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79章 他們叫我陳大師

    此時陳凡并沒有回船艙,而是順著走廊,一直到了最頂層甲板。天鵝公主號是數千噸重的大型豪華游輪,有好幾層甲板。此時天色已晚,海風吹拂,大家要么在各個餐廳中聚會聊天,要么就回房間滾床單了。甲板上寂寥無人,只有陳凡等人。

    陳凡背著手,立在欄桿前,看著遠處海岸線上的星星燈火,那是維多利亞港口,港島最美的夜景,只不過離得比較遙遠,普通人只能看到一道微弱的火線,陳凡卻能清晰見到港口忙碌的眾人。這些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人正在搬運各種海貨、漁獲。

    他們雖然汗水滿頭,皮膚黝黑,但在陳凡眼中,卻比聶舜臣高千百倍。

    這些凡人,才是陳凡的故鄉親人,是他五百年執念回歸,想要守護的大地眾生。而如聶舜臣這樣,只是一只骯臟的螞蟻罷了,便是殺一千個一萬個,陳凡都不會手軟。

    “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疑問,現在問吧。”陳凡扭過頭,看著身后滿臉復雜的秋逸倫眾人,展露笑顏道:“我們是朋友,我不會像對聶舜臣那樣對待你們的。”

    他這話一出,秋逸倫等人頓時一震。

    劉曉靜怯生生的道:“那個聶舜臣,真的是你殺死的嗎?”

    “是,也不是。”陳凡聳聳肩。“應該說他注定要死,只不過我提前結束他的性命罷了。”

    在陳凡上一世的記憶中,這位華藝少董在娛樂圈活躍了很久,后來陳凡成為錦繡集團太子的時候,還在不少上流酒會中遇見他,那時的聶舜臣已經開始逐步接管華藝集團,成為娛樂圈呼風喚雨的大佬。

    而當時成為一線小花旦的許蓉妃,據傳說得罪的幾位娛樂圈大佬中,就有聶舜臣。最后許蓉妃被公司冷藏,然后被狗仔爆出許多負面新聞,承受不住,跳樓自殺,結束了自己短暫而又絢爛的一生。后來聶舜臣也沒落得好下場,被爆料包養女星、派人下暗手殺情敵等等,最終進了監獄。

    陳凡并不知道許蓉妃那事是真是假,畢竟他上一世距離娛樂圈太遠了。不過哪怕沒許蓉妃的事情,他殺聶舜臣都沒有任何心理負擔,畢竟聶舜臣可是動輒要逼人下跪、跳船游泳的。

    如果當時在場的陳凡,不是修仙者,只是個普通人的話,豈不是真的只能下跪道歉?

    “可是,我們沒看到你動手啊?”錢璐璐驚疑道。

    “這個世間,有很多你們并不懂的東西,但不代表他們不存在。”陳凡笑了出來。“比如我們之前遇見的袁桓,他就有法力神通,把你們拖入幻境之中,甚至想要殺你們,都非難事。”

    說到這,陳凡掃了齊王孫一眼。

    當時袁桓施展‘蜃龍手鏈’,激發幻術時,齊王孫竟然也臉色不變,似乎見過。這越發讓陳凡肯定,自己這個前世好友來頭不小。

    “真的?”

    錢璐璐、劉曉靜、周清雅驚疑。

    “老大,你的意思是,你懂法術?”秋逸倫不可思議的道。

    他們的層次,還并不夠資格觸摸到術法界和武道界,畢竟他們只是群小富豪罷了,撐死縣首富級別。

    “當然。”

    陳凡抬手向甲板上擺放的桌子一指。

    造型典雅的黑木圓桌上面,有十幾根熄滅的蠟燭,估計是為了燭光晚宴準備的。陳凡這一指,頓時燃起十數道明亮的燭火,把甲板照的通體亮徹,便是海風呼嘯,都無法吹滅。

    “啊!”

    錢璐璐等人頓時捂住小嘴,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這就像哈利波特中,霍格沃茲學院的禮堂中,突然燈火被點亮一般,在電影里,大家知道那是魔法。但現實中出現,卻如此震撼人心。

    “在我們的世界中,還存在著很多擁有法力神通道術的人。我只是其中之一罷了。”陳凡收回手指,淡淡的道。

    “不錯,老大說得對,我想起小的時候,我們家搬進一個別墅,那個別墅鬧鬼,我媽請一位大師來捉鬼,當時動靜非常大,房間里好像都打了起來,最終那鬼被大師捉住了,家里面也沒再鬧過。”秋逸倫猛的一拍大腿道。“只是我當時年齡太小,不以為然,現在想起來,恐怕那就是真的大師啊。”

