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87章 跪下說話

    神念是精神力的高度凝聚體。

    普通人的精神力微小,就如同隨時可以吹滅的燭火般。所以陳凡才能一眼就碾碎了聶舜臣的靈魂。修行者的精神往往會更強大,能夠精神外放,陳凡輕易也無法殺他們。甚至有傳說中的精神大師,可以抬眼催眠,精神外放、凌空殺人等等。關于修行精神力的秘術,地球上無論是各家各派、各個國度都有不同的秘法。

    比如坤龍的獨眼瞳術,就是廢棄雙眼,開啟心眼,將精神力高度壓縮,化作一道宛如實質的金色光柱。這道金色光柱中凝聚的龐大精神力,是坤龍神魂的投影,可以把任何靈魂強度比他低的攪成粉碎。到時候陳凡肉身力量再強,但沒了靈魂,就相當于活死人一般。

    但坤龍卻不知道,陳凡在精神上的力量,要遠遠高于法術。

    畢竟他現在只有通玄初期的修為,法術神通也就比修法巔峰的坤龍強一兩籌。但他精神力,早就通過‘煉神訣’的秘法轉化為了神念。

    神念與精神力的對比,就像鋼刀與木劍般。你木劍再好,面對百煉鋼刀也會一刀兩斷。更何況陳凡自從得到黃金雕像,神念之力何止翻了十倍,已經絲毫不遜色于神海境了。

    “咄!”

    坤龍金眼睜開,光柱升騰,就如同神話中的二郎神一般。他的精神力凝聚如實質,已經絲毫不遜色于普通的通玄初期修士,卻沒想到,陳凡只是眼中青光一閃。一道比他強大不知道多少倍的青色光焰從陳凡眼中射出。

    這道青色光焰何止如實質,上面的光芒簡直像火焰一般沸騰。

    神芒暴漲,寸寸炸裂開來,在虛空中拉出道道青色閃電。

    普通人此時若見到陳凡的雙眼,都被會這沸騰的神芒給刺瞎。修士更會感覺到那股奪人心魄的恐怕精神力。而坤龍這個時候,則相當于將精神力暴露出來,完全不受肉身的保護,就像用雙目直視太陽般。

    兩道精神力轟然碰撞在一起,在虛空中發出一股無形的巨響。

    “啊!”

    坤龍發出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

    他若不精神外放,陳凡反而未必奈何得了他,畢竟陳凡的神念還不足以直接鎮殺一位修法巔峰的術法大師。可是他偏偏瞳術全開,正面硬撼陳凡的神念。

    于是他那道金色光柱,鋪一接觸,就被青色神芒擊潰。神芒甚至席卷而上,直接沖入了坤龍的金色豎瞳中。那只睜開的豎瞳,幾乎在彈指間就被擊破,化作了原先的紅線。

    而坤龍自己則猛的倒退數步,轟然砸在椅子上,把名貴的黃梨木座椅直接撐爆,一屁股坐在地上。雙目血淚直流。

    在那剎那間,他就被陳凡的浩瀚龐大的神念破掉瞳術,震傷精神,碾壓的體無完膚,此時連靈魂都有些損傷。不要說動用法術,便是一個普通人都能殺他。

    這就是精神交鋒的兇險之處。

    與普通斗法不同,精神交鋒,就像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拿出來和對方斗,除非一方碾壓,否則兩敗俱傷都是常識。故而修仙界鮮少有直接正面交鋒的。

    “你怎...怎...會這樣強大?”

    坤龍雙目流血淚,豎瞳禁閉,癱倒在地,手指顫抖著說著。

    在接觸的一剎那間,他能感應到陳凡那浩如煙海一般的龐大的精神力,比他強了十倍都不止。而且這些精神力就如同高度凝練的鐵錘一般,狠狠的砸在了他的神魂上。用脆弱的肉身去硬撼鐵錘,坤龍能不被當場鎮殺,都算他修為精悍了。哪怕這樣,他瞳術被破、神魂受傷,沒幾年是無法修養過來的。

    坤龍不敢想象,陳凡這樣年輕,精通武道、法術,肉身強悍,精神力也這么強。這完全不符合邏輯,哪怕是有天賦的天才,也不該如此強啊。

    “是你太弱罷了。”

    陳凡揮揮手,抬眼看向龍家眾人。

    他此時眼中的青色神芒雖然開始收斂,但還有些余波,那股沸騰如火焰般的神念瞬間橫掃四方。龍家諸人只是普通人,哪能承受?對上陳凡那一刻,就仿佛面對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祇般,在俯瞰眾生。無形的龐大波動落在了他們身上,讓他們心靈顫栗,紛紛跪倒在地。

    “陳...北玄,我...我不會屈服的。”

    只有龍駿還死死咬著牙,勉力支持著遙遙欲墜的身體,哪怕牙齦都滲透出血,還倔強的看向陳凡。

    “跪下說話。”

    陳凡輕哼一聲,眼中神芒一漲。

    “啪嗒!”

