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75章 再廢話,我殺了你

    強烈推薦:

    “那小子是誰?”聶舜臣放下酒杯,目光冰寒道。

    “這個”眾人都雙目互對,沒有一個認識。

    陳凡很有名,他擊殺周道濟,以一己之力踏滅整個鄭家,成為港島新晉的頂級富豪,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聽過陳北玄的大名。可是真正見過陳凡的人,其實并不多。

    也就是鄭安琪酒會上的那一小撮富豪大少,鄭家眾人,以及九龍山上的幾個頂級大富豪、港府特使、術法大師與徐主任等人。

    港島很小,只有一個城市大。

    但港島也很大,就在這1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匯聚著數百家上市公司,無數大大小小的富豪。曾經港島的富豪,就占據整個華人圈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哪怕現在,小半個華夏的富豪加起來,才比得上港島。整個江南省的上市公司,才一百家而已。

    鄭安琪的生日party,只是一群朋友聚會,放在整個港島上流社會,幾乎是滄海一粟。而夠資格登上九龍山觀戰的,都是港島最頂尖的那群人。所以真正認識陳凡的人,屈指可數。

    不過眾人也不需要認識陳凡,他們目光直接聚在了周清雅身上。

    “他們是我在金陵大學認識的同學”

    周清雅艱難的說著,心中同樣不可思議。

    陳凡竟然認識云芊芊?而且看起來關系很親密的樣子。

    如果早知道這消息,她根本不會跟著盧正宇過來。云芊芊雖然不如聶舜臣,但也是娛樂圈中的前輩,想要提攜一下新人輕而易舉。她完全可以通過云芊芊這個跳板,正式踏入娛樂圈,然后再嘗試結交聶少等人。那時她的身份地位就不同了,也是有名的小明星,而不像現在這樣,純粹的新人,任人宰割。

    想到這,周清雅心中有些悔恨了。

    “金陵大學的學生?”聶舜臣冷哼一聲。

    區區學生,怎入他的眼。不要說金陵大學,便是常青藤盟校畢業的,他家公司都能隨時拉出一打來。

    “聶少,看芊芊和那小孩很親.熱的樣子,不知道芊芊什么時候認識這種小屁孩的。長的連我們公司的男模都不如。”李欣茹在旁邊煽風點火道。

    她一向嫉妒云芊芊。

    憑什么兩人名氣差不多,都是公司一姐,但大家更喜歡你云芊芊?無論是投資商、富豪大少們,都瘋狂的追求你云芊芊?老娘明明比你身材更好,更火辣點。但那些男人只是和我玩玩而已,卻想把你娶回家。

    尤其是在得知聶舜臣也有這個念頭后,李欣茹更是妒火中燒。她為了討好這位公司少董,費盡手段,結果聶舜臣還是對云芊芊死心不改。

    “哼。”

    聶舜臣再也忍不住了,推開眾人,大步的向陳凡等人走去。

    李欣茹跟在背后,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的笑意。

    盧正宇更是跳腳道:“你看你同學干的好事,把聶少都給激怒了。我看你怎么收場。”

    周清雅臉色鐵青,一言不發。

    此時,聶舜臣挾怒氣而來,憤怒的走到陳凡等人身前,這個角落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畢竟聶舜臣是整個酒會的焦點,他和云芊芊兩人同時再一次,怎么會沒人關注。

    “芊芊?”

    云芊芊正一只手搭在陳凡身上,另一只手捂著小肚子,笑的彎下腰時,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她一愣抬頭,就見到聶舜臣滿眼冰寒的目光。

    “聶少?”

    云芊芊眼里頓時閃過一絲慌亂。

    她怎么會不知道聶舜臣對自己的追求,只是云芊芊對這位華藝少董的混亂作風,實在看不過眼。而且她也不愿將自己的后半生就托付給一個娛樂公司的繼承人。畢竟聶舜臣時刻接觸各式各樣的新鮮美女,說不定很快就對她厭煩了。女人總會有人老珠黃的一天,而男人卻可以玩到六七十歲,某天她可能就被聶舜臣一腳踹了,然后娶了個十八歲的嫩模回來。

    更不用說,她現在心中已經有了新的目標,怎么看得上聶舜臣。

    “芊芊啊,張導他們還在等著你呢,走,陪我去和張導喝一杯。”聶舜臣臉上擠出一絲笑容,伸手去抓云芊芊欺霜賽雪的手腕。

    云芊芊條件發射的讓開一步,躲到了陳凡的身后。

    頓時,聶舜臣的笑容僵在臉上,眼中似有火焰在燃燒。

    “芊芊,這是你的朋友嗎?怎么不給我們介紹一下?”李欣茹裊裊而來,帶著一絲慵懶的氣息,勾人魂魄,頓時把秋逸倫等人的目光全吸引過去。

    “聶少欣茹,這是我朋友陳凡,陳先生。這幾位是陳先生的同學。”云芊芊迅速恢復鎮定,攏了攏耳間秀發,平靜介紹道:“陳先生,這位是聶少,我們華藝娛樂公司的少董事長。”

    秋逸倫等人頓時一驚。

    原來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華藝少董啊。華藝娛樂公司,是整個華國娛樂圈的巨頭之一,上市企業,資產上百億,更不用說華藝是娛樂公司,它的潛勢力之龐大,遠非普通公司可比。

    “陳凡?”聶舜臣微微一愣,總覺得在哪聽過的樣子。

    不過他接著就露出笑容道:“既然是芊芊的朋友,陳先生肯定來歷不凡。不知道在哪里高就?”

