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69章 誰贏了?

    強烈推薦:

    “借九萬里山河一用!”

    當周道濟喝出這句話的時候,整座九龍山脈,都發出一聲劇烈的轟響。山腳下觀戰的眾人,只覺大地顫抖了一下,這諾大的山峰,仿佛都在搖晃。

    “地震難道地震了?”

    眾人面現驚色,不少港府官員跟富豪,更嚇得臉色慘白,腿都白了。如果地震發生在山上,他們還有小命?

    “不是地震,這是陣法!”

    一位鶴發童顏,穿著八卦道袍的老者面容肅然道。

    諸人聞言都齊齊一驚。

    陣法?

    要知道陣法和法陣是兩個概念,指玄雖然號稱在指掌只見可以凝聚法陣,但這其實和修仙者的符箓、巫道的法咒一樣,都是法術能量的載體,寧用聚攏天地間的某種元氣罷了。

    而陣法就不同,陣法是依靠山川走向、地煞陰氣而布置出的固定大陣。陣法有大有小,小的只有一室之地,大的卻可以籠罩山脈乃至全城。

    陣法借用天地之力,威力無窮,遠非凡人可以抗衡。自從六十年前,神境絕跡世間后,幾乎再無人能布置出陣法來。藥神谷的‘七煞毒障陣’,也都是三百年前,黑巫教的老巫神留下的。

    “這陣法從何而來?”

    一人驚呼出來。

    “恐怕這是周道濟花費數十年心血布置而成。”道袍老者凝聲道。

    眾人沒有一個質疑他的話,這位道袍老者身上氣勢如淵如海,赫然也是位修法真人,而且氣息比旁邊的張自如要強大的多,顯然入修法不知多少年。他既然說是陣法,那就一定是。

    “不錯,如騰云道長所言,這確實是家師布置的九龍大陣。確切的說,并非陣法,而是風水法陣。”張自如微微躬身道:“老師這三十年中,在九龍山潛修,依據山勢走向,在每座山峰中都留下一道風水法陣,最后九座連在一起,形成一個連鎖法陣,擁有媲美陣法的功效。”

    “可惜,這陣法只能使用一次。這次之后,法陣就會破碎。”

    張自如面現悲色。

    這道九龍大陣如果不使用,會潛移默化的改變九龍山的風水,最終讓在此開枝散葉的周氏一脈氣運鼎盛,長盛不衰。現在卻不得不竭澤而漁,用來對付陳凡,張自如怎能不悲傷。而且他更知道,用來布陣的核心,是老師隨身六十年的護身法器。那件法器與周道濟性命相交,一旦破碎,周道濟本人就會遭受重創,輕則道法全失,重則當場身亡。

    ‘小師弟,為了替你報仇,老師拼命了啊。’

    張自如吶吶自語。

    而此時,九座山峰,紛紛騰起一道道龐大的地脈之氣。肉眼可見的朦朧黃光向中央主峰聚集,在空中拉出九道長長的痕跡,如同九條長虹般。

    “術鎖九龍術鎖九龍!原來這才是周道濟真正的底牌。”

    騰云道長面現驚色,眼中露出無比敬佩。“以風水入道,以道法凝陣,以陣法施術。周道濟不愧是指玄第一,老道服了啊!”

    眾人也都臉色駭然。

    這九道驚天長虹,通天徹地,從遙遠的港島市區都可以親眼目睹。這等壯觀的景象,哪還是什么風水玄術,已經可以視為仙術、仙法一流!

    徐主任等人更是嚇得臉色慘白,他們從沒想過,道法修煉到周道濟這個層次,竟然能引動天地之威。便是于晴都心底一沉,不知道陳凡能不能扛得住這擂天一擊。

    其他奇門術士們,則信心滿滿。

    周道濟都施展出了失傳已久的法陣,那就非人力可敵。武者的力量再強,又怎能抗衡的了天地之力。鄭中明等鄭家人,更是露出一絲喜色,他們這次終于賭贏了。

    而此時,山巔之上。

    陳凡背著手,目視那騰空而起,浩蕩而來的九道黃色長虹。這些長虹都是法陣運轉了幾十年,不斷汲取山峰中的地脈之氣,最后猛的噴薄而出,凝聚成形。

    就像藥神谷的‘七煞毒瘴陣’借用的是地底的煞氣毒瘴,陳凡的云山大陣,引動燕歸湖的澎湃水靈氣一般。陣法借助天地之力,所以才能碾壓個人。

    只不過周道濟終究不是修仙者,他只能使用粗淺的風水法陣凝聚地脈之氣,而且只能使用一次,下次想再使用,必須重新布陣,再凝聚三十年。遠不像陳凡的云山大陣,可以時刻運轉,多次使用,并且還有陣靈坐鎮,一般宗師進去,十死無生,便是神境來了,都能抗衡。

    “可惜,你若在半年之前遇見我,我也只能動用壓箱底神通才能破你法陣。”

    陳凡背著手,輕輕一嘆。

    當日他還未入通玄的時候,在藥神谷面對七煞毒障陣時,只能強行催動離火金瞳,硬生生靠神通之力,碾碎陣法。后果就是,離火金瞳透支過度,幾個月時間不能再次動用。

    可惜周道濟面對的是修成青帝長生體,已入通玄的陳凡。

    這個時候的陳凡,便是云山大陣都傷不了他,何況是區區的九龍陣呢。

    “術!鎖!九!龍!”

