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78章 梟雄之心

    強烈推薦:

    對陳凡來說,聶舜臣只是個小螞蟻小嘍啰,他一萬種方法可以讓聶舜臣生不如死。別的不說,單單一個電話打過去,鄭氏集團的海量資金就可以在股市上面全面阻擊華藝公司。相比起市值數百億的鄭氏集團,華藝的體量就差不止一截。

    畢竟娛樂傳媒公司,股值再高,肯定也不如鄭氏集團這樣的巨鱷來的龐大。

    聶遠湖等華藝的股東會心疼華藝,但陳凡可不心疼鄭氏集團。哪怕用整個鄭氏集團把華藝換掉,對陳凡來說都無所謂的事情。

    更不用說他身后還有更多其他的勢力,港島術法界的諸位大師、在港的高級官員徐主任、臨州陸家、藥神谷、甚至包括軍區的勢力等等。這些勢力匯聚起來的力量何等龐大,擊潰個區區華藝,輕而易舉。但陳凡卻選擇最干脆果斷的。

    殺人!

    在聶舜臣讓他下跪道歉,并且威脅要把他的舍友們扔下游輪的時候,陳凡前所未有的涌現出殺心。他雖然想融入世俗世界,也一向懶得和這些凡人計較。但這不代表著,當聶舜臣騎在他頭上,羞辱他的時候,陳凡還會無動于衷。

    武道界尚且有宗師不可辱的鐵律,何況他北玄仙尊呢?

    如果在宇宙中,有人膽敢這樣對他說話,陳凡早屠滅他整個宗門,以震懾星球。強者不但要有力量,更具備使用力量的決心。

    就如同你擁有的核武器的話,卻不敢使用,對方吃準了你這點,就會得寸進尺欺負你。當年古巴導彈危機,就是美國總統表現出不惜核武一戰的決心,才把蘇聯嚇阻。

    陳凡固然踏滅鄭家,但具體消息只在港島頂層圈中流傳,普通的上流社會富豪大少們,對他還只是處于一個‘新晉富豪’的印象。畢竟傳聞這東西,很多都不能相信。所以哪怕聶舜臣知道他是陳北玄,都絲毫不慫,反而耀武揚威的說‘咱們一筆勾銷’。甚至現在,都有不少投資機構,在阻擊鄭氏集團的股價,妄圖分一杯羹。

    但現在,陳凡干脆利落的殺掉挑釁的聶舜臣后,全場徹底被他的手段給震懾住了。

    今日之后,恐怕整個港島,都沒誰在敢打他和鄭氏集團的主意。

    這才是陳凡的目的。

    “陳真人,這次酒會恐怕不能再舉行了。我護送您回屋吧。”邱玉林微微躬身,恭敬道。

    “不用了。”陳凡揮了揮袖子。

    他此時目的已達到,就不愿再逗留。

    陳凡目光掃向眾人,無論是之前叫囂的辜董、李欣茹甚至盧正宇等人,一見到陳凡看過來,都嚇得面色慘白瑟瑟發抖。尤其是李欣茹,更是兩腿一軟,直接癱坐在了地上,甚至不管春.光外泄。

    其他富豪、大少、名流,根本不敢直視陳凡的雙眼。倒是秋逸倫等人,則震驚更多于害怕,任何一個人,突然發現自己的舍友這么強大,是新晉百億富豪,更一言奪人性命,都會陷入震驚中。

    “我們走吧。”

    陳凡拍了拍秋逸倫的肩膀,率先出去。圍在門口的眾人,如同潮水般向四面散開來,大家都用復雜的目光看向陳凡,有驚懼、有震撼、有疑惑。但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要拿下陳凡。

    秋逸倫等人,這時才如夢初醒,紛紛跟上陳凡的腳步。周清雅遲疑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堅定的光芒,緊緊跟上。只有云芊芊還愣在當場,左右為難。

    一邊是公司的董事長,一邊是陳凡,她不知道該跟誰去。

    “芊芊,你代我,多陪陪陳先生。”

    背對著她,如同雕像一般的聶遠湖,忽然開口。

    他的聲音雖然有些沙啞,隱藏著一絲悲痛,卻還能勉強保持平靜。不愧是掌控娛樂圈的大佬之一,聶遠湖白手起家,這一生中什么樣的變故挫折沒遇到過,他此時顯露出梟雄的本質,哪怕兒子身亡,卻也能保持鎮定。

    “是,聶總。”云芊芊一驚,趕緊應了身,然后追著陳凡而去。

    等云芊芊走后,聶遠湖緩緩站起身來,他眼中依舊有悲痛,但臉上已經擠出一絲微笑:“酒會發生了小事故,犬子突發心臟病,驚擾到諸位貴客和朋友了。我在這里,給大家陪個不是。”

    聶遠湖一邊道歉,一邊招來酒會的主管:“小寧,你先代我,主持酒會。”

    “好的好的,聶總。”寧主管點頭。

    眾人也趕緊說著:“聶總,這種事情發生,誰都不愿意看見,您先去處理子女事情吧,我們無所謂的。”

    于是聶遠湖在眾人的目光中,抱著聶舜臣的尸體,一步步踏出酒會。

    等聶遠湖離開后,整個酒會頓時哄堂炸開。

    “這個陳北玄太恐怖了,不能惹啊。”

    有人搖頭贊嘆,語氣中還帶著一絲懼意。

    上流社會的規矩,一般不會動手動腳,最多把你公司、家業整破產,讓你從富豪公子哥淪落為貧窮小子罷了。但陳凡卻一言不合就殺人,讓這些玩慣了規則的富豪們,心中無比驚懼。

    和這種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為敵,誰能不怕?

