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76章 陳先生?

    “你若再廢話一句,我就殺了你!”

    這句話陳凡說出來,語氣淡然,就仿佛說‘你吃了嗎?喝了嗎?’一樣。

    但配上他一巴掌甩崩盧正宇的干脆果決,就顯露出一番前所未有的霸道。尤其他所說的人,還是華藝娛樂公司的少董,聶舜臣時,更是震撼全場。

    聶舜臣是華藝公司的少董,華藝作為娛樂圈的傳媒巨頭之一,背后的勢力何等龐大。傳說聶家無論在港島還是國內,都有不俗的背景,才能支撐起華藝集團。否則這么多明星、富豪、大少也不會賣他面子,前來參加酒會。

    當然,這個酒會看似奢華高端,明星云集,其實并非真正的頂級酒會。至少港島排名前二十的富豪,沒有一個到場。那些頂級富豪們,早就過了追星的年齡,最多他們的兒子孫子會給華藝面子,前來參加酒會。

    此時,全場一片靜寂。

    不止聶舜臣完全不敢置信,竟然有人敢當面威脅他堂堂華藝的少董!其他人也都目瞪口呆。無論是周清雅、秋逸倫還是辜董等人都一副‘我是不是聽錯了’的表情。

    李欣茹更是直接‘噗嗤’笑了出來,一邊笑的花枝招展,胸口大片白嫩亂顫,一邊帶著三分輕蔑道:

    “芊芊,看來你找的這個朋友喜歡開玩笑啊。”

    云芊芊卻心中一寒。

    在場其他人不知道,但她卻明白,陳凡是能說到做到的。堂堂毒蝎等天殺組織成員,都被陳凡輕易抓下。這樣一個殺伐決斷,武力通天的人物,惹惱了他,說不能真能當場殺人。

    云芊芊也不管前好友、現宿敵的嘲諷,趕緊抓住陳凡的手,緊張道:

    “陳先生,你別沖動啊。”

    她卻不知道,她這番做派,徹底激怒了聶舜臣。聶舜臣冷聲道:

    “這位先生,你在我的酒會中,不但打我的朋友,更威脅要殺我。就憑這個,我就可以把你抓進監獄,關上十年!”

    “哦,是嗎?”陳凡慢條斯理道。“上一個和我這樣說的人,被我一巴掌扇飛了。他好像叫什么胡律師,也口口聲聲說按照港島律法,要讓我牢底坐穿。而現在,你看,我依舊好好在這里。”

    “胡律師?什么胡律師?”聶舜臣一愣。

    而旁邊的衣冠楚楚的辜董事長,直接冷哼道:

    “聶少,何必和他多說,像這種內地來的阿陸仔,直接讓保安趕出去就是。”

    “你們敢!”

    辜董此言一出,秋逸倫頓時急了,大聲叫道。

    “有什么不敢的,這是我的酒會,我有權利決定誰來參加,誰應該離開。”聶舜臣此時也恢復了平靜。“不僅酒會是我召開的,連這座游輪,也是我們華藝長期租下來的。我還有權利把你們趕下游輪。”

    “放心吧,讓你們游回港島前,我會給你們一個救生圈的。”聶舜臣聳聳肩道。

    頓時一片哄堂大笑,諸多富豪和小明星們紛紛捂住肚子,笑的眼淚都掉下來了。

    “聶少你太有才了。”

    “對啊,讓他們游回港島去。”

    “小子,考驗你泳技的時候到了,千萬別半路淹死啊。”

    周圍眾人你一嘴我一句的調笑,這次來參加酒會的,大多是華藝的明星和與聶家交好的富豪、大少。大家毫無疑問是站在聶舜臣這邊,對想要擠進圈子的陳凡等人冷眼相待。

    “你!”

    秋逸倫眼都紅了,便是齊王孫都目光一寒。

    這聶舜臣是要趕盡殺絕啊。此時游輪已經在維多利亞港中部,哪怕金秋十月,天氣不是很寒冷。但想要一口氣游十公里以上,還帶著幾個女孩子,簡直是欺人太甚。

    “把客人趕下船,這就是你們華藝與聶家的作為嗎?”齊王孫寒聲道。

    “當然,你們也可以向我的朋友賠禮道歉,只要他原諒你們,我還可以讓你們在游輪上呆一晚。”聶舜臣挑著眉毛道。

    “我我要他他下跪道道歉!”盧正宇捂著臉,掙扎著爬起身,看著陳凡,眼中射出刻骨銘心的仇恨,顫聲道。

    陳凡的力量何等強大,哪怕只用了千分之一,但盧正宇的半片臉頰,都幾乎被陳凡一巴掌上扇碎。盧正宇此生何時受過這種氣?他哪怕在盧家的時候,最多分的資產少一點而已。什么時候被人當著這么多名流的面甩一巴掌?盧正宇對陳凡,可謂恨之入骨。

    “下跪道歉?”

    陳凡眼睛一瞇,似笑非笑。

    “不錯,你只要給我朋友下跪道歉,這件事我就不計較了。”聶舜臣正聲道。

    他此時摟著李欣茹,背后諸多名流匯聚,又在自家公司租下的游艇上面,可謂勝券在握。聶舜臣從來也沒想過自己會輸,區區幾個大陸學生罷了。以他的權勢,想要揉捏他們,只是一句話的事情。

    “聶少!”