    龍駿再也支撐不住,直接雙膝砸在了地面,頭深深埋入地毯中,五體投地。

    太強大了,這就是陳北玄的威勢嗎?

    龍家眾人心中顫栗。他們從沒有想到一個人會強大到如此境界。沒有面對陳凡時,無論從資料中怎么看,都沒法體會陳凡的強大。只有你真正見過后,才會發自內心的恐懼。

    就像不見泰山,不知山之巍峨。不見東海,不知海之遼闊般。

    見到陳凡后,他們才發現,自己之前想和陳凡作對的念頭是多么可笑。陳凡一念就可以殺他們,與此相比,數百億的資產又算什么?錢再多沒命花了,那錢就只是廢紙罷了。

    “你現在服了嗎?”

    陳凡走到了龍駿身前,俯瞰著這位掌控上百億金融集團的商界巨子,金融大鱷。此時的龍駿哪還有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的鉆石巨富形象。如同一只蛤蟆般趴在地上,搗頭如蒜道:

    “服了...我服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心都在滴血。

    龍駿自從出生下來,就含著金湯勺長大,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羞辱。但看到周圍自己的叔叔伯伯,乃至父親龍建興都跪倒在地,面對這個如神魔一般強大的男子時,他再也提不起任何反抗之心。

    “今日之后,只要鄭氏集團出任何問題,我都會算在龍家頭上。鄭氏集團覆滅,那我就會滅掉龍家滿門,作為陪葬。”陳凡負著手,站在大廳中,淡淡的說著。

    他的聲音,如同西伯利亞吹來的萬年寒風,吹過了龍家眾人的心頭,讓眾人入墜冰窖。

    ‘這豈不是說?龍家以后就得做鄭氏集團的保姆了?’

    不知多少人心中同時冒出這個念頭。

    但沒一個人敢出聲反駁,便是龍建興老爺子也連連叩首道:“請陳先生放心,龍家一定會時刻照拂,決不讓鄭氏集團出半點差錯。”

    陳凡點點頭,目光看向坤龍。

    他來龍家,本來只是威懾而不是殺人。畢竟連續滅掉沈家、鄭家,再滅個龍家的話。哪怕李司令恐怕都沒法幫他再當起這個責任,華國也不會允許他這樣亂來。

    但坤龍就不同了,坤龍是泰國人,陳凡隨便殺了都無所謂。

    而坤龍不愧是能縮能伸的梟雄級人物,趕緊爬起身來,恭敬拜道:

    “弟子有眼不識陳仙師神威,望陳仙師能饒我這螻蟻小命。弟子愿入仙師門下,聽候差遣。如有違背,叫我神魂俱滅。”

    他恭敬拜倒在地,身體顫栗著,仿佛等過了一個世紀的漫長時間,才聽到陳凡輕點頭道:

    “善!”

    當鄭安琪氣喘吁吁的從鄭家別墅,跑到龍家豪宅時,已經是十分鐘之后的事情了。

    她雖然是國際名模,卻經常鍛煉身體,哪怕赤著雙小腳,都跑的飛快,只是一雙腳上的絲襪被磨得盡數破掉,連粉嫩的腳底,也拉出道道血痕。

    而鄭安琪絲毫沒管這些,掙扎著沖進了龍家別墅。

    就見到大廳內,陳凡正高坐椅子上,龍老爺子、龍駿等人,以及一個雙目緊閉的清瘦老者正恭敬的站在一旁陪同著。

    “這....”

    鄭安琪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不是說有什么泰國大降頭師來尋仇嗎?為什么是眼前這一幕。

    跟在身后的石先生與邱玉林,一見到那侍立陳凡身邊的清瘦老者,就臉色狂變驚呼道:“獨龍王,達沙瓦.坤龍?”

    “今日之后,已經沒有什么獨龍王了,只有陳仙師座下的老仆,張慶歡。”坤龍躬著身子,恭敬的稱著。

    他雖然看不見,但面對陳凡的神情,既畏懼又崇敬。

    御神之境。

    這是一位御神仙師啊!

    除了御神仙師外,什么人的精神力會如此強大?便是國際上最知名的精神大師,恐怕也不及陳凡的十分之一。想到陳凡那浩如煙海、凝如精鋼的神念,坤龍只覺發自內心的驚懼。

    他竟然見到一位活的御神仙師,而且如此年輕,如此強大。

    面對一位神境強者,哪怕再怎么跪拜,坤龍都覺得理所當然,畢竟神境這二字,就可以代表一切。

    “安琪、石先生、玉林。你們來了。”

    陳凡端坐高位,手中喝著龍家泡的極品信陽毛尖,淡淡的說著:“今日之后,我不在港島的時候,龍家就是鄭氏集團的盟友,你們有什么事,盡可以來找龍家。”

    “是...主人(陳先生)。”

    鄭安琪三人盡管有滿肚子的疑問,此時也都低頭應著。

    而龍家眾人,不敢露出半點不滿,但心中都在捶胸頓足。這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o(∩_∩)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