    有些本來虎視眈眈,想要撐著鄭家大亂,鄭氏財團風雨動蕩的時候,狠狠的咬鄭氏財團一口。里應外合,把鄭氏財團徹底肢解掉。但此時紛紛都打了退堂鼓。

    誰敢保證,他們通過股市用做整垮鄭氏集團,陳凡就不會殺上他們家?之前他們不怕,是因為不知道陳凡的力量,以及他使用力量的決心,現在眾人哪還不明白,陳凡這是在殺雞儆猴。明著殺聶舜臣,暗中確實在震懾港島的牛鬼蛇神。

    “聶遠湖最后那話什么意思?他兒子死于心臟病?可是我們明明親眼看見是陳”有年輕氣盛,與聶舜臣玩的好的死黨,紅著臉叫道。

    “住嘴!”旁邊的長輩連忙開口訓斥。

    “聶總這樣說,已經是決定不再計較。華藝再強,又怎能和踏滅鄭家的陳先生為敵?”有人開口解釋道:“況且,誰看到是陳先生動手的?你有證據嗎?”

    那死黨頓時語塞了。

    陳凡只是口頭威脅幾句罷了,沒有任何一個看到陳凡動殺了聶舜臣。哪怕最后法醫檢測,估計也只能認為是心臟病突發或者腦溢血之類的急癥。

    但在場眾人都知道,陳凡必然是以一種不為人知的法術手段,擊殺聶舜臣的。可惜這種證據,根本不能作為法庭的供證。

    “聶總是聰明人,知道進退,這次是他兒子錯在先,所以能忍住悲痛,不愧是白手起家創立華藝的董事長。”有老成持重的人點頭贊同。

    而另一些心理陰暗的則冷笑:“誰不知道,聶遠湖可是娛樂圈有名的風流大佬,哪個女星想要上位,不得先從他的床上走一圈?這娛樂圈知名的女明星,沒幾個不被他玩過的。不少女明星,還暗地里為他生過子女呢。他的私生子估計都不下于七八個,區區一個聶舜臣死了,他會心疼個屁?”

    “況且聶舜臣這些年玩女明星是跟誰學的?還不是跟他那位風流老爸?”

    這人言辭犀利,周圍聽到的,雖然滿臉尷尬,卻也默然認同。

    像聶遠湖這樣的娛樂圈大佬,說他不玩女明星,簡直開玩笑一樣。他哪怕不主動玩,都不知道有多少小明星為了紅,自愿爬他的床。愿意為他生下一子半女,作為依仗的,更不在少數。

    就眾人知道的,現在華藝之中,就有幾個青年董事或部門主管,雖然不姓聶,但見到聶遠湖私下里都直接叫‘爸’的。所以聶舜臣之死,并不如別人想的,對聶遠湖打擊巨大,至少有一半悲痛,是裝出來的。

    果然,出了酒會大廳的聶遠湖,就迅速收斂臉上的悲痛。

    他面沉如水,隨手將懷中的尸體,拋給了身邊的保鏢。

    “聶總,咱們接下來怎么辦?是不是要給小聶總報仇?”有華藝的高管,此時貼上來,小心翼翼問道。

    “報仇?”聶遠湖臉上肌肉不由跳動一下,暴跳如雷道:“這個孽障,為了玩女人,差點把他老子和整個華藝都搭進去,死得好。”

    聶舜臣死了,聶遠湖固然心痛,但更多的是后怕。

    他明面上就有三子一女,更有十七八個私生子女,死一個并不算多大的事情。娛樂圈可不是善地,聶遠湖能有今天這位置,怎會是普通人?如他這樣白手起家,一路打拼上來的,連原配都被他親手派人開車撞死的梟雄,怎么會在意區區一個兒子之死。

    但聶舜臣不但得罪了陳凡,更差點把整個華藝和聶家拖進去,這就是聶遠湖沒法忍受的。

    兒子死了還可以再生,但華藝要是毀掉了,他聶遠湖瞬間就從傳媒大佬,變成路邊乞丐,那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不行,區區云芊芊還不足以平息陳北玄的怒火。”

    聶遠湖眼中閃耀著精光。

    他以己推人,如果有人敢逼他當場下跪,跳船逃亡。他恨不得把對方全家都整死,怎么會只殺一個呢?

    “看來我得親自去給陳先生登門賠罪。”

    “這次如果運作好的話,不僅不是災難,還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聶遠湖暗下決心,一邊招來助手道:“去,把李欣茹給我叫來。”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