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80章 深夜拜會

    甲板上的聚會,很快就散去了。

    經過一天心理的大起大落,秋逸倫等人連飯都不想吃,只想回船艙趕緊美美的睡一覺。天鵝公主號有數百個房間,每個房間都裝修的極為豪華,不遜色于四星級酒店。

    陳凡正躺在床上,津津有味的讀著一部線裝本《蜀山劍俠傳》。對陳凡這樣的層次來說。五百年他幾乎閱盡了無數星空大族的沉浮,已經沒什么東西能讓他動容。所以他更喜歡看一些文化的野史、志怪傳奇,作為修煉閑暇的消遣。

    這時,門鈴聲響起。

    “進來吧。”

    陳凡隨口道。他幾乎不用回頭,神念就掃到了外面的兩人,一個氣度非凡的中年男子,背后則站著一位穿著酒紅色露背高叉禮服的美艷女子。

    “陳先生。”

    聶遠湖推門而入,此時他滿臉笑容,哪還有喪子之痛。倒是站在他身后的李欣茹,則一雙白嫩小腿微微打顫。里面這個人,可是一言擊殺華藝少董的恐怖存在。若不是聶總一再給她講述搭上陳凡的前景,以及暗中威脅。打死李欣茹都不敢來見陳凡的。

    “找我有什么事嗎?”

    陳凡隨意的翻著書頁,無所謂的道。

    聶遠湖是悲憤欲絕也好,是心存殆念,臥薪嘗膽也罷。對陳凡來說,都是隨手可以拍死的存在,他根本懶得去思考聶遠湖的來歷。

    只見聶遠湖上前一步,躬身道:

    “陳先生,今天孽子冒犯了您,我是來給您賠罪的。”

    他完全不管聶舜臣雖然冒犯陳凡,但已經被殺了的事情,仿佛真的很歉意般。

    “哦。”陳凡哦了一聲,神色不動。

    聶遠湖臉上肌肉跳了跳,趕緊道:“我之前問了芊芊,才知道原來陳先生和芊芊是舊識啊。芊芊這兩年轉型一直不太順利,如果知道她和陳先生有關系,我早就動用全公司力量,力捧她了。”

    旁邊的李欣茹聽著,眼都快嫉妒的噴出火來。她和云芊芊都算公司的頭牌女星,結果云芊芊就因為搭上陳凡,公司竟然決定力捧。要知道華藝的能量有多大,若集中全力捧一個人上去,甚至可以硬生生捧出個國際巨星來。

    她知道,從今之后,自己在和云芊芊競爭中算全面落敗,日后云芊芊擁有的影視資源,將遠遠過她。這怎讓李欣茹不嫉妒呢。

    “是嗎?”陳凡依舊無動于衷。

    云芊芊如何,與他何干?云芊芊雖然喜歡他,但陳凡只是把她當做一個路人,最多是有點好感的路人罷了。不過陳凡也沒否認,只要有這層關系在,云芊芊就能借助他的力量,平步青云。也算對得起相識一場。

    聶遠湖見陳凡這模樣,知道自己必須得下血本了。于是咬了咬牙,猛的上前幾步,一個深深的鞠躬,頭幾乎要壓在地上了。

    “陳先生,不知道您如何才能放過我和華藝呢?”

    “我什么時候說要對付你們的?”陳凡啞然失笑,放下手中的線裝本書,略帶嘲諷的看向聶遠湖:“聶總,你是你,我是我。我陳北玄這一生,從不牽連他人。你兒子得罪我,我取他性命,與你又有什么干系?莫非你想替他報仇不成?”

    “這個自然不敢。”聶遠湖嚇得連連搖頭。

    借他十個膽量,他都不敢與陳凡為敵。這可是真正的恐怖強者。

    “既然如此,那你還不走嗎?”陳凡又拾起書本,繼續讀著。聶遠湖見狀,知道今天只能到這里了,像陳凡這樣的存在,必須用水磨工夫慢慢磨,指望一晚上就搭上關系,簡直白日做夢。

    不過他走之前,對李欣茹打了個眼神,然后獨自一人出了房間,還帶上門。

    狹小的船艙內,頓時只剩下陳凡和李欣茹兩人。

    陳凡甚至可以嗅到李欣茹身上,那股淡淡的幽香。如果他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著名的香奈兒五號,而且是原裝版,不是后來的淡香般。這個香水聞名全世界,每盎司要3oo美元。前世陳凡獵艷花叢時,曾經經常在女人身上聞到過。

    不過這一世,他還是第一聞見。

    因為這種香水,一般只有3o歲以上的人才能駕馭,充滿成熟誘.惑力。少女們并不是很喜歡。

    “陳先生。”

    李欣茹怯生生的叫了聲。

    此時的她,絲毫不像電影電視中的蘇妲己、武媚娘,勾人心魄。反而像個剛進宮的小侍女,戰戰兢兢的,一副嬌柔可欺的樣子。

    “你就是李欣茹吧。”