    秋逸倫這一說,大家都紛紛點頭。

    畢竟誰的生活中,總有各種各樣的鬼怪靈異傳聞,比如什么請筆仙、碟仙、黃大仙、神棍之類。大家對這類并不陌生,只不過一直沒親眼所見,所以不太相信罷了。

    “老大,這么說你也是有法力的人?可是他們為什么叫你什么陳北玄,還說你是新晉的百億富豪?”秋逸倫疑惑道。

    他這一問,眾人頓時目光全集中在陳凡身上。

    會法術,大家最多驚嘆一下,畢竟不太懂。但百億富豪就不同了,鄭家可是港島十大家族之一,它留下來的資產,如山如海一般。在鄭家面前,無論是秋逸倫家、周清雅家,都是小不點。便是沈家、陳家都遠不如鄭家。

    估計只有江南省首富張東海,能夠勉強和鄭家扳下手腕。

    這樣一個青年,竟然一躍成為一省首富級人物,大家怎么能不驚嘆。

    “鄭家欠我的錢,我取回罷了。”陳凡聳聳肩道。“至于名字,你們應該聽過我的一個外號。”

    陳凡頓了頓,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他們都叫我,陳大師。”

    “陳大師?”

    大家一愣。

    然后周清雅迅速反應過來,青蔥玉指指著陳凡,叫道:“你就是傳說中的江北陳大師?”

    周清雅一說,大家也都了然,紛紛用震撼目光看向陳凡。沈家的覆滅,可就在不久前。傳說陳家就是靠這位陳大師,才力挽狂瀾,一舉踏滅了沈家。

    想到這,一條明亮的線,迅速在大家心中呈現出來。

    “難怪難怪,這樣就能說得通了。”秋逸倫猛砸手掌。“老大你是江北陳大師,會法術神通。又是陳家人,難怪陳旭見到你,會怕成這樣。后來沈榮華別墅的那天晚上,你也沒回宿舍。方瓊還緊急的找過你,估計那晚你就找上沈家了吧。這也能說明,你為什么能一口氣拿出三千萬,拍一個沒多大用處的古董。”

    “那不是古董,那是法器。”陳凡沒好氣的道。

    黃皮小葫蘆,可是空間法寶,不要說三千萬,便是用三千億,都換不到。

    “好的好的,法器法器。”秋逸倫尷尬一笑。

    周清雅也恍然大悟。

    如果陳凡是江北陳大師的話,那么黃老七親自為他駕車就可以理解了。但想到這,周清雅看著陳凡的目光,越發驚懼。

    只有她這個金陵本土的上層社會人,才知道陳大師是何等可怖的人物。他不僅威震江北,據說連唐遠清對他都低頭,沈家惹到他更是直接被踏滅,數十人盡數被詭異的火焰燒死,豈不和今天聶舜臣的死亡非常相似?再聯想到鄭氏集團突然易主,鄭安琪突然變成老太婆,周清雅越發不寒而栗。

    這個看著相貌平凡,滿臉微笑的少年,可是一個踏滅沈家的超級危險人物啊。

    不過越危險,周清雅反而嬌軀顫抖的越厲害,她知道,那不僅僅是恐懼,更是興奮。來自弱者對強者的崇拜。她一向追求強者,眼前的陳凡,豈不是她遇見的最強者?比聶舜臣之類強不知道多少。

    “我回宿舍那天,我媽出了車禍了。”陳發只提一句,就沒有再說。

    眾人都心領會神。

    不由為上層社會的斗爭暗暗砸舌,沈家竟然敢下這種毒手,難怪會激怒陳凡,悍然踏滅沈家。

    齊王孫在旁邊,冷眼旁觀,陳凡解釋的很清楚,但他卻輕易的發現背后有不少隱藏的。陳凡只解釋了他是江北陳大師,卻沒說聶遠湖等人,為什么對‘陳北玄’這個名字如此驚懼,難道在鄭氏集團易主的背后,有什么大家不了解的內幕?

    更不用說他可是記得,周清雅提過,沈君文也喜歡方瓊,是方瓊的追求者之一。沈家的覆滅,估計也有這方面因素。

    不過齊王孫并沒有開口。

    陳凡有這樣滔天的能耐,卻依舊把他們當做朋友,詳細解釋,讓齊王孫很感動。他曾經也隨父親見過那些地位極高、能耐通天的大佬們,哪個不是鷹視狼顧、睥睨眾生,眼中哪還有普通人?

    “老大,從今天開始,你可是資產數百億的富豪啊,一躍成為福布斯榜的超級富人,而且還是不滿二十歲,未結婚的鉆石王老五,不知道有多少女明星、校花想要投懷送抱。”秋逸倫酸酸的道。

    他雖然家里面也有數億家財,不過那是他父親掌控的,想要傳給他,至少得二三十年之后,哪如陳凡現在這般一步登天。

    秋逸倫這樣說著,站在背后,一言不發的云芊芊,眼中閃過一絲羞澀,但更多的卻是敬佩與崇拜。

    陳凡的成就實在太恐怖了,幾乎冠絕同輩人。哪個女孩不為他動心呢?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