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83章 獨眼龍王

    “怎么可能?”

    龍駿低下頭,掩蓋眼底的無限震驚。

    他自然認識鄭安琪,作為港島鄭家的天之驕女,知名的國際名模,連龍駿自身都打過鄭安琪的主意。可是他更知道,鄭安琪此時應該是一副老態龍鐘的樣子才對。港島的許多花邊小報,天天追拍鄭安琪,關于她一副滿面皺紋,頭發花白的照片,早就傳遍了整個港島。

    可是龍駿現在,卻見到一位青春貌美的鄭安琪,而且似乎比之前更漂亮更有氣質,皮膚白嫩中閃耀著晶瑩的光芒。

    “陳先生剛剛簽署了任命書,任命我為董事長助理,在他不在期間,代替他行事董事長的權力。并且向董事會推薦,我為鄭氏集團的總裁。大家有異議嗎?”

    不理會眾人驚駭的目光,鄭安琪踩著高跟鞋,在噠噠的聲音中,一步步走到了主席位,放下手中的文件,環視左右,冷然道。

    沒有一個人出聲。

    大家還在震撼之中。

    況且鄭氏集團的董事會,一半由鄭家人組成,一半由鄭家老臣子和股東當任。鄭家人被掃出去后,陳凡幾乎掌控了一半的股權,如果他執意要推行任命的話,沒有誰能阻攔。

    龍駿等人,只是想用鄭氏集團的股價和未來發展前景,想威逼陳凡,讓陳凡放棄對集團的掌控權罷了。他們已經暗中商量好,陳凡只要任命一個外人當總裁,他們立刻就以抗議、阻擊股票、員工罷工、股東退股等形式威脅陳凡。

    結果沒想到,陳凡任命的竟然是鄭安琪。

    鄭安琪作為鄭家嫡女,天然就受到鄭家老臣子的擁護,而且她能力出眾,一向被視為鄭家第三代的繼承人,更不用說鄭安琪之前明明是一副老太婆的樣子,現在卻突然恢復青春貌美。這背后陳凡展現出來的手段,簡直可怖可懼。

    在大家無異議的會議中,鄭安琪順利登上了鄭氏集團總裁的位置,并且迅速開始雷厲風行的行使掌控權。龍駿長嘆一聲,起身離開會場。

    他知道,當鄭安琪出現的那一刻,就代表著,這一局,自己輸了。

    “龍總,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還繼續阻擊鄭氏集團股票嗎?”

    穿著黑色高跟,長筒絲襪,帶著銀邊眼鏡,畢業于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美貌秘書,緊跟在龍駿身后,憂心忡忡的道。

    “不用了,先停手。”

    雖然輸了一局,但龍駿臉上并沒有太多失落之色。他在鄭氏集團大廈的走廊中,透過鋼化玻璃,俯瞰著整個港島。

    “雖然鄭氏集團這一局輸了,不代表我們就輸給他陳北玄。”

    “有太多的人,不希望陳北玄在港島待下去了。”

    “我們要給港島找一位新的大師。”

    龍駿眼中目光閃耀。

    在鄭安琪雷厲風行的手腕,以及眾多鄭家老臣子的支持下,鄭氏集團的形式總算走入了正規。盡管還要動蕩一段時間,但已經無傷大雅。而陳凡此時,留在港島只剩下最后一個目的,就是收集法陣材料。

    青龍大陣需要海量的法陣材料。

    而港島作為術法之都,最近又在召開嶺南國際玄學大會,有很多從南方各地乃至海外趕來的術士,都齊聚于港島。他們或多或少手中都有一些法陣材料。這些材料在他們手中,最多也就能布個風水陣、安宅辟邪或者煉制法器,但在陳凡手中,卻能化作籠罩方圓數十畝的超大型陣法。

    陳凡拿出的交換之物,對這些術士們同樣充滿誘惑力。

    云霧靈泉、小培元丹、精氣丸、淬體丸、聚靈丹、各種小型法術、包括一些布陣之術。只要他們有足夠好的法陣材料,陳凡甚至可以傳授給他們真正的修仙之法。

    可惜那需要真正的天材地寶,迄今為止無一人能拿出來。

    “黃曜石、土精粹、陰晶石、兇獸之骨、青玄木、蛟龍的鱗片”這些術士們的家底非常深厚,很多都是他們傳承幾代甚至十幾代的材料,許多現在在地球上已經絕跡了,屬于稀世珍品。單單類似陰蛇骸骨這樣的寶物,他就收到好幾件,還有一塊疑似先天靈獸的鱗片。

    這些材料加起來,不要說布一個青龍大陣,布置幾個都綽綽有余,讓陳凡眉眼大開,笑的合不攏嘴。

    而陳凡付出的,只是一些丹藥和基本法術罷了,簡直不值一提。

    “已經收集差不多了,再等三天。三天之后,差不多就可以啟程回金陵了。”陳凡呆在鄭家位于淺水灣小山別墅中,暗暗計算著。

    這次成果的豐厚,幾乎不遜色于藥神谷的藥閣。

    許多材料,那些術士們能感覺到不凡,和其中蘊藏的靈氣,可并不懂得如何使用。結果便宜了陳凡,任何靈材,到了他這位陣法大師手中,都能煥發出前所未有的光彩。

    “陳先生,您的茶。”