    沒想到陳凡卻放下手中的書籍,目光四下打量她。

    李欣茹只覺毛骨悚然。陳凡的目光和之前男人們的目光截然不同,那些男人的目光游離在她的大腿、細腰、豐臀和深深的胸前,帶著一股侵略的欲.望。而陳凡則更像看著一個許久前就見過的故人一樣。

    “您見過我?”李欣茹小聲問著。

    她問過后就后悔了,自己是大明星,陳凡估計天天從電視上見到。

    “見過。”陳凡微微點頭。“我曾經見過你,跪在一個擺著猙獰神像的寺廟中,還有一個戴著骨牙項鏈的光頭和尚。對了,云芊芊的那串詛咒佛珠就是你給的吧。”

    他話一出,李欣茹嚇得魂飛魄散,腳下一軟,直接跌在了地板上。雙腿交叉開,兩手撐著地板,牙齒不由自主的打著顫抖。

    “您...您...怎么...知道?”李欣茹顫聲說著。

    那是她一生的秘密,當時她被云芊芊死死壓在身下,沒法越。再加上爭奪聶舜臣,于是就從好友那里問到了一個據說有法力的大師所在,裝著膽子去拜訪,沒想大師真給了她一串佛珠。說只要讓宿主時刻佩戴,很快就會精神衰弱,甚至神經錯亂而死。

    果然,沒多久,云芊芊就開始精神大跌,接連出現拍戲延誤的消息,可惜后來那串佛珠似乎消失了。也從那以后,云芊芊對她就態度驟冷。

    “我在那串佛珠中看到的。”陳凡隨口答著。“那串佛珠是誰給你的?那個寺廟中的僧人是誰?”

    李欣茹低著頭,顫抖道:“我...我也不太清楚。是...是我一個姐妹推薦的。據...據說叫什么骷髏寺的法明大師。”

    “骷髏寺,法明嗎?”陳凡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那串詛咒佛珠,雖然在陳凡眼中不值一提,但它的術法卻比陰鬼宗甚至鬼巫教的術法都顯得更古老更正規一些,顯然是傳承自某個法度森嚴的大派。

    不過哪怕這骷髏寺再強,也絲毫不放在陳凡眼中。他也只是提起興趣隨口一問,問完后,就揮揮手示意李欣茹離開。

    李欣茹和云芊芊的事情,是她們自己的事,陳凡可懶得理會。

    沒想到這時,李欣茹反而壯著膽子站起來,一步一搖的輕輕向陳凡走來,到了床頭后,就柔身跪下來,擺出一張垂淚欲滴的妖媚俏臉道:

    “陳先生,您可不可以讓我在這里待一晚上。要是知道我現在就離開,聶總會殺了我的。”

    她此時梨花帶雨,嬌媚動人,比陳凡見過的地球任何一個美女,似都更有誘.惑力。姜初然、許蓉妃等人雖然容貌也不錯,但哪如李欣茹這等摸爬滾打十數年的大明星,早就達到了女人最有魅力的時候。而且兩人距離極盡,香水味驟然濃烈,勾得陳凡的浴火似都燃了起來。畢竟這副身體,終究是青春年少,而不是未來五百年苦修的圣體。

    但陳凡道心何等堅定,輕易就壓了下去。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你怕他,不怕我嗎?”

    李欣茹很漂亮,算是大美女,而且還處在人生魅力的巔峰,更有明星身份加成。如果是上一世,陳凡說不定早就忍不住撲上去了。可惜這一世的陳凡,曾經閱盡了宇宙中不知道多少絕代天驕神女,眼里哪有個區區李欣茹。

    沒想到李欣茹似看出了什么,反而湊的更近,一副任君欺凌的樣子。

    陳凡笑了笑搖頭,敲了敲手指道:

    “你的來意我明白,你替我做一件事情,幫我照顧下娛樂圈里一個叫許蓉妃的丫頭。照顧好了,讓你獲得云芊芊甚至更多的資源,都非不可能。”

    “真的?”李欣茹頓時眼睛一亮。

    “是真的。”

    這也是陳凡剛想到的,上一世許蓉妃在娛樂圈磕磕碰碰,不知道歷經了多少坎坷。作為這一世,對陳凡最好的人之一,他也不愿再見故人歷經那些磨難。有李欣茹給許蓉妃保駕護航的話,她的星路必然有走的非常順利。

    ‘這就當你叫我一聲哥哥的報酬吧。’

    陳凡仰望星空。

    一夜很快過去。第二天,哪怕秋逸倫等人再不舍,也不得不踏上回家的道路。國慶長假快結束了,而陳凡則留了下來。他還要參加國際玄學會,收集各種陣法材料,除此之外,鄭氏財團的事情也得解決。

    作為一個資產數百億的龐大財團,豈是一個人就能輕易接手的。陳凡敢放手,他手下的十幾萬員工,各個部門主管就敢陽奉陰違,和外人勾結,把整個集團搞垮。到時陳凡再能殺,難道能把幾百幾千人都殺了?

    “是該找個代理人,為我掌管鄭氏集團了。應該找誰呢?”

    陳凡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ps:第三更奉上,過渡章節,很快劇情就會進入新的篇章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