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70章 鄭家覆滅

    強烈推薦:

    “陳凡?”

    所有都人震撼的目光看著那個黑衣黑發,悠然拾階而下的青年。不敢相信,明明是周道濟大師引動法陣,術鎖九龍。勝利者應該是周道濟才對,怎么是他!

    “陳北玄,我師父呢!”

    張自如臉色狂變,氣急攻心,一時不管陳凡的身份,上前幾步喝問道。

    “嗯?”

    陳凡微微扭頭,輕哼之聲。只見他雙瞳之中,青色光芒暴漲,化作丈許長,在空中拉出噼里啪啦的閃電聲音。龐大的神念透過眼瞳激.射而出,沖上張自如。

    張自如剎那間,如遭重擊,身體猛的一晃,幾欲跌倒在地。

    他雖然也是修法真人,但畢竟剛入此境。精神力量比起周道濟、雷千絕等人差好幾個層次,又是沒有提防下,受到陳凡神念一擊,當時就遭受重創。

    陳凡修成‘煉神訣’,神念可以外放百米,但還沒法凝聚成形。但自從獲得異族黃金雕像,吸取其中龐大的信仰之力,凝成神念后,如今神識最遠可以延伸到數公里之外。全力釋放,足以把小半個港島罩入其中。這是何等浩大的精神力量,他隨眼一擊,就足以把普通人大腦給撐爆,也就是張自如是修法真人,才能勉強扛住。

    諸多術法大師見狀,同時臉色一變。

    張自如是周道濟收徒,堂堂修法真人,在陳凡一眼之下,就受了重傷。他們在陳凡面前,豈不是動念可殺之?

    騰云真人長吐一口氣,提據法力,上前躬身道:

    “陳宗師,自如是周道兄的弟子,關心老師無可厚非,還請見諒。”

    陳凡這時才散去眼中的青光,露出一雙淡漠的雙瞳,背著手道:

    “周道濟已經死了。”

    他這話一出,張自如再也支撐不住,直接跪倒在地,淚流滿面。周道濟待他親如家人,更是手把手培養他踏入修法境界,驟然聽到周道濟去世,張自如幾乎大腦瞬間就空了。

    其他眾人,也都盡數默然。

    盡管大家不知道,明明是周道濟引動陣法,術鎖九龍,占盡上風,怎么就死了呢?但沒有一個人再提出質問。斗法之爭,本就是你死我活的事情,如今陳凡下來,那周道濟自然只有死路一條。

    卻不知道,周道濟并非陳凡所殺。他拼盡全力引動地脈,施展出陣法后,全身上下已經被浩瀚的陣法之力給反噬沖潰,還未等陳凡動手,當場就身亡了。但這筆賬,毫無疑問記在陳凡身上。陳凡也無所謂。

    他放眼看去,一股龐大的壓力向著諸多術士沖去。

    騰云道人、張自如、黃文澤這些在港島、嶺南乃至南派風水界跺跺腳震動的大師級人物,紛紛低頭。

    有人還逞強著,梗著脖子要和陳凡對視。但在陳凡眼中青光一閃后,他們往往就如遭雷擊,搖搖欲墜。連張自如都承受不了他神念一擊,何況這幾個入道巔峰呢?

    到了最后,再無一人,敢直視陳凡。

    “鄭中明。”

    當陳凡的目光落在鄭家諸人身上后,面如死灰的鄭老爺子渾身一顫,苦笑道:“罷了罷了,沒想到我鄭中明賭了一輩子,到最后卻賭輸了。”

    其他鄭家人,包括鄭浩昌等人,都渾身顫栗。

    他們萬萬沒想到,最后的勝者是陳凡。連那如神魔般的周道濟都死了,誰還能制裁這個兇徒?

    “陳先生,我鄭家愿賭服輸。只是請先生看在老朽的份上。取老夫一人性命就可,放鄭家其他人一條生路。”鄭中明拄著拐杖,緩緩起身。

    “爸!”鄭浩昌等人目放悲色,卻不能言語。

    鄭中明絲毫未理,而是命身后的崔清河呈上一份文件。

    “這份文件,是我在嘉德律師事務所簽下的,具備法律效應。我將鄭氏財團的30的股份,贈與先生,以求先生饒我鄭家一命。”鄭中明咳嗽著,說著。

    這位鄭老爺子,從開始就做了兩手準備。

    陳凡勝了不然好,陳凡只要敗,他立刻拱手送上鄭氏財團的大權。

    要知道,鄭氏財團是市值數百億的大財團,鄭家也只掌控50多一點,其余還有眾多小股東。30的股份,差不多市值兩三百億。遠比陳凡之前要求的一百億多得多。

    這一刀劈下去,鄭家差不多被劈了一半還不止,從今往后,陳凡就是鄭氏財團的第一大股東了。港島鄭家從此就要從十大豪門中跌落。

    鄭浩昌等人雖然萬分心痛,卻沒人敢說一句話。

    “不夠。”

    沒想到陳凡卻淡淡吐出一句話。

    鄭中明似早料到,臉色又衰老幾分,咳嗽道:“先生是不愿饒我鄭家了?”

