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71章 沸騰的術法界

    術法一道,最高深的,不是天師道獨步天下的雷法,也不是藥神谷傳承數百年的煉丹法,更不是黑巫教鬼巫教之流的咒法御鬼之術等等。

    而是陣法!

    陣法依靠山川草木、金石器具之力,布下陣圖,接引天地巨力,遠非凡人可以抗衡。傳聞中,孔明布八陣圖,而阻攔東吳十萬大軍,雖然只是小說家之言,但也可見陣法的恐怖。

    修道者,修的天道,越接近天地萬物的法術,越為高深。這世間還有什么有比陣法更能借用天地之力的?可惜陣法在世間,已經失傳無數年了,只留下一些古老道統遺留的護山大陣還存在。

    風水法陣就是發源自陣法一道。

    風水術師們,借用羅盤、風水法器,依靠宅院、基地、山川的走向,布下各種各樣的法陣,以調節風水,凝聚靈氣或者攻擊敵人等等。可惜這些都只是陣法中的小道,真正的陣法,類似于藥神谷的七煞毒障陣,或者是周道濟的九龍大陣。

    動輒引動毒瘴、煞氣、地脈之力,便是宗師在此,也能一擊粉碎,神境都得退卻三分。這樣的浩瀚力量,誰不想掌握?

    陳凡竟然說要傳授給大家陣法之道,眾多大師怎能不震驚。

    “不錯,只要你們能夠拿出打動我的材料,便是傳給你們陣法又如何。”陳凡平靜道。

    陣法對地球的修行界來說,是至高絕學,可望不可即。但對陳凡而言,則是修仙界基礎中的基礎,小到聚靈陣,中到護山大陣,大到星空法陣,何處不使用到陣法?傳給他們一點皮毛,完全沒問題。他們布置的陣法再強,也就在七煞毒瘴陣和九龍大陣這個層次,還不被陳凡一拳擊破。

    這一次,諸多大師們徹底震動了,便是騰云真人,都目光,連道:

    “好好好。”

    “陳大師的心胸廣闊,不愧為一代宗師。”

    山頂的事情處理完畢后,眾人四散而去。但這場戰斗的影響,才剛剛開始。

    對于大部分港島人來說,也就死個周道濟而已。周道濟是很出名大師,但主要為貴族富豪服務,和普通人距離太遠了,但對港島上層社會和風水玄學界來說,周道濟之死,就是十級地震!

    周道濟坐鎮港島數十年間,他的人脈涉及到方方面面,幾任特首和港島排名前十的富豪,都和他有很深的交情,更不用說周家名下,同樣有眾多的資產。也幸虧周道濟還有子女,可以繼承他的家業。

    而玄學界簡直不敢相信。

    能到九龍山觀戰的,基本上都是入道中的精英,或者是大師級人物。大部分普通術士,還留在玄學會的主會場中。然后就接到這了震撼的消息。

    “周道濟死了?這怎么可能?”

    “沒什么不可能的,我師父親眼所見,周道濟的遺體都找到了。”

    “連周道濟都不是陳北玄的對手?難道從此之后,武道界就要壓在我術法一脈頭上?”

    不知有多少人捶胸頓足。

    周道濟是南派術法第一,威震整個南方修行界。他的死亡,很多術法修行者完全不能接受。尤其他還死在一個武者手中。

    但等聽到,周道濟最后動用了隱藏三十年之久的九龍大陣,借來九道山峰的地脈之氣,都被陳北玄破掉后,瞬間所有人都靜默了。

    越是修行者,越對天地之力有敬畏之心。陣法引動的天地之力,遠非普通修行者可比,連陣法都無法奈何,這個人不是天下第一,誰是天下第一?

    “聽說那個陳北玄,不僅武道通天,還是修法真人啊。”

    “是的,他還宣稱,只要有法陣材料,就教大家陣法呢。”

    “不錯,據說幾位真人,已經要送請帖,把他請來參加玄學會,為大家傳道解惑。”

    風向不知不覺變了,陳凡從敵對,隱隱變成眾人口中的術法天才。尤其在聽聞陳凡的容貌無比俊美后,很多女術士和女修行者,都隱然有成為他粉絲的趨勢。

    而此時的陳凡,則去處理鄭家財產事物。

    鄭家是港島排名前十的大家族,鄭氏財團最鼎盛的時候,市值上千億,現在雖然縮水不少,但也有數百億的體量,這樣一個大家族的資產轉移,簡直是移山倒海的事情。

    如果放在平時,鄭老爺子死去,鄭家各房早就真的不可開交,打的頭破血流。親兄妹對簿公堂,要求分多一點。而現在,鄭家眾人則戚戚然的待在各家別墅之中,看著周圍奢華的房間裝飾,悲從中來。

    陳凡沒有殺了他們性命,但奪走他們的財富,比殺他們更難。

    “快點快點,趕緊搬出去,這別墅,從此以后就是陳大師的了。與你們無關。”

    一群渾身彪悍的青年闖入別墅群,對鄭浩民等人訓斥道。

    鄭浩民是鄭中明的第三子,家族中排行老三,更是鄭氏集團的副董事長,平時地位尊崇,什么時候遇見有人討債上門?