    周道濟根本未聽他所言,而是面色凝重如水,雙手交叉,結成法印。拼盡全力引動這九道澎湃浩大的地脈之氣。他身體在不斷顫抖著,發出一陣陣咔嚓的聲音。那是肉身承受不住這龐大地脈之氣的壓力。但周道濟卻絲毫不管,哪怕嘴角流出血液,也死死盯著陳凡,法印緩緩按下。

    在他法印揮下時,九道黃氣長虹,也凝聚為一個巨大的氣旋,從空中徐徐轉下。

    氣虹還未到,鋪天蓋地的壓力已經從天而降。

    山頂上的小草、樹木,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壓的硬生生彎了腰。地脈之氣,本就厚重著稱,周道濟哪怕只能引來九座山峰億萬分之一的力量,也足以壓垮一輛裝甲戰車。便是再強大,再厚重的裝甲,也會被一印拍扁。

    “陳北玄,老夫以此陣法,一會你驚世武道!”周道濟爆喝道。

    周道濟每吐出一個字,氣息就衰落一分,吐出一口血,到了最后,臉上一片死灰,血色染滿了半個胸口,但他卻絲毫沒有悲傷,眼中反而帶著一片欣喜。

    ‘天辰,師父終于為你報仇了。’

    周道濟相信,這天地間,無法能夠從他的九龍大陣中掙脫出來。如果真有,那只有傳說中的神境了吧。而陳凡顯然不是神境,那就只能一死。

    他勉強睜開眼,用盡全身的力氣,想要看到陳凡被凌空而降的地脈之氣,拍成肉餅的景象。卻沒想,最后見到了一幕永生難忘的景象。

    一道貫穿天地的青色長虹,從山頂冉冉升起,轟然撞入九道黃色氣脈之中。

    在那道青色長虹中,他隱約看到的,是陳凡的身影。

    那背影,如同天神一般

    “轟隆!”

    山頂上如同數十噸炸藥同時爆炸開來的聲音,那無邊氣浪沖向遠處,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白痕。聲音遠及百里開外,便是港島市區的人,都聽到了這道巨大的響聲,紛紛抬頭看過來。

    “怎么了?九龍山那里發生爆炸了?”

    “是不是開山采石啊?可是九龍山是景區,誰敢用炸藥炸山?”

    “又或者是菩薩顯靈了?”

    諸多市民議論紛紛。

    九龍山今天屢出異響,先是有九道黃色彩虹出現,然后又升起一道青色光柱,最后更發生巨大的爆裂聲音,如同炸藥開山般。

    不過對大部分人而言,這只是一時好奇罷了。最多當一時談資,很快就會遺忘。畢竟導彈試射的時候,那聲勢比現在大的多,甚至會被誤認為是ufo呢。

    但對于半山腰的諸多富豪和玄學界人來說,山頂之上,正發生著一場驚世大戰。它的結果,將會影響到整個術法界的發展。

    到底是術法更強,還是武道通天?

    本來陳凡武道驚人,畢竟是天榜第一的存在。周道濟三十年未曾出手,誰都不知道他還有沒有當年的實力。但等周道濟施展出九龍鎖天的陣法后,眾人再無疑問。如果連這么驚天動地的陣法都殺不死陳凡,那天地之間,還有誰能再制衡他。

    “師父贏了!”

    周道濟的幾名記名弟子都欣喜若狂,眾多術法界人士,也都紛紛露出微笑。他們作為修行術法的,自然更支持周道濟。

    “在周大師的陣法面前,便是神境也得退讓三分吧。”

    “這世間哪還有神境啊,他陳北玄再強,終究也是肉體凡胎,哪能抗衡天地之力。”

    “說的沒錯,終究是我道術,技高一籌!”

    一直提著心的鄭家人,更是驚喜交加。只有于晴臉色一黯,猛的心中一顫。陳凡如果死了,對金陵軍區和蒼龍的打擊就太大了。可是這場賭約,是在港府和國家面前做過見證的,任何人都不能違背。

    “爺爺,我們終于贏了。”

    匆匆趕來的鄭安琪,滿臉喜色看向鄭中明。

    鄭中明也長舒一口氣,正要點頭時,忽然看到對面的騰云道長,臉色大變。他連忙回頭,就見到通往山頂的石階上,正有一個人背著手,緩緩而下。

    那人黑衣黑發,眼中青光閃耀,容貌俊美如天神。

    赫然是陳凡!

    一剎那間,全場靜默無聲,一片死寂。

    ps:第二更奉上。好尷尬,昨晚寫完兩章后,作者菌竟然睡著了,早晨起來,趕緊趕出兩章來,超抱歉呢君子聚義堂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