    “我沒上班,現在在金陵商學院就讀。”陳凡淡淡回答。

    “金陵商學院?”聶舜臣嘴角扯出一絲輕蔑笑容。

    如果說,之前周清雅所言的金陵大學,還能讓他有一絲顧忌的話,這個什么狗屁商學院,簡直讓人笑掉大牙。同時周清雅在他心中的地位,立刻大減。

    “我還以為是金陵大學的名校學子呢,原來是什么商學院的。”聶舜臣搖了搖頭,忽的不懷好意道:“我這個酒會,似乎沒請陳先生吧,不知道陳先生是怎么進來的?”

    “不牢你掛心,我們是跟著盧少一起進來的。”秋逸倫冷聲回答。

    他們似乎也看出來,聶舜臣來勢似不帶善意,劍指陳凡。

    “盧少?”

    聶舜臣愣住了,忽的哈哈大笑起來,把秋逸倫等人笑的不著頭腦。

    “小盧,你把他們帶進來的?”聶舜臣招招手,就見到盧正宇一路躬身小跑過來,臉上掛著討好的笑容,背后跟著滿臉羞紅,恨不得頭邁入地縫中的周清雅。

    連連道:“聶少,我是看他們和清雅一起,才把他們帶進來見見世面。沒想到他們會觸犯聶少,我這就把他們趕出去。”

    說完,盧正宇猛的直起身來,怒斥道:

    “你們這群鄉巴佬,竟然敢得罪聶少,還不快給我滾出去。”

    盧正宇此時急著彌補錯誤。他雖然是港島盧家的人,但遠不是什么盧家繼承人,只是盧家一個旁系子弟罷了。這種人,盧家一抓一大把。他全靠著巴結聶舜臣,給聶舜臣物色美女,才能有現在這般威風。主子有難,做狗的自然要為主子分憂。

    秋逸倫等人頓時一怒,然后就心中一驚。

    他們確實沒有請柬,如果盧正宇要趕他們走,他們根本無可奈何。

    秋逸倫幾人目光看向聶舜臣身后的周清雅。而周清雅此時臉上又紅又白,頭幾乎低到了胸口,一言不發。她只覺此生都未像現在這般尷尬過。

    聶舜臣端著酒杯,摟著美人,面帶得意之色。

    區區幾個大陸學生,還不是任他揉捏的。以他的權勢,一句話就能把他們逐出會場,然后找個理由投進監獄,先關幾天。

    “聶少!”

    云芊芊臉上現出一絲焦急,正要求情時。

    突然,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

    “啪!”

    一聲清響,得意洋洋的盧正宇直接被扇飛了出去,他整個人被抽的如同陀螺一般,凌空橫飛,一路撞破了好幾桌酒席,摔在了地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眾人甚至可以看到,盧正宇的左臉,被扇的高高腫起來,恐怕整個臉骨都碎掉了。

    眾人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收回手的陳凡。

    就見陳凡隨手取過一張紙巾,一邊擦著手,一邊道:

    “螻蟻一般,也敢在我面前叫囂?”

    “你敢打他?”李欣茹不敢置信道。

    盧正宇雖然不是什么盧家大少,但他可是聶舜臣的馬仔,陳凡當著聶舜臣的面抽正宇,簡直就是當眾打聶舜臣的臉。

    周圍圍著的其他人,也都用驚嘆的目光看向陳凡。

    聶舜臣更是臉色一冷,再也維持不住笑容,陰沉著聲音道:

    “好好好,芊芊,你的朋友,膽子不小啊。”

    此時他怒急攻心,已經不賣云芊芊面子了。云芊芊頓時一驚,她可是知道聶舜臣的身份和權勢,作為娛樂圈巨頭,聶舜臣一句話,就有無數人想要討好他,為他賣命。單單看整個酒會的名流,為他云集于此,可見聶舜臣的力量。

    但她更知道,陳凡同樣不好惹,這可是讓天殺都俯首的江北陳大師。

    云芊芊心中糾結,一邊是公司的少董,一邊是心中愛慕的人,她很難做出抉擇。

    這時,陳凡隨手扔掉擦手的紙巾,淡淡道:

    “你若再廢話一句,我不但打他,更敢殺你,你信不信?”

    此言一出,頓時全場冷寂。

    諸人目瞪口呆,周清雅更是驚的眼都要掉出來。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今天感覺可以爆發呢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