    他的兒子鄭安源,頓時跳起來憤怒道:

    “你們是什么人?憑什么闖入我鄭家?保安呢,還不把他們趕出去?”

    “呦,你還以為你是鄭家大少爺啊。”當頭的一位紋著黑虎的大漢冷笑道:“你,以及你們整個鄭家,所有財產都歸陳大師所有。這是白紙黑字寫在紙上的,港府官員和徐主任等人見證,你們還想抵賴不成。”

    “可是可是。”鄭安源頓時詞窮了。

    他雖然沒有見過九龍山上那一幕,到也聽父親回來唉聲嘆氣說過。

    鄭安源本以為,家產爭奪這種事,可以慢慢來,打官司拖個幾年都沒問題。讓鄭家人從容轉移財產,但沒想到,直接就有討債者上門趕人了。

    “夠了!”

    鄭浩民猛的一拍桌子,怒喝道。

    他畢竟是鄭氏財團副董,久居高位,身上氣度儼然。那群彪悍青年一時也不敢再放肆。這時,突然從門外走入一群人。鄭浩民見到當頭那人,頓時臉色一變,起身道:

    “邱大師?”

    鄭浩民認出來,這人赫然是港島排名前十的術法大師,邱玉林。這位邱玉林大師雖然不如周道濟,卻也是入道巔峰的人物,有法力神通,常往來于富豪貴宦之家。是港島諸多大富豪的座上賓,此時竟然來到鄭家,讓鄭浩民一時摸不著頭腦。

    “比起陳大師來,我可當不得這一聲大師。”邱玉林長袖一揮道:“今日之后,這里所有財產都歸陳大師所有。鄭三爺還是速速帶家小離開吧,免得動手,傷了和氣。”

    鄭浩民臉色狂變。

    他萬萬沒想到,邱玉林竟然替陳凡上門討債來了。鄭家諸人,本來打著如意算盤,數百億資產何其龐大。陳凡孤身一人來港島,想要順利接受,沒個半年三個月,根本做不到。卻沒想,竟然有港島大師替他討債。

    要知道,如邱玉林等人,都是港島的地頭蛇,人脈龐大,便是港府和諸多律師事務所、審計所都有人。你在他面前,便是一分債務,都逃脫不掉。想要反抗更不可能,邱玉林一記道法,就能把他們撕成粉碎。

    想到這,鄭浩民臉上一片死灰,最終只能顫抖著,帶著子女不甘離開。

    這一幕,不僅僅鄭浩民家,在鄭家老大、鄭家老二等許多家庭都發生著。

    陳凡許諾,傳給這些人道法陣法,再加上他展現出來的浩瀚神威,自然有諸多聰明人,上來投奔結交。這位邱大師只是其中之一罷了。

    鄭家中人,也不是誰都乖巧,還有試圖反抗的。可惜在術士面前,他們這種普通人,還不是任人揉捏。直接打斷了雙腿扔出去。以前他們是鄭家大少,邱玉林等人不敢招惹,現在不同,他們只是一群落地鳳凰不如雞。

    很快,整個鄭家和鄭氏財團的主權,就換了個人。

    鄭家發生的變故,終于傳遍到了整個港島。一時之間,港島輿論沸騰,周道濟死他們不關心,但鄭家可是豪門大族,突然間被掃地出門,這簡直像神話一樣。

    “鄭中明老爺子突然心肌梗塞去世。”

    “國際名模鄭安琪得奇怪衰老疾病,面如老婦,皮膚滿是皺紋。”

    “鄭氏財團一夕易主,傳聞有神秘年輕富豪入主。鄭家欠債百億,被掃地出門”

    不知道有多少港島報紙,在報道這個消息。港島人,平時的娛樂,一是看明星緋聞,另一個就是揣測這些豪門八卦。鄭家的突然倒臺,欠債無數,資產被人拿走,簡直把港島人的好奇心都勾起來了。

    這個神秘富豪到底是誰?有多年輕?長什么樣?

    他一夕之間得到數百億的財產,掌控諾大的鄭氏財團,豈不是一步登天,躋身福布斯富豪榜?而且成為全港最大的鉆石王老五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熱衷討論這個話題,但港島上流社會,知道消息的人則心中一片發寒。諾大的鄭家,說倒就倒。港府都派出特使,都無法挽回。這位陳北玄,實在有滔天能耐,惹不得,惹不得啊!

    而此時,陳凡已經回到了希爾頓酒店。

    這已經是國慶假期的末尾了。

    :第四更奉上,今天四更完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