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86章 一巴掌拍死了?

    “誰?”

    龍家眾人還沒反應過來,立在坤龍身后,如同一座雕像般的阿羅敵已經猛的反應過來。他以比獵豹更快的速度,嗖的沖到大廳前,攔在眾人和大門中間,雙腳微彎,赤手赤足,穿著麻衣背心站在那,雙眼如同鷹鷲般緊緊盯著大門,一股百戰殺伐之氣從他身上沖出,籠罩整座大廳。龍家眾人只覺瞬間如入冬天吧。

    “吱吖。”

    厚重的木門被輕輕推開,一個少年插著手,走入別墅內。他那隨意程度,就像進了自己家中。龍家門外的諸多保安、保鏢以及栓門猛犬仿佛都不存在般。

    “你是誰?”

    阿羅敵用生硬的漢語說著。

    他從陳凡身上感應不到一絲一毫修行者的氣息,但他心中的警兆卻猛的大作,仿佛遇見生死大敵般。阿羅敵憑借第六感無數次逃脫險境,但從沒像這一次般,感受到那種如芒在背的巨大危險。

    “他就是陳北玄。”

    龍駿驚呼出來。

    陳凡此時的容貌,是平常狀態,而非現出青帝長生體的容貌。阿羅敵自然不認識,他只見過第二種的照片。但龍駿不可能不認識,陳凡的兩種容貌太相似了,見過的人幾乎都能認出來。

    “你就是陳北玄?”

    阿羅敵瞳孔一縮,但身上的戰意不降反升。他仿佛能感受到自己那強勁有力的心臟在劇烈跳動,如同澎湃的水泵般,給整個身體提供無窮的能量。此時的他,簡直可以一拳打碎一米厚的鋼板。

    阿羅敵在興奮。

    他是泰國屈指可數的古泰拳大師,幾乎打遍泰國無敵手。除了在面對坤龍的恐怖咒法前,他幾乎沒有對手。盡管華國以盛產武道宗師而著稱。但阿羅敵絲毫不懼。在他看來,華國內勁武者使用的那種華而不實的內勁,簡直在玷污武道。

    真正的武道,應該是拳拳到肉,如鋼鐵般的肉身推動無窮力量,拳斃奔馬,生裂虎豹。

    “我的名字,是你能隨意叫的?”

    陳凡輕哼一聲,踏前一步,張開晶瑩剔透的手掌,凌空一掌拍來。

    他這次來,就是準備殺雞儆猴的。雖然驚訝龍家別墅中怎么會有兩個泰國人,但陳凡絲毫不放在眼中。任何對手,直接拍死就是了。

    “來得好!”

    阿羅敵眼中精光大盛,他的口中發出如同雷鳴般的吼聲,又是蛤蟆在鼓叫。胸膛高高鼓起又落下,兩腳一用力,啪嗒就將高檔的絨毛地毯撕裂,深深的踩入下面的地板中。這才是阿羅敵之所以不穿鞋子的緣故,以他的力量,任何鞋子都撐不住一掙之力。

    “轉輪拳印。”

    阿羅敵手中捏成手印,如同蓮花般迅速變幻,最后合成一個拳印,帶著一股大圓滿、大包容、大自由的拳意。虛空之中,仿佛有一道金色輪印在轉動。這一拳打出去的威勢,簡直驚天動地,空間仿佛都被這一拳撕裂。空中響起無數道氣流爆炸的聲音,就像輪胎炸開般。

    陳凡曾經在青陽鎮地下擂臺上,遇見過泰國拳師‘頌韜’。頌韜號稱‘八臂羅漢’。攻擊的時候同時用手、肘、膝、腳,如同八只手一同襲來,似狂風暴雨一般。

    但到了阿羅敵這等境界,拳法已經超脫了單純的技擊之術,上升到道、法的境界。他的轉輪拳印,是上座部佛教的秘傳拳術,可謂是古泰拳的核心傳承。捏動的手印,會引動體內的各個輪脈的力量,開啟肉身密藏,激發無窮威能,具備擲象之力。

    “阿羅敵此拳,當可戰巔峰宗師。”

    坐在上首的坤龍大師微微額首。

    阿羅敵雖然縱橫泰國,但論修為,僅僅相當于華國的化境中期。但他這一拳可謂集全身之力,猛然爆裂開來,便是雷千絕、林踏天等人在這里,都得先避其鋒芒,然后再用其他方法徐徐圖之。

    坤龍已經準備,在陳凡退讓的一瞬間,動用咒法,先下手為強。

    便是龍家眾人,也瞪大雙眼,緊緊的看著這一幕。阿羅敵此時一拳打出,那無匹的拳意充塞整棟別墅,在眾人眼中,他瘦小的身體仿佛瞬間暴漲開來,如同頂天立地的巨人一般。相反陳凡在阿羅敵面前,則無比渺小,就如同螻蟻用手去打巨人的腳趾。

    “太強大了,這就是武道宗師的力量嗎?”

    龍建興、龍駿、劉雨澤等人都深深震撼。

    他們雖然知道武道宗師,但卻是第一次親眼目睹宗師發威,那股碾碎一切的力量,讓人不敢相信是來自于之前躬身立在坤龍背后的瘦小男子。

    ‘連阿羅敵都這樣強,那坤龍呢?’

