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290章 有事,報我名

    強烈推薦:

    自陳凡回來之后,已經匆匆三個月過去了。

    這三個月時間,陳凡大部分時候都投入青龍大陣的建設。看著這個超龐大的法陣一步步建起來,陳凡總算舒了口氣。有這個法陣在,哪怕與某些跨國勢力發生碰撞,對方動用現代武器,他都有防守的本錢了。

    青龍大陣可不同于周道濟的九龍陣。九龍陣是通過九道積蓄了數十年力量的風水法陣聚合而成。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威力非常難控制,青龍大陣則擁有聚靈、迷陣、防御、攻擊、隱藏等諸多功效為一體的綜合法陣。哪怕是用大炮轟擊,恐怕都破不掉青龍大陣的防御。

    這個陣法建起來后,楚州的云山大陣就沒多大作用了,陳凡準備把云山大陣撤掉,順便把里面的陣靈帶來。類似于陰蛇魂魄這樣的陣靈,是非常難找的。有了陣靈之后,青龍大陣才是真正的陣法。

    “老大老大,我最近聊上了一個高中妹子,據說還是她們班的班花,還能把她的小姐妹帶出來。咱們晚上要不去酒吧happy一下?”秋逸倫湊過來,滿臉賤笑道。

    “滾滾滾。”陳凡揮揮手。“我晚上約了小瓊要去茶餐廳喝茶。”

    “哎呀,老大,你這就不懂風情了。小瓊姐固然好,但男人嘛,偶爾出去獵食一下,調劑生活嘛。”秋逸倫搖頭感嘆,忽的說了句:“對了老大,周清雅最近好像和她那男朋友復合了,璐璐一直看到她中午和晚上坐上法拉利出去吃飯。”

    “哦。”陳凡看著書,頭也不抬。

    從港島回來的那天晚上,陳凡在征求了秋逸倫和齊王孫的同意后,用秘法抹掉了周清雅三女的記憶。就像齊王孫所說:

    “我們是兄弟,可以為老大你保守秘密。但這三個女孩,誰能知道她們什么時候把消息散布出去?”

    相信女人會保守秘密,簡直就像狗熊不偷吃蜂蜜一樣。

    為了怕大學生活被毀掉,陳凡用秘術抹掉記憶后,周清雅三人只記得她們來港島玩過,陳凡消失了幾天。最后一天的游輪舞會記憶則徹底沒有了。

    “其實要我說,老大你當時不應該抹掉周清雅的記憶。她可不比璐璐和小靜,這個女人有能耐著呢。絕對會保守的死死的,想要獨享這個秘密,而且你勾勾手指,估計她就爬上了你的床。周清雅論容貌身段,可是咱們商學院頂尖的。”秋逸倫遺憾嘆道。

    仿佛在恨陳凡不解風情。

    陳凡好笑,他的身份若公布出去,整個華國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會發了瘋的撲上來。未來的那位國民老公,只是他爸是首富而已。陳凡現在名下的資產,說不定都能爭一下明面上的首富了。

    江北、鄭家、藥神谷、陸家、坤龍。這些勢力哪個資產不在百億以上?

    “對了,大師兄最近好像不太對勁,老大你感覺到什么了嗎?”秋逸倫忽的問道。

    陳凡聞言,也皺眉放下書。

    他也感覺齊王孫近幾天的態度不太對,最顯著的例子,就是天天早出晚歸,打電話也躲著大家。當然躲不開陳凡,不過陳凡也自覺的不去聽舍友的電話。

    想到前世的某些事情,陳凡摸了摸下巴:

    “難道齊家人來了?”

    齊王孫的來歷很神秘,無論上一世還是這一世,他都守口如瓶。只知道齊家似是北方的一個大族豪門,齊王孫還有一個未婚妻。他為了躲避這個未婚妻,不惜跑到金陵來讀商學院這三流本科,而且畢業后就遠赴海外。

    此時,金陵市郊區的一家高檔日式休閑會所中。

    周圍往來的都是穿著和服,露出嫩白的脖頸,扎著復雜頭飾,小步慢搖,一走屁股一搖曳的侍女。這些侍女們容貌清麗,托盤中端著清酒、壽司、刺身等高級食材。

    “公子,這些侍女都是日本人,我親自去日本挑選來的,許多都剛高中畢業。不少還是處女,要不要我為您準備一下?”

