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77章 辱我者死

    當聶遠湖這句‘陳先生’喊出的時候,全場都是一靜。

    大家摸不著頭腦,什么陳先生,他在喊誰?便是聶舜臣都愣住了,這次酒會,沒有邀請姓陳的頂級富豪或超級明星啊。

    這時,只見聶遠湖快步走過來,滿臉欣喜的伸出雙手,道:

    “陳先生,沒想到您竟然來參加我們華藝的酒會,真是蓬蓽生輝,柴門有慶啊。”

    面對聶遠湖伸過來的手,陳凡掃都不掃一眼,聶遠湖頓時愣在當場,滿臉尷尬,趕緊看向旁邊的邱大師。邱玉林心領神會,上前一步躬身道:

    “陳真人,這位是華藝集團的聶總,他一直對您敬佩有加,想找機會拜見您。”

    “是的是的,陳先生叫我小聶就是了。”聶遠湖滿臉討好的笑容道。

    對聶遠湖來說,陳凡就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值得巴結討好。不要說擺點笑臉,就是把女兒洗白白送給陳凡,聶遠湖都不會有一點心疼的。

    但聶遠湖卻不知道,他的這番做派,直接讓全場都一片驚駭。聶舜臣更是差點沒把眼都瞪出來。

    怎么可能?陳凡竟然認識自己的老爹,而且看起來聶遠湖很討好陳凡的樣子!這完全沒道理啊。

    周清雅、秋逸倫、錢璐璐、云芊芊等人都瞠目結舌。

    “爸?”聶舜臣忍不住叫了一聲。

    這時聶遠湖似才反應過來,趕緊拉著聶舜臣道:“陳先生,這是我兒子舜臣。舜臣,這是鄭氏集團的董事長,咱們港島新晉的百億富豪陳北玄,陳先生。你還不快叫陳叔叔?”

    新晉百億富豪?

    陳北玄?

    如果說陳凡的名字,無人知曉的話。那么陳北玄這三個字一吐出來,頓時全場都轟動了。所有人都沒想到,他們竟然在這里,見到了最近震動整個港島的傳奇人物。

    “他就是踏滅鄭家,收了鄭家數百億資產的陳北玄?”

    “傳說連周道濟都死在他手中啊,據說這個人有大法力神通的。”

    “沒錯了,我雖沒看過照片,但聶總不可能認錯人,陳北玄確實很年輕。”

    眾人議論紛紛,無數雙眼睛死死盯著陳凡,想一睹這位傳奇人物的模樣。

    陳凡實在太傳奇了,任何一位身價百億的富豪,都需要經過數十年的努力,也就是互聯網時代到來,讓扎克伯格這樣的人起的飛快,其他傳統行業,哪個不需要白首苦干一二十年?

    但陳凡卻以不到二十的年齡,接手整個鄭家的產業,一躍成為港島十大富豪之一。要知道,港島是資本社會,這十大富豪,基本上就是港島的半個主人。為首的李超人,更是有‘李家城’之說。意思是整個港島,都是李家的‘城市’。

    相比之下,他們這些參加酒會的富豪,各個資產也就在幾億、十幾億左右晃蕩,距離豪門遙遙無期,而陳凡一個人,就已經是豪門了。

    “他是陳北玄?”聶舜臣目瞪口呆,指著陳凡不敢置信道。

    “什么陳北玄,這是你陳叔叔,還不快叫叔叔?”聶遠湖一巴掌拍在聶舜臣頭上,滿臉怒色的訓斥道。

    聶舜臣被這一巴掌打醒,頓時臉上就一片鐵青,死死盯著陳凡,一言不發。

    他剛才還勝券在握,認為幾個大陸仔,還不任他揉捏。要逼陳凡下跪道歉,甚至趕下游輪,游回港島。現在卻局面斗轉,陳凡竟然搖身一變,成為名動港島的陳北玄。聶舜臣完全沒法接受這么大的變化。不止是聶舜臣,秋逸倫、錢璐璐、周清雅都用見鬼的目光看向陳凡。

    李欣茹更是腸子都要悔青了,她沒想到云芊芊朋友,竟然有這么大來頭。

    倒是云芊芊,忽的捂住小嘴,把驚呼聲壓回口中。她終于想起來陳北玄這個名字為什么熟悉了,最近幾天,大家討論的那個新晉富豪,不就是陳北玄嗎?只是當時她聽的時候,以為重名,就沒有在意,沒想到真是陳凡。

    “怎么了?你是不是得罪陳先生了?”

    這時,聶遠湖終于看出不對勁了,頓時沉下臉,怒視聶舜臣。

    聶舜臣一言不發,只是嘴唇死死的抿著。

    “他剛才說,如果我不下跪道歉的話,就把我趕下游輪,游泳回港島。”陳凡隨手取過香檳,抿了一口,悠然道。

    “你你這個孽障啊!”