    云芊芊瞪大美眸叫了一聲。

    聶舜臣冷著臉,絲毫不理。他懷里的李欣茹,更是直接用烈焰紅唇在聶舜臣臉上親了口,然后得意洋洋的看向云芊芊。

    ‘臭我雖然屢次算計沒殺了你,但這次之后,聶少對你估計就失望透頂。你再也沒機會和我爭了。’

    周圍眾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雖然大家都是名流富豪、明星大少,有素質的上流社會成員,輕易不會像某些紈绔一樣動輒踩人。但陳凡主動伸上來給他們踩,他們也不介意展現一下,什么才是身份地位與能耐。

    “逸倫,怎么辦?”錢璐璐拉著秋逸倫的手,急的快哭出來。

    秋逸倫臉色鐵青,一言不發。

    而周清雅也臉色極為難看,她可是知道陳凡出生自金陵陳家,也是大少一個,怎么會受這種折辱。

    眾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陳凡身上,看他如何抉擇。

    陳凡正微微抬起手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一陣騷動

    “聶總啊,你這次聚會,可是大手筆,直接包下了天鵝公主號。真是星光云集,名流璀璨啊。”一位穿著中山裝的老者,對身邊另一位氣度沉穩的中年男子道。

    “邱大師,你過獎了。”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

    如果有娛樂圈的人,就會認出,眼前這中年男子,正是傳媒巨頭華藝集團的董事長,聶遠湖。聶遠湖曾經是軍中播音員出身,二十歲時帶著老婆一起,創建了華藝傳媒公司。后來華藝越做越大,成為娛樂圈的巨頭之一,集團資產過百億。

    聶遠湖連續捧起十幾位一線明星,甚至包括一位超一線巨星,是當之無愧的華國娛樂圈教父級人物。也正是因為他名氣極大,人脈極廣,才能召集起這場酒會來。大家不僅僅是沖著明星和聶舜臣,更沖著聶遠湖而來。

    “這次還要多麻煩邱大師,讓我能見陳先生一面。”聶遠湖沉聲道。

    “哎,你又不是不知道。陳先生地位何等之高,又行蹤神秘。我也是剛搭上他,想替聶總引薦,有點難啊。”邱大師搖頭。

    這位邱大師,赫然是曾在鄭浩民家的邱玉林。

    邱玉林是港島排名前十的大師,一直受富豪名流的追捧,如今更傳聞他搭上了那位神秘富豪的線,更是熾手可熱。

    “那是那是,陳先生身份尊貴,不是一般人想見就能見的。”聶遠湖連連點頭。

    到了他這個層次,怎么會不知道陳凡背后的恐怖。

    擄走鄭安琪,被警方圍攻三天三夜都毫無發無傷,當眾擊殺周道濟,取走鄭老爺子性命,剝奪鄭安琪壽元,踏滅整個港島鄭家

    這一樁樁的事情,哪個不是驚天動地,單獨一件放在任何一個人身上,都能讓他聲名鵲起,名震港島。如今卻集中在一個人身上,可見那人是何等可怖可懼。

    雖然特警隊圍攻不果的消息,被港府捂蓋子壓了下去,九龍山上發生的詳細事情,也只在頂級富豪圈和術法界流傳。但以聶遠湖的消息靈通,自然是瞞不住他的。甚至陳凡的照片,他都看過。不過那照片非常絕密,只在港島頂級富豪中流傳。大家也不敢隨便泄露出去,怕得罪那位踏滅鄭家的陳先生。

    甚至聶遠湖進一步打聽到了,這位陳先生,還有很深的軍中背景,是某特種部隊的少將。

    這樣的大人物,便是聶遠湖,也萬萬惹不起。他看似地位尊崇,但終究只是個娛樂圈公司,比起鄭家都差遠了。華藝市值最高時才上百億,而鄭氏集團頂峰曾到達一千億,鄭老爺子更是英國女王授勛的‘太平紳士’,周道濟更坐鎮港島,威懾東南亞。就這樣的人物,陳凡都說殺就殺,他聶遠湖算什么東西。

    等拿喬足夠后,邱玉林才緩緩道:

    “陳先生過幾天會參加國際玄學會,到時候,我安排你找個機會,見他一面。陳先生雖然是天上人物,人間仙人,但終究是年輕人,說不定也喜歡美人,你懂得。”

    “我明白我明白。”聶遠湖拍著胸口道。

    娛樂圈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美女。他心中快速轉動,想要結交陳凡這樣的通天人物,普通的二三線明星和嫩模肯定是拿不出手的。必須得是那種國民女神級才行。

    他迅速鎖定了一個名字。

    “云芊芊!”

    作為華藝的頭牌,云芊芊一向以清純女神的身份示人,聶遠湖也著力打造云芊芊的高冷形象。很少逼她做什么任務,但這一次,不得不派她出馬了。

    ‘這對芊芊也是機緣,若能結交上陳先生,這華夏之大,誰還能動她?’

    聶遠湖正這樣想著,在周圍眾人恭敬的聲音中,走進了酒會現場,抬頭忽的看見陳凡正與聶舜臣站在那,不由驚呼出來:

    “陳先生?”

    ps:第三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四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