    一位身材高挑,容貌冷艷的絕世美女,端著一杯泡好的上品雀舌,輕柔的放在書桌上。她穿著簡單的居家服,一頭白金色長發用木簪子扎起來,看著就如同一位溫順少婦般。

    “這些有下人做,無需你來。我把你找回來,是讓你替我管理鄭氏集團的。”陳凡端過雀舌,抿了一口,隨口說著。

    “您說過,要我的絕對忠誠。從那一刻起,您就是我的主人。”鄭安琪立在那里,平靜的說著。她注視著眼前這個容貌平凡的少年,眼中的神情無比復雜。

    是這個少年,一手把她打入地獄,剝奪她爺爺的性命,把她變成丑陋的老太婆。讓她眾叛親離,幾乎走投無路。

    可又是這個少年,一手把她拉上天堂,恢復她的容貌,讓她成為數百億財團的主持者。

    要說恨,鄭安琪很恨他。

    但仔細一想,其實并沒有多少恨意。鄭老爺子本來就應該死了,是她從陳凡手中騙來了一百枚精氣丸,讓鄭老爺子多活了一年,這是她和整個鄭家欠陳凡的。更何況陳凡還讓她真正見識到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她沒想到,最后對她最好,竟然是害她的罪魁禍首。

    當陳凡將她容貌恢復的那一刻,鄭安琪已經決定將未來都交給這個少年。因為她的父親、母親、家族乃至朋友都已經拋棄了她,是陳凡將她拯救回來。

    “我三天后就會啟程回金陵,你有事打我電話就可以。你既然是我的奴仆,那除了我之外,就沒人可以傷你。”陳凡淡淡的說著。

    “是。”

    鄭安琪一顫,低頭應著。

    她等了一會,見陳凡又埋頭整理各種稀奇古怪的材料中,就輕手輕腳的離開書房。

    嶺南國際玄學大會,在有條不紊的召開著。

    但周道濟之死的余波,才剛剛開始綻放。周道濟是華夏南派術法第一,集風水之道大成的修法巔峰大師。他這幾十年來坐鎮港島,不知替港島攔了多少波外來的入侵。

    港島作為國際大都市,南海之上的璀璨明珠,一直是整個海外華人界,尤其是東南亞華人界的關注焦點。許多跨國公司的大中華區總部,就設在港島。以前有周道濟攔著,諸多外來勢力,始終沒法染指這塊肥肉,現在周道濟一死,頓時在東南亞的華人圈掀起驚天波濤。

    泰國,清邁,唐人街。

    一座古老蒼茫的寺廟奉著一頭獨眼龍王,那獨眼龍王的雕像異常猙獰,鱗片如同墨染的黑色,閃耀著幽深的光芒。

    而在雕像之下,正盤坐這一個穿著黑色長袍,面容清瘦的老者。

    老者靜靜的坐在那,他周身的空間,仿佛被一股無形的異力籠罩住,微微向里面彎曲塌陷。有一只蚊蟲不小心飛入這片空間,瞬間就被撕成粉碎。

    “老師,周道濟死了。”

    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傳來,從大殿外面,走進一位矮小黑瘦的男子。這個男子渾身如同上下如同精鐵澆灌而成,每一絲肌肉都蘊藏著不可思議的爆發力。他用束帶扎著頭,穿著芒衣背心,裸出兩條胳膊,赤著雙腳。

    他的每一腳踏在地面上,都如同巨像在行走。

    黑瘦男子進了大殿后,卻恭恭敬敬的對著雕像下的清瘦老者合十鞠躬。如果有泰拳界的高手在,必然要瞠目結舌。因為這個黑瘦男子,是整個泰國最知名的古泰拳大師之一,據說身具龍象之力,足以一怒抬起大象。便是與華國的武道宗師,都不相伯仲。

    而他現在,卻恭敬的立在老者身前,如同小學生見到師長般。

    “阿羅敵,你的心亂了。”

    清瘦老者雙眼閉合不動,但他的眉眼間,有一道紅色痕跡,好似第三只眼,此時詭異的睜開,如同一只金色的豎瞳般,冰冷閃耀。

    見到此情況,阿羅敵的頭低的更低,態度更加恭敬。

    哪怕他是縱橫整個泰國無敵手的格斗大師,古泰拳宗師,能夠拳斃奔象。但在這老者面前,他卻提不起一絲一毫的挑戰之心。

    因為阿羅敵知道,眼前這個人,可能是整個泰國乃至東南亞最強大的術法大師之一。

    大降頭師,達沙瓦坤龍。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或者直接訪問網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