    聶遠湖聽的頭皮發麻,心臟都要炸開了,眼前更是一黑,差點沒摔倒在地。

    陳凡是什么人?寧天辰擋了他的路,就被他一指殺了,周道濟替徒弟報仇,同樣死了。鄭家欠他一百億,最后賠掉了老爺子的性命和整個家產。這樣一個手段通天,殺伐決斷的大人物,豈是他區區聶舜臣能惹得起的?這簡直在自尋死路。

    “陳陳先生,您看在小人的份上,就饒了舜臣吧。”聶遠湖強撐著身體,苦苦哀求著。一邊哀求,一邊狠狠的踹了聶舜臣一腳,怒道:

    “混賬東西,還不快給陳先生跪下道歉!”

    聶遠湖本來是好意,但聶舜臣卻沒法接受。

    聶舜臣是華藝公司的少董,從生下來就含著金湯勺長大,從小一路順分順水,沒遇到一點挫折。別人羨慕的豪車豪宅,他們家滿地都是。別人追求無數年的女神,他都不需要主動勾,就投懷送抱。

    想讓他當著眾人面,給陳凡下跪道歉,簡直比殺他還要難。

    所以聶舜臣不但不跪,還大聲叫道:

    “爸,憑什么啊,他不就是接手了鄭家的資產嗎?哪怕再有錢,又能奈何的了我們華藝?鄭家的行業又和我們華藝沒交集,他走他的陽光道,我們走我們的獨木橋。我為什么要給他下跪!”

    “你你你!”

    聶遠湖指著自己這混賬兒子,只覺心臟都快承受不住了。

    聶舜臣見都說到這份上了,徹底撕破臉,于是扭頭看著陳凡道:“陳北玄,我之前不知道你的身份,多有得罪。但你也打了我的小弟,還要搶走我的女人,咱們五五開,一筆勾銷如何?”

    聶舜臣自認為這番話,說的合情合理。

    華藝是娛樂圈的巨頭,具備天然的獨立性。你其他行業的老總再牛,我華藝大不了不鳥你就是,你還能跨行業來和我競爭?那華藝說不定大牙都笑掉了。這么多年,被好萊塢坑的公司還少嗎?索尼被哥倫比亞都快坑破產了。可見外行搞娛樂,完全是自尋死路。

    但他卻不知道,自己所面對的,是什么樣的人物。

    “一筆勾銷?”

    陳凡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但眼中一片淡漠:“我之前說過,你再廢話一句,我就殺了你,你以為我是開玩笑的。”

    “你還真敢殺我不成?”

    聶舜臣失笑出來。

    大庭廣眾,近百人眾目睽睽之下,他是華藝公司的少董,娛樂圈知名,誰敢在這種情況下殺他?盡管他聽聞陳凡滅掉鄭家的過程中,殺了不少人,但那些完全沒證據的事情,聶舜臣根本不信。

    他卻不知道,陳凡這話一出,聶遠湖臉色狂變,就要開口求饒。

    但此時陳凡已經輕笑一聲,轉過頭去。

    “怎么,怕了嗎?我就說你不敢殺”

    聶舜臣這個殺字剛在口中,還未吐出來,就僵在嘴中,笑容凝固在了臉上。聶舜臣就這樣站在原地,如同中了定身術一般。

    “舜臣,你怎么了?”

    聶遠湖大驚,趕緊撲過去,抱住聶舜臣,使勁搖晃他的身體,但聶舜臣始終一言不發。

    “聶總,節哀順變,小聶總已經逝去了。”

    旁邊的邱玉林,沉聲道。

    以他的修為眼光,怎么會看不出來,聶舜臣此時已經氣息全無,心臟絲毫沒有跳動的聲音,是死人一個。但關鍵他完全沒看到,陳凡是什么時候出手的,又是以什么方式殺人的?哪怕術法大師想要殺人,至少也得結個法印,念個咒語吧。

    “一念成陣,這是傳說中的一念成陣啊。”邱玉林心中驚駭:“難道真和傳聞所說,這人已經登上了御神之境?”

    此時,聶遠湖也發現了聶舜臣的去世,頓時呆立當場,臉色一片灰白。

    而周圍眾人,卻只覺一股寒氣,從脊背直沖天靈蓋。

    聶舜臣死了!

    華藝少董聶舜臣死了!

    那個剛才意氣風發,桀驁不馴的聶舜臣死了。

    而且就在陳凡說殺他的下一刻,聶舜臣就瞬間死去,沒有任何征兆。難道真的是陳凡所殺?

    幾乎所有人,又回想起了鄭家覆滅的種種傳聞。在許多傳聞中,陳凡都是個有法力神通,一言不合就殺人的存在。寧天辰、周道濟、鄭老爺子都死于他之手。之前大家不信,但現在,所有人都信了。否則你沒法解釋,聶舜臣怎么會突然去世?

    無數道目光看向那個面色淡然的少年。然后迅速又低頭,不敢直視。

    有權有勢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個人還能隨時奪你生死,那就太可怕了,足以讓人畏懼!如同古代的天子一般,一言殺人,掌控生死。

    “宗師不可辱,而我更不可辱!”陳凡背著手,眼中淡漠,緩緩開口。

    “辱我者死!”

    仙尊的威嚴,豈容凡人挑釁。敢挑釁者,都要付出生命的代價。鄭家如是,聶舜臣同樣如是。

    全場寂靜,無一人敢言。

    ps:四更完畢。謝謝世界無邊大大的盟主,剛看見呢,非常感謝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