    眾人心中駭然。

    這時,陳凡不退反進,咧嘴一笑,依舊是輕飄飄的一掌印來。

    “找死。”

    阿羅敵眼中如狼般射出兇光,速度再暴漲三分,胳膊上的肌肉猛的鼓起,道道如同鐵水澆灌的金剛,便是子彈打在上面,都得被肌肉彈開。他自信,這一拳,能夠現在陳凡的手掌打來前,擊爆陳凡的心臟。

    “咚!”

    如同木追追擊銅鐘的聲音。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兩人終于碰撞在了一起。

    阿羅敵那足以開碑裂石,打穿裝甲車的無敵拳印,硬生生打在了陳凡的胸前。結果陳凡只是微微搖晃了一下,那幅度幾乎肉眼不可見。然后在阿羅敵不可思議的目光中,陳凡輕飄飄的一掌拍在他的頭頂。

    “啪!”

    一聲清脆的巨響。

    阿羅敵整個腦袋被硬生生拍入了胸口,而他一米六的身體,更是被陳凡一掌打入了地下。龍家別墅的地板被打穿出一個洞來。阿羅敵直接灌入地板中,人影都看不見,只剩下一個深邃的土坑。

    全場死寂。

    所有人目瞪口呆。

    便是達沙瓦.坤龍這位降頭大師,也差點沒把沙發的扶手給揪下來。

    沒有人想到,那個威勢無邊,仿佛佛門金剛轉世的泰拳大師,竟然被陳凡一巴掌拍死了?

    而坤龍看的更清楚。他修成獨眼神術后,就是用心眼觀看世界,那精神力觸手清晰的看到。阿羅敵的鐵拳,打在了陳凡的胸口,陳凡卻絲毫沒事。反而是阿羅敵根本承受不住陳凡的手掌。在掌印落下的一剎那間,阿羅敵的整個大腦就被震碎,然后碎片跟著灌入了胸腔內,最后整個身體被從天兒降的澎湃巨力拍入了地下。

    “這怎么可能?”

    坤龍不敢置信。

    阿羅敵的鐵拳力量有多強大,他是親眼見過。便是發瘋的雄象,也會被阿羅敵隨手一拳打斃。阿羅敵的鐵拳,便是他都不敢用肉身去扛,只能動用術法不斷詛咒削弱。用精神力化作觸手,一道道無形的纏在阿羅敵身上,才把阿羅敵降服。

    可是陳凡就那樣大咧咧的用肉身硬扛了。

    而且看他那滿不在乎的樣子,這個人的肉身有多強大?簡直比鋼鐵俠還要硬,便是鐵鑄的雕像,也應該打出個拳印來才對。

    想到這,一股巨大的危機感涌入坤龍的心中。

    他從來沒像這樣驚懼過,便是當年見周道濟的九龍大陣時,他也僅僅是驚嘆,而不懼怕。因為那陣法是天之力,反而人力。但現在坤龍怕了,他第一次見到人類的肉身會如此可怕。

    “我總算明白周道濟是怎么敗的了。”

    坤龍嘴角扯出一絲苦笑。這么強大的肉身,恐怕法陣還沒來得及發動,周道濟已經被一拳打爆腦袋了吧。在這等粉碎一切的肉身面前,什么陣法、什么法術、什么法器簡直開玩笑一般。人家是能空手裂坦克的人物。

    “這孩子用什么不好,非要和我空手肉搏。”

    陳凡彈了彈胸前的灰塵,聳聳肩道。

    阿羅敵的實力,并不比受傷后的林踏天弱多少。林踏天在陳凡手下還支撐了好幾招,可是阿羅敵卻連一巴掌都扛不住。這主要是因為阿羅敵太過自信,和陳凡貼身肉搏。

    這種以命換命,陳凡是最喜歡的。

    便是神境強者恐怕都打不穿他的青帝長生體,何況區區一個阿羅敵。對付陳凡,最好的辦法其實拉開距離,用遠距離的法術或真氣慢慢消磨他的力量才是。

    “你剛才說你要挑戰我?不用十天后,就現在吧。”

    陳凡目光轉向素衣赤足的坤龍,咧嘴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你若能擋我一拳,我退出港島也可以。”

    “不用一拳!”

    坤龍的猛的叫一聲,一拍扶手,他額頭上的那道紅線轟然裂開,一顆金色的豎瞳驟然出現,如同巨龍的眼睛般。一道肉眼可見,凝聚如同實質般的金色的光柱猛的從豎瞳中射出,籠罩住陳凡。

    這是坤龍苦修了三十年的獨眼瞳術,也是他這脈壓箱底功法。為此坤龍甚至廢棄了自己的雙目,從此用心眼看世界。

    坤龍相信,這世間,除了神境強者外,任何一個武者,都不能用肉身扛自己的瞳術。因為從豎瞳中射出的金光,是純粹的精神力,肉身再強大,只要神魂弱小,都會被瞳術給碾碎。到時候再強大的肉身,也只是一座驅殼罷了。

    這才是坤龍自信勝過周道濟,敢來挑戰陳凡的壓箱底手段。

    “上一個和我拼肉身,你竟然敢和我拼神念?”

    沒想到此時,陳凡卻露出一絲好笑的神情。

    他和地球眾人在神魂上的差距,遠遠要比法術修為高的s:第四更奉上。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