝,眼露悲色,凄聲道:“但你殺我弟子,欺我門墻,辱我名聲。我若不上前一爭,又怎對得起我死去的天辰徒兒?怎對得起六十年苦修的道術!”

    他此時長發飛揚,目射電光,臉色一片悲然,周身凝聚龐大的氣勢。

    這一刻的周道濟,才是那位威震港島,殺伐決斷的術法大師。如果說之前兩人在論道的話,現在才算進入真正的斗道可以分高下,斗法就只能不死不休。

    “我苦練道法一家子,容各派風水術于一家,獨創出周氏風水玄術,為指玄第一。今日就讓閣下領教一下何謂指玄!”

    周道濟緩緩伸出兩只手掌。

    他手上的皮膚,比起身體其他處,格外細嫩,如同少女的雙手。

    在佛教密宗之中,十根手指,每一根都對應著上下東南西北六個方向,與古往今來,宇宙時空。周道濟此時施展的法術,既與密宗相似,又更類似古老的巫教道統。

    隨著法印的變化,他口中吶吶有詞,吐出古樸蒼茫的語句。之前他凝聚煞氣長龍時,是一句成陣。現在又和止一句,恐怕有十句之多還不止。

    “哼。”

    陳凡冷哼一聲,雙手往虛空一抓。

    虛空中發出爆裂的聲音,被他拉出巨大的氣旋。這兩個氣旋比之前都要大不止一倍,此時在高速運轉之中,核心處爆起無數電光,化為一道道璀璨的藍色閃電,迅速把整個氣旋都染成了藍色。

    氣爆術是木系道術的衍生,風雷交加,雖然是基礎道法,但沒有青帝長生體,陳凡也沒法像這樣隨手就施展出來。

    隨著陳凡一甩,兩道巨大的氣旋,如同金輪.法王的陀螺般,在空中高速運轉,互相交叉。急速的向周道濟射來。周道濟相信,這兩道氣旋只要沾到自身,瞬間就可以把他切成數截,便是護身法器再強也沒有用。

    但此時的周道濟卻沒有半點緊張,反而露出一絲喜色。

    “成了唉。”

    他雙手一推,猛的一合。

    九道煞氣長龍轟然間浮現出來,每一條都有十米多長,肉眼都能看到那凝聚成形的煞氣。如同巨大的鎖鏈般,將陳凡合在其中。兩道氣旋撞擊在了其中兩條煞氣長龍上面,雖然瞬間就把它切開。但煞氣長龍竟然斷而不散,又緩緩凝聚成形。

    “指玄之術,縛龍法印!”

    這赫然是周道濟威震港島的成名道法,縛蒼龍!

    術鎖九龍,一指殺宗師!

    寧天辰施展時候,只有三道鎖鏈,而且非常脆弱,被陳凡一爭就脫開。但周道濟親自施展出來,每條煞氣長龍都如同長長的鋼索一般,可以束縛住裝甲突擊車。區區陳凡在其中,以肉身根本無法掙脫法術之力。

    鎖住陳凡后,周道濟又從背后取出一柄短刀。

    這柄短刀竟然是寧天辰的春神刀,此時又回歸原主人之手。周道濟舉刀一豎,橫空一批,春神刀上的血色紋路驀然大放光彩,一道道無形血線從周道濟手中匯聚到春神刀上,讓它發出一震輕鳴,如同吃飽了一般。然后一道璀璨的刀芒爆射而出。

    這道刀芒前所未有的壯麗,凌空,竟將兩道閃電氣旋硬生生劈開,并且趨勢不止,轟然向陳凡劈去。

    劈出這一刀后,周道濟的面容顯得又衰老三分。

    這時陳凡才知道,這位港島大師已經是修法真人境界,為什么卻滿面紋皺,原來是使用春神刀的緣故。這把古巫教派的祭刀,需要抽取生命力,才能發揮出最大效果。也難怪周道濟后來棄之不用,這是邪刀。但同時,威力也無比巨大,幾乎可以斬斷列車。

    “雕蟲小技。”

    陳凡冷笑一聲,雙手伸出,轟然之間,兩道由青光凝聚成的手印憑空而現。

    這兩只青色大手,猛的抓住空中的煞氣鎖鏈,一掙而開,然后又劈在了春神刀氣上。那道橫裂虛空的刀氣,竟被青色手印硬生生碾碎。

    乙木先天一氣大擒拿手。

    這是近乎神通的仙武之學,先天修士施展出來,足以一擊劈碎一座山峰。陳凡雖然沒有先天修士的無窮威能,但碾碎區區縛龍法印和春神刀,卻好不費吹灰之力。

    “死!”

    陳凡懶得再糾纏,在見識過地球的風水玄術后,他只是拿出了壓箱底的手段之一,要一擊拍死周道濟。

    神通不出,肉身不破音障,這幾乎是他手中的第三厲害手段。

    大擒拿手一出,足以碾碎一切。

    “哎。”

    刀氣破碎,春神刀嗚的發出一聲哀鳴,刀身上現出一道裂痕。神刀有靈,吸取精血,化作刀氣。所以一旦刀氣被破,刀體同樣要遭受重創。

    手段盡出,竟然被陳凡一掌破開。周道濟不由又顯得頹廢三分,面容越發蒼老。

    “罷了罷了,沒想到最終還是被逼出這一招。我本以為,這可以作為我這一派的壓箱底手段。”周道濟慘笑搖頭。

    他抬頭看向頭頂的龜甲。

    閃耀著黃色光芒的龜甲,此時竟然如同承受不住般,開始劇烈震動起來。

    “老伙計,多謝你陪我這么久。”

    周道濟眼中帶著一絲心痛,一絲遺憾,以及無邊的決絕。

    “轟隆!”

    龜甲劇烈震動后,最終竟然破碎開來,化作九道華光,射入了九龍山的九座山峰中去。而此時,周道濟猛的一跺腳,用盡一生的力氣爆一聲:

    “借九萬里山河一用!”君子聚義堂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