    其他眾人也都定定的看向陳凡,雖然陳凡與鄭家和周道濟的賭約,在港府的見證下成立。但真涉及到一家千億豪門的生死時,所有人都揪起心來。這可是港島鄭家啊,他的滅亡,足以讓港島動蕩不休,遠非周道濟能比。

    陳凡踏前一步道:

    “我陳北玄一生,雖殺戮無數,卻從不無故牽連他人。”

    “鄭安琪為你延命,代鄭家欠我一百億未還,這是你、鄭安琪以及鄭家欠我的,與鄭家其他人無關。”

    陳凡緩緩抬起手,對著鄭中明徐徐一抓。

    “你生命歸我,我今拿回。”

    隨著他一句話說出,鄭中明的臉色,瞬間灰敗下去,如同被抽走了精氣神。原先他還能拄著拐杖站立,此時卻跌坐在椅子上,渾身微顫,皺紋斑駁,老眼混沌,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之后更是合上眼睛,氣息全無,駕鶴西游而去。

    做完后,陳凡轉向鄭安琪,在鄭安琪一片驚懼的目光中,雙手一合,虛空凝陣。

    “你欺我在先,我今取走你的五十年壽元,以做懲戒。”

    鄭安琪周身的衣服憑空鼓起,她的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由黑變白。嬌嫩白皙的肌膚,則迅速褶皺,變得滿臉皺紋。高大挺拔的身軀,也漸漸佝僂下去。到了最后,竟然變成了一位頭發灰白,滿面皺紋,不時咳嗽的老太婆。

    最后,陳凡面向鄭家眾人。

    “鄭家欠我一百億,又聯人攻我,我取走鄭家全部財產,你等可服否。”

    哪怕鄭浩昌眾人心中再悲憤,此時在陳凡的高壓下,卻也不得不低頭應著。答應可活,不答應就要被滅滿門。鄭家人雖然貪婪,卻也知道,在生命面前,錢財是可以拋棄的。

    眾人盡皆震撼。

    陳凡這三手,真比殺了還要讓鄭家人難受。

    鄭中明本應該死,靠他的丹藥延壽,所以陳凡取回他的性命。

    鄭安琪以美貌自居,正青春年少,所以陳凡奪走她五十年壽元,讓她化作白發老人。

    鄭家眾人享慣富貴,都是豪門大少爺,所以陳凡剝奪了他們的全部財產,把他們掃為普通人。

    想明白這點后,所有人心中寒氣都直冒。這簡直是惡魔中的惡魔。殺人不過點地,他不殺人,卻奪走你最珍愛的東西。讓鄭家人幾乎從此生不如死。偏偏又沒滅鄭家滿門,讓港府和軍中都能接受。

    “陳先生如此行為,我等無意義。”

    徐主任首先點頭道。

    港府特使等人,見狀也只能艱難答應。

    最后在眾人的見證下,鄭家人被迫簽下了轉移財產的合同。陳凡給他們三天時間,讓他們搬出別墅。他到不怕鄭家人違背。到時正好他有足夠理由,可以真正大開殺戒了。

    許多人孑然長嘆,今日之后,港島再無鄭家了。鄭家以金錢財富立足,沒了金錢財富,鄭家又什么?不過區區幾十個普通人罷了。

    等做完這一切之后,陳凡看向術法界眾人。

    張自如黃文澤等人皆是一驚,難道陳凡滅了鄭家還不夠,還要再清算周道濟一門嗎?張自如更是目中一冷,強提起法力,時刻準備和陳凡拼命。

    卻見陳凡背著手道:

    “我此來港島,除了取回欠債外,還要收集一些陣法材料。你們手中若有材料,盡皆可以來與我交換。我可以用極品丹藥、道術武功,甚至布陣之法作為報酬。”

    此時的九龍山,幾乎云集了大半個港島風水玄學界人士,還包括眾多敢來參加嶺南國際玄學大會的術士。陳凡若在今日之前和他們說。這些天南地北的大師們絕對嗤之以鼻。

    “你算什么東西,說要交換,我們就和你換?”

    但現在,陳凡挾擊敗周道濟,踏滅鄭家,力壓眾人之威。尤其剛才那一手,剝奪鄭安琪生命的道法,簡直神乎其神。讓眾人相信,他確實不僅僅是武道宗師,更是術法一界的絕世大師。

    陳凡一言既出,許多人都開始騷動起來。畢竟陳凡年紀這么輕,就登臨絕頂。他掌握的丹藥、術法、武道必然是驚天動地的。只有漏一點出來,就足以讓這些術士們心滿意足。況且許多人和陳凡并沒有仇,若能以此機會,乘機和這位武道術法大宗師結交,簡直是一舉兩得。

    “布陣之學?難道您要布置陣法?而且愿意教給我們陣法之道?”

    突然有人反應過來,驚呼道。

    ps:第三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四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