    一間淡雅的靜室內,跪坐著一個胳膊上繡著龍紋的光頭大漢。大漢的光頭上有一道蜈蚣疤痕,顯得異常猙獰。西服穿在他身上,被肌肉崩的緊緊的,隨時要綻開的樣子,他足有近兩米高,往那里一坐,比普通人站著都要高。

    而在他對面,則盤膝坐著一個瘦小少年。少年帶著圓框眼鏡,下巴尖瘦,圓頭型蓋著,赫然是陳凡的舍友齊王孫。

    這是現在的齊王孫,不僅沒有學校中那種低調,瘦弱。反而身板挺得筆直,目光銳利,如同大權在握的上位者。

    見到這一幕,光頭大漢越發低頭恭敬。

    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年,可是自家老大的嫡子,未來產業的繼承者,齊家太子。

    “不用了,我要找的話,至少也得找東大的處女,而且身家出生自上流社會。”齊王孫端著清酒喝著,淡淡說著。

    “那是那是,您可是我們東勝集團的太子爺。玩個東大處女算什么,便是玩日本皇室的旁支內親王,都不是難事。”光頭嘿嘿笑著。

    東京大學是日本最高學府,日本內閣中的官員幾乎都出自此學府,比華國的華清燕大都要高得多。能入這所學校的,幾乎都是未來日本的上位者。

    “廢話少說,你這次來找我做什么?我已經遠離黃海那攤子了。”

    齊王孫放下清酒皺眉道。

    這光頭大漢可是他父親面前數一數二的高手,平時為他父親開疆擴土,鎮壓四方。現在卻突然跑到金陵來,齊王孫心中有一股不妙的直覺。

    “老爺和老太太的意見,讓我來金陵陪你讀書。”光頭大漢陪笑道。

    “是不是家里發生什么事了?”齊王孫眉頭緊鎖,目光如劍,緊緊盯著光頭大漢道。

    “這...這...”光頭大漢顯然不是擅長撒謊的人,急的滿頭汗漬,最后苦笑道:“少爺您別問我了,我不敢說的。”

    “是我父親那邊出事了?”齊王孫猜測道。

    “最近我們東勝和富海集團他們在海上干了幾架,老爺怕富海牽扯到您,所以把我派來。”光頭大漢低頭道。

    “富海集團。”

    齊王孫哼了一聲。

    東勝集團和富海集團,都是北方的大公司,兩者雖然沒上市,但潛勢力卻非常龐大。資產滲透到碼頭、船運、海產、地產、對外貿易等諸多方面。相比之下,天河的遠洋集團,在他們面前,只是只小螞蟻罷了。

    自他有記憶開始,東勝就和富海有糾葛,畢竟往日本的航線商路就那么幾條,兩家業務太重疊,自然要爭個你死我活。

    “最近富海似乎得到了東北那邊,一位大人物的支持,所以非常囂張。老爺的意思是,您要不先和日本那邊訂個婚?”光頭大漢小心翼翼的試探道。

    “這不可能。”

    齊王孫猛的站了起來,打翻了小木桌上的清酒。

    他滿臉漲紅道:“我是死都不會和那個女人訂婚的。他齊東勝想要擴大日本的商路,讓他自己去娶那女人吧。”

    說完,齊王孫甩手推開木門,氣呼呼而去。

    只留下光頭大漢滿臉尷尬的坐在那。過了許久,光頭大漢才幽幽一嘆道:

    “少爺,您不知道,老爺已經快撐不住了。”

    “我們最近在海上的斗爭輸多贏少,死傷了幾十號人,而且關鍵是,東北那位要出手了啊。”

    一想到那位雄踞東北,稱霸俄羅斯邊境,氣吞萬里如虎的男子,光頭大漢就不由冷不丁的打個寒顫。

    那可是一位武道宗師啊!

    沒有日本那一邊的支持,光頭大漢都不知道東勝集團,能不能擋住那位男子的擂天一擊。

    齊王孫氣呼呼的回到了宿舍,就見到陳凡等人都在宿舍中,靜靜的看著他。

    “怎么了?”

    齊王孫勉強擠出一絲笑意。

    “應該是我們問你怎么了,你這兩天早出晚歸,神神秘秘的,都快能和老大比了。”秋逸倫哼聲道:“我們還是不是兄弟了,你要有事情,直接說出來,我和二師兄解決不了,不還有老大呢。”

    “一點家里面的煩心事。”

    齊王孫搖搖頭。

    沒想到自己都躲到金陵來了,都沒躲開那個女人。想到那個白衣如雪,清冷至極的女子,齊王孫就忍不住打一個寒顫。他可是知道,那女子的冷清容貌背后,是何等心如毒蝎,手段毒辣。否則也不會以十七八歲的身份,就執掌小半個九州島的地下世界,更成為住井財團的執行董事。

    自己若娶了她,恐怕這輩子都無法逃脫那女人魔爪。

    大家見齊王孫不愿說,也就不在催問,畢竟你也不能強逼人家。

    只有陳凡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有事情的話,你就報我的名字,應該有些用。”

    “你的名字?”齊王孫一愣。

    “陳北玄。”

    陳凡淡淡吐出三個字,負手出了宿舍。

    只留下齊王孫莫名其妙,忽然想到,自己好像忘了讓家里面查一下,老大到底是什么來頭啊。又會法術,又是百億富翁的。估計不是無名之輩。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o(n_n)o